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五七八章 劝说徐母

第五七八章 劝说徐母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归海一刀和上官海棠到达樊城之后,并没有立即找上徐庶。而是花了几天的时间在城内悄悄打探,经过了解,发现徐庶母亲是个贤惠且深明大义的女子,而且对于天下的兴衰,也保持着一腔热血。因此,在了解过这些之后,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商议之后,决定放弃袁常让他们绑走徐母威胁徐庶的想法。准备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办法,说服徐庶,让她劝说徐庶前往幽州辅佐袁常。

        当然,其实主要是上官海棠的想法,归海一刀就跟个闷葫芦似的,几句话蹦不出一个字,想让他出主意太难了。

        而要说服徐母,自然是要趁着徐庶不在家的时候执行,这一点也没有问题。

        经过上官海棠二人的查探了解到,徐庶每隔几日,便会到周围的城池去访友,交流一番。最快也要第二日才会回来,因此,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二人有充足的时间执行他们的计划。

        这一日,徐庶又出门去访友了,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等徐庶走了约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才从角落走出来,敲响了徐庶的家门。

        “福儿是你吗?你们是?”

        一道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随后,房门打开,徐庶的母亲徐李氏探出身形,看着眼前两个陌生的面孔,不解的问道。

        徐庶的母亲如今不过三十多,一身朴素的打扮,眉头几道浅显的皱纹,却是掩盖不了她那慈蔼的面孔。徐母之前说福儿,乃是因为徐庶原本的名字为徐福,只不过后来因为好友的事件,这才改名为徐庶。

        “大娘,你好!”

        上官海棠端正的行礼问候了一声,然后说道:“我们二人自北方而来,路过此地,有些口渴,所以想要向大娘你讨些水喝。”

        “哦,原来是这样,你们跟我进来吧!”

        徐李氏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毕竟上官海棠如今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而归海一刀也才十九、二十的样子,在徐母的眼中,他们两人比自己的孩子还小,面孔长得又不像是坏人,徐母自然不会有什么怀疑的。

        “大娘,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等喝过水之后,上官海棠甜甜的说道。称赞完之后,上官海棠的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好似随意一般的问道:“大娘,你这家中莫非就你一人,怎么没有看到其他人呢?”

        “不是,大娘我还有一个儿子!”

        上官海棠不仅人长得靓丽,这嘴巴也甜,徐母母性大发,对上官海棠也是喜欢不已,故而也就有问必答,“我这孩儿今日正好外出访友,他的年纪也就比你们大一些,算是你们的兄长了。若是他在的话,正好让你们认识一番,说不定还能成为好友。”

        上官海棠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悦的说道:“大娘,你一个人在家中,兄长他怎么能外出访友而置你于不顾呢!”

        “那倒不是!”

        徐母连忙替自己的儿子解释到:“我儿他心忧天下,外出与好友纵论天下大势,等待时机为朝廷效力。作为母亲的,大娘自然不能阻拦我儿的一片赤诚之心。”

        “敢问大娘,您的孩儿可曾在荆州府衙中就职?可为府衙献过一策?”

        徐母愣了愣,随后摇头道:“我儿不曾就职,也未献过一策!”

        “说的再多,不如行动。与人纵论天下大势,于国于民有何利?如今天下正值大乱之际,大丈夫当提三尺青峰,为国效力。即便只是府衙中的一个书吏,做的事情微不足道,那也是真的在为国效力,难道凭借他们书生说几句话,就能改变天下的局势,挽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不成?”

        “这…”

        听了上官海棠的一席话,徐母想要替自己的儿子辩解几句。但是,想了想,她发现上官海棠的话却是极有道理,她可能没有反驳的话语。而此刻,徐母也察觉到上官海棠似乎并非仅仅是来讨水喝的,而是另有目的。

        “海棠姑娘,你们?”

        见徐母已经开始怀疑,上官海棠也没有隐瞒,而是很直接干脆的说道:“大娘,先前有所隐瞒,不好意思。其实我是幽州牧麾下玄字第一号密探,一刀是地字第一号密探。我们此番前来,是奉了我家主公幽州牧的命令,请大娘和徐元直兄长前往幽州。幽州牧对于元直兄长的才能极为看重,故而令我二人不惜任何手段,将大娘你和元直兄长带走。”

        “什么,你们…”

        徐母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愕的看着上官海棠。徐母也不愚钝,自然能明白上官海棠话中的意思。所谓的不惜任何手段,无非就是强行把他们给掳走了。原本,徐母有些震惊,不过片刻之后就平静了下来。如今上官海棠都已经把自己的身份和目的给说出来了,无论她怎么决定,似乎都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原本,我二人是要强行将大娘你和元直兄长给带到幽州的。但是,这几日经过对大娘你的了解,知道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必然能够明白幽州牧的一片良苦用心,故而,才决定不用强硬的手段,希望大娘能够劝说元直兄长,让他前往幽州一展才能。大娘正如我先前所言,我家主公曾说过一句话‘知易行难’,每个人都知道说,但是,做起来却很难。元直兄长与好友交流学习,或许对于才学有一些帮助。但是,却不如实实在在的为国为民做一些事,行动才是最直接展现能力的表现。还希望大娘三思,劝说元直兄长。”

        “嗯!”

        徐母点了点头,对于上官海棠的话语表示赞同。不过,随后只听她说道:“海棠姑娘,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却是未曾听闻过幽州牧的为人,对于他的品行如何,不敢确定。倘若他是如董卓这等豺狼一般的人物,我又岂不是陷我儿于不义之中?”

        “大娘你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不过我相信,如果你知道我家主公曾说过的一句话,就不会有任何的忧虑了。”

        上官海棠表示理解徐母的担心,不过,他对自家主公却是更加放心。

        “哦,不知是何话?”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大娘你是个明事理的人,想来应当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家主公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或许大娘你们到了幽州,身处其地之后,便能感受到了。”

        “哦,这句话真是幽州牧说的?”

        徐母也是出自书香世家,也曾读过书,自然能够听明白这句话中所蕴含的大义和气概。若幽州牧真是这样的人物,徐母认为自己的儿子替他效力自然是不会有错。但是,现在这些话都是对方说的,到底是否属实,她也不清楚。

        “想来大娘你在怀疑这句话是否属实!”

        上官海棠微微一笑,似乎看穿了徐母的想法,顿了顿,直言不讳的直接说道:“大娘,我也不瞒你。无论你是否决定劝说元直兄长,为了完成我家主公的命令,我二人都要会将大娘你和元直兄长带到幽州去。等到了幽州,大娘你们自然能够明白我先前所说的话是否属实。倘若到了幽州,大娘你还是不愿意元直兄长替我家主公效力,我家主公必然不会为难你们,让你们离开。即便我家主公到时候不放人,我也不会同意,如何?”

        徐母脸上露出一片苦涩的笑容,上官海棠都说的这么直接了,无论她是否答应劝说自己的儿子,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都要将他带到幽州。徐母又不是傻的,既然这样,自然之道该如何选择。

        “既然海棠姑娘你这样说了,我便劝说我儿往幽州一行,至于能不能成,那就要看福儿的意思了!”

        “那样就太好了!”上官海棠见徐母答应自己了,顿时高兴的低呼一声。虽然袁常让他们用强行带走的办法也能把徐母和徐庶给弄到幽州去,但是,那样或许会让徐母和徐庶心中产生芥蒂,到时候就算被逼着留在幽州,徐庶说不定也会出工不出力。到时候,袁常难道还依然用威胁的手段胁迫徐庶,要知道,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要是把徐庶给逼急了,他和徐母直接一起赴死也不是没有可能。如今上官海棠用开诚布公的方法,直接把自己的目的给说出来,大家摆开了来说,产生芥蒂的可能性也就更小了。

        “我家主公说过,元直兄长为人事母至孝,有大娘你劝说,必然不会有什么意外。我相信大娘你和元直兄长到了幽州之后,一定会感到满意。这样一来,元直兄长心中的抱负便能够得以实现了。”

        上官海棠一脸的欣喜之色,徐母却是一脸的苦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其实,徐母心中有些疑惑,他们家以前是在颍川郡,当时徐庶是希望成为一个游侠般的侠义之士,根本没什么名气;后来,徐庶幡然悔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也认识了一些名士,得到不少的称赞;然后,他们搬家到樊城来,徐庶的名声也就是在樊城、襄阳等几座城有些名气,又如何能够传到幽州那里去。而且,听上官海棠话中的意思,幽州牧似乎对她的儿子非常了解,甚至都不比她差了。对于这一点,徐母感到非常的好奇和疑惑。当然,徐母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物,叫做穿越者。若是徐母知道这一点,想必就不会有任何的疑惑了。

        徐庶这一次出门,足足过了三天才回到家,等到他回到家中之后,却是发现家中多了两人,一个女子,一个则是男子,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徐庶还以为是自家的什么亲戚。当然,这二人自然是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

        “孩儿拜见母亲!”

        徐庶上前先给徐母行了一礼,然后看向上官海棠二人,不解的问道:“母亲,他们二人是?”

        徐母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福儿,他们二人是幽州牧麾下密探,上官海棠姑娘和归海一刀公子。此次前来家中,乃是奉了幽州牧的命令,邀请孩儿你去幽州相助。”

        “嗯?”

        跟徐母一样,徐庶的脑中也是充满了疑惑。自己的名声并不响亮,只是在樊城附近一带有些名气,怎么会传到幽州去?毕竟徐庶没有像荀彧那样,被名士评论家许劭评论过什么“王佐之才”的评价,自然不会名闻天下。能够在樊城一带打下名气,已经相当不错,毕竟徐庶求学的时间并不长,如今却是被远在北方的幽州所知,不由得徐庶不会奇怪。

        “不知母亲的意思是?”徐庶并没有立即做出决定,反而是询问徐母的意思。

        徐母苦涩一笑,看来正如袁常所说的那样,徐庶果然是会询问她的意思。如今上官海棠已经跟她说明了,她还能说什么?倘若幽州牧真如上官海棠说的那样,她要是让徐庶拒绝,结果还是会被上官海棠他们强行带到幽州去,那样说不定会让自己儿子和幽州牧产生芥蒂,自己儿子的抱负也就无处施展。故而,徐母如今能做的事,自然也就是劝说徐庶前往幽州了。

        “幽州牧盛情邀请,我自然是希望你能前往幽州一趟。若是得遇明主,实现你心中志向,我也就安心了。”

        “既然母亲同意,孩儿自当不会反对!”

        徐庶事母至孝,如今徐母已经同意前往幽州,他自然不会拒绝。此前,徐庶一心求学,对于天下各方势力也都有所了解,新任的幽州牧袁常他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徐庶并没有确定自己的明主是哪一个,因此才一直隐匿不出,与好友交流学习,直到他心目中的明主出现,他才会出山相助。

        当然,徐庶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直接干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徐庶并不傻,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二人突然出现,而他母亲又劝说他前往幽州,显然其中必然没那么简单。但是,事已至此,徐庶不希望自己的母亲出现任何的意外,自然就很干脆的答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