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气凌霄在线阅读 - 第3319章 不肯悔过

第3319章 不肯悔过

        “老夫必须承认,老夫对黄山城有窥觑之心,至于原因嘛,也很简单——我和你们黄山城城主段天人,曾经是师兄弟……”罗天恒的话,顿时引得下面一阵议论纷纷。

        罗天恒和段天人段城主竟然互为师兄弟?

        这一点他们倒是不清楚。

        “不错,我跟罗天恒却是曾经互为师兄弟,你是师兄,我是师弟。只可惜,唉……”就在这时,一名老者在他人的搀扶下,从人群中走出来,正是许久不见的黄山城的城主段天人。

        其实在这之前,段天人一直被困在黄山城内,鲜少露面。

        黄山城的人,都以为城主在闭关修炼,却不知,段天人身中剧毒,根本无法露面。

        直到前几日,韩振江说出他和罗天恒的阴谋后,陆天羽才知道段天人被人控制,于是便将此事告知给了廖宏,廖宏和任无水等人一起,将罗振航抓住,救出了段天人。

        直到今日,段天人才走出城主府。

        “只可惜,你夺我道侣,抢我师传玄兵,若非如此,当年,我必定可以进皇室学院!”看到段天人的出现,罗天恒脸色陡变,咬牙切齿,如见仇人。

        也不怪他会如此,早年间,罗天恒和段天人确实是一对师兄弟,两人的天赋和实力,都不相上下,也曾在皇城挑战赛中分别获得第一和第二,天赋惊人。

        只不过,对于在皇城挑战赛中取得第一的师弟段天人,罗天恒一直颇为不服气,认为他能取得第一,完全是因为他得到师传的魂阶玄兵的缘故。

        最关键的是,与他们一起长大的师妹,最后选择了段天人,两人结成了道侣。

        皇城挑战赛后,罗天恒消失了一段时间,再然后便成了轻武城的城主,而段天人也在皇室的安排下,来到了黄山城,成为黄山城的城主。

        尽管黄山城和轻武城一衣带水,近若亲邻,但两人却始终未见过面。

        段天人曾亲自去过轻武城,却被罗天恒拒之门外,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派人去过。

        段天人知道罗天恒对自己有不满,却没想到,他会不满到加害自己的地步。

        看着罗天恒怒目相视的样子,段天人忍不住叹息道:“当年的一些事,我或许有过错,但无论师父相赠玄兵,还是师妹选择嫁与我做道侣,我都问心无愧——再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师兄为什么还不肯放下?”

        “哼?放下,你说的轻巧!若不是你,我早进了皇室学院,又何苦在这里做一个小小的城主!”城主看起来地位崇高,但对修士而言,进皇室学院才是最好的选择。

        进皇室学院能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修习上等的战诀、战技,甚至还有机会获得进入幻云星府的机会,踏上神君星路,成就无上战道。

        相比之下,一个小小的城主又算得了什么?

        在罗天恒看来,城主都是突破无望的人才会被皇室委任担当的。

        “好,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针对我黄山城数千精锐修士,他们可和你无冤无仇啊!”

        段天人的声音中带着怒气,他能容忍罗天恒对他的所作所为,但无法接受他针对黄山城的修士。幸好罗天恒的计谋没有得逞,否则他又有什么颜面继续当这个黄山城的城主呢。

        “哼!斩杀黄山城众修士的事我虽知道,但主意并非我出的!韩振江想要成为黄山城的第一大门派,这个主意是他提出来的,计划也是他执行的,与我无关!”

        罗天恒倒没有说谎,这个主意确实不是他提出来的。

        不过,任无水闻言却是怒道:“与你无关,如果没有你的支持,就凭小小的含水宗,他有这个胆量、有这个能力,敢针对数千黄山城修士吗?”

        段天人也是叹着气道:“师兄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会不知道吗?那韩振江虽然有几分心计,也有几分实力,但想要对付黄山城数千修士,他显然还没有这个资格!”

        “任你怎么说吧!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我无话可说,你想怎么处置我都随你!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我乃是轻武城的城主,就算有罪,也应该由皇室处置,你们没资格!”

        城主乃是皇室委任,代表皇室的一种地位,想要处置罗天恒,确实需要经过皇室同意。

        段天人摇了摇头道:“师兄,到现在你还不肯悔过吗?”

        罗天恒“哼”了声,算作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段天人看到罗天恒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而后缓缓抽出一把剑,道:“师兄,你可记得这把剑?”

        这是一把三尺魂阶长剑,与平常所见的剑不同,这把长剑通体漆黑如墨,显得并不锋利,但剑上散发出的寒气,又让在场的人不敢小觑。

        剑柄处有七个小孔,依次排列,宛如勺子一般。

        “哼,七星剑,师门的祖传之剑,我又怎么会不认得!”罗天恒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当年他和段天人都曾是这把剑的继承者,只是在他们师父临终前,把剑传给了段天人。

        这让罗天恒很是恼怒,也间接导致了今日之事的发生。

        “那你可知道,当初师父为什么不把七星剑传给你?”段天人继续道。

        “无非是师父偏爱,认为你更适合这把剑罢了!”罗天恒不屑道。

        “唉,你果然是这么想的!”段天人倒是没有意外罗天恒的答案,摇了摇头,转而看向陆天羽,道:“你便是最近声名鹊起陆天羽陆小友吧。”

        “在下正是陆天羽!”陆天羽点了点头道。

        “老夫想麻烦陆小友一件事,请允许老夫亲手了断我等之间的恩怨……”

        段天人这是不想让外人插手的意思,陆天羽沉吟了片刻道:“既然是你们师兄弟之间的恩怨,我等自然不应该插手,但也请前辈莫要忘记,你现在还是黄山城的城主。”

        “这一点,老夫知道!”段天人点了点头,而后看向罗天恒,道:“师兄,可敢跟我到别的地方去叙叙旧去?”

        “有何不敢?我也有好多话想跟师弟说呢!”罗天恒看出了段天人对他的杀意,却丝毫不在意,他也早就想跟这位许久不见的师弟,来个了断了。

        “没想到这两人之间还有这样的恩怨!”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欧阳勋叹了口气道。

        “陆兄,你为什么同意那个段城主自己解决这件事?依那老头儿现在的状态,他要是和罗天恒动起手来,不等于找死吗?”轩辕昂很是不解。

        段天人刚刚被解救出来,还没有恢复修为,别说罗天恒,就算是他也能轻易斩杀段天人。

        陆天羽闻言笑了笑:“这件事本来就是人家师兄弟的事,我等插手不合适!况且,你觉得段天人会死在罗天恒手里,我反倒不这么认为。”

        “哦?陆兄的意思是,最后死的有可能是罗天恒?怎么可能!”

        这下,就连欧阳勋等人都好奇起来——

        那罗天恒乃是差一步便可突破到皇级的师级修士,段天人自身的修为虽然也不弱,但他被罗振航下毒,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怎么可能是罗天恒的对手?

        “拭目以待吧!”陆天羽淡淡的吐出几个字,便不说话了。

        事实上,无论死的是段天人或是罗天恒,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一件事——含水宗那座帝阵到底怎么来的,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陆大师,既然罗天恒那里有段城主,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对韩振江进行公审了?”这时,任无水走过来询问道,现在,陆天羽俨然已经成了这里的主事人了。

        “公审吧!”陆天羽丢下一句话,便起身离开。

        廖宏见状,问道:“陆大师,不留在这里看看?”

        “不看了,你们继续吧!”陆天羽说着便离开了此地,只是临走前,冲着燕白羽眨了眨眼,让廖宏颇为疑惑不解。

        或许是因为很就没有召开公审大会,也或许是因为韩振江所犯知错,实在让人愤怒,黄山城全城上下此时都往含水宗所在的方向跑去——

        看着人来人往的场景,陆天羽不禁面露感慨之色。

        欧阳勋见状,笑道:“怎么,觉得心有愧疚?”

        “愧疚谈不上,只是觉得替那些死了的人不值罢了。”陆天羽叹息道。

        “该活的人死了,该死的人却活着,确实有些不值。不过你也不算错,该死的人还是死过一次了,只是方法不同罢了。”欧阳勋劝慰道。

        别人或许不明白陆天羽心里烦恼什么,他却清楚的很。

        事实上,对陆天羽那件事的所作所为他并不赞成,却也很理解,换做他,他也会很难办。

        “别说这个了,陆兄,这件事过后,你打算去哪里?要不然,去我轩辕家吧?我家老头子,可是一直想见你呢。”轩辕昂转移了话题道。

        “去是肯定要去的,不过,这里离天都城不远,我想先去冷家看看。”陆天羽淡淡道。

        “你是担心那位冷千秋?你不是命燕白羽带话过去了吗?”轩辕昂听闻了冷千秋的事,因为陆天羽的缘故,对这位冷大少也颇有好感。

        “燕白羽的话不一定高管用……总之,先去那里看看吧,反正也不远!”

        别的地方可以不去,但天都城必须要去,如果冷家因为自己而遭了大难,陆天羽后半生怕是要陷入无尽的自责当中。

        “陆前辈,城主有请!”就在这时,一名城主府的护卫来禀报道。

        “哦?我这就去!”陆天羽眉头一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