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仙途遗祸在线阅读 - 1409 真正的危机

1409 真正的危机

        正职知府们将功补过去了。

        姚清源、君九韶这一类替补上场的知府们包括放弃了这位置的关启明实习去了。

        宁朔做他的神棍去了。

        本来就剩得不多的中云道剑心们,也随之跑得只剩下了一个应阳秋——他大概是觉得,跟着林枫言,才能遇到各种事。

        一度喧嚣无比的金鳞木林,一下子就沉寂下来。只有金鳞木林,时不时的有一棵金鳞木亮上一下,表明它连系的那个人或者兽,受了伤抑或遭受了致命危险。

        张知秋的计算阵法再次在灵茶树不远处张开,不过,这次似乎拘束在了他的身周三米之内,数据不断的刷新流转。

        除了这位坐镇的大儒和两剑心之外,只剩下了,四个基本半残废的后天天目,“林冬连”、林诚思、小白和寻秋。简直是老弱病残。

        水馨坐在灵茶树下,仿佛不经意的,和林枫言对视了一眼。

        其实两人都没在眼神中表达什么情绪,但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对他们来说,保不定,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水馨从来没忘记,曲城聚集的四个大儒里,至少有一个大儒是有问题的。

        林枫言多半也想到了这一点。

        君幼诚基本可以肯定没问题。

        林越就在之前,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自证了清白——那一刻他和山川意志的共鸣直指他的本心,根本不可能骗过作为“中转”或者“联络人”的水馨。

        那么,嫌疑人范围,就从四分之一,缩减到了二分之一。

        张知秋会是有问题的那一个吗?

        如果是,之前人多的时候,就算是有心也不好做什么。做了立刻就是被围剿的结果。

        现在呢?

        水馨的心中是有怀疑的。

        原因也很简单,张知秋没有响应守卫疆土的呼喊。

        也许像祁宏那样很难,可像林越那样,不难啊!

        林越也不是以“守卫疆土”为自己的修炼核心,但仅仅是“庇护教化”这样的儒门根本,也包含了“守卫疆土”这一个分支的。毕竟,连疆土都没有,谈什么庇护教化!

        所以林越能做出最基本的呼应。

        为什么张知秋不这么做?

        难不成是因为林枫言解决得太快!?

        不过,就算是心中怀疑,对张知秋类似于“清场”的行为,不管是水馨还是林枫言都没有做出阻止之类的动作,甚至还主动让宁朔也离开。

        因为,利用其他人的存在来保护自己的命。

        这可不符合他们任何一人的剑道。

        没走的,都是自己不愿意走或者走不了的。

        不过,这么说的话……

        水馨坐在灵茶树下,貌似无聊的看着林诚思,“族兄不是想做史官么?现在卧龙山脉附近发生的事,应该是很值得观察的经历吧?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啊?”

        当然是担心你没人看着一个自我放飞暴露了身份还不能立刻让我们这些从犯知道!

        林诚思心中腹诽了一句。

        还好,这不是唯一的理由。

        其他的缘由都是能说的。

        “中毒者的行止,都不能以常理视之。何况还是这种影响思维的类型。我如今能力不足,又没能理清全部因果。自然无法提笔。但这金鳞木林能对抗那些毒素的话,会有来自卧龙山脉各处的人被送到这里。对现在的我而言,留在这里观察,才是更合适的选择。”

        “这样啊……”水馨沉吟着,“史官会如何记录这次卧龙山脉的事情呢?”

        似乎一说出口,就觉得这话不适合她这么个刚刚进入修行道的小修士来说,她立刻就又接了一句,“又会怎么记录我呢?会记录我吗?”

        林诚思愣了一下。

        这是“林水馨”要考虑的问题吗?

        她做的事,哪怕只说定海城万色莲这一件,谁能将她忽略?不说别的,光说她的真正容貌……无定海域,但凡是见过她的人,有谁能忘记“那个美貌异常的剑心”呢?

        林冬连的话……一般人也很少会考虑“青史留名”的事情吧?

        “呃……”林诚思认真的想了想,“族妹你起到的作用还是很大的。灵茶树是你种的,也提供了好几个关键信息……”

        “可是。”水馨打断了他,很认真的问道,“‘山川意志’会被记下来吗?”

        林诚思有些恍然,是哦,“林冬连”在这件事里的所有作用,都和“山川意志”挂钩。但这件事在事后总结报告的时候,会记下“山川意志”吗?

        定海城的事,官方向普通民众透露的东西,就和真正发生的事,以及他获知的那些情报,颇有差距。

        想到这里,林诚思看了之前让宁朔去做神棍的林枫言一眼。

        宁朔身为道修,九成九会直接按照他的吩咐行动。

        甚至就是那些正牌的知府,都有一定的可能那么做——如果局势很难收拾,而他们又很在乎民众的性命的话。

        反正他们的官位,是十之八九保不住了,不管他们怎么做。

        “人们会记得的。”林诚思斟酌着说,却也认真而诚恳,“而我们儒门的历史,如果没有普通民众愿意去记,那根本毫无意义。”

        林诚思顺口吐露了自己的史学观点。

        他自己都没当回事——在他看来,那是显而易见、天经地义的。

        但是,一直都用余光关注着张知秋的水馨,还有林枫言,却在同一时间发现,张知秋展现在身周的计算阵法,突然紊乱!

        虽然之前就完全看不懂。思维速度也完全跟不上大儒。

        但文字和数字变成乱码,还是很显眼的。

        水馨和林枫言再次对望一眼,都有些惊讶。

        &

        虽然没有留下足够的人来让可能有问题的大儒投鼠忌器,却也不代表他们有信心能对抗大儒。张知秋不是枯荣真君,虽然他根基受损,但距离“寿元将尽”还有很长的距离,战力也并未被削弱。枯荣真君燃烧最后生命形成的战斗力,他估计没有。但他也根本不需要这些,就比他们的实力高出太多!

        这不是热血或者意志能填平的差距。

        唯一的办法,是让张知秋自己对抗自己。

        甚至这都不能说是他们的办法。

        而是张知秋自己就要面对的难题。

        张知秋不管有没有问题,都不是南方那些受到了天谴,却依然想着牺牲整个世界来成全自己的元婴真君们。甚至,也不是君幼诚林越那样的“后来大儒”。

        在魔门尚且鼎盛之时,以先天天目的资质追随圣儒林云瑞于寒微,在道儒大战最激烈的时候晋升文心,形成以大面积防御为主的斗境。

        他的道路早已经由他自己决定。

        并非只为了他自己。

        哪怕想要改弦更张,也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只是,哪怕知道这位有问题也不同于他们之前遇到的真君,水馨和林枫言两人却都没想到,仅仅是林诚思的那么一句话,就能让张知秋为之动摇!

        他们各自的攻心战术,都还没实施呢……

        &

        张知秋的算阵消失了。

        因为本来就如同天书一般,看久了很容易眼花缭乱。

        除了水馨和林枫言之外,没人注意到张知秋的不对劲。

        是以,当听到张知秋的质疑时,林诚思都没反应过来。

        “凡人总是善忘。莫说他人,就是圣儒事迹,那些不想考科举的平民百姓,又有几人能说出五分?儒门史书,终究也不过是为自身而写。”

        林诚思愣住了。

        最终回答张知秋的却是水馨。

        既然她姓林,回答这个问题就是理所当然的,“若无凡人,便无修士。修行五道,都是如此。只要有一个凡人城市……甚至,一个凡人群落存在,曾为凡人争取过权力的圣儒之名,就不会被遗忘。即使史书变成了传说,传说变成了神话。保不定还会有凡人像信奉神明一样信奉圣儒……若非儒门这数百年来一直教化民众,这样的事保不定都已经发生了。”

        林诚思在这么一大段话之后,这才反应过来,接口道,“圣儒所为,已无需史官提笔。就是张大儒您自己,不也在民间有许多传说么?”

        这时候,已经有后天天目的知府睁开眼来了。

        和应阳秋一样,都有些羡慕的看着两个林氏子弟。

        是的,羡慕。

        还没人发现不对。

        只是羡慕。

        “林”这个姓氏就是底气啊!换成他们,就算是对大儒的言论有异议,有哪敢这么直接的怼回去!

        也就是寻秋觉得有些担心了。

        毕竟张大儒还是大儒。

        和寻秋相反的则是小白。

        一脸骄傲的翘着尾巴。

        但不管是羡慕的、担忧的,还是骄傲的,当垂着眼张知秋的气息忽然波动起来的时候,都无法维持原本的情绪了。

        小白猛地站起,露出警惕的样子,却依然在压力下后退,退两步到了灵茶树的边上停住,紧靠着灵茶树动弹不得。

        在这时候,它有没有晋升也没什么差别了。

        而实力不够的林诚思寻秋,实力出了问题的几个后天天目知府们就更悲剧了。

        在这剧烈的波动下,直接被压得晕了过去,嘴角还纷纷带上了鲜血,受了内伤!

        “怎么回事?”应阳秋的羡慕变成了惊骇,抵抗着那巨大的波动,一边向看似无碍的林枫言求教,“张大儒是出什么问题了?”

        毕竟没有刻意攻击,应阳秋自己也是扛得住的。

        但张知秋那气息波荡,须发舞动,连脸色也狰狞起来的模样,却让应阳秋有了不祥的预感。而且,那份狰狞,不仅仅是愤怒,似乎还蕴含着巨大的痛苦。

        “你是谁?”白发舞动的张知秋忽然稍微平静下来,圆睁双目瞪向了同样没受影响的水馨。

        应阳秋跟着看过去,才发现不合理的地方。

        背靠灵茶树而坐,距离张大儒其实最近的“林冬连”居然也安然无恙!

        不过,张知秋也并不需要水馨的回答。

        他很快反应过来了,将一大堆事串联到了一起,“原来如此。”

        水馨叹息道,“张大儒,你就是取走灵脉之源,也未必能治愈你的根基损伤。治好了修炼根基也会损坏文心根基,得不偿失。”

        这态度,完全没有“林冬连”的谦卑谨慎弱小感了。

        应阳秋也有种恍然感。

        往头顶看去,却发现枝杈中间那巨大的灵茶树虚影,明明灭灭,果然是极不稳定!

        林冬连……不对,林水馨,挡住了张大儒想要取走灵脉之源的动作!当然了,张大儒好像也没尽全力。

        “我和林枫言加起来,借用这里的山川意志,能挡住你的全力一击。然后,可能会死在你的第二击下。”水馨泰然自若的道,“你和我们之前碰见过的那几位真君不一样。是否动手,取决于你。”

        张知秋忽地冷笑,明明是慈眉善目的上相,此时却透出阴戾之态,“我杀你二人作何?”

        “大儒寿元所余甚多。”水馨认真的道,“所以大概,那边承诺的,是护你转修的承诺?”

        正如她之前所说,治好了修炼根基,文心根基也必然毁坏。

        除了废功重修别无他法。

        能不能重修是另一回事。

        这么说着,很难判定是在挑衅还是在劝说的水馨,并没有重新显现兵魂。应阳秋注意到,她的气息似乎已经和整片森林融为了一体。

        看来,要借用山川意志的力量,兵魂是没用的。

        至于林枫言,气息完全内敛。

        或者也可以说是彻底凝聚于一点。

        旁观的应阳秋惊恐的发现——这两人是真做好了和大儒一战的准备的!而且他们居然没威胁说“我们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之类的!明明杀天眷成功,肯定会是个大问题!这不也是事实的一部分吗?

        应阳秋哀叹一声,却也做好了临死一搏的准备。

        只要张知秋打算动手——难道能放过他?

        然而,张知秋的气息,却渐渐平静下来了。一张纸片,飘向了林枫言。然后,他转身就离开了地面,似乎要离开。林枫言一手接住了纸片,在他接住纸片之前,却有另一样东西,从他手上飞了出去。

        飞到了张知秋的手中,那是另一个小一点的灵脉之源。

        张知秋诧异的看了林枫言一眼,却也接住了这个馈赠,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