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一揽子亏钱方案(上)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一揽子亏钱方案(上)

        滨海市沈家豪宅,沈百世在自己的书房里来来回回的踱步显得十分烦躁,他还时不时拿起桌面上的报纸,上面正是新鲜出炉的港城新闻,头版头条就是港城总督彭木齐牵头,和李成郑浩龙这些港城大亨,还有泰国王室以及其他东南亚豪门一起在机场送行周铭的新闻。
        本来沈百世就很心烦了,现在看到这样的新闻,让他一下子更郁闷了,他狠狠把报纸砸在桌子上。
        这时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沈善长进来正好目睹这一幕被吓了一跳。
        沈百世也停下了脚步,他看着沈善长:“是不是又有什么消息了?算算时间那个周铭现在应该回到滨海了,看来于胜戎和李庆远那些滨江的混蛋也准备了一出好戏呀!”
        沈善长点点头表示:“的确是这样,周铭的航班就在半个小时以前到了滨海,于胜戎和李庆远在门口请了很多人来迎接他,把场面搞的就像是迎接什么重要外宾一样,现在他们去了写字楼。”
        沈百世对此一点也不惊讶,他甚至还有点想笑:“写字楼?看来那个杨结清也同样没有闲着了。”
        “杨结清在广场还准备了节目,不仅请来了江南最有名的节目主持人,还有江南最好的舞蹈团体和歌唱家,甚至还请来了于氏书法传人来为翻新的写字楼现场题词。”沈善长一点一点介绍。
        “杨小子这么做是要把他老杨家的家底给全掏空了吗?别以为在东林做了几套商品房就可以把尾巴翘上天了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当心一次全赔进去。”
        沈百世冷笑着说:“不过准备了这么大的阵仗,想来也是那个周铭的意思,他恐怕是想通过这个阵仗表现一些什么事情吧,我记得于胜戎和杨结清昨天请了不少人吧?”
        沈善长点头回答:“是这样的,南希集团的柳勇,海电局的林奎安,临楚机械公司的梁地,滨海供销社总经理秦天……”
        都不等他的话说完,沈百世就狠狠摆手打断他不屑道:“这家伙倒是对全国各地的资本位置倒是熟悉得很嘛!”
        很多人都以为改革开放前国内很穷,但实际并不是这样的,只是由于之前的政治形势和经济环境,让全国各地的资本都蛰伏下来,选择不与形势对抗,直到改革开放形势有利以后才选择复出。
        否则如果改革开放前国内的资本环境真是一个零的话,那后来各种承包工厂甚至购买土地的钱,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而沈善长刚才一一介绍的就是国内几个重要的资本集团。
        首先南希集团是位于西南的一个资本集团,主要是以饲料等农业用品起家,然后整合大量民间资本的一大豪门,或许大多数人对这个资本集团比较陌生,但提起他背后掌控的企业却是家喻户晓的,比如全国第一家民间银行明生银行,比如后世某宝金融,花呗借呗这些东西,都是南希集团的资本投入。  
        然后是海电局,这就比较直观了,现在的电力系统虽然还没有完全脱离体制,但也早已按照企业在运作了,而站在电力系统背后的,就是林家。
        临楚机械公司就不用说了,那是全国最大的中型机械制造公司,在周铭的家乡拥有很强的实力,通过投资和整合运作,也吸引了荆楚最大的资本。
        尽管这些资本集团分布在全国各地,但滨海作为国内最大的资本市场,肯定各个资本集团都会在这边有代理人的,而刚才沈善长提到的这些名字,就是这些资本集团安排在滨海的代理人。
        沈百世抬手看看:“从时间上来看,现在那个周铭应该已经和柳勇这些家伙见面了吧?那么周铭也要给他们抛出他的一揽子赚钱方案了,老实说我很好奇这个周铭究竟会怎样运作寰宇公司……恩?善长你身体不舒服吗?”
        只见沈善长正一脸便秘一般的模样,这让沈百世感到十分意外。
        沈善长摇头说:“爸,可能事情和您想的会有些出入,因为我刚刚得到的消息,那个周铭并没有提出一揽子赚钱方案,而是提出了一个一揽子亏钱方案。”
        “我就知道这个周铭总是与众不同……”
        沈百世下意识说道,但紧接着他意识到了问题:“你说什么?亏钱方案?”
        沈善长的便秘还没有好,他依然郑重的点了头:“爸你没听错,就是亏钱方案!”
        ……
        周铭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需要把时间往回推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以前周铭的车队到了滨海广场,这里是滨海的市中心,周铭他们租用下来的写字楼也在这里。
        这里的情况和沈百世预料的一样,门口十分热闹,不仅有当红明星的演唱,还有十分热辣的舞队表演,以及大书法家现场为写字楼题词。
        虽然杨结清准备的花样很多,但这些却根本吸引不了周铭,因此周铭只是象征性的在门口观望了一阵,然后很公式性的讲了几句话,然后就进去了写字楼,毕竟相比这些无聊的客套,周铭更在意和这些国内资本集团的见面。
        要知道相比沈百世,上辈子只是普通人的周铭,显然并不了解太多的形势,不知道国内什么资本集团什么豪门的,现在是得好好认识。
        当周铭对这些豪门代表有所期待的时候,其实这些资本集团也对周铭挺好奇的。
        当周铭到了广场上的时候,柳勇他们并没有下去迎接,而是都在写字楼的会议室里,都在窗台上看着下面,观察着周铭的一举一动。
        “这就是周铭吗?年轻倒是真挺年轻的,只是这个人真的值得我们投资吗?”
        首先发言的是电力局的林奎安,毕竟相比其他人,电力局算是旱涝保收的企业,因此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要了解那么多消息,就不太了解周铭了。
        对于林奎安这样的质疑,梁地立即反驳道:“林局长这么说就不对了,你是去过临阳,看过那个乡镇工业园的,你应该明白建设这么一个乡镇工业园的投资是多大,知道这个娃娃笑公司牵动了全国多少资本。”
        梁地看了旁边一眼:“我想供销社秦主任应该对此很清楚吧。”
        秦天点头表示:“娃娃笑的产品是很能打,但撑死也就是个食品企业,还不如下面那位于胜戎要更有说服力一点。”
        南希集团的柳勇一直低头沉思着,并没有参与梁地林奎安他们的讨论,但他突然说道:“娃娃笑?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提这种老生常谈的东西,难道你们忘了前不久的琼海房地产泡沫吗?曾经东南沿海一霸的赖星城,几十亿的资产就因为一个琼海危机直接倒了,这才是那个周铭厉害的地方吧。”
        经柳勇这么突然提起,才让其他人猛然想起这个事情,要知道赖星城那个走私犯他们并看不上,但赖星城的能力他们还是很服的,更重要的是他好歹手握几十亿资产。
        结果几乎是一瞬间就被人干掉了,整个绿屋集团顷刻崩塌,被抓的被抓破产的破产,毫无反抗的能力,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惊讶。
        柳勇随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其实我调查过那个周铭在琼海的所作所为,或许在一般人看来就是年轻人的乱打乱冲,但在我看来还是很有章法,很让我意外的。”
        “另外在半个月以前,我想你们也都知道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周铭就曾在泰国对抗过世界资本。”柳勇竖起一根手指,“所以我很期待他这次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还能是什么惊喜,无非就是吹嘘自己的公司多么能盈利,抛出一个概念性质的赚钱方案,这种东西国内的国外的我们不知道听过多少了,谅他也没什么新奇的。”林奎安说,许是刚才被梁地反驳质疑了,让林奎安感到非常不爽,他是不想和梁地起正面冲突的,因此就只好把气撒到周铭头上了。
        柳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或许吧,毕竟赚钱的办法殊途同归,尤其又是寰宇大厦这么个地产项目,他能盈利的地方就那么多。”
        柳勇说到最后笑了:“希望他能说出花来吧,至少能让我有机会笑一笑,不要白来一趟。”
        随着柳勇的话,其他人都很开心的笑起来了。
        很快的,周铭结束了下面的演讲进了写字楼,并在杨结清的带领下来到了会议室。
        杨结清首先简单给周铭介绍了一下会议室里这些人的身份,随后周铭就让这些人坐下。
        谁都知道周铭要讲话了,还是林奎安先说道:“周铭老板,听说你很会赚钱,那就给我们说说看这一次你打算怎么利用寰宇大厦赚钱吧,想怎么骗我们投资。”
        “林奎安你在说什么?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杨结清和于胜戎当时眉头就皱起来了,实在是林奎安这样说话太烦人了,还有他那轻佻的语气,分明就是不把周铭放在眼里的。
        林奎安却很不屑的笑了:“我说错什么了吗?难道周铭老板不是来说这个的吗?”
        杨结清和于胜戎还想说什么,周铭却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这位……林奎安同志你好,你想说话没人拦着你,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说错了话很尴尬的?”周铭对他说,“因为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打算和你们讲什么赚钱方案,而是一个亏钱方案。”
        所有人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