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在线阅读 - 第两千八百二十四章 驾驭不能

第两千八百二十四章 驾驭不能

        毕竟之前佩伦尼斯蹲在山谷之中的时候,清楚的看到了飞在天空之中的马超,像是蒲公英被风吹走一般打着旋儿被带走了。

        至于说直接被炸死这种事情,佩伦尼斯倒是不担心,看看卢多维克和普拉提乌斯的伤势,佩伦尼斯就已经心中有数,这主要是冲击波造成的伤势,要命的话,倒也没那么大威力。

        毕竟马超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破界级强者,不是那么容易被炸死的,不过这种恐怖的手法给佩伦尼斯提了一个醒,他们罗马貌似也可以训练一批这样的角色,一瞬间将自身的内气宣泄一空什么的。

        张飞将张绣单手从土里面拔出来,丢在地上踢了两脚,张绣就苏醒了过来,但是看那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就知道张绣现在的状况绝对说不上太好。

        “还活着啊。”张飞踢了一脚张绣询问道,“我都担心你被你自己炸死了,威力不错,都快能改变地形了。”

        “啊呸……”张绣艰难的吐出一口血沫,“快能改变……地形?要不是……我将……大多数威力……朝天,早……早变了!”

        “能说话,看起来活力还是挺不错的,应该死不了。”甘宁从山头那边跳过来,用一根狗尾巴草捅了捅张绣的鼻子,气的张绣差点站起来,“哈哈哈,看起来和我想的一样啊。”

        “甘兴霸,你等着,回头等我恢复了,我非把我打死不可!”张绣躺地上这么一会儿已经恢复了一点点力量,对着甘宁怒骂道。

        “呵,我怕你不成,除了自爆这招我实在是惹不起,其他时候你未必能打过我。”甘宁冷笑着又拔了一根狗尾巴草,直接塞到张绣的鼻子里面,“你这一招简直恶心!”

        “滚,滚,滚!”张绣可劲的骂着甘宁,看起来中气十足。

        “你在看什么?翼德。”甘宁突然发现张飞不说话,不由得顺着张飞的目光望去,发觉吕布和苏利纳拉里依旧在交手。

        “难赢。”张飞摇了摇头说道,“那家伙说是要剁掉对面的狗头,我看这事是基本没希望了,对方不比那家伙差多少。”

        “白跑一趟?”甘宁倒是没有多少不满,哪怕是白跑一趟,能来见识一番他也非常满意了。

        “怕是和你想的不一样,那家伙的性格,可不会因此而止步,鬼知道他会怎么办,看着就是,说不定还能看个乐子。”张飞面色沉静的说道,完全不同于正常的狂躁。

        “也是。”甘宁点了点头,能见到这等高手过招,也不亏!

        另一边佩伦尼斯也找到了被热浪狂风炸飞出去的马超,伤势倒是没有受多少,毕竟离得相当远了,实力也够强,但是相比于受伤,现在的情况更是让马超崩溃。

        想想看猝不及防之下,连吕布的头发都能烧掉的高温,马超面对这种情况会是什么结果不言而喻。

        秃了……

        一头秀发,眉毛什么的化作飞灰而去,整个脑袋光亮的简直能当灯泡用了,尤其是眉毛,胡子,头发全部被灰灰掉之后,光秃秃一个大脑袋的马超表示自己近乎灵魂出窍了。

        因为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事情,高温燎过之后,一头飞灰落下,马超直接愣住了。

        因而在佩伦尼斯找到马超的时候,马超正木木的站在空中,锃亮的大光头反射着阳光,而马超自己则在思考自己的头发,自己的眉毛什么的到底跑到了哪里去了。

        “超,你没事吧。”佩伦尼斯带着卢多维克和普拉提乌斯过来的时候,看着双眼无神的马超小声的招呼了一下。

        马超的眼珠子动了动,但是瞳孔依旧没有焦距,毕竟光头这个头型实在是马超所不能驾驭的,着实是重创了马超的心灵。

        以至于哪怕是破界级的心境,以至于哪怕是经历了太多的世事悲凉,在面对自己一瞬间秃头,甚至连眉毛都没有的时候,马超的心灵出现了短暂的崩溃。

        “光头什么的没关系的,回头我找人教你生发术,以你的天资很快就能学会的,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佩伦尼斯可能也是猜到了到底是什么给于了马超这么大的打击,赶紧开口安慰道。

        “生……生发术?”马超瞬间燃烧了起来,整个人的双眼就像是燃烧出了火焰一般,炽热无比的盯着佩伦尼斯,这简直就是他人生的希望,光头什么的,那简直不可忍受。

        “就跟超速恢复一样。”卢多维克艰难的调动着天地精气,身上的伤势开始以可见的速度恢复,“就跟这个一样,让身体各方面以远超正常的恢复水平回到最巅峰的状态,不过这个秘术才开发出来。”

        “我也应该学一下。”普拉提乌斯苦笑着说道,“基于城邦守护者突破后记录身体巅峰状态而创造出来的秘术,不过每次使用都会对自身造成一定的影响,不过影响不大。”

        “还有这样的秘术?”马超难以置信的说道。

        “当然,只是加速恢复而已,罗马城的一个修炼者研究出来的,回头我们教你就是了,应该用不了多久。”佩伦尼斯勉力的安抚着马超,实际上这个秘术并不怎么好学,罗马破界也只有四个人学会,不过佩伦尼斯觉得以马超的天资应该问题不大。

        “普拉提乌斯,你怎么样?”卢多维克勉强将伤势恢复之后苦恼着说道,“真的是大意了,没想到居然会自爆,早知道不收回外相的话,可能还不至于这么惨。”

        “我比你更糟一些。”普拉提乌斯惨笑着说道,“至少你还能恢复,我现在伤势颇重,实力掉到曾经一两成的水平了。”

        “我也就剩下一半了。”卢多维克狠狠地吸了几口天地精气,补充了一下身体的亏空之后,至少面上已经看不出来伤势的影响了。

        “回头我回去再学一下。”普拉提乌斯艰难的立在空中说道。

        “我们过去吧,苏利纳拉里和天神的战斗很难分出胜负,我们看看,等结果吧。”佩伦尼斯看了看普拉提乌斯的情况说道。

        佩伦尼斯带着卢多维克和马超等人过来的时候,孙策也已经跑了过来,然而原本已经一身狼狈,甚至因为最后一击重拳吐了不少血的孙策,在看到马超那铮亮的大光头之后,直接狂笑了起来。

        甘宁也笑了,躺在地上的张绣笑的血都喷了出来。

        “笑你妹啊!”马超鼓荡着他心通珠子的力量,怒吼着朝着孙策和甘宁扑了过去,而甘宁毫无节操的就地一滚,直接给马超和孙策留下地方,而孙策则是不闪不避,一脸狂笑的顶住马超。

        当场两人就扭打到了一起,没几下就被甩过了山头,佩伦尼斯斜视了一下马超,叹了口气,给了张飞一个眼神,而张飞这完全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实际上他的脸都快因为憋笑而憋红了。

        “兴霸,那家伙实力恢复了一半以上。”张飞指着卢多维克对着甘宁说道,“倒是另一个和张伯渊这家伙一样躺尸了,果然是一对。”

        【看来汉室应该有同样的东西,否则不应该在见到卢多维克恢复过来的时候不多盯两下。】佩伦尼斯眼见张飞的神色,若有所思。

        至于天空,这个时候也就剩下吕布和苏利纳拉里两人,已经踏上心劫彼岸的苏利纳拉里虽说不如吕布,但也确实不是吕布说拿下就能拿下的,因而两人的战斗看着凶狠,但想要出结果着实有些困难。

        吕布右手握住方天画戟,也不需要什么戟法,大力的劈砍就是,刚猛的力量疯狂的对着苏利纳拉里宣泄了过去,狂猛的巨力,让周围不断的形成一片又一片的空气激波。

        嘶鸣声,爆裂声,配合上吕布的猖狂的笑声,大体现实哪怕是现在并没有完全恢复的吕布根本不能拿下苏利纳拉里,但是在明眼人眼中都能看出来,吕布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哈哈哈哈,苏,你就只有如此了吗?”吕布狂吼着轮舞着方天画戟,金铁的交鸣带着恐怖的威势朝着苏利纳拉里砍去,而苏手握的十字长枪也无所畏惧的对着吕布发动了反攻。

        “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吕布感受着对面传递过来的力量,越发的兴奋了起来,他就是需要这样的高手,就是需要这样强悍的对手,哪怕是被貂蝉的绕指柔所束缚,在面对这样值得他斩杀的对手的时候,吕布再一次兴奋了起来。

        “嘭!”一声闷响,苏利纳拉里倒退了一节,伴随着吕布真正兴奋起来,原本已经恐怖的威势再一次凝炼,甚至连下面观看的张飞都隐约兴奋的看着吕布,这种威势,和正常的吕布完全不同。

        “来战吧,你尚且没有拿出所有的力量,让我看看你到底进步了多少,有没有被我斩杀的价值!”吕布缓缓的将左手搭在方天画戟的长杆上,双眼带着兴奋看向苏利纳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