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1424章

第1424章

        这边古争对着任劫说来,收回了自己的神识,就切断了和对方联系。

        对方现在离自己的位置不是很远,依靠和令牌那种模糊的联系,古争转身朝着陆地的方向全力飞去。

        十天后,一脸焦急的任劫终于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古争。

        “祖神大人!对不起!”任劫一脸惭愧的说道。

        “别说这么没用,他们最后一次在什么位置离开,直接带我去。”古争直接了当的说道。

        自己赶来路上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曾经答应过他们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当时走的时候,自己还真没有注意,看来早就被对方拿走了,不过也幸亏如此,要不然对方真是遇到危险连一点保命的东西都没有。

        两道身影直接从队伍中飞起,朝着来时的路上飞去。

        底下的人,除了一些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还以为是古争找任劫有事情,而他们也乐得多休息几天,毕竟天天赶路,虽然不累,但是也是比较乏。

        而知情的人早就被任劫吩咐过,谁也不敢乱说。

        半路上,古争嫌弃任劫速度太慢,直接拎起他,让他们的速度再次上升一阶。

        “古前辈,就是在前面的一处夹角处。”几天后,忍受着不适的任劫连忙开口说道,生怕古争一不小心飞过去。

        古争听后,在前面不远处果然发现一处狭小的地带,这里有一段海水冲入大路中间,形成一个三角滩一样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依稀可以看见他们曾经留下的痕迹。

        “他们最后一次是从这里消失吗?”古争把手里的任劫放在地上,看了一眼周围说道。

        “是的,这一次海明找到我,和以前一样,想要起周围看看,然后出去之后,到了现在都没有回来,我就赶紧告知你!”任劫连忙说道。

        在迁移的路上,虽然没有危险,但是还是有许多琐事要去做,在加上之前他们都回来,根本忘记了这一回事。

        “你回去吧,我觉得还是尽快早点到岛屿,这样我们可以多些时间做准备。”古争淡淡的对着任劫吩咐道。

        此时部落的位置,已经离岛屿很近了,估计加快点速度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到达。

        “是,古前辈!”任劫点点头,然后就朝着来时的方向回去,接下来,他知道自己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古争待到任劫走后,淡淡的轻一口起,手中一道黄光散过这片地方,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是自己依然可以在这里找到海明留下的痕迹。

        很快这片的地方全部被一层淡淡的黄雾给覆盖住,古争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在这里各种痕迹。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古争的眼睛猛然睁开,漫天的黄雾如同倦鸟归巢,纷纷再次没入古争身体内部,此时他已经确定了海明离开的方向。

        古争的身形豁然升起,朝着北面的方向极速掠去。

        此时,在一处茂密的森里处,两个人影站在树顶上,整个身躯发着淡淡的微光,隐藏在树叶中,朝着远处远远看去。

        其中一个瘦高男子,在臀部有一个短小的尾巴,脸上也有许多绒毛,尖嘴细脸,此时一脸不耐烦的对着旁边说道。

        “我说老鸟,你说怎么我们怎么倒霉,我们才刚选好机会,正准备下手,怎么被二个人给搅合了。”

        “谁说不是呢,要知道我们已经在这个鬼不拉屎的地方,待了很久,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大多数十穷光蛋,一点都不舍得给自己部族留些好像,很久没有找到一个有香珠的部落,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虽然少了点,但是好歹能稍微补充一下。”

        另外一个人,体型正常,脸色有些黝黑,在自己的脸上有一些白色羽毛围绕一圈,看起来就像戴花俏的装饰一样,十分可笑。

        说着他也把目光收了起来,看着同样无精打采的同伴,不由说道。

        “小猴,你说我们去里面找一个部落怎么样,那里面随便一个都比这强。”

        “我也知道,可是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足够的储备去抢夺对方吗?哪怕里面人的人不捣乱,我们也拿不走。”被称为小猴的瘦子,也是无奈的说道。

        此前他们要不是遭到一场伏击,真的是为了逃跑,透支了自己,也不至于连抢夺香珠余力都没有。

        等到他们从逃跑中出来,发现他们的位置已经靠近边缘,然后两个人一合计,就准备去更外围的南部地方去扫荡一下,看看有没有收获。

        结果让他们大家失望,不是和中间的繁华地带相比,就是和他们之前活动的区域,也是穷让人不忍直视,让他们以为这里是被抛弃的地方。

        “也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勉强有些存货的地方,眼看就要得手了,结果出了这么一遭,也是无奈了。”老鸟也是无奈的说道,叹了一口气之后,接着说着。

        “你说说这里这里的人都是废物,一大群人竟然连两个人都抓不到,这都折腾多少时间了,除了把对方堵在后面的群山中,有什么收获,我觉得以对方这种愚笨的程度,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抓到对方,难道我们就在干等着。”

        “要不然,我们在去西边看看?虽然那边大多数是妖族的领地,正好我们没去那边,说不定还能混入,万一有些收获也是不错。”小猴提出一个建议,让他有些心动。

        “也罢,这里我们实在是混不下了,换个地方也不错,只不过小心一点,真是死了也是活该。”老鸟想了想,反正也是闲着,去那边看看也行,这边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把香珠给收走。

        他们可是深知妖族的霸道,惹恼了对方,拼着惩罚也要干掉他们。

        而这边的人族理智了多了,只要比做出很过分的事情,至少是性命无忧。

        “好,我们。”小猴正想说什么,突然面色一凝,冲着那边做一个手势,示意有人来了。

        那边老鸟点点头,随即两个人身上再次出现一层绿光,两个人的身影就从树上消失不见。

        在他们身影消失一会的功夫,一个身影朝着这边飞过来,正式追着海明踪迹的古争,因为气息比较淡,所以古争不得不每隔一会就要停下来重新校准方向,省的追丢了位置。

        其实海明身上也留下古争的神识,就是方便古争寻找海明,可是之前感应过去,却发现丝毫感应不到,如同被什么东西屏蔽了一番,为此古争不得不用这种笨方法,来追踪他的踪迹。

        此时古争再次停下来,感受周围没有任何威胁之后,手指间出现濛濛黄雾,朝着眼前一抹之下,眼睛就变成了土黄色,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改变一层颜色。

        他能模糊感应到那个独角留下淡淡的痕迹,在效果失去之前,他的神识顺着路线一路超前探去,却愕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座不小的村庄。

        这么说来,他们在这个部族停留过,而且好像停留不断的时间,自己是根据独角气息浓度来判断。

        难道他不知道,如果贸然进入别人居住的地方,就会被别人当作敌人抓起来直接处死,尤其是他妖人的身份。

        虽然他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妖气,但是头上的那颗独角,让谁一眼都会任何是妖人。

        不过自己隐约间看到他的气息继续朝后面逃去,看来对方还没有沦陷在村子里。

        古争收起法术,正要前进,突然之间头顶轻微一响,两个身影陡然下落,站在古争面前,一脸笑意的看着古争。

        “阁下是何人?”其中那个小猴正气凛然的开口道,不过和脸上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我倒想问你们是何人?”古争并没有回打对方问题,反而开口问道。

        “我是这里的祖神,你竟然敢无辜踏入我们的领地。”旁边老鸟也同样喝道,一副先发制人的样子。

        “你是这里祖神?”古争看了眼前的两位,不由得好笑道,如果不是自己刚才看到远处那是一处人类村子,还真能被对方给唬住。

        “怎么不是,你现在已经无辜闯入我的领地当中,念你没有恶意,而且我心情还算不错,如果你交出一些东西,我们这一次就放过你。”旁边的老鸟故作一摆手,表示心情很好,一副不和你计较的样子。

        “可是后面的村民都是人类,你们妖人怎么会当上人类的祖神,这也太假了。”古争不屑的说道,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后面是人类的村子!”古争话音刚落,旁边的小猴就下意识的问道。

        “蠢货,对方在诈自己,这不就露馅了。”旁边的老鸟恨铁不成的说道。

        “麻烦让开一下,我还有事情。”古争眉头一蹙,立马对着他们说道。

        他没有感受到对方祖神的气息,很有可能对方根本就没有在族里,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方便许多,至少只要自己不靠近他的雕像附近,对方使没有人能够发现自己。

        “你还是看不清形势吧,看样子你是才进来的新人吧,连香火之力都没有多少多少。”看到自己的技俩被识破,两个人并没有惊慌,两个人都是金仙中期的修为,面对这个新进来的人类,根本不怕他。

        “是不是,和你没关系,赶紧给我让开,我还有事情要做!”古争眼中闪过一丝温怒,自己现在不想和他们起冲突。

        “错了,很有关系。”这边老鸟超前一步,大大咧咧的说道,“识相点的话,你就交出一点东西,省点遭到一顿毒打。”

        “嘿嘿,要不然你就喊破天也没有人能够救你,不禁要挨揍,还要交出来你的东西。”这边小鸟伸出拳头,语气威胁道。

        他们已经自信看过,古争身上实力和他们一样,体内香火之力很淡,所以他们两个吃定他了。

        “你们是执意要挡我道路了。”古争心中一怒,现在他可是想看看海明他们的状况,时间越久,产生的意外就越多。

        “哟,脾气还不小,看来是意外来到这里,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吧,就让我们给你上一课,小猴,一起上,让他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这边老鸟对着小猴一个眼色,在话音刚落的时候,整个人就赤手空拳扑了过来。

        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可是不少,在对方话音说道一半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准备,在怪鸟说动手的时候,他就紧随其后,跟着冲了过去。

        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上天掉下的馅饼,不好好搜刮对方来补充他们,他们都对不起他们空空如也的口袋。

        ......

        “小胖哥,我们是不是会死在这里。”任玲哆哆嗦嗦的说道,嘴唇因为发冷,已经变成惨白色。

        在一个山洞里面,此时里面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就是她链子上,古争送给她的项链,勉强能看清她周围一尺的地方,再远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不会,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带你出去。”旁边一个疲惫的声音响起,然后拿出一粒润白的丹药,朝着她身边递过去。

        “赶紧服下,别再说话了,我已经发出了求援,在坚持一下,师傅很快就来救我们了。”海明劝慰道。

        “不了,你吃吧,你也受伤了,而且我一点用都没有,可能等一会你还要战斗呢。”任玲无力的想要把他的手臂推开,可是对方很坚定,直接把丹药放在她嘴唇边缘。

        “吃了吧,这个地方待不多久了,他们很快就能找到。”

        感受到嘴边的冰凉,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但还是张开嘴,把那枚丹药给吞了下来。

        感受着体内传来丹药的温软,渐渐的她身上有了一丝活力,嘴唇也有了一丝血色,想要站起来,却不小心再次扯到了伤口,让她忍不住一痛,低呼一声。

        “小心点!”一个温暖的手掌捂住自己的肩膀,散发着淡淡的青光,照应周围明亮了不少。

        “省点吧,你根本没有恢复多少气力。”虽然感觉很舒服,可是知道这是暂时,体内有一股奇特的力量,根本无法驱散,就连海明也没有办法,只能稍微缓解。

        这才造成自己一直在流血,虽然很少,可是架不住时间长,这才是造成她身体虚弱的最大祸首。

        “好吧,我觉得我们可以转移了,我已经听见对方的脚步声,正在探测咱们的真正位置。”这边海明把任婷给搀扶起来,然后朝着里面深处继续走下去。

        来到一条死路之后,只见海明微微低头,头顶一抹黄色的光芒闪过,超前一顶,头上的角便悄声无息的没入石壁中,然后开始在墙壁上无声切割起来。

        要不是这只角削石如泥,而且还不会发出任何波动,更为关键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他们哪里能坚持在现在。

        一边往前推进,一边把后面给封住起来,尽量看不出痕迹,半晌的时间过后,他们还没有出去,只有偶尔碎石掉落的碎屑声,才会让寂静的空间出现一丝生意。

        其实海明也不知道这山到底有多厚,能到哪里是哪里,最长的一次他竟然足足挖了七天的时间,在才挖通出去。

        实际上要不是任婷还是需要空气来呼吸,他都想一直隐藏在这里面,一点动静都不发出,这样对方死活都找不到自己。

        只可惜任婷还是一个普通的四阶战士,远远达不到他成年可以憋住气,所以必须要出去。

        可是这片群山的规模,只能是一小堆山头而已,平均高度才几百米的山峰,远远称不上雄伟。

        “嘘”

        突然之间,前面的海明转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因为他已经透过墙壁听见有人走动的声音。

        因为对方也知道他们一直躲在山里,可是除非把山给炸了,要不然怎么也不会找到他,所以他们派了大量的人,在这片地方来回巡逻,只要找到对方,就肯定就能抓住他们。

        一个天仙的期的小妖,竟然迷惑了一个人类女子,还想偷偷摸摸的潜入村子里,想要搞什么花样,万万不可能让对方平安走出去,他们要把女子给解救下来。

        不过那小妖确实有两把刷子,还伤到了他们几个人,不过他们一群人围殴之下,也要狼狈而逃,更是被他们给打伤。

        要不是那个人类女子拼死守护他,让他们畏手畏脚,不想伤害了那个女人,小妖早就被他们给杀死了。

        就在这时,在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音,整个地面都地动山摇了起来,后面的任婷本来就因为缺血有些头晕,一时不察脑袋直接撞在了墙壁上,让她忍不住一声惊呼。

        虽然处于处于混乱状态上,但是敏锐的海明还是听到外面的脚步猛然一顿,还有几声粗气的传送,明显是听见了任婷的声音,知道他们已经暴露的身形,连忙放弃这里,朝着其他方向走去。

        在离开的时候,还静悄悄的放下一枚青气,依附在墙壁上,虽然威力不是很大可是足以把这片空间给炸碎,来掩盖他们的痕迹。

        见此,任婷哪里不知道自己闯了祸,摸了摸自己脑袋被撞的地方,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