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神荒芜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挨了耳光

第九十四章 挨了耳光

        一人一魂四目相对,仿若时光在这个空间中静止。

        突然,白衣少女冷道:“你真的想要出去?”

        韩冰无精打采的点点头。

        “出去也不难,只要你一一破开这些关卡就能出去啦!”

        韩冰无奈的问道:“你出来了,‘画’字关卡算不算已经破开?”

        “当然算,不过我可以给你一点小提示:后面所有的关卡都同这画卷有关系!”

        “哦?”

        “你只要为此画卷题诗一首,再在这黑色牌匾上写下你从画卷中感悟到的深意,接着‘酒’和‘花’字关卡变回自动衍生。”

        “哦,我还以为这酒和这白色的梅花,就是后面两关的题目?”

        女子拿起梅花,放在鼻尖处闻了闻:“你做你的,不用管我,我在喝点酒!”

        韩冰见她也不愿再搭理自己,于是走到画卷跟前,吸了口凉气。

        突然,他转头望着女子,傻笑道:“前辈,请问有笔吗?”

        女子噗嗤一声,将口中的酒喷了出来,抿了抿嘴:“我有那么老吗?”

        韩冰心道:你被封印在画卷中,少说也有千年,难道不老?

        可是他没敢如此回答,挠了挠头,笑道:“嘿嘿……面对你这样的美人,当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女子嘴角微弯,思虑片刻,淡淡的说:“以后,你就叫我琉璃吧。”

        “琉璃?”

        “坐弄琉璃水,行登绿缛堆。花低妆照影,萍散酒吹醅。当真是个好名字。”

        “琉璃,请问你有笔吗?”韩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傻头傻脑的模样立刻博得了琉璃的好感。

        只见琉璃慵懒的抬起手指,其上慢慢浮现出一只通体发光的金笔。

        韩冰心中猜测:她究竟是什么修为?幻化万物,这得是如何逆天的境界才可达到呢?

        琉璃见他眼神惊讶,微微一笑,将金笔抛了出去。

        韩冰一把抓住金笔,龙飞凤舞的在画卷上写道:

        冰天雪地,血染怒江,恨殇;

        情真意切,义盖云天,仇茫;

        红颜知己,只言片语,情凉;

        前世今生,金笔题词,爱狂。

        写完,他满意的看着自己潇洒的笔迹,嘴角一歪,将笔抛给少女:“琉璃,谢谢你的笔!”

        琉璃接过笔,好奇的站了起来,走到画卷前,美眸情愫流转。

        ”这融为一体的完美画卷,仿若出至一人之手。你真不愧是天资秉异的奇才!”

        只听她嗓音甜美,轻声低吟。

        “冰天雪地,血染怒江,恨殇;情真意切,义盖云天,仇茫;红颜知己,只言片语,情凉;前世今生,金笔题词,爱狂……”

        动人的歌声,在整个空间缭绕,如梦似幻。像仙乐神曲来袭,沁人心脾。

        韩冰一边听着曼妙的歌曲,一边走回石台,拿起牌匾。

        只见他食指上冒出了一点紫色灵光,笃定的在牌匾上写道:山高海深。

        那用手指的劲力刻出的字体,圆润饱满,锋芒毕露。

        同倾城西北张晓生家里挂着的那块黑色牌匾有着相似之处,却又韵味不同。仿佛韩冰此时写下的这块牌匾,缺乏万古深意,稍显稚嫩。

        最后一点刻画完毕,牌匾上的四个字体便闪出金芒,让整个空间也一同变成了金色。

        仿佛此处,就是用黄金打造,金碧辉煌——可是,唯有他面前的石台,依然如初。

        琉璃酒壶突然飞快旋转,离开石台,停在了半空。

        当酒杯瞬间移到韩冰跟前后,那半空的酒壶便自动倾泻清澈芳香的美酒,注入酒杯。

        “哗哗哗……”

        杯已满,可酒却还在继续倾泻不止。

        韩冰看着那酒壶无休无止的流出液体,将地面都打湿了一大片,眉头微微一皱:这又是什么题目?

        不过看这酒壶,应该是同纳环一样的空间灵宝。这小身板,居然有如此大的容量。

        我定要将它收为己用。

        想到这,他猛地跳了起来,带着灵光的大手,抓向酒壶。

        可是酒壶却轻松的闪开,瞬移到另一边。

        韩冰望着琉璃酒壶,笑道:“当真是件灵宝!”

        琉璃回过头,看着韩冰的愚笨动作,笑道:“你是抓不住它的。”

        韩冰不死心,回道:“看我怎么把它收服!”

        可是那酒壶不仅身法敏捷,仿佛灵智也不低,每一次都轻松的逃脱了韩冰的魔爪。

        韩冰仿佛知晓了其中的原委,歪着脑袋,怨恨的看向琉璃,冷道:“琉璃小姐,是你在搞鬼?”

        琉璃扬着下巴,冷笑:“是我又怎样?”

        韩冰大摇大摆的踱着步子,往琉璃身边靠近。

        琉璃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子,仿佛变了一个人,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小步。

        韩冰更加张狂,靠近了她。

        琉璃顿感恍惚:怎么记忆里仿佛认识他?

        她仰望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冷道:“你要干什么?”

        韩冰立刻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哈哈,你不是还说要以身相许吗?不过逗逗你,你就害怕了。”

        “啪……”

        琉璃眉头蹙在一起,冷漠的看着手捂脸颊的韩冰。

        韩冰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怎么莫名其妙,自己就挨了一耳光?她是以怎样的速度,给了自己这一耳光?

        他心中宽慰道:你是一缕残魂,被困千年,脾气难免古怪。我韩冰堂堂男儿,不与你计较。

        琉璃不知韩冰此时的想法,恶生生的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是不是还想再挨一耳光。”

        韩冰摸着烧呼呼的脸颊,吊儿郎当的说:“你敢再打我,小心我把你给办了。”

        琉璃仿佛明白韩冰话语的意思,眼中有着一丝怯意,但却鸭子嘴硬的回道:“你敢!”

        韩冰张开了魔爪,向她胸前抓去,邪魅的说道:“你看我敢不敢?”

        琉璃立马双手捂胸,埋下了头:“你这个无耻的王八蛋!”

        韩冰心中冷笑:看来面对这样高冷的女子,还是得学孙楚他们才行。

        没想到千年残魂,都被这无赖行为吓成楚楚可怜的小女人。

        哎,你一道残魂,真当自己是人了?

        不说你不愿意,就算你主动贴上来,我韩冰也不敢对你怎样。

        想着你是千年残魂,总觉得此处吹着阴森森的风……

        (第一个打韩冰耳光的女人,居然是一缕残魂……啊啊啊!恋寒知道吗?司马文静知道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