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四八五章 英雄末路(下)

第四八五章 英雄末路(下)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主公,张校尉不幸阵亡,我军将士军心受挫,极为不利。故此,属下以为,主公可令一将率轻骑突入敌军阵中,斩杀敌将,方能挽回我军士气。”

        张顗的阵亡给袁绍士兵带来了不小的打击,故此,一旁的郭图连忙上前建议到。

        “嗯!正当如此!”

        袁常点了点头,自然是同意了郭图的建议。如今双方决战,靠的就是实打实的硬拼,阴谋诡计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故此,士兵的士气却是极为重要的。

        “主公,属下也正有此意!”

        作为一名合格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一名猪一般的队友,逢纪也连忙跳出来发表意见。无视郭图怒火充盈的双眼,逢纪接着说道:“主公,若要阵斩敌将,当遣一名勇猛之将,方能建此奇功。属下以为,主公麾下唯有颜良和文丑两位将军可以做到。若是不能及时挽回我军士气,难免会影响到战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主公当趁早决断。”

        郭图听了逢纪的话,差点没跳出来跟逢纪拼命。只是,逢纪都说了袁绍麾下只有颜良和文丑两个猛将能够做到,若是他跳出来反对,岂不是说他看不起颜良和文丑,那反而会惹得二人的不满。故此,郭图只能压下心头的郁闷,寻找其他的机会坑人。

        没错,郭图之所以献计,自然是为了坑人。

        此前,张郃以妙计拿下涿郡,在袁绍军中露了把脸,自然是引起几个互相争斗的谋士的主意,都想把张郃拉到己方一派,文武联合,自当是所向无敌。况且,高览和张郃的关系素来友好,二人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只要拉拢到其中一个,自然能够获得军中两名大将的友谊。而郭图便是其中一员,但是,张郃又不是傻子。要知道张郃是连诸葛亮都忌惮的人物,岂会不明白这些谋士的想法。故此,张郃自然是直接拒绝了,郭图向来也不是个大度的人,被张郃拒绝之后。就想着要报复张郃,看他还敢拒绝自己的邀请。

        冲击敌阵斩杀敌军大将,说起来很简单,然而,这却是个极其危险的差事。

        如今公孙瓒军士气大增,况且还有十几万的兵马等候,现在去敌阵简直就是找死无疑。所以,郭图献计之后,自然是打算推出张郃去斩将杀敌。谁知道猪一般队友的逢纪会跳出来掺和,乱了郭图的计划。若是颜良和文丑其中出战不小心挂了还好说。若是没有挂掉的话,作为推荐人的逢纪会被仇恨暂且不说,而郭图这个献计的家伙也绝对跑不掉。

        当然,张郃能够被诸葛亮给盯上也不是没有道理。

        在郭图跳出来献计的时候,张郃就已经隐隐觉得不妙,心惊胆颤的。不过,幸好逢纪又跳出来当搅屎棍,乱了郭图的计策。至于逢纪说袁绍麾下就颜良和文丑勇猛,只有二人能够当此大任,张郃自然不会大声嚷嚷表示自己的不满。想要展现自己的武力也要看时机。而不是挑这种送死的时候。故此,张郃默不作声的站在后面,还拉住了想要跳出来表现自己武力的高览。找死,也不要这么着急。

        “主公。末将请战,定要取公孙瓒麾下大将首级献于主公面前!”文丑上前一步,高声喝到。

        作为一个标准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肌肉男,文丑根本没想太多,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武力值。自然是求之不得。而另一个猛将颜良,却是有点心思,觉得这个差事并不是好差事,所以也是默不作声,等到文丑跳出来之后,他才大义凛然的跟着跳出来,喊道:“主公,末将也请战,还请主公给末将一个机会!”

        “颜良将军,你这就不厚道了!”

        文丑瞪起双眼,怒气冲冲的对着颜良喊道:“乃是我先向主公请战的,这个差事自然是由我来出战,还请主公明断!”

        “哈哈!”

        袁绍大笑一声,看了颜良和文丑一眼,高声说道:“吾有颜良将军和文丑将军这等猛将,更有诸位相助,何愁不破公孙瓒小儿?文恒,此番却是不俊先向本刺史请战,所以,只能让不俊出战了。待有下次机会,便让你去。”

        对于袁绍的决定,文丑自然是欢天喜地,颜良则不动声色,郭图则是郁闷无比。且不说袁绍麾下在如何勾心斗角,此刻,战场上依然还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杀!”

        “杀!”

        战场上,双方的长枪兵,枪枪见血的猛攻着。没有刀盾兵在前方作为防御,面对面硬碰硬的长枪兵的战斗,血腥程度丝毫不减。锋利的长枪朝着敌军士兵任何一个能够攻击到的部位凶猛的刺去,脑袋,脖子,胸口,甚至于下体,只要能够敌军士兵造成伤害,双方的长枪兵是无所不用其极。战场之上到处可见嫣红的鲜血,惨白的脑浆,还有支离破碎的肝脏等器官。长枪兵作为最低级也是造价最低廉的兵种,谁都不会太过重视他们的伤害,即便是拼得一个不剩,也没有哪个将领会怜惜。

        “吕旷校尉,你立即率领五千刀盾兵攻往敌军左翼,开辟左侧战场。”

        审配面无表情的看着长枪兵的厮杀,平淡的下达着新的命令。吕旷应喝一声,领着五千刀盾兵杀向了公孙瓒的左翼,很快又是一场新的厮杀展开。

        “吕翔校尉,你立即率领五千长枪兵攻往敌军右翼,将右侧战场拉开。”

        “诺!”

        有条不紊的下达着一条又一条的命令,自此,战场上在审配的指挥下,战场上出现了三个战局。牵招的中路战场,长枪兵的对决;左翼战场,吕旷的刀盾兵,以及右翼战场,吕翔的长枪兵。而公孙瓒也做出相应的部署,因为兵力压制的原因,公孙瓒在三个战场上的兵力都比袁绍军多那么一千或者两千,看形势,三个战场对袁绍军都有些不利。不过,袁绍军的三个将领都不弱。好歹也是在历史上露过脸,凭借着勇猛,倒也没有被压制的太难看。只是,若是长此以往。袁绍军的三个战局败退却是必然的事。

        “张南校尉,你立即率领五千大刀兵冲到中路战场将牵招校尉替换回来。”很快,审配又下达了另一个命令,然后,看向袁绍麾下的猛将文丑吩咐道:“文丑将军。你率领五百轻骑,以大刀兵为掩护,待双方展开厮杀之后,便从靠左翼的方向突入公孙瓒阵中,斩杀敌军将领之后,立即返回,不可恋战!”

        “某知道了,何须你多言!”

        文丑喃喃的说道,显得颇为不耐烦。审配眉头微皱,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文丑深得袁绍看重。为人张狂,此刻审配也不想和文丑闹出矛盾。

        “听吾号令,出击!”

        张南领着五千大刀兵,向着中路战场疾行而去。背后,文丑和五百轻骑兵,牵着战马,缓缓跟随,此刻若是直接策马冲锋,必然会被公孙瓒军给发现。故此,等到了战场上再上马冲锋。给公孙瓒反应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杀!”

        “杀!”

        很快,双方的大刀兵已经碰撞到了一块,而就在这时,文丑翻身上马。大手一挥,身后五百轻骑兵也立即跟随。

        “儿郎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拿下敌军将领首级,尔等便是功臣,跟随本将军杀啊!”

        “建功立业,杀啊!”

        文丑和五百轻骑兵从大刀兵的身后冲出。靠着左翼战场向着公孙瓒的阵营冲去。左翼战场上的刀盾兵想要阻拦骑兵也做不到,这也是审配让文丑接近左翼战场冲锋而不是接近右翼战场冲锋。右翼战场是长枪兵的战斗,靠着长枪的攻击,却是能够给文丑和五百轻骑兵造成一些阻碍。然而,刀盾兵却是做不到这一点,还没靠近骑兵,怕是就会被文丑和五百轻骑兵杀退,反而扰乱左翼战场的优势。故此,左翼战场上的公孙瓒军将领也很聪明的没有指挥士兵拦截,让文丑和五百轻骑兵顺利冲过战场。

        “哼,无知小儿,就凭这些骑兵,竟想杀到本将军阵中,简直找死!”

        公孙瓒看着向己方阵营冲来的文丑和五百轻骑兵,冷笑一声,毫不慌乱的下达着命令。一千手持一人多高铁盾的盾牌兵冲上前方,竖立在公孙瓒阵前,又有一千长枪兵上前站在盾牌兵身后。只要文丑和五百轻骑吧敢冲上来,公孙瓒就能把文丑和五百轻骑兵留下。

        看到不足五十米的公孙瓒军阵营,文丑顿时愣住了。同时,文丑也突然发现,这个时候就来冲击公孙瓒的阵营,似乎跟找死没有区别。

        “我草,郭图和逢纪两个混蛋,竟然想害死本将军,此丑某必报!”

        文丑也不傻,公孙瓒这样的防御,不要说去取敌军将领首级,自己的脑袋能保住都不错了。所以,很当然的,郭图和逢纪这两个家伙被文丑给记恨了。

        也顾不得其他,文丑当即下令原路返回,再迟疑片刻,怕是要被公孙瓒给包饺子了。

        “想跑,太迟了!”

        公孙瓒脸上一片狰狞之色,大手一挥,怒喝道:“弓箭手,放箭!”

        “咻、咻、咻!”

        早已候命多时的弓箭手当即毫不犹豫的放开弓弦,雨点般的箭矢朝着文丑和五百轻骑兵落下,眨眼间就倒下了近百名的轻骑兵。几支箭矢还顺着文丑的耳边飞过,差点没射中文丑的脑袋。

        “玛德,混蛋,郭图和逢纪你们两个家伙给本将军记住了,本将军…嗯哼!”

        文丑口中犹自骂不绝口,然而,几支箭矢射在了文丑的手臂和肩膀之上后,文丑也停止了骂声,用力的拍着胯下战马,催促战马跑的更快。也亏得文丑运气好,逃出了公孙瓒军弓箭手的射程,然而,五百跟随来的轻骑兵,此刻却是剩下不到一成,只有十几名轻骑兵还跟在文丑的身后,返回到己方阵中,且身上或多或少的插着一支或者两支箭,看上去好不狼狈。

        “这是怎么回事?”袁绍见状,不解的询问到。

        “主公,公孙瓒军防御颇严,末将未能取得敌将首级,还让己方骑兵损失惨重,末将有罪,还请主公责罚。”

        文丑也知道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很是大义凛然的承担罪责。

        “不俊,此非你之过错。公孙瓒军如今士气正盛,士兵勇猛,奇袭敌军阵营时机未到。不俊你且下去休息,本刺史日后要用到你的地方还很多。”

        果然,袁绍不仅没有责罚文丑,还好言安慰了一番。

        文丑临走前愤愤的瞪了郭图和逢纪一眼,然后才下去休息养伤。同样的,逢纪也是怒视了献计的郭图一眼,都怪他出的馊主意,否则也不会让他被文丑给记恨。郭图最是无辜,本来是想陷害张郃的,结果现在无端的遭到了文丑的怨恨。至于逢纪,双方本就不睦,也不差这一次了。

        再看另一边的公孙瓒,见到己方三个战场都有优势,连忙再次下令增加兵力,在三个战场都增援了一万兵力,只要三个战场的胜利,公孙瓒便可一举下令,全军冲锋,携着士兵旺盛的战意,直接干掉袁绍。

        “将军,我方兵力优势巨大,如今处于上风,无需如此召集,只需稳扎稳打,袁绍必败!”

        一旁的谋士关礼见公孙瓒如此急切,连忙劝谏到。

        “正是因为我军优势巨大,故此本将军才要尽快解决战斗。一旦让袁绍军恢复过来,怕是又要陷入拉锯战之中。”

        公孙瓒以往与异族的战斗,皆是在上风的时候,趁机击败敌军,有着多年的作战经验,公孙瓒自然是极为自信。

        关礼闻言,也觉得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就没有继续劝说。

        “哼!”

        公孙瓒冷哼一声,道:“袁绍既然敢让骑兵袭击我军阵营,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让袁绍小儿见识我军骑兵的厉害。”

        “公孙冉将军,率领五千白马义从绕过战场,冲击袁绍阵营!”

        “末将领命!”

        公孙瓒的义子公孙冉应喝一声,便大步行去。然而,若是公孙瓒知道就因为这个命令,让原本有着优势的战局最终一败涂地,也不知道公孙瓒是否还会下达如此命令。不过,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的!(未完待续。)

        PS:  求支持,支持!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