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穿越之极限奇兵在线阅读 - 1002 暗流 4

1002 暗流 4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上章提要:戴正本以为会得偿所愿占有北冥雪,谁想刹那间北冥雪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将他给废了......

        +++++++++++++++++++++++李清寒娇羞无比,这马孝全,说什么靠近一点,这哪里是靠近一点啊,分明就是把自己搂在怀里啊.

        “马孝全......你说......我们明天什么时候找马家的秘密地点啊?”李清寒岔开话题道。

        “明天......明天天完全亮了我们就动身,一晚上没有回去,估计家人有点担心了......”

        “嗯,好~”

        ......

        马孝全和李清寒在树洞里休息的同时,戴正已经被玛格阿图的手下救回了女真大营。

        一个帐篷里,女真族的族医惊讶的望着戴正的下体,他怎么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女真族医不停的摇着头,似乎对这样的伤势无能为力。

        负责将戴正抬回来的一个女真兵用汉语道:“祖玛阿布,这个人头儿吩咐了,一定要救下......”

        族医看了那女真兵一眼,用有些生硬的汉语回答道:“不是我不救,而是他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我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他的下体是怎么被切成这样的,好像被很多的刀切过......”

        “祖玛阿布,我知道,是被一个女人用头发切的......”

        “头发?”族医愣了一下,凑近又观察了一下戴正的下体,点点头道,“看伤势的切口,还真像是被头发那么窄的东西切过,嗯,只是.......如果头发切割,那得多好的头发?这怎么可能?”

        “祖玛阿布,别废话了,你就说能不能救吧?”

        族医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能救倒是能救,只是救下以后,这个人......恐怕就和汉人那宫中的太监没什么两样了。”

        “嗯,那你开始救吧,别耽误了,把他的命保住就成了,头儿留着他还有用。”

        “好~”

        ......

        帐篷外,马成假扮成一名女真兵,皱着眉头听着帐篷内的对话。

        他本来一直跟着戴正和北冥雪,本不应该跟丢,但是行至半路,坐骑突然没了力气,无奈之下只得弃马,这一折腾,速度上便慢了下来,自然也就跟丢了。

        马成倒也经验丰富,凭着戴正和北冥雪奔走过的马蹄印记,硬是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只是因为速度太慢,等他赶到事发地点时,北冥雪已经离去,而戴正,正被几个女真兵往女真大营里架。

        北冥雪是暂时找不到了,所以马成决定,跟在那几个女真兵身后,偷偷的潜进女真大营看看情况。

        至于马成是怎么混进女真大营的,说来也巧,一个出来女真兵出了大营尿尿,马成趁机将其打晕,换上了对方的衣服,由于他懂得一些女真族语,所以很轻松的混了进去......

        “原来如此,那戴正竟然伤得这么重......只是......是谁伤得他?”

        ......

        一个多时辰过后,祖玛阿布走出了帐篷,看到马成,以为是自己人,便招了招手,说了几句族语。

        马成低着头走到祖玛阿布身边,突然伸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不要废话,否则我立刻杀了你,我有话问你......”马成用汉语低声道。

        祖玛阿布使劲的点了下头。

        马成微微一笑,用一根手指顶着祖玛阿布的背心。

        祖玛阿布以为马成拿着匕首顶他,吓得两腿一发软。

        这时,几个女真兵走了过来,看到祖玛阿布和马成,说了两句话。

        马成冲祖玛阿布使了个眼色,用女真族语回答了两句。

        那几个女真兵哦了一声,便扭头朝另一边巡逻而去。

        祖玛阿布本还想着用女真族语喊救命,一听马成也会女真族语,立刻便怂了。

        二人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马成问道:“你们救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祖玛阿布一愣,小心翼翼到:“他,他没事了,不过他的下体......”

        马成又问:“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弄的?”

        祖玛阿布道:“有人看到说好像是头发,但以我从医多年来看,应该是头发一样粗细的丝线所致......”

        “头发一样粗细的丝线?那是谁做的?”

        祖玛阿布摇了摇头,道:“我问了抬那人回来的几个弟兄,他们也不清楚,都说当时太黑了,没怎么看清楚,不过他们隐约的看到一个女人用长发缠住了那人的下半身,然后就是惨叫......”

        “女人?头发?”马成双眼一眯,喃喃道,“难道是......北冥雪?这怎么可能?北冥雪那个丫头挺温柔啊?”

        马成摇了摇头,一记手刀打在祖玛阿布的脖颈上,对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行,看来我得继续找下去,得想办法找到北冥姑娘......”

        ......

        翌日清晨,当李清寒醒来睁开双眼,见马孝全正捣鼓着什么。

        李清寒坐了起来,拢了拢额前的秀发,道:“马孝全,你在干什么?”

        马孝全嘿嘿笑道:“我发现这树洞里有一种白色的树叶,嚼在嘴里很舒服,清凉,正好可以让我们漱口,嗯~~”话到此,马孝全伸手捂住嘴巴,哈了一口气,然后嗅了嗅,自嘲道,“好臭,哎,嘴巴臭死了~”

        李清寒俏脸一红,学着马孝全的样子也哈了口气,随即她的秀眉也皱了起来。

        马孝全笑着将两片白色树叶和一个自制的木质盛水杯递给了李清寒,李清寒红着脸接过树叶和水杯,认真的漱起口来。

        片刻过后,二人都漱完了口,马孝全打趣道:“清寒啊,现在你闻闻。”

        “马孝全,你真讨厌~”李清寒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又哈了口气,闻了闻。

        “嗯~还真是呢~”李清寒闪动着大眸子,欣喜道。

        “怎么样,我说的对吧,来,让我亲一下~就算奖励我的!”马孝全说着,恬不知耻的崛起了嘴,朝李清寒凑了过来。

        李清寒银牙一咬,一脚踹在马孝全的脸上。

        “呃~”马孝全一声惨叫。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