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五五八章 追杀轩辕

第五五八章 追杀轩辕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气势不错,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了!”

        袁常打了个呵欠,故意表现出一副看不起对方的模样。当然,袁常只是战术上藐视敌人,战略上却不会真的这样。好歹也看过了无数的电视剧,麻痹大意往往是致命的缺陷。所以,袁常对待敌人,绝不会有任何的小觑。就如暗影阁的六个执事,面对实力远逊于他们的对手,结果却是以实力强大的暗影阁执事丧命为结局,虽然说对方并不是因为大意才造成失败。但是,说明了一个事实,弱小的敌人往往也能创造出令人无法预料的结局,千万不能小觑任何一个敌人。

        袁常拔出手中精钢长剑,卖弄的耍了一个剑花,闪身同样冲了上来。

        “铿锵!”“铿锵!”“铿锵!”

        轩辕破天是第七感中级阶段的实力,而五个长老也都是第七感初级阶段的实力。第七感比之第六感强太多,两者不可同日而语。故此,这也是吕布为什么要撤退,即便是好战如他这样的人物,也不敢参与进这样的战斗。当然,第六感击败第七感也不是没有可能,就如圣斗士里面的五小强,以第六感的实力击败第七感的黄金圣斗士就跟家常便饭一般。但是,这有个前提,那就是你要有主角的命,不然不要去指望这种比奇迹还要奇迹的事情会发生。

        暗影阁的执事及护卫虎视眈眈的盯着吕布的方向,一旦轩辕破天和五个长老将袁常击杀,则接下来就是解决吕布他们;至于说轩辕破天他们战败,暗影阁的执事和护卫似乎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强大如暗影阁的宗主和长老,会失败嘛?

        袁常和轩辕破天几人的战斗场面转变的太快,用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他们的行动。吕布只能用第六感的意识去感应战斗的情况,如此一来,极力运用意识去感应袁常他们的战斗,却是让吕布的境界逐渐稳固在第六感中期,并且还有些许的提升,这却是出乎吕布的意料之外。当然,这是好事,吕布自然更加卖力去感应,顾不得精神上的疲惫。

        “轰!”

        一道强烈的爆炸声响起,却是袁常他们几人交手时产生的气劲,竟是造成了如此效果,委实让人心惊。若是在以前,有人告诉吕布人力能够达到这种地步,吕布绝对会嗤之以鼻。但是,如今吕布他自己超越了原本的境界,达到了第六感,并且见识了第七感境界强者的对战,让吕布更加深刻认识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内涵。当然,有更强者只会让吕布升起更浓烈的战意,敦促他自己去追寻、超越这些强者。

        “啪嗒!”

        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顿时将在场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待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一个暗影阁的长老满目疮痍的落在地上,其凄惨的模样也是让人不忍直视,身上似乎没有一个完整的部位。

        “这不可能!”

        轩辕破天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住袁常,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为什么?你的实力与本宗主相当,为何竟然会发生如此情况,这是为什么?”

        轩辕破天的语气中带着质问,更是充满了悲愤气息。

        “卧槽,轩辕宗主你的手下是废物也就罢了,为何你也如此愚蠢?不过也对,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的手下是一群废物,或许就是因为你是蠢货的原因。”袁常一脸同情的看着轩辕破天,此刻的他竟然还有心情调侃对方,显然刚才的战斗并没有多少艰难。

        只是,面对袁常的调侃,轩辕破天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依然是死死的盯着袁常,似乎袁常不告诉他答案,他就要把袁常给瞪到死为止。

        “好了,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本州牧便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了!”

        袁常仿佛受不了轩辕破天“深情款款”的注视,无奈的说道:“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本州牧虽然跟你的实力境界一般,但是,本州牧所感悟到的意境比你更深远,所以,能够发挥的力量比你强,自然也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其实你稍微动动脑筋想一想,本州牧的麾下都能超越境界斩杀你的手下,本州牧表现的稍微强一些,难道就不合理了嘛?”

        “哼!”

        轩辕破天错愕不知如何回答袁常,一边的吕布却是冷哼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袁常说他们几任是他的麾下,吕布怎么会满意。虽然说吕布暗里是给袁常打工,算是袁常的麾下,但是,明面上吕布当然不会承认这个事实。如此骄傲的吕布,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他人的麾下。而且,吕布怎么说也是袁常的准岳父,是袁常的长辈。

        “那个,温侯,你自然是不算是我的麾下,似你这般英勇的人物,我怎么敢让你当手下,你说是不是。”

        袁常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众人反而都将目光看向了吕布,脸上都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吕布是袁常的手下。吕布愤愤的瞪着袁常,一副要把袁常生吞活剥了的表情,心中在暗暗思考,是不是要重新考虑把女儿托付给袁常的问题。

        袁常直接无视了吕布的眼神,人生寂寞,就要自己给自己找点乐趣,时不时的坑一坑岳父,那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坑爹的事袁常当然不会做,而且,他现在也没爹可以坑。

        “轩辕宗主,本州牧已经给你解答了,那你也可以死的瞑目了,请赞美本州牧的仁慈吧!”袁常大喝一声,挥舞着长剑朝着轩辕破天等几人冲了过去。

        轩辕破天眼珠子不着痕迹的转动了几圈,对着剩下的四个暗影阁长老喝到:“袁常小儿能够得手,不过是一时运气好罢了。诸位长老莫慌,本宗主全力出手攻击袁常小儿,诸位在旁策应,必能击杀此獠。届时,诸位立下大功,得到使者的培养也未尝没有可能,还望诸位长老莫要留手,鼎力相助。若有畏缩不前者,本宗主定当严惩不贷!”

        “谨遵轩辕宗主之令!”

        剩下的四个暗影阁长老朗声回应了一声,各自散到轩辕破天身后不同方位,以备从旁协助轩辕破天动手。

        轩辕破天擎出长枪,闪身朝袁常杀去。

        此刻轩辕破天身上的气势比之先前更胜了一筹,显然,刚才轩辕破天还未尽全力。此刻一名长老已经丧命,若是他再留手,怕是连他的小命都难以保住,故而,轩辕破天也就不再隐藏实力了。

        自然,袁常也是并未全力尽出。与敌人交战,留一手底牌也是很有必要的,在关键时刻也能扭转战局。既然轩辕破天不再隐藏实力,袁常自然也没有必要再保留实力。身体轻轻一动,只留下一道残影在风中缓缓消散,而另一边的轩辕破天却是没有发现,在袁常身体移动之时,一道微弱的痕迹闪现,好似那一个位置的空间被划破了一般。若是有第八感-阿赖耶识境界的强者看到,必然会极为惊讶。因为划破空间这是第八感才能达到的境界,即便是给空间留下一道细微的痕迹,至少也要达到第七感巅峰境界才能做到,而如今袁常却是以第七感中级阶段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可见其天资委实惊人。当然这一幕并没有任何人看见,即便是袁常他本人,也并不知道自己造成的痕迹。

        “诸位长老,出手的时机到了!”

        轩辕破天身体向前冲的时候,口中大喝一声。四个暗影阁长老闻言,从四个方位朝着袁常攻来。

        “嘭!”

        袁常的精钢长剑与轩辕破天的长枪撞击在一起,响起一道巨响。随后,众人便看到轩辕破天的身体在这一道撞击之后,朝着后方飞去。轩辕破天异常的反应,顿时让众人都感到一阵错愕。轩辕破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竟然连袁常的一击都接不下?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那么一瞬间升起的,转眼众人就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见识到袁常的厉害之后,知道己方已经无力斩杀袁常,轩辕破天便升起了逃跑的念头。但是,他也知道作为在场级别最高的头领,他若是逃跑,必然会引起袁常的追杀。故而,轩辕破天心头便生出一个计策,让手下来拖延住袁常,从而给他制造逃跑的时机。刚才,他看似已经全力尽出,然而,其实根本没有出多少力,借着袁常的力量,反而飞快的离开战场。

        只是,轩辕破天似乎忘记了一件事。顺天盟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也没有一个人会愿意替别人牺牲自己的性命。故而,在明白轩辕破天撒腿逃跑之后,四个暗影阁长老也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逃去。他们明白,若是往一个方向逃跑,必然会被袁常追上,还不如大家往不同的方向跑,至于谁会被追上,那就只能怪那个人倒霉了。

        “哼!”

        袁常冷哼一声,嘴角闪过一抹不屑的笑容。若是对方跟他死磕到底,袁常要解决他们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袁常也只是第七感中级阶段,对付一个第七感中级阶段和四个第七感初级阶段的对手,也没有那么轻松。只是,袁常没有想到,被他一番吓唬,轩辕破天竟然直接就生起了逃跑的念头,从而让袁常能够更轻松的杀敌。他们以为各自分开逃跑就能躲避袁常的追杀,但是,袁常在张良突破第八感之时,也有所感悟,对空间的理解也加深了许多。故而,袁常要追上他们几人,也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温侯,剩下的人便交给你们解决了,我这便去追杀他们几人。”袁常打了个招呼,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朱通天逃跑的同时不时回头望去,看到身后并无人影,心头松了一口气。四个长老往四个方向逃跑,有四分之一的几率会被追杀。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身后还没有袁常的身影,显然,袁常追杀的并不是他。

        “这位长老走的如此匆忙,这是要往哪里去?”

        只是,朱通天似乎高兴的太早,就在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他的前方响起。朱通天身形一滞,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只见袁常正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脸轻松惬意的看着他。

        “幽州牧,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何必如此赶尽杀绝?只要你放过在下,在下日后必不敢再对幽州牧有丝毫恶意。”

        反正这附近也没有其他人,朱通天求饶起来也是十分的果断。

        “既然长老这么说了,本州牧也是好说话之人,这件事自然没有…”袁常缓缓的点了点头,不过,就在朱通天以为袁常要说出“问题”之时,却见袁常的身影一闪,朱通天心头暗呼不妙。然而,等他想要有所反应之时,却是已经来不及,他只觉得脖颈处传来一阵剧痛,然后便没有了知觉。

        “可能!”

        袁常的话音落下,只见袁常冷着脸,对着昏倒过去的朱通天沉声说道:“你们顺天盟敢对本州牧和本州牧身边的人下手,你们就应该预料到会有今日的结局。暂且留你一条狗命,若是你肯配合,本州牧还会给你个痛快,否则…”

        言毕,袁常身形又是一阵闪动,提着朱通天的身体,消失在原地。

        而在另一个方向,李通天也是不时回头望去,希望袁常追杀的不是他。只是,跟朱通天一样的结局,李通天也是直接被袁常给打晕了生擒。

        剩下赵通天和杨通天两个长老,至于刘长老则是不幸的在战斗中丧命的那个家伙。赵通天袁常并没有追杀,而杨通天袁常并没有继续生擒,直接斩杀。他要拷问情报,有朱通天和李通天两个人足够了。而至于赵通天袁常之所以没有追杀,便是放他返回顺天盟,从而让顺天盟知晓他袁常才是正主,而不会继续盯着吕布。否则,袁常总不可能像个保姆一样,一直跟在吕布身边。让赵通天返回顺天盟,吕布的危机自然也就解除了。而且,相信以顺天盟这样的组织,赵通天回去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袁常返回吕布军中,将朱通天和李通天交给他们,便再次动身,朝轩辕破天之前消失的方向追赶而去。(未完待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