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神荒芜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韩家月娥

第六章 韩家月娥

        此时已是正午,火辣辣的太阳,升至韩家塔楼的上空。

        光芒万丈的火轮,如同宝塔上的明珠,照耀着整个大陆,给原本华丽的玉塔,增添了神秘庄严的色彩。

        韩家塔楼厅堂中,身穿黑色短打的众家奴,正严阵以待的等待着韩家族长及众长老的莅临。

        作为韩家辛劳数十载的老管家东叔,在今日之前,也从没有,进入过此处。于是乎,他就如同其他家奴一般,战战兢兢地低着头,又时不时的偷窥着这豪华大气的厅堂。

        这里,是韩家直系血亲,方才可以踏足的地方。可是昨日,韩家家奴韩冰,坏了规矩,进了此地,导致三大长老带领旁支众人,纷纷抗议,并对韩冰的身份,有了诸多的猜疑。

        风波还未平息,又不知为何,今日整个韩家之人,居然都来到了这里。

        此时,一身紫袍的韩征和踱着八字步,慢慢的走到了上位,坐了下来。

        一身红纱襦裙的女子,立在左侧,其他三大长老立在右侧。韩家分支有分量的人物,俨然都站在下方前排。

        韩征和并不像平时那般和颜悦色,反而是一脸的冷漠,他那双仿佛能看穿虚空的眸子,此时变得茫然忧郁。

        这个诺大的空间,寂静无声,就连近千人的呼吸声,仿佛都隐匿到了未知的地方。

        只见红衣女子莞尔一笑,扫视全场,她那银铃般的声音,顿时在整个空间缭绕:“今日,让所有韩家人到此,是因为有一件重大的事情,将要宣布。”

        低头的众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惊,纷纷好奇的抬起了头。

        怎么不是族长或者长老说话呢?

        怎么是个女子?

        她有什么资格代表族长在此?

        ……

        在韩家飞扬跋扈的韩翠娥,今日一身绿色锦缎宫装。只见她傲慢的扬着头,嘟着嘴,站在下方前排之首。她那双勾人心魄的眸子,此时,却被无限的嫉恨充盈其中。

        韩月娥,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当年进入了情缘阁,跟着高人修灵去了吗?既然走了,干嘛回来。哼,还如此的趾高气扬。

        韩月娥站在高处,一眼就将韩翠娥脸上的神情一一收入眼底。

        她歪着脑袋,故意云淡风轻的看着韩翠娥,笑着说:“大家都知晓,情缘阁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是梦璃大陆的第一大帮派。而如今,正扩展势力,进入垚光大陆。眼下……”

        她仿佛故意拖长了声线,不再往下讲。

        韩家分家之人,甚至是她身旁的三位长老,听到此处,立刻都满眼期待的看向了她。

        “难道,又要收弟子了么?”

        “月娥,我韩家,是否有名额?”

        ……

        此时,坐在正中的韩征和,却一直将目光锁定在家奴中,那个清瘦少年的身上,意味深长。

        韩冰听到此,心中嘀咕道:难道,这就是爷爷说的,让我可以进入修灵界的唯一方式吗?也好,进入情缘阁,不仅可以修炼功法,成为强者,更能找出当年事情的真相。

        可是,就算知道真相,就真的可以为父母报仇吗?就真的可以以整个韩家分家所有人的性命为代价,以韩家在梦璃大陆的地位为代价,为父母报仇吗?……

        他内心的激动与矛盾,如同波涛骇浪,使得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韩月娥又一次看向了场下所有人。

        突然,她将目光停留在了韩冰和恋寒的身上——因为此时,唯独他俩,低着头,一动不动,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眼中有着一丝疑惑:他们明明就是修灵之士,竟然甘愿进我韩家为奴。究竟,他们是什么身份,又有何目的?而父亲,就真的不知晓吗?

        刹那后,她那双迷离的眸子,又恢复了清明。

        只见她转了转身,在高台处,姗姗而动——那虽然丰韵却不失灵巧的倩影,伴着飘逸的纱裙,如同一株妖艳的曼陀罗,在此处绽放。

        “情缘阁……在十日后,将收七名弟子,分别拜入七位长老门下。这等好事,是多年不遇。我韩家,虽然同情缘阁颇有渊源,但是却并没有内定名额。十日后,我韩家将打开倾城西山禁地,为此次,情缘阁选拔人才之用。”

        众人一听,不禁大感意外。

        “打开西山禁地?”

        “那可是数十年,都不曾对外开放之地?”

        “我这等老家伙,也从没有踏足过此地呢?”

        “凭什么说开就开,让我们这些韩家族人,作何感想?”

        “它情缘阁,凭什么就这样决定?”

        ……

        韩冰和恋寒一听,脸上均浮现出了沉重的表情,眼神空洞。

        此时,韩翠娥满脸焦急的看向了高台上的黑袍老者,而黑袍老者立刻警觉,微微点了点头。

        只见他转身,看向了韩月娥,淡淡的说:“月娥,不知你所说的韩家人,是包括了家奴在内的所有人呢?还是只有直系血脉方可?”

        韩月娥歪了歪头,眼中诧异,笑道:“二伯此话,问得可真是……让月娥大感吃惊。”

        那话语中的轻蔑,使得黑袍老者心中冷哼:你个挨千刀的小辈,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故意弯酸挖苦我。就算是你父亲,也从不曾如此。

        韩月娥看着韩征天脸上的复杂表情,笑了笑,说道:“二伯,只要是韩家之人,不管是血亲,还是奴仆,方可参加。更何况,修灵之事,讲的可是机缘,讲的是天意啊。就算是我韩家血亲,也并不代表……就有这样的命!”

        她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瞄了瞄台下的韩翠娥。

        韩征天看着眼前这个傲慢的女子,心中堵得慌,满眼凌冽的瞪向了台下的韩翠娥。

        韩翠娥见状,立刻低下了头,嘀咕着:“又不是我,不想去修灵,问题是我没有那灵根。你这老头,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又这样的看我,难道我想如此吗?这十多年,难道我做的努力,你都看不到。被那妖女随便说几句,又要发泄在我身上吗?谁才是你亲生的?”

        韩征天收回了眸子,看向韩月娥,笑道:“月娥,那你说严清,算不算是我韩家的人?”

        韩月娥微微一笑,回道:“二伯,严清当然算呀。你的亲外孙,我的亲侄子,怎么可能不是韩家人呢?原本啊……月娥还想,请你们通知严清,可是……又担心严家祖上那位……不同意。”

        韩征天心中谩骂道:好一个狡猾的丫头,严家祖上那位,呵呵……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听说有任何的音讯。这个节骨眼上,居然用那人当借口。韩月娥,别以为你现在如此嚣张,等你回了情缘阁,看我如何对付你老爹。大哥,你可别怪为弟的心狠手辣,韩家,还是得由二弟我,来接手方为上策。

        他一边想着,一边有意无意的看向了端坐正中的韩征和。

        韩征和对于他们之间的谈话,仿若未闻,一直望着大厅中近千的人影,目光溃散。

        韩月娥转过身,看向了已经白发白须的父亲,立刻面容呆滞:父亲,你究竟在想什么呢?我从不相信,你不是一个修灵之士。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的隐忍,让你甘愿被几个只是凡人的叔伯,如此欺压?又为何韩家,偏偏就只有你这一脉,都能修灵?不对……

        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转过身,看向了台下那两个单薄的身影,心中刺痛:他,她……他们是修灵之士,难道……?不,不可能。他们是当年胎死腹中的孩子吗?不,怎么会呢?可是,那少年的模样,真的跟哥哥好像。那少女的气息,也跟嫂子相似……难道,他们真是……嫂子当年,怀着的,是两个孩子?为何,父亲连我都要隐瞒?

        韩月娥深吸口气,又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台上的灰袍老者,蓝袍老者靠近一些,说道:“三伯,四伯,我韩家内部的选拔,就交给你们来处理。这里有一块审灵石,只要让他们把手,放入这审灵石的凹槽,自然可以知晓是否具有灵根。”

        她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通体洁白的玉璧。

        韩征利和韩征名两人站在一起,根本难以区分,长得近乎一模一样,除了眉宇间透露出的气息不同罢了。也难怪,他们,毕竟是孪生兄弟。

        只见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同时伸出了一只手,一起接过了玉璧。

        韩征天看着韩月娥如此的行为,嘴角泛起了一丝让人难以发现的弧度。

        韩月娥根本懒得理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走到父亲身边,拉住了韩征和的手,淡淡的说:“父亲,你觉得月娥如此安排,可否?”

        韩征和收回了游离的心神,微微一笑,说道:“月娥,你觉得在场中,有没有天赋异禀,而根本不需要测试,就能直接进入选拔赛的人呢?”

        韩月娥一听,不知该如何回答,心中盘算:父亲怎么了?是要让那两个孩子沦落到众矢之地的地步吗?或者,就是想以此,来对他们进行另一种锻炼呢?

        一瞬之后,只听她淡淡的说:“父亲呀,其实月娥觉得,你的那两个贴身家奴,就是很不错的苗子哦。”

        她转过了头,笑着对韩征利和韩征名说:“三伯,四伯,那两个小家伙就不用测试了。十日后,让他们直接来西山禁地吧!”

        此言一出,场中近千人都转过了身,看向了韩冰和恋寒。

        韩冰依旧埋着头,闭上了眼睛。可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四周射来的目光: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愤恨的,有杀之而后快的……

        以他在西山禁地生活的经验,他清楚的明白,从今夜起,那残暴血腥的日子将继续来临……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