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枫营

第七章 枫营

        可以想见,未来很长的时间之内,徐佑集团里监察使的位置定然极高。王士弼隐约露出几分激动的神色,却很快压抑了下来,手心微微出汗,连口舌都感觉有几分干燥。

        对权势的执念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这无可厚非,但真正的聪明人会知道如何控制并利用这份执念去达成最后的成功。

        王士弼正是聪明人里的聪明人,所以他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瞬间给自己泼了盆冷水,脑海里思索着即将要面临的困难,以及当下先要解决的问题。

        “郎君若用我,请给我到各军任意挑选各级监司人员的权限,但凡我看中的兵卒或队主,各位军主不许阻扰,更不得故意刁难!”

        新设机构,先是人才,可人才在任何地方都是抢手货,这就产生了矛盾,这个矛盾王士弼无法调和,只能由徐佑出面颁下钧令才行。

        “好!”徐佑很爽快的答应,道:“军侯以下,可以让你肆意挑人,但你切记,监察司不是混日子的地方,人选要慎之又慎。身子强健,精明通透,忠心耿耿,这三点是根本,在此基础上可以优先选择识字的、年少的、孤身的、族系和裙带关系少的,诸如此类,你自行领悟。”

        身子强健,才可以冲锋在前,精明通透,才可以明辨功过,绝对可靠,才可以监察别人而不至于自陷樊笼。

        这是监察司立足之本,其他的选项固然重要,但都是可以克服的,也是可以替代的,唯有这三点绝不能松口子,必须严抓死守。徐佑对王士弼的人品和能力相当的认可,唯一担心的就是他能不能完全领会监察司的职能,千万别搞到最后搞成了他徐某人的司隶府。

        不是矫情的说司隶府不需要,可那是冬至的职责所在,监察司要成为军队的定海神针,让这支军队初步拥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那样才可能在铁血和战火中成长为徐佑想要的样子,让他在这个乱世拥有足够的实力去做他想做而未必能够做完的事!

        “诺!”

        王士弼站起身,缓缓屈膝,双目罕见的露出真诚的神色,道:“若负郎君厚望,士弼愿以死谢罪!”

        “不要轻言死字,我对你有期许,也有信心。”徐佑扶他起身,道:“自古名将皆知要赏罚分明、爱兵如子,可名将不常有,所以我要用监察司把名将才能做到的事变成可以执行的法度,让人人可为名将。你身负此等重任,放手去干,不要顾忌什么,其他事自有我来为你担当!”

        监察司看似位高,其实是个得罪人的差事。先得罪的就是各级主官,然后还要得罪提名升迁却被监察司否决的人,更可能得罪被处以军法的那些将士,但他们可以赢得基层兵卒的信任和爱戴。这是平衡之道,固然主官们无法养私兵而自肥,监察司也没办法挟威权而尾大不掉。

        何濡的评价之高,正在于此。

        鲁伯之也为这个老友由衷的欢喜,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头,说笑道:“以后可要蒙监察使多多照拂。”

        王士弼翻了个白眼,道:“从今后我六亲不认,鲁老弟莫要攀扯交情了!”

        众人大笑,徐佑对鲁伯之道:“你的担子并不必士弼轻……鉴于目前垦田种地已严重影响到了正常训练,我准备在枫湖另立新营,将除过三千精卒之外的所有流民安扎其中,主要负责屯田开垦之役,并为翠羽营准备膳食、浆洗衣物、缝制兵甲,擦拭器械等等,将这些兵卒从繁忙的农活和琐碎的内务里解脱出来,集中全部的精力和心神去习练战场技战之术。”

        当初朝廷封赏有三湖二山,二山分别是明玉山和玄霜山,三湖分别是翠羽湖、枫湖和青棠湖。翠羽湖因湖水成羽毛状,翠绿如春草,故而命名。枫湖的两边种满了枫树,传说是黄帝杀蚩尤,兵刃染了血,于此湖中清洗,那些血水化成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枫树,繁衍至今。青棠湖则来源于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青棠还有个名称叫合欢树,树冠开阔,枝叶婆娑,向来被视为吉祥之状。原本这座湖的周边从来没有合欢树,直到钱塘本地一对少年男女为情所困,相约投湖而死,之后不知怎的,独独在湖水东岸长了一株,所以叫青棠湖。

        三湖之中,翠羽湖面积最大,其次是青棠湖,枫湖最小。只因枫湖挨着玄霜山,地形平整,具备建营的条件,又依据山势,易守难攻,所以徐佑将新营点在此地。

        “不过,枫营并不是豢养劳役的地方,无分男女老幼,皆为羡卒,可以领取翠羽营五分之一的粮饷。同时还要制定教阅之法,挑选里面的壮勇之辈定时进行操练,操练的强度可以参照翠羽营略减一等,只要操练出类拔萃者,就能补入翠羽营为正兵,领取比在枫营高出五倍的粮饷和其他更多的酬劳。”

        这就是徐佑设想的预备役制度,当然这不是什么稀奇的创造明,《周礼》记载“凡起徒役,毋过家一人,以其余为羡”,说的就是古代的预备役制度的雏形。

        所谓羡卒,就是后备军。

        以微薄的几乎不可计的薪酬,承担了所有杂务,干活之余还要进行严苛的军事训练,然后为主力军输血。看似凄苦,实则让很多不愿意加入军队的流民趋之若鹜,因为这样至少有房住,有饭吃,有钱赚,不必流离失所,更不必冒着立刻丧命的风险上战场。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缓冲,让他们去了恐惧之心,再经过系统的训练和洗脑,总会有人想要混的更好,于是奋力想往正规军里去。而那些正规军里受伤致残或者由于各种原因失去战斗力的人也可以回到后备军里凭借经验成为教习,也可以做些杂务挥余热。

        如此一来,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从社会学的角度,只有可以完美的实现从低到高和从高到低的阶级流通的制度才是最好的制度,否则的话,将某些人困死在某些特定的身份里,比如各种军户乐户匠户等等,要不了多少年,没有流动性的上层建筑开始腐化,下层建筑开始不满,于是社会逐渐的动荡不安,合久必分,就是这个道理。

        徐佑以分营之法,区别正兵和羡卒,从而构建了军队里极其简单的阶级流动方式,再在正兵里利用监察司操控更精细和具备导向性的垂直流动,保持着整支军队的活力和创造力。

        分营,就是设一个安全阀,既可以人尽其才,也可以减少阶级冲突,更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兵员!

        “枫营交给你主管,主要抓两点,一是委积,一是练兵。委积要屯粮草,要聚财货,要护辎重,乃军务之要,你手里没有合用的人,我先给你派一人协理,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徐佑对着门外喊道:“计青禾!”

        等候在门外的计青禾急忙进来,行礼后束手而立,这些年他跟着船队东跑西跑,又负责明玉山的财务,终于历练了出来,身着青衫,气质沉稳,目光如炬,唇角笑意融融,浑身上下透着股精干的味道。

        徐佑指着他,笑道:“这位计郎君跟随我多年,才干是有的,对委积之术也只是学了点皮毛,今后跟在伯之身边多看多听,日后好歹算是个得力的人手。”

        鲁伯之心怀坦荡,不会以为徐佑故意安插亲信来监视,反倒热情的和计青禾打着招呼。两人都是生意场上练出来的活泛,三言两语混的很是熟络。

        徐佑笑着看他们联络感情,道:“至于练兵,则由韩宝庆协理。之前在翠羽营你已经见过他了,他是齐啸亲自练出来的,我试过他,是个将才,这么些年窝在盘蛇山实属大材小用。”

        鲁伯之犹豫道:“韩宝庆未必肯屈尊……”

        徐佑大手一挥,道:“服从,是军人第一天职!我知道韩宝庆想留在翠羽营,将来打仗了说不定还想做先锋,但是枫营练兵同样重要,韩宝庆来了我才能真正放心。他那边你不必操心,我自会去说服他,想得通要来,想不通也要来。伯之,你需要考虑的,是居中调度,是统筹全局,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让整座枫营成为注入全军的血脉和源泉。一日枫营不倒,翠羽营永远都在!”

        鲁伯之潇洒的抚摸着长髯,笑道:“郎君安心,我虽然不是萧何,却也能把枫营变成小关中,要人有人,要粮有粮,绝无二话!”

        “好!”徐佑大喜,道:“你是枫营之主,先授予你度支校尉之职,和左彣同品阶。韩宝庆为左都尉,计青禾为右都尉。当然,和左彣不同,这只是我等私相授受,为了平时里行事便利,朝廷那边的正式任命暂且不必考虑,等到风起之时,区区校尉岂能成军?自然会水涨船高,再行授职就是。伯之,还有什么困难没有?”

        既然入伙,就明白干的是平叛大业,不会纠结于一时的利益得失,鲁伯之立刻投入了角色,道:“最急需解决的困难,那就是牛畜不足,徒耗人力,且收事倍功半之效。可钱塘周边可以购买的耕牛都已被买了来,其他的都是各姓士族所有,他们不会卖,我们也总不能到人家家里硬抢啊?”

        “这个容易!”徐佑笑道:“我稍后去见祖骓,一夜之间,即可解决你的这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