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五零六章 荀家易主

第五零六章 荀家易主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荀谌自幽州北京城返回广平县,作为荀家新一任的家主,荀谌自然将家主嫡系子弟召集,并且将几名还存活的叔伯也一同召集前来。

        跟安平郡崔家所不同的是,荀家只是荀谌一个人看好袁常,荀家整个家族却并没有在袁常身上投资的想法。在袁绍的一系列优渥待遇和福利的诱惑之下,荀家大多数人已经将袁绍的无能给抛诸脑后,只想着跟在袁绍身后享福罢了。对于如此情况,荀谌身为家主,却是无能为力。

        荀谌去年才成为荀家的家主,在荀家还未建立威信,跟安平郡崔氏家主崔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荀家原本的家主乃是荀氏八龙中的荀汪,荀氏八龙之中荀爽最为出名。不过,却因为荀爽在朝廷中的官职过高,荀家又以忠为首,为了避免荀爽在家族利益和国家利益产生矛盾时而左右为难。故此,上一任的家主便选荀汪,而不是荀爽。而荀爽在去年也病逝,如今荀氏八龙之中也就剩下五龙,荀焘,荀汪,荀肃,荀旉,荀靖。其中荀靖是目前荀氏辈分最高,荀氏八龙中的老三。荀靖追求的是修身养性,没有担任官职,也没有担任荀家家主之位。所以,在荀焘能力略逊的形势下,便让老五荀汪当了家主。

        不过,去年年末,荀汪也将家主之位辞去,选举德行和能力都不错的荀谌担任家主。

        当然,原本这一辈最适合担任家主的乃是荀彧。荀彧德行上上之选,且被称之为王佐之才。一个国家都能辅佐,更何况一个家主?奈何荀彧一心恢复汉室,无心家族利益,带着侄子荀攸前去兖州投效了曹操。如此,从袁绍麾下辞官的荀谌,这才能当上荀家家主之位。

        不过,如今,荀谌的家主之位似乎已经做到头了。

        “友若。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嘛?”

        荀家议事大厅之中,正中央坐着四名老者,自然是荀焘、荀汪、荀肃、荀旉四人,荀靖虽然也还在世。然而。荀靖无国家利益,无家族利益,只是一心追求自己的天道。所以,虽然是在商议家族大事,荀家众人也很自觉的没有将荀靖请来。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去请荀靖,估计荀靖也不会来,既然如此,还浪费时间干什么。而在荀谌将袁常的改革变法说出,并且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之后,坐在首位的一名老者便吹胡子瞪眼,怒气腾腾的向荀谌质问到。

        发话之人,自然是在场辈分最高的荀焘,虽然他没当过家主。却还是荀汪的兄长,坐位次序,自然也是比荀诜高。

        “四叔,谌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荀谌好歹也是三十岁的人,古时有言三十而立。所谓的三十而立,便是指一个人的思想言行都已经成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以独立而行。荀谌有自己的想法,自然不愿任人摆布,如今又怎么可能因为荀焘生气。而改变自己的意志?

        对于荀谌如此直言反驳自己的话语,荀焘自然是气的须发皆张,伸出手指着荀谌,却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而大厅内的荀家子弟。也是各有不同的反应,或称赞,或嘲讽,或淡然以对的都有。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下荀家子弟的组成了。

        荀家族谱有记载以来的第十一代荀遂,也就是荀氏八龙的祖父。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其中长子早夭无后,次子和老三各有一子。而老四也就是荀氏八龙的老子,荀淑,生了八个儿子,可谓是枝繁叶茂。而荀遂的次子也无后,老三荀昱的儿子荀昙有两个儿子荀彝和荀衢也就是跟荀彧,荀谌一辈的荀家子弟,其中荀彝虽然名声不响,但是他的儿子却是鼎鼎大名,很多人或许已经想到了,没错,荀彝的儿子自然就是荀攸。而后,荀氏八龙的老大荀俭有一子,荀悦;老二荀绲则生有荀衍、荀谌、荀彧三子;老三荀靖只对天道感兴趣,老婆都没有娶,故此自然是无子;老四荀焘,则有一子荀仁;上任家主老五荀汪,则有一子荀德;老刘荀爽育有二子,荀錶和荀棐;老七荀肃有一子荀愔;老八荀旉也是无子,不提也罢。

        如此,颍川荀氏四代以内的关系也就一目了然。

        荀淑一脉最是繁盛,其他三个兄弟,其中两个兄弟一脉已经断绝,唯有荀昱还有一个孙子存活于世。所以,荀家嫡系很显然是荀淑一脉,这一点毋庸置疑了。而荀衢因为能力尚可,也被承认是荀氏嫡系子弟。不过,荀衢独木难支,上没有叔伯支持,有个侄子荀攸虽然能力不弱,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就一般般过得去。故此,荀衢在荀家之中素来也是少言寡语,基本都不发表意见。

        荀家从荀遂开始计算,到荀攸这一辈一共五代人,算起来,在历史上名气最响亮的,自然是荀氏八龙,还有荀彧和荀攸二人。而如今除了荀彧和荀攸在曹操麾下任职之外,其余荀家子弟都在场。

        对于荀衍,《三国志》中有记载一段话,以监军校尉守邺,都督河北军事。曹操征袁尚,高干密遣兵谋袭邺,衍发觉后击破之,诛干,以功封列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至于荀谌,同样记载不多,也就是在帮袁绍拿下冀州之后,就没有了下文,同样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

        而其中荀悦,却是除了荀氏八龙,荀彧和荀攸之外,记载最多的一个。

        荀悦的父亲荀氏八龙之首荀俭最早去世,古往今来,男子成家之后,也就是与父母分家之时。而荀俭去世的早,分家之后的荀悦年纪小,除了靠家族发的一点分红,日子过的也是紧巴巴的。但是,荀悦却是很早便自立自强,去其他几个叔叔家中借书来看。汉灵帝时荀悦并没有出仕,而是隐居在家中看书,世人不知其才,唯有其堂弟荀彧极为称赞,敬重他。能够让荀彧称赞和敬重,可见荀悦的才能。

        后来,荀彧在曹操麾下发达了。曹操迎接汉献帝之后,荀彧将荀悦举荐给曹操。而荀家素来忠于朝廷,荀悦发现曹操专权,荀悦的态度却是比荀彧还要干脆。直接无视曹操,或许这也是历史上荀悦记载不多的原因。在曹操麾下,荀悦也只与荀彧、孔融二人交往,连侄子荀攸都不怎么联络。

        至于原因,其实也很明了。

        荀悦是极度忠于朝廷的死忠分子。荀彧和孔融二人也是如此。然而,荀攸的态度就有些暧昧了,荀悦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明白荀攸的想法。虽然后来荀悦去世了,曹操请封王发生的事情不曾知晓,但是,荀彧劝阻曹操,最后曹操赐毒酒给荀彧;而荀攸,却是一点意见都没有,显然。荀攸是支持曹操的做法。由此可见,荀悦早有先见之明。

        而荀悦在得知曹操专权,汉献帝大权旁落之后,便无心插手朝廷政事,只是一心的写书立传。其中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荀悦曾著有《申鉴》五篇,抨击谶纬符瑞,反对土地兼并。如今袁常竟然提出为了防止土地兼并,而将土地归为国有,自然引起了荀悦的极大兴趣。于是乎,原本要被荀彧推荐给曹操的荀悦,似乎也要被袁常给勾引走了。

        却说荀焘气愤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激动的心情,荀焘转头看向另外三人,问道:“五弟,七弟,八弟,你们怎么看?”

        荀汪自从听了荀谌的话语之后。就一直紧皱着眉头,不过,先前他也没有说话。荀汪也是做过家主的,知道作为家主要树立自己的威信,故此,他并没有当场反驳荀谌的话。只是,现在荀焘都已经如此气愤的询问了,荀汪也只能开口说道:“友若,土地乃是我们家族生存的根本,若是没有了土地,家族又能如何养活数以百计的家族子弟?难道要我们亲自拿着锄头去种田嘛?虽然袁常已为幽州牧,不过,冀州牧却是袁常的兄长。想来袁常想要改革变法,也自当会听取冀州牧的意见,不若将此事告知于冀州牧,问问冀州牧的意见,友若,你以为如何?”

        安逸会使人迷茫,这一点还真的没有说错,荀谌内心之中感到一阵的无力。

        曾经,颍川荀氏是何等的傲然独立,何须仰人鼻息?如今,在袁绍的优渥待遇之下,荀家众人十有七八都被腐蚀了,若是曾经的荀汪,必然不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正如荀汪当荀家家主的时候,难道他要下达某个决定,还会去询问作为兄长的荀焘,荀靖,或者跟荀肃,荀敷商量,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实,荀家一直标榜自己是忠君爱国的一份子,然而,荀家众人难道看不出,土地兼并是造成朝廷动乱的根源嘛?荀氏八龙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他们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可是,看得出来是一回事,能不能支持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世上,又有多少人愿意损失自身利益,而去成全他人的利益?土地收归国有,对于朝廷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家族而言,只有坏处,没有丁点的好处,家族自然不会同意。荀谌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难怪当初荀彧和荀攸坚决要去曹操麾下效力,或许,他们也明白,若是继续待在家族之中,也许早晚有一天他们也会被腐化,最终堕落。想到这里,荀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五叔,幽州牧乃是一个有志向,坚持理念的人物,又岂会因为冀州牧的一番话而改变自己的意志。所以,谌以为,即便冀州牧知晓幽州牧的做法,也定然毫无办法。”

        荀汪虽然老迈,也逐渐的开始昏庸,智短,却毕竟还没有完全傻了。袁常的经历,他也了解,若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现在占据一州之地,身为一州权力最大的长官,又岂会还听从袁绍的话,因此,荀汪也只有沉默了。

        荀肃为人正如其名,严肃古板,很是干脆的说道:“土地乃是家族的根本,袁常小儿此举不妥,吾自是不会支持这等行为。”

        而最后剩下一个荀敷,却是显得极为随意,放荡不羁。

        此刻家族在商议大事,荀敷却是抱着一壶酒,不时的倒在手中玉杯,陶醉的饮上一口。等到荀肃发话完毕,荀敷还缀了一口美酒,打了个酒嗝,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充满活力,这样才像是年轻人。改革变法听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想让我们家族支持也不是不行。只是,幽州牧能否保证我们家族世代富贵,老有所依,幼有所养?若是不能,我们家族又如何能支持于他?难道就凭他的一句话?”

        荀敷之所以无子,也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太过放纵,纵情于声色犬马,结果将身子给耗虚了,一直无所出。也亏得大家都知道原因是出在荀敷身上,否则,荀敷的那些个妻妾,怕是要被指责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对于荀敷所说的话,荀谌只能在心中叹息。

        曾经鼎鼎大名的荀氏八龙,如今开口闭口便是利益,俨然一副市侩商人模样。至于说保证世代富贵,老有所依,幼有所养,在袁常麾下自然是不可能的事。袁常说了,有能力的就上,没能力的就滚蛋。如果想要当个寄生虫般,白白耗费国家资源,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今,对于荀家,荀谌已经是彻底的失望了。

        荀谌长揖一礼,说道:“四位叔父,幽州牧怕是无法达到你们的期望。不过,谌已经决意效力幽州牧,无怨无悔,还望四位叔父允之!”

        其实荀焘四人答不答应,荀谌都要这么做,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给四个长辈一点脸面罢了!

        “荀友若,你执意如此,便是已经忘记了家族重任否?既然如此,那这荀家的家主之位,也不适合你了。”荀焘见荀谌如此强硬,当即大怒着说道。而荀汪三人漠然的看了荀谌一眼,都没有说话,不过没有说话,也就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既如此,谌愿卸去家主之位,还请四位叔父另选贤能继承。”荀谌也没有任何反对,极为平静的说道。(未完待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