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神荒芜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 琴音木桌

第三百一十章 琴音木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韩冰一身云锦长袍,蛟龙图案忽隐忽现。紫色灵光中,衣襟翻飞,气息自华,蛟龙栩栩如生,仿佛游荡在他的身周。

        枯藤张牙舞爪的从他身旁掠过,带着冰冷的寒光冲向上空。

        只见最前端有一点寒光,一刹而过,便抹过了司马熙儿的脖颈。

        司马熙儿一惊,松开了手中的藤蔓忙摸着脖颈,不可思议的望着韩冰。

        藤蔓滑落,垂死挣扎的司马寒从半空直接坠落。

        韩冰见之,一跃而上,将她拦腰抱起,旋转数周徐徐落下。

        司马熙儿俯视着地面上的两人,咬牙切齿的祭出灵剑,爆喝一声:“风木含悲!”

        场下众人一听,吓得落荒而逃。

        “快跑啊,投毒武技来了。看来这碑林北边地带,近几年都不能住人了啊。”

        “快点把家里的老小带走,不然会立马中毒身亡!”

        ……

        韩冰搂着司马寒,又看着匍匐在地却像没事人一样的司马寒她娘,忙上前将之拽起,逃向远处。

        司马熙儿咄咄逼人,拍打着灵力翅膀紧跟韩冰的踪迹,“韩冰,你有本事伤了本小姐,就不要逃啊。”

        韩冰看着左手的司马寒,急道:“醒醒,你快醒醒。”

        司马寒迷迷糊糊的睁开眸子,道:“我还活着?”

        “你快点带你娘逃走,我来对付这个女人。”

        司马寒看了眼天际,只见青芒中暴怒的司马熙儿脖颈处有着鲜血滴出,对着韩冰点点头,接过母亲就往远处跑去。

        可是突然,她仿佛想起了什么,又倒转而回。

        韩冰大急,疑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的木桌还没有带出来?”

        “就一张桌子,等会我给你带出来。”

        司马寒望着韩冰,点点头,轻声道:“韩公子小心。”

        说完,她便搀扶着母亲往祭台方向逃遁。

        韩冰见司马熙儿手中的两团青色灵光中长出了几条藤蔓来,眉头皱了皱,因为那藤蔓上泛着浓郁的黑色毒气。

        刺鼻的硫磺味阵阵袭来,他顾不得多想,便打开了冰冷幽光护体。

        司马熙儿俯视着地面上突然变得怪异的韩冰,微眯眸子,谨慎道:“你要干什么?”

        韩冰的冰冷幽光只轻轻的粘附在身上,让他的皮肤和长袍变得油光水亮,泛着淡淡的七彩光晕。

        “没什么啊,自保而已。”

        司马熙儿见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冷哼道:“你以为能在我的这一击之下,还能活命吗?”

        韩冰揉了下鼻子,斜着眼睛望着司马熙儿,道:“可以试试。”

        司马熙儿话锋一转,温柔道:“韩冰,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我真的对你痛下杀手了哦。”

        韩冰冷笑起来,“求求你对我痛下杀手吧!”

        说完,他目光一冷,方才消失在虚空的冰刃“咻”的一声飞了回来。

        当冰刃穿过司马熙儿身旁的毒气时,空中顿时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巨响,就像有人放鞭炮。

        韩冰一跃而上,抓住冰刃,嘴角一歪,并未打算攻击此女。

        而司马熙儿却双手一甩,那手心舞动的数条藤蔓便冲着韩冰而来。

        “呲呲呲!”

        电光火石间,一道绿色的灵气将司马熙儿的毒藤蔓包裹,一道清冷的声音紧随而来,“熙儿,你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对驸马下手?”

        司马熙儿回头而望,只见一道绿茫中,头领慢慢的走了出来。

        “爷爷,是韩冰对我侮辱在先。”

        “放肆!你如今是驸马的女人,不仅未尽本分,还对夫君下了如此毒手。要是爷爷不来,后果将会如何?”头领眉头深锁,眼中充满了愤怒。

        司马熙儿收回攻击,遁到地面,看了眼韩冰就嘟着嘴,跑到头领身边,撒娇道:“爷爷,韩冰他处处袒护司马寒那个小贱人,熙儿贵为头领孙女,难不成还比不过那个小贱人。”

        头领看了眼韩冰,一把将司马熙儿的手甩开,怒道:“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去,跟驸马赔礼道歉去。”

        司马熙儿傲慢的看了眼韩冰,冷哼一声,“跟他道歉,门儿都没有。”

        说完,她拍打着灵力翅膀便往祭台飞去。

        头领看着韩冰身上的冰冷幽光,不禁眉头皱了皱,心道:他这是什么防御武技?当真奇怪。

        “韩公子,熙儿被老朽从小宠坏了,还望你不要计较。”

        韩冰抱拳一礼,淡然道:“都是小打小闹,无伤大雅。女孩子之间吃醋,也是常识。所以当时我也不想同时收下十二个女孩子啊。”

        头领微微一笑,道:“那老朽这就回去教训那丫头,韩公子请自便。”

        “慢走!”

        ……

        头领瞬移离开,整个碑林北边地带就只剩韩冰一人。

        他慢慢的走进司马寒家所在的那个洞窟,望着满地的狼藉不禁摇了摇头。突然,他看到了那张漆黑的木桌,于是立马将之收入纳环,往祭台走去。

        纳环中,暖暖躺在琴弦上百无聊奈,因没有什么乐子,“琴音”也收敛了自己的光晕,老实安分的任由暖暖靠着。

        “嘭!”

        木桌掉落地面,震得纳环中的物品都为之一颤。

        暖暖眯着眼睛,撅着大大的嘴巴,看向刚进入的奇怪家伙,怒道:“来就来了嘛,还搞出这么大响动。告诉你,这个地方我说了算,你们这些灵宝都得听我的。”

        木桌的一只脚突然一弯,抠了抠桌面,疑道:“你是灵宠,我是灵宝,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嘛,你好自为之。”

        暖暖一听,拍着小翅膀飞到木桌上空,疑道:“你一张桌子,竟然敢造反。”

        “呵呵,造反又怎样?难不成你这只有青阶的灵宠,还能把我吃了么?”木桌的四只脚在地上轮流摆动,空间中立马响起了有节奏的音律。

        无精打采的琴音一听,身上的七彩霞光慢慢散出,将纳环空间照得五彩缤纷。

        “咻!”

        “岳山”带着七条琴弦飞向空中,曼妙而舞,主动缠上了漆黑的小木桌。

        暖暖见此,耷拉下眸子,哭丧着脸,道:“七彩神梯,你给我过来,你是我暖暖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怎么跑到一张臭不要脸的桌子那里去了啊。”

        “琴音”并未搭理暖暖,七条琴弦随着木桌发出的节奏,弹起了美妙的和旋……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