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在线阅读 - 1050、调教姜子牙(十三)

1050、调教姜子牙(十三)

        由这些,童心兰就知道姜子牙在山上除了心性让元始天尊还看得上,其他方面,恐怕很难让元始天尊满意。笔『『Δ趣  『阁Ww  W.biqUwU.Cc

        之所以童心兰猜测姜子牙资质驽钝,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元始天尊的批语、以及这段时间姜子牙在俗事上的不开窍。

        还因为姜子牙连元始天尊的话,也是没有理解透彻的。

        当时下山的时候,元始天尊说的话也就只有三句,然而姜子牙都没理解好,亦或者是,因为不满元始天尊让他下山,所以故意懈怠?

        先,元始天尊先是说,“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

        元始天尊的话里面,已经点名了叫姜子牙下山去是辅佐周室。

        然而,他下山之后,并未立刻去西岐,而是来了殷商的朝歌。

        元始天尊在姜子牙的请求下,又说了一句,“子今下山,我有八句钤偈,后日有验。”

        偈曰:“二十年来窘迫联,耐心守分且安然。磻溪石上垂竿钓,自有高明访子贤。辅佐圣君为相父,九三拜将握兵权。诸侯会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这钤偈更好理解了,就是叫姜子牙要耐心要安分守己,别想有的没的,然后在磻溪石上垂竿钓,就能等到那个人来找他。让姜子牙辅佐圣明的君主。

        然而呢?

        上一世,姜子牙不仅没去西岐辅佐文王,而是先入了殷商当了下大夫。

        虽说那也是阴差阳错让纣王赏识了姜子牙,也惹了妲己,打击为了害姜子牙才向大王替姜子牙讨来的官职。

        然而,姜子牙没有拒绝啊!

        而且,后面还有好好当下大负上班,直到妲己叫他修鹿台,姜子牙因为骂了纣王和妲己,死遁回家要开始逃命了。

        这才想起了要去西岐……

        而马氏不跟他去,两人离了婚,姜子牙这才去了西岐。

        以前童心兰就那么姜子牙为什么先来朝歌了。

        若说是因为无依无靠,只有宋异人能够依靠,所以来了宋异人所在的朝歌的话,那他后来逃命就能找到渭水河畔居住地儿了?

        所以,童心兰觉得姜子牙这个人,要么是笨得元始天尊的话都听不清楚,要么就是在和师父元始天尊耍性子。

        别以为他这么大岁数就德高望重级让人省心了,看他在做生意失败之后无理取闹的骂马氏就知道他多么任性了。

        童心兰心下想得很多,但也就一瞬间而已。

        姜子牙面对她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好回答了,不过为了面子,还是应答到,“山上的琐事并不多,师父并未吩咐过什么任务,不过,我的法术练习得还好,师父并未苛责过。”

        “哦,那你的师兄弟他们呢?你的师父夸赞过他们么?给他们很重要的任务没?”童心兰是装作不知情姜子牙师父同门都比姜子牙厉害的样子,暗戳戳的捅刀子。

        姜子牙顿时有些哑口无言,胡子翘了翘,他才说道,“师兄们大抵都有自己洞府了,并不常见面,其余同门,我们平日都各自修炼,师父若是有什么吩咐,我也不知道啊。”

        童心兰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姜子牙,“是么?”

        姜子牙有点恼怒,“和你这个女人说什么,你又不认识我师父师兄。”

        “我倒是想哪天见见他们,问问他们,在我们结婚前,你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人。”童心兰不怀好意的看着姜子牙笑了起来。

        姜子牙汗毛都立了起来,不过想到昆仑可并非世俗中人眼中的昆仑,又舒了一口气,带着骄傲说道,“你这样的女人,是去不了的。”

        “我当然去不了,我连你师门在哪里都不知道,不过,你的师父师兄总会来找你的,到时候我就想问问,你在山上修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总是把自己的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我想你的同门一定不止一个,总有人被你冤枉过。”

        抛开申公豹人品不说,童心兰觉得申公豹之所以那么讨厌姜子牙,肯定也是因为被姜子牙推过责任,就算没,也肯定被姜子牙偶尔装无辜的态度气到过,再加上申公豹不是好人,自然在后面总是作梗想害姜子牙了。

        再说了,谁能一辈子没有犯过错?

        童心兰紧盯着姜子牙的脸,只见姜子牙停顿了两秒,才说道,“说什么胡话,我师父师兄才不是在背后说人事情的人,你别非议他们,这是不敬。”

        “不说他们就不说,那我继续来说你的失败不是因为我给你带来了霉运,而是因为你自己做事不努力。”

        “胡说,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做生意,怎么会失败!”

        姜子牙激动起来,童心兰害怕他又像之前那样和马氏扭打起来,童心兰立刻说道,“我若是个不吉的人,那我父亲的生意为什么还能做下去呢?现在我们借助在宋伯伯家里,为什么他的生意还是顺顺利利的呢?”

        “因为你我是夫妻,你不克外人、不克父母,你就克我!”为了反驳童心兰,姜子牙想也不想就说了出来。

        这也是童心兰给姜子牙设下的语言陷阱。

        克夫,和扫把星那种走到哪里哪里倒霉一大片的罪过比起来,就是相当小的指责了。

        “哦,我克你?”

        童心兰上下扫描了姜子牙一便,“你现在身体虽说没法和那些健壮的小伙子比,可挑着满打的笊篱担子还能从朝歌跑回家吃饭,应该也是健健康康的,看来,我不是克夫命啊。”

        “你让我事业不顺!让我赔钱!”姜子牙原本想说几句算命的批语显得专业一点、显得有干货一点,可是想到面前的女人听不懂那些,就只是阐述事实般的喊出来了。

        “赔钱真的不怨我,你看,这是我赚的钱。”童心兰将之前卖了猪牛羊的银子从包包里面掏了出来,放在姜子牙眼前晃了晃。

        “你赚的钱?你做什么赚的钱?”姜子牙先是不相信,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这女人可能是找宋兄弟借钱出去做了什么生意,所以连忙改口道。

        “你赚的钱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赚得了钱,那是因为你自己不会让自己倒霉,可是,你就是会影响我的财运和事业。”

        死鸭子嘴硬,倔,你继续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