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王牌兵王在线阅读 - 第815章: 束手无策

第815章: 束手无策

        两次成功伏击强敌,缴获颇丰,女战士族每人拿一把枪,背两把枪,弹匣也不少,饶是如此还有多余,杨正等人也没人拿了一把备用,战场上没有补给,缴获很重要,不能浪费。

        队伍迅速离开现场,朝基地而去,路上,尤丽兴奋的抹着身上的机甲,一边对杨正说道:“这东西真的能挡子弹?为什么上面有个弹孔?”

        “市场上有的轻武器子弹都能挡,特制的不行。”杨正解释道。

        “原来如此。”尤丽恍然说道。

        “我很好奇,你们的族人战斗力不差,怎么打不过敌人?”杨正好奇地问道,脑海中闪过瑞斯那恐怖的一脚来,一下踢爆脑袋,这力量,匪夷所思啊。

        “装备不行,远攻,弓箭打不过枪,近战,他们就出动恶魔,就是你之前说的忍者,格斗我们不怕,但他们安排人在后面无差别攻击,子弹打在他们身上没事,打我们身上不一样啊,我说敌人为什么敢无差别攻击,那些人打不死,原来是机甲。”尤丽有些愤愤地解释道。

        “你们以为打不死,就把他们称之为恶魔?”高首好奇的说道。

        “可不是,对了,不是有三股敌人吗?我们干掉了两股,还有一股,肯定会追上来查看,为什么不伏击他们了?”尤丽反问道。

        “他们未必会追上来查看了,就算追上来查看也无所谓,不用理睬,我们的目的是捣毁基地,救出你们的人,而不是杀人。”杨正笑道。

        “有道理。”尤丽明白过来。

        大家快速赶路,一个小时左右来到一个山坡上,尤丽领着大家来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指着前方山谷说道:“看,就在那边。”

        山谷周围山岭不过几十米高,但山谷不小,更诡异的是没什么高大树木,这和周围地形完全不一样,杨正接着月光看去,发现中间有一条蜿蜒而过的河,河两边是灌木丛,山谷中间有不少建筑,太距离有些远,看不清。

        “这里都有些什么情况?”高首好奇地追问道。

        “祖上说陨星降落在这里,燃起了大火,大火足足少了一个月,这里所有树木都被杀光,从此后再也没有长出大树,只剩下杂草,而且杂草也长不高,原本我们生活在这里,开垦农地种植粮食,世外桃源一般,现在变得邪恶如地狱了。”

        “什么意思?”杨正惊诧地追问道。

        “三十年前,倭人忽然来了,将我们赶走,霸占了这里,抢走了我们的生活物资,虽然人少,但他们武器装备强大,我们打不过,只能离开,但保护能量塔暗道使命在,没有离开太远,和他们一直站到至今。”尤丽说道。

        “我是问你为什么说这里变得邪恶如地狱?”杨正打断道。

        “他们霸占这里后,不断抓捕动物过来搞实验,以前这里方圆几十里都没有大型动物赶来,惧怕能量塔散发的气息,小动物和昆虫之类反而不怕,具体原因不知道,他们抓来大型猛兽做实验,最后,这里变成了沼泽地,生活着无数鳄鱼,而且长的都非常大。”尤丽解释道。

        “等会儿,你的意思是他们抓猛兽做实验,最后鳄鱼生存下来,并且长的很大?”杨正追问道,见尤丽点头,不由沉声起来。

        这里面信息量太大了,杨正目光变得凝重起来,高首用国语低声问道:“这里面不简单,恐怕有大麻烦。”

        杨正苦笑一声,也用国语说道:“何止啊,鳄鱼能生存下来,并不表示其他猛兽不能,应该是他们选择了鳄鱼,你看中间的河,尤丽刚提到变成了沼泽,这显然是敌人故意所为,沼泽意味着我们不容易渗透上去,而鳄鱼又喜欢沼泽,所以,这是敌人故意防御的系统。”

        “是啊,沼泽原本就不容易过去,加上大量鳄鱼,根本不可能渗透上去,强攻都不可能,距离太远了。”高首有些凝重地说道。

        “沼泽加鳄鱼的防御体系,我们根本过不去。”魔术师沉声说道。

        “还有,尤丽刚才说鳄鱼很大,岂不是变异了?”阿妹也沉声说道。

        大家纷纷看向杨正,从未有过的棘手,不知如何是好。

        杨正看着前方山谷也愁眉苦脸起来,距离远,过不去,这仗还怎么打?改用国际通用语问道:“尤丽,那他们的人怎么出来?”

        “那边有一条木头搭建的小路,路有些长,就算我们从路上攻击上去,也会遭到反击,而且路上无遮无挡。”尤丽解释道。

        “敌人出来不怕鳄鱼吗?”高首好奇地追问道。

        “他们平时都是趁着鳄鱼吃饱或者睡着的时候出来,而且,路两边有不少粗大的木桩,横着伸出来,一边两排,削尖了,鳄鱼无法靠近。”尤丽解释道。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压制住敌人,就可以从这条路冲过去?”高首问道。

        “不行的,我们也曾尝试用枪压制,但他们在路的尽头装备了两挺加特林,还有不少重机枪,火力非常强大,上次一战,转眼间我们就死了几十个,要不是撤的快,会更惨。”尤丽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就有些麻烦了。”高首说着看向杨正。

        杨正也头疼,不知道如何是说了,渗透不上去,唯一的通道也强攻不进去,这仗还怎么打?正犹豫着,就看到远处一支队伍忽然出现,排着一排朝山谷中间走去,尤丽解释道:“看,他们走的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路了。”

        “这条通道得有一千多米,那支队伍恐怕是去伏击我们的。”高首说道。

        “应该是,一千多米,又是开阔无遮挡,谁也躲不过加特林和重机枪的扫射,战斗时间一长,鳄鱼会被激怒,变得暴躁起来,到时候更麻烦,这仗确实不好打。”魔术师沉声说道。

        “他们过去的时候鳄鱼都没有反应,为什么?”高首看着尤丽追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习惯了吧,鳄鱼没受到威胁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再说,路边有粗大的木桩挡住,鳄鱼想攻击也没办法,靠近不了。”尤丽解释道。

        大家苦笑起来,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