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花豹突击队在线阅读 -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短暂交火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短暂交火

        张娃扫出一串子弹击倒一个敌人,立即收回枪身隐身在树后,身子紧紧贴在粗粗的树干后面,双手握着突击步枪指向树下,猛地探出脑袋向侧前方山脚下望去。

        他一眼就看到,那个舍弃同伴的雇佣兵正飞快地向着山脚飞奔。张娃眼中冒出一股冷光,猛地从树旁缩回脑袋,“啪啪啪啪”身前的大树随着前方的枪声猛地颤动了几下,显然前面山坡的敌人一边向这边狂奔,一边开枪掩护着山脚下的同伴撤离。

        张娃此时已经在树后单膝跪下,此时听到枪声已过,猛地从树后探出半个身子,顶在肩上的突击步枪猛地向山脚下瞄去,手指跟着儿就要对着山下狂奔的雇佣兵开枪。

        就在这时,他一眼看到已经奔到山脚下的对手,在拐过山脚的瞬间忽然向前踉跄了一下,紧跟着头顶上就升起了一团红色的血雾,一把黑色的手枪随即从对手扬起的手臂飞向空中。

        张娃顾不得仔细查看,抬起枪口就对着远处山坡“哒哒哒”的扣动了扳机,一串原本准备扫向山脚雇佣兵的子弹,立即成扇形飞向了远处的山坡,跟着又猛地缩回了大树后面。

        此时张娃已经明白,后面的豹头肯定看到小花解决了威胁最大的敌人狙击手,立即跑到前方山顶建立了新的狙击位置,迅速出枪把这个正在逃跑的雇佣兵撂倒了!

        张娃缩回树后,立即扭头向侧后方望去,果然看到六、七百米处一百多米高的山顶上,正接连闪出了几道火光,子弹直奔远处山坡飞去。他知道这是豹头击毙了追杀国安队员的敌人后,立即超远距离为自己提供着火力掩护。

        他立即翻身趴在地上,接着豹头的火力掩护,迅速向坡下一块岩石后面滚去,跟着在岩石后面猛地将枪口向前伸了出去。

        远处山坡上敌人的枪声已经停止了,刚才向这边疾奔的两条黑影已经掉头向远处山间钻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一片浓密的竹林中。

        显然对方看到前面几个同伴已经被击毙,而且对方又有狙击手盯着自己,立即扭头向后面撤去。而侧面山坡上,正向前飞奔着一个小小的黑影,显然是小花收拾了对方狙击手后,正从侧面山坡向前面两个撤退的敌人追去。

        张娃看到对手退去,立即扭头向后面山脚望去,一眼就看三个身穿山地作训服的身影,正飞快地接近已经隐蔽在山下岩石后面的两个国安队员,三人都将突击步枪顶在肩窝上瞄准着前面山脚。张娃立即意识到这是国安的接应队员冲了过来。

        果然,山下三人跑到两个国安队员身边,其中两人各自背起一名伤者扭身就向后跑去,另外一名队员则举枪对着前面山脚慢慢向后退去,掩护着身后几个队友撤退。

        张娃看到负伤的国安队员已经安全撤去,而小花正独自从侧面山坡追了上去,他赶紧站起就要向前面山坡追去。就在这时,他耳机中忽然传来豹头的声音:“张娃,撤!”紧跟着后面就响起了一声尖利的呼哨声。

        正在前面飞奔的小花听到哨音,猛地刹住飞奔的身影,掉头就向后面跑来,两眼中闪烁着湛蓝的光泽。

        张娃看到小花撤回,也立即扭身向后撤去。他心中明白,豹头肯定在后面的制高点举着狙击步枪,为撤退的国安队员和自己提供着掩护。他边向后跑边抬眼向前望去,不远处的一座山顶上正晃动着一个黑影,看身影好像是其中一人正背着另外一人向回跑去。

        张娃心中一沉,知道山顶上肯定有国安队员出现了伤亡!从刚才的枪声中,他已经判断出国安一个狙击小组在那座山顶,而豹头现在肯定就在那附近的高点位置,正举着狙击步枪为自己几人提供着掩护。

        他随即飞快地冲下山坡向侧面山坡飞跑了过去。在冲到刚才那个狙击手所在的灌木丛附近时,一眼就看到灌木丛中仰面躺着一个全身特种装备的小子,此人脖子上血肉模糊,两条手臂上布满了被利爪抓出的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身边扔着一支长长的狙击步枪。

        显然这就是刚才那个敌人的狙击手,肯定是被自己突然扫出的子弹惊起后,又被豹头的狙击步枪一枪击中,刚落地翻滚到这片灌木丛中,就在猝不及防中被随后扑来的小花收拾了。

        张娃边跑边冷冷地看了一眼周围,灌木丛中溅满了红色的血液,周围的低洼处已经聚集了一大滩血迹,这个狙击手正睁着一双失去光泽的双眼,望着已经变得暗淡的天空,好像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离开了人世!

        张娃脚下飞快地跑向灌木丛旁,直奔对方狙击手身边冲去,边跑边把自己的突击步枪背到身后,随即在跑过那小子身边时猛地弯腰,左手伸出抄起对方的狙击步枪,右手也在同时拔出了对方腰间的两个弹夹,然后脚步不停地扭身向后面山间奔去。

        刚还回荡着激烈枪声的山间忽然安静了下来,远处山顶上的夕阳也猛地跳跃了一下,忽然从高高的山顶上沉了下去,整片山间一下昏暗了下来。

        此时,万林正静静地趴在山顶上,顶在肩窝的狙击步枪慢慢移动着,脸紧紧贴在狙击步枪的托腮架上盯着枪身上的瞄准镜,脸上显得十分阴冷。

        刚才短暂的交火,自己这边的国安队员一死两伤,对方露头的四人全部被击毙,而后面山坡上的两个黑影却在张娃和自己击毙那两个化装的雇佣兵后,立即扭身就向后面山间撤去,这说明对手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战场上的应变能力极强。

        而这只是山间的一次遭遇战。在这短短的交火时间内,己方就出现了这么大的伤亡,这确实让他心中感到沮丧。

        他心中明白,刚才那个国安的观瞄手肯定被对方狙击手一枪毙命。在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内,将自己的固定目标暴露在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狙击枪口下,肯定难以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