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四五零章 战事起(四十三)

第四五零章 战事起(四十三)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夜幕降临,虽然一天下来没有任何的战事。但是,对于南皮城内的百姓和将士们而言,今天一天却是比有战事还要更累。因为,今天一整天,到处都充斥着太史慈将军要叛变的言论,使得百姓们和将士们的心情都极度的紧张。

        在袁常的治理下,渤海郡百姓们都过上了好日子,这一点没有一个人会去怀疑。若是有人敢当众质疑,立马就会被愤怒的百姓给围殴。所以,袁常给渤海郡百姓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对于战争,身处在这个年代的百姓也并不觉得很遥远,或许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了。若是在以往,城池是被谁给占领,谁是掌管他们的官员,百姓们并不在乎。可是,如今却是不行。袁常的治理给他们带来的富庶、充满安逸的生活,他们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破坏。所以,对于太史慈将军是否叛变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是极其的在意。

        南皮城城墙上的将士们也是警惕万分,虽然太史慈是他们的将军。可是,孰好孰坏他们还是能够分得清。倘若太史慈将军真的要叛变,他们自然不会答应。所以,相比于之前而言,今夜的城墙戒备的更加严密。

        就在将士们神情戒备和紧张的扫视四周之时,一群人影缓缓的走上了墙头。当先一人乃是一名女子,让人眼睛一亮的绝色女子。

        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如此绝色女子,好似只在画中出现过一般,从未亲眼见过,即使都是一群只知道舞枪弄棒的兵丁,此刻脑海之中也不由得冒出一句话。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女子自然就是袁常两世为人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刘曦。刘曦都跟袁常有了夫妻之实,自然不能再把她当做女孩来看待。虽然刘曦很少在人前露脸。但是,倘若要是连袁常的妻子是谁都不知道,那就枉为渤海郡的子民了。

        “我等见过刘夫人!”

        在见到刘曦出现之后,城墙上的将士们齐齐的躬身行礼,没有人敢有不敬之举。这一切,显然还是因为袁常给渤海郡百姓和将士们带来的安定、富庶的生活。出于对袁常的恭敬,刘曦这个袁常的妻子,他们的老板娘,当然也会保持着恭敬的态度。

        称呼刘曦为刘夫人,并非是说刘曦是姓刘的妻子。

        在《礼记》中记载:“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庶人曰妻。”袁常是渤海郡太守。自然也算是一方诸侯。所谓诸侯,在春秋战国之时泛指各国的君主等等,或者有封地的皇室成员。而在如今这个时代,只要有一城之地,掌有兵权也能称得上是诸侯。袁常坐拥一郡之地,兵力强悍。这个诸侯也够格了。所以,刘曦被称为夫人也说的过去。就如刘表的老婆被称之为蔡夫人,也是这个道理。当然,称呼为太守夫人,刺史夫人也不是不行。不过,听上去就比较不让人喜欢。那样的称谓,就好像是因为占了前者的光才有相应的位置。所以,称刘曦为夫人,却是最佳的。

        “众位将士驻守城池,不让敌军跨过城池一步,乃是我渤海郡的有功之士,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当不得诸位如此多礼。”

        刘曦如今不过是十五岁的姑娘,放在袁常穿越前那个时代,还只是个上初中的小姑娘。不过,在如今的时代,自然不能相比。而且,刘曦还是皇室出身,虽然大家不知道,但是,刘曦接受的礼仪却是外人所不知的。如沐春风般的话语之中透着些许的华贵气息,却又不让人产生厌恶的心理。

        而在刘曦的身后,自然是掩饰了真实面貌的刁秀儿。倘若刁秀儿露出真实的面貌,怕是早就把刘曦的光芒给盖过了,四大美女的名头并非是浪得虚名。

        瞧见刘曦的言行,刁秀儿有些许的诧异。

        刁秀儿以前是呆在王允的府中,见过无数的朝中大臣,见识过的人物也绝不少。可是,就刘曦刚才表现出来的气质,绝对是少见的,或者说,只有在皇室的人身上才见过,一些普通皇室的人身上是散发不出这样的气质的。刘曦是灵帝的万年公主这个身份,除了赵云、韩恂和甄姜知道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晓。所以,刁秀儿才觉得有些诧异。并非是说袁常不信任其他人,而没有说出来。这种事也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说不说都没什么区别。而且,像典韦这样的人,要是让他知道了,估计第二天整个渤海郡的人都知道。一个公主出现在渤海郡的地界上,虽然没有如天子那般震撼,但是,却也绝对不容小觑。到时候,袁常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为了自己的清净,袁常觉得还是暂时保密刘曦的身份为好。

        当然,刁秀儿对刘曦的身份产生好奇,却也没有深究。她自然想不到刘曦是曾经的公主,如今甘愿在袁常身边做个平淡的女子。

        再往后。则是太史慈、何文、董昭等渤海郡的一众文武官员。看到这么多身份尊贵的文武官员出现在城头之上,城墙上的将士们自然是疑惑不已。当然,最多的目光还是集中在太史慈这个充满了议论的将军的身上。面对如此多的目光扫视,太史慈却是面色平静如水。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刘曦盈盈一笑,笑容之中透着少女般的狡黠,下一秒却又让人觉得是一个高贵的贵族站在自己面前,让人捉摸不透。

        “诸位将士驻守城池,劳苦功高。妾身本为一个妇道人家。本不应参与进来的。不过,今日却是发生了些许事情,妾身这才不得不出面解释一番,解除将士们心中的疑惑,能够上下一心,免得被敌人所趁。”

        虽然刘曦没说是什么事,但是,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刘曦口中说的事情就是城内传播的关于太史慈叛变的事情。其实,无论是城内的百姓或者是将士们自然都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他们已经习惯了渤海郡给他们的美好生活,一旦太史慈真的叛变,那他们的好日子也就一去不复返,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想看到。

        “夫君…”

        说到夫君这个称呼的时候,刘曦的俏脸微微红润了起来。袁常从来没有对外宣称刘曦是他的妻子,当然,并非是说袁常吃干抹净想不认账,而是袁常觉得自己并没有给刘曦一个完美的仪式,就这样让刘曦做自己的女人,觉得很亏欠她。因此。袁常想过,等到他拿下幽州,正式成为幽州的掌控者之时,袁常就要给刘曦补偿一次盛大的仪式。然后再将刘曦的身份公布。等他有了幽州做后盾,已经不需要再害怕那些小麻烦了。当然,袁常没有宣称过刘曦是他的女人,不过,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自然都把刘曦当成是渤海郡的女主人。

        羞赧之感只是一闪而过。刘曦便再次恢复平静,淡然而又铿锵的说道:“夫君在临去幽州之前,郑重其事的将渤海郡交给了太史慈将军,可见对太史慈将军的信任。夫君的能力如何,众位也是有目共睹,自从夫君接手渤海郡以来,众位的日子都比曾经好过不止一星半点。所以,太史慈将军既然是夫君信任的大将,那么,众位便不应该有所怀疑。妾身一个弱女子没有什么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没有丝毫怀疑的信任太史慈将军。妾身一个弱女子尚能做到这一点,你们身为渤海郡的将士,堂堂七尺男儿,难道连妾身都还不如吗?你们大声的告诉我,你们还在怀疑太史慈将军的忠诚度吗?”

        刘曦的话语铿锵有力,整个城墙之上都是充斥着刘曦的声音,让人实在难以相信,在那单薄的身躯之下,怎会隐藏着如此有气势的话语。

        “我们坚信太史慈将军!”

        “誓死跟随太史慈将军!”

        “太史慈将军之忠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誓死追随!”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城墙之上的将士们突兀的爆发出冲破天地的豪言壮语,令人为之心惊。而城墙之上爆发的气势,也飞快的传递到城内的每一处营地,此起彼伏的高喝声响起,士气空前凝聚。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之后,南皮城内的百姓和将士们将更加具有凝聚力,而田楷若是想要再次用这等离间计,怕是不会再有效果了。

        等到呼喝声停下,太史慈上前一步,朗声说道:“主公以国士待某,某必以国士报之,此生绝无二心!”

        “末将怀疑将军,真乃罪该万死,还望将军责罚!”

        “我等有罪,还请将军责罚!”

        当听得太史慈的真情“告白”之时,城头的将士们无不露出羞愧之色。就在先前,他们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怀疑。此刻知道自己错怪了太史慈,作为直爽、干脆的军人,他们也没有掩饰自己的错误。或许,这就是军人为什么会如此让人想要交往的原因。

        “此非将士们的过错,作为一名将领,无法让你们信服,我也有过错。大家都有过错,那就没必要互相责怪,以后以此为戒便是!”

        太史慈言语诚恳的说了一番,而后脸色一正。肃然的说道:“不过,造成此事的罪魁祸首却是敌军的细作,这些细作绝对不能放过。如今这些细作还在城内,各位将士们仔细探查。不可放过任何一点异常,务必要将这些该死的细作揪出,斩首示众!”

        太史慈不愤怒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作为一名大将,还是被袁常交托了重任的大将。在如此危情之时。却是没能解决问题,还要将刘曦这个主母请出来,这是他的过失。虽然事情已经完美的解决,但是,在没有解决城内细作之前,太史慈的怒火显然不可能平息。

        待太史慈下令之后,全城戒严,实行宵禁。一旦过了戌时,任何人不得在大街上溜达,一经发现。便以敌军细作处理。如今太史慈已经暂时的得到了城内百姓和将士们的信服,对于太史慈的命令,自然没有人怀疑。此刻若是站出来反对,岂不是告诉别人你就是细作。而且,实行宵禁也是打击细作最好的手段。

        不说太史慈如何整顿将士,却说另一边刘曦在刁秀儿的护卫下返回府中,途中,刁秀儿很是好奇的向刘曦询问,她怎么懂得说这些话呢!

        “嘻嘻,秀儿姐姐。这些话人家都是从夫…常哥哥那里学来的。常哥哥知道的可真多呢,人家学会的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刁秀儿微微皱了皱琼鼻,对于刘曦的话似乎有些不认同。不过,刁秀儿也没有说出来。

        “夫君便夫君。曦儿妹妹你又何必掩饰,姐姐难道还会笑话你不成!”

        或许,就连刁秀儿自己都没有发现,在她刚才说出的那一句话之中,竟然透着些许的酸涩。只不过这个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莫要说刘曦了,刁秀儿自己都没能察觉到。要是袁常知道这一点,或许就会乐得合不拢嘴了。四大美人之一,原本历史上的貂蝉,如今的刁秀儿竟然因为她而升起酸涩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即便是刁秀儿这样的女子,都无法抵挡主角光环的威力。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要在袁常知道的情况下,可惜袁常如今还在幽州征伐,什么都不知道。

        “哪有!”

        刘曦低着臻首,声若蚊吟的回应了一句。不过,刁秀儿说的也没错,她和袁常的关系,大家都知道,确实没什么好掩饰的。

        “秀儿姐姐,你如此绝色容颜,为何要掩饰呢?展现最真实的自己不是最好看嘛?虽然你掩饰了自己的容颜,少了许多的麻烦,却不觉得这样过的很累。人活着就是要让自己开心,何必因为别人而压抑自己,那多累啊!嘻嘻,幸好常哥哥对我从来都没什么要求,能够和常哥哥在一起,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

        “哦!”

        刁秀儿露出一抹讶异之色,虽然刚才刘曦展露了一番女主人的风范。但是,在刁秀儿的眼中,如今的刘曦更多的还是像个小女孩。像刚刚这些话,很难让人想象会是从刘曦的口中说出来的。

        “想不到曦儿妹妹还懂得如此多的大道理,真是让姐姐刮目相看了。难怪连袁太守都对你如此倾心,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是啦!”

        刘曦娇笑着摇了摇头,吐了吐舌头,轻声说道:“这些话都是常哥哥之前对我说的,我只不过是转达常哥哥的话而已,嘻嘻!”

        闻言,刁秀儿默然,心中却是升腾起些许喜悦之情。这一次喜悦的心情比之先前的酸涩浓烈了许多,刁秀儿自然察觉到了心中的那一抹异样情绪,心头顿时一惊!

        自己怎么会因为刘曦的话,确切的说会因为袁常的话而感到喜悦?难道自己对他有了感情?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刁秀儿强迫自己把刚才的那个想法给抹灭,可是,那种念头好似附骨之疽一般,印在了骨子里,让她根本无法消除。

        “秀儿姐姐?秀儿姐姐?”

        “啊,哦!怎么了?”

        直到刘曦连连叫唤了几声,刁秀儿才惊醒过来,掩饰般的将脑袋转向一边,从而不让刘曦看到自己脸上闪过的羞涩之情。

        刘曦也没有深究刁秀儿刚才为何会走神,略带兴奋的说道:“秀儿姐姐。今晚我们不若去郭颖家中如何?常哥哥说了,军师一直都在忙碌,无暇顾及他的妹妹,让我们多与郭颖交往。免得让她一个人孤寂。今天我们既然出来了,不如就去郭颖家中,和她斗地主如何?”

        袁常可谓是是一个超级大祸害,他鼓捣出的斗地主也不知祸害了多少人家。也幸好如今的赌博事业不是很繁盛,不然袁常还真的是难咎其辞了。

        “不可!”

        刁秀儿一脸正色的摇了摇头。肃然道:“如今城内的细作尚未解决,而且太史慈将军下达了宵禁的命令,你作为女主人,可不能带头影响太史慈将军的命令。我们暂且回去,待明日再去郭颖家中与他斗地主。”

        刁秀儿都这么说了,刘曦自然只能答应。不过,看她嘟着的红润小嘴,显然还是有些不高兴。刁秀儿轻摇了摇头,刚才那话其实也并非是她全部的理由。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刁秀儿此刻心中有些混乱,她决定要回去休息一番。正视自己的情感。

        夜越来越深,万籁俱寂,城内的百姓该睡觉的都去睡觉了。而城墙上除了巡逻的士兵,大部分的也开始休息,明天将会如何,谁也不能预料,只有养足了精神,才有与敌人战斗的力气。

        城外,田楷的营帐之中

        只见田楷正坐主位之上,一脸的肃然之色。待有资格参加议事的将领都到齐之后。田楷抬起头,沉声说道:“诸位,刚才盯梢南皮城的士兵前来汇报说城内有异常情况发生,也不知这异常的情况对我军是福还是祸。不过。想来城内的异常情况,对我军是有利的。”

        按照田楷的想法,南皮城内的事情,十有**是士兵发生哗变了,所以才会有如此动静。在如今这个战争年代,谣言可是个很致命的杀伤力。田楷就不相信了。凭借太史慈投靠袁常不长的时间,能够平复这个局面。当然,田楷却是忘记了,袁常的女人还在城内,难道就真的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说是在其他的城池,太史慈或许还真不容易解决。田楷错就错在选择错误的城池进行离间计,所以,田楷的计策失败,已经是在预料之中的了。

        “本将已经派人去与城内的细作联系,一旦确定是城内的敌军发生了哗变,便是我军攻城之时。”

        说道这里,田楷脸上隐隐的有些激动,一想到拿下南皮城,迫的袁常从幽州退兵,而他获得这么大的功劳,在公孙瓒心中的地位必然会直线上升。不过,田楷可能是开心太早了,他的笑容还没有褪去,去与细作联系的士兵已经跑回来了。

        “启禀将军,南皮城内的戒备突然加强了。属下无法与城内的细作联系上,故此,先前南皮城内究竟发生了何事,属下也不清楚。”

        “什么?”

        田楷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怒容。不过,转念一想,田楷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觉得这应该是个好消息,自己不应该发怒的。

        “南皮城的戒备加强,显然城内的事态已经很严重了,看来我们的计谋已经快要成功了。等到时机成熟,便是拿下南皮城之时。”

        田楷兴奋的说了一句,而后看向那士兵,朗声命令道:“继续与城内细作联系,一旦成功联系上,立即来报。各位将军也回到各自位置,只要细作传来消息,便是攻打南皮城之时,各位将军可莫要辜负了如此良机。”

        “喏!”

        现在如此高兴的田楷,不知道等他知道了事实之后,又会是什么表情。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很愉快!(未完待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