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六零俏军媳 >章节目录第346章‘生个足球队’
    “你居然说你男人不行。”战常胜脸瞬间黑黑地说道,“我的枪法准的很,可是一击即中,命中红心。”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摆开架势就要就地正法。

    “大白天的老实点儿。”丁海杏美眸看着他道,“昨儿熬了一夜,不累吗?现在睡觉。”

    “奇怪了,我现在一点儿都不累,精神的很。”战常胜一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那是当然了吃了空间中的食物,当然疲累感顿消了。

    丁海杏双手捧着他的脸道,“你不困,我困。”眨眨眼睛道,“这眼睛都是涩的。”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杏儿这么嗜睡,你是不是病了。”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赶紧从她身上翻身下来。

    “你才有病呢!我好的……”丁海杏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脉象。

    “我记得你这个例假没来。”战常胜随即说道,“因为你的例假,咱俩的洞房都推迟了。”

    看着丁海杏杏眼圆睁不敢置信的样子,双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这已经说明一切了,“哈哈……”战常胜开怀大笑道,“你这个傻瓜,有了也不知道。真是前两天不该让你干活的,难怪那么累,也不知道累出好歹来没。”语气中是不可抑制的激动与喜悦。

    丁海杏怎么也不敢相信造小人成功了,肚子里揣着娃娃了,愣愣地说道,“你的枪还真好了。”

    “命中红心,咱可是神枪手。”战常胜得意的吹嘘道。

    丁海杏想了想,以战常胜身体受伤的程度,要想传宗接代,那药起码在半年以后才能生效。

    轻轻挠了挠下巴,好的这么快,也得加上空间食物的缘故。

    “我去告诉爸妈这个好消息。”战常胜激动地说道,“这是最好的新年礼物。”说话当中就起了身。

    “回来吗,爸妈都睡着了,你给我老实的待着。”丁海杏一把抓着他的胳膊道。

    “好,听你的。”战常胜重新坐会炕上,拍着枕头道,“快快躺下,别累着我儿子了。”

    “儿子?”丁海杏躺了下来,抬眼看着他,严肃地说道,“万一是女儿呢!”

    “这还不简单,那就接着生。”战常胜随口就道。

    “那万一还是女儿呢!”丁海杏黑着脸道。

    战常胜忙着给她掖被子,随意地说道,“那就生到生出儿子为止。”

    一抬眼温柔地看着丁海杏,却发现她的脸上如乌云翻滚,战常胜关心地问道,“杏儿,你脸色咋那么难看。”

    丁海杏伸手揪着他的领口,一把扯到她的脸前道,“你当我什么母猪吗?还生到生出儿子为止,你什么意思?重男轻女吗?”

    战常胜闻言亲亲她的额头道,“乖,我没那个意思?无论男女都是我的孩子,我一样疼爱他们,当然生男孩儿最好。”嘴角掀起一丝笑纹,漆黑的双眼映出她的黑脸。

    “即使你生了儿子,咱们也多生他几个,多子多福。”战常胜朗朗星目很温柔地看着她道。

    “你当我说兔子啊?一窝一窝的下崽。”丁海杏哭笑不得道。

    “团结就是力量,一个两个太少,三个、四个不多,七八个正常,咱得响应国家政策吧!”战常胜语气很是热切道。

    丁海杏闻言一脸恐怖地看着他道,“还七八个正常,你不知道儿女是债,你就不怕生几个讨债鬼出来,气死你。”

    刚解放时因为战乱频仍,人口凋零,百废待兴,尤其是国军战败弯弯,还带走了很多人才和财富,到处都缺人,所以高层提出的是人多力量大的口号,鼓励生育,而这也很符合种花重视家族的历史传统,加上时局稳定,因此建国后的人口呈现爆炸式增长……

    可是也不能像战常胜说的那样生他七八个吧!

    她是喜欢小孩子,可没打算生个足球队。

    “不怕,有你教他们了呗!”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那要你这个当爹的干什么?你想当甩手掌柜。”丁海杏微微眯起眼睛,语气危险道。

    “怎么会?我当然会帮你了。”战常胜开起了空头支票道。

    “你就不怕生的多了你养不起。”丁海杏松开他的领子,坐起来严肃地看着他道。

    “能生当然能养,我的工资高,还怕养不起几个小崽子。”战常胜对此没有一点儿担心。

    孩子不都是天生天养的,在他看来简单的很。

    “你以为养孩子,说给口吃的,有衣服穿就行了,不用受教育啊!将来结婚、出嫁……哪儿不需要钱。”丁海杏掰着手指数道。

    “杏儿,孩子还没出来呢?你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勤俭节约办婚礼,哪儿需要那么多的钱。”战常胜食指轻轻刮刮下巴道,“再说了,他们只花钱不挣钱了。我都想好了,十八岁以后要他们自力更生去,无论是受教育,还是结婚让他们自己挣去。如果没钱,向我借钱的话,打借据,两分的利。”

    “咳咳……”丁海杏顿时惊住了,惊的直咳嗽。

    战常胜赶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能被口水给呛着了。”

    丁海杏拂开他的手道,“我是被你的惊人之语给呛着的?”

    “咋了,我说的不对,想当年老子,十五岁就扛枪干革命了,我娶你的钱,可都是老子自己的挣的。”战常胜振振有词地说道,“咋了,老子养到他们十八岁,还多养了他们三年呢!老子可没有养到他们老了的义务。”温润的眼睛看着她道,“这借据还是跟杏儿你学的。”

    丁海杏杏眼瞪的溜圆,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这锅我可不背。”

    “说到孩子的教育问题,绝对得严厉,我可不想养出一个坑爹的货。”战常胜异常严肃地说道,“你得给我保持高度的一致,有道是:慈母多败儿。”

    丁海杏闻言认同的点点头,养而不教父母之过,美眸斜睨着他道,“就怕某人到时候心疼了,做不到。”

    “说到做到。”战常胜认真地说道。

    “啊……”丁海杏抬手捂着嘴打了个大哈气,“困死了。”

    “好了,你睡吧!不打扰你了。”战常胜温柔地帮她掖了掖被子道。

    丁海杏感觉实在太困了,缓缓的闭上了眼,一会儿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