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四四九章 战事起(四十二)

第四四九章 战事起(四十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说话的乃是一名四十左右的将领,作为一名将领,说话的这名将领却并没有一名武将该有的特质。相反,这家伙长着一张三角脸,两只眼睛眯得就跟一个精明的商人一般。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说明这武将的特质,他的名字,才是最关键的。

        魏索!

        没错,他的名字就叫魏索,从他的名字,就能够想象得到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家伙。此刻,这家伙在说话之时,就微微的眯着他那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小眼睛,嘴角再挂上一丝猥琐的笑容,怎一个惨字了得。

        当然,田楷麾下都已经习惯了魏索的样貌,所以,虽然心中觉得很寒碜,却也没有表现出来。特别是现在魏索还提出了一个计策,田楷自然是表现的相当热切。

        “魏都尉,有何良策,速速道来!”

        “是,将军!”

        魏索对着田楷谄笑一声,而后双指捏住他那尖细下巴的几缕短须,尖声说道:“将军,从探子从南皮城内打探出来的消息可以知道,这太史慈投效袁常并不久,在渤海郡的声名并不响亮。故此,将军可以在这上面做些文章。”

        “哦,计将安出?”

        田楷淡淡的问了一句,心中已经有些不满了。这魏索竟然还在自己面前得瑟,吊自己的胃口,简直是找抽。若不是此刻只有魏索有计策提出,他早就让卫兵把魏索拖出去修理一顿,岂容他在自己面前放肆。

        可能魏索也察觉到自己吊上级胃口的行为很不明智,当下连忙说道:“太史慈既然投效袁常不久,必然还没有让将士们信服。因此,将军只要命令隐藏在南皮城内的细作宣传一番,就说太史慈趁着袁常不在的时候,想要叛变投效将军。而后将军再向城内射出一些书信,表示对太史慈将军的友好温侯。以太史慈如今的名望,南皮城内的将士们自然会产生疑惑。到时候,无须将军攻城,南皮城内就会自乱阵脚,待到时机成熟,将军大军出马,南皮城岂不是手到擒来。”

        无论是在战争年代,抑或是和平年代,细作都是必不可少的产物。所以,公孙瓒有细作在南皮城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而且这些细作装扮成普通百姓居住在城内,又哪里会那么容易被发现。以如今这个年代的科技手段,想要发现细作自然是有些难度的。魏索知道南皮城内有己方的细作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魏索好歹也是军中将领,这点事要是都不知道,他都可以卸甲归田了。当然,更重要一点的,例如细作的名字,以及细作在城内的身份和居住地方,就不是他可以知道的了。除了负责的田楷之外,怕是也没有几个人知晓了。

        “嗯!”

        田楷满意的点了点头,暗自称赞了魏索一句,这个计谋倒是不错,也是目前可以使用的最佳计策。当然,就田楷看来,这么阴险、猥琐的计策,怕也是只有魏索这样的家伙才能想的出来,像他这种正人君子是决计想不出来的。

        “魏都尉此计甚妙,可行!若是此计成功,本将定会上禀主公,重赏于你。好了,各位将军都去整顿麾下兵马,待南皮城内大乱之时,便是我军攻城之际。”

        接下来如何让南皮城内自乱阵脚,就要靠田楷安排了,这也算是高级机密,眼前的这些将领自然无权知晓。若是哪天这些将领被擒,还知道这些秘密,到时候岂不是会给己方造成重大的损失。所以,田楷自然是要秘密进行。

        “来人,传令宋泉什长、庞涛什长、张才百夫长、立志百夫长来见本将,本将有重要任务交给他们。”

        等到一众将领散去之后,田楷对着帐外的亲兵传令到。

        作为细作的接头人,身份自然是要隐蔽,而且知道的人也不能太多。所以,田楷掩饰般的传唤了四名小将,这四名小将只有一个是细作的接头人。也无怪乎田楷如此小心翼翼,这年头会暗插细作的可不是只有他一人,其他人也会,谁知道军中是否有渤海郡的细作在内。若是单独召唤细作的接头人,谁都知道目标是哪个,一旦被敌人给盯上,那后果就很不妙。如今召唤了四名小将,只有一名是真的,就算军中有敌军的细作,想要行动也很困难。而且动手一次,田楷便能能够查询到军中的细作。

        等到四名小将进入田楷的营帐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四名小将便从营帐中离开。田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分别给了他们四人一张纸,纸上写些什么,四人也互相不知道,等他们看完之后,就当场烧毁,真正的行动,也只有那名负责街头的人知道。

        “呼!”

        等到四名小将离去之后,田楷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此次行动是成功还是失败,就看你的了!可莫要让本将失望,否则拿不下南皮城,无法完成主公的任务,本将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田楷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而后营帐便再次恢复了平静。

        次日,南皮城内突然开始传扬起太史慈想要趁机叛变,投降公孙瓒的言论,而且传言的人说的是绘声绘色,似乎亲眼所见一般。在太史慈反应过来之前,这个谣言已经在南皮城内传扬的是轰轰烈烈,还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混蛋,究竟是何人在散播如此谣言,简直是可恨之极,若是让吾知晓,定要让他知道好看。”

        渤海郡的郡丞何文,在议事厅内铁青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

        正如田楷的细作打探所得知的,太史慈投效袁常并不久,除了在渤海郡的阅兵仪式上展露了他的实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建树。强大的实力并不代表忠臣,何文对于太史慈这个新同僚同样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于太史慈的忠诚度,何文却是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太史慈是袁常亲自任命驻守渤海郡的大将,仅凭借这一点,就值得何文去信任了。

        就何文所知道的,到目前为止,袁常的眼光都是过人一等,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既然太史慈是袁常信任的人,那么,何文同样也信任。故此,在得知城内有流传太史慈要叛变的谣言,何文自然是极其的愤怒。

        而在何文下首的则是渤海郡的主薄,原本的魏郡太守董昭。

        相比较而言,董昭在历史上的名气比之何文大的不是一星半点。郡丞这个位置,董昭是绰绰有余。不过,无论是袁常还是董昭,都没有想过这一点。

        首先,何文是渤海郡本地人,何家如今在渤海郡也是首屈一指的世家大族,有何文做郡丞,可以镇得住绝大多数的世家大族;其次,董昭没有过人的功绩,若是没有丝毫的理由就把何文给撤了,也会让人寒心,毕竟何文在渤海郡做出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当然,还有最后一点,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袁常日后的地盘肯定不可能就渤海郡这一亩三分田,董昭还有着更广阔的舞台,渤海郡无法让他的才能得到充分的施展。以历史上董昭能够位列三公的能力而言,董昭的官途肯定是无可限量的。至于何文,若是以他如今展现的才能来看,郡丞已经是极限了,除非他还能进步,那样说不定能够成为一个州的官员。至于更进一步,怕是有些困难了。

        原本董昭的主薄的职位是郭嘉的,不过自从董昭投到袁常的麾下之后,郭嘉二话不说就把主薄的位置让给董昭了。郭嘉作为一名顶级谋士,处理内政的能力还是有的,不过,跟董昭这个专业人士相比,那就有些差距了。用郭嘉的话来说,那就是术业有专攻,把位置让给合适的人,才能物尽其用。不过,袁常他们都知道,这是郭嘉偷懒的借口。当然,董昭的能力确实不一般,虽然跟郭嘉做的是同样的事,在董昭这个专业人士的手中,却是做的更加轻松,这一点就连郭嘉都非常佩服不已。

        董昭皱着白净的面庞,沉声说道:“很显然,城内的谣言必然是田楷在城内暗插的细作所散播的。太史慈将军的忠义自然毋庸置疑,然而城内的百姓和将士们却并不一定理解。因此,看似很普通的谣言,若是处理不当,将会给南皮城带来致命的伤害。”

        低下的文武官员们在相互讨论,而如今作为南皮城守将的太史慈,却是一脸的平静之色,似乎根本没有把此次的谣言放在眼里。

        “呵呵,诸位,我等在此推测也没什么用。看太史慈将军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似乎早有了解决的办法。”

        倒是董昭眼尖,注意到了太史慈的反应,轻笑一声,将目光看向了太史慈。而听了董昭的话,大家也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太史慈的身上。

        “呵呵,董主簿过誉了,某当不得如此称誉!”

        太史慈轻笑一声,目光在厅内的一众文武身上扫过,而后猛的站起身,朗声说道:“对于散播谣言之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主公在临去之前,有告知于某若是在出现危情之时,可请出一人,自然能够平定一切声音。某愧对主公信任,竟是让渤海郡走到这一步,待主公归来,某自是会向主公请罪。”

        董昭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太史将军,此事与你无关。敌人太奸险,若非太史将军勇猛守城,南皮城早已失守,太史将军之功,我等看在眼里,太史将军无须自责。”

        “是也,太史将军乃是南皮城的顶梁柱,只要太史将军在此,敌军定然无法越雷池一步。”

        “多谢诸位的信任,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必能守住南皮城。主公归来之时,某自会将诸位功劳上禀主公!”

        太史慈对着众人拱手,语气铿锵的说道。

        对于太史慈的这一句话,大家自然都十分满意,有功劳谁都不想错过,既然太史慈这么会做人,他们又岂会有不满意的地方。

        “敌军用计,我等切不可轻易中计。如今大家且各就各位,谨守本职,只要我们不自乱阵脚,任他田楷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跨上南皮城一步。若是有谁疏于职守而出现问题,本将也不会心慈手软,还望大家能够同心协力,替主公守住城池。”

        “是,谨遵太史将军之令!”

        太史慈恩威并施,也没有引起众人的不满。等到太史慈宣布散会之后,却是将何文和董昭二人给留了下来。

        “哈哈,太史将军不愧是主公托付重任之人,主公的眼力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等到议事厅内就剩下太史慈、董昭和何文三人的时候,董昭大笑着向太史慈伸出大拇指称赞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袁常身上的光环原因,袁常麾下的文武之间相处的都相当融洽。就如太史慈和董昭二人,相处的时间不过月余,却已经成了交情不浅的好友了。至于何文,则略逊一筹。或许就如一句话说的,何文跟董昭、太史慈他们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何文属于文官系的,按理来说应该跟董昭相处的比较深厚。但是,何文的能力确实无法跟董昭、太史慈他们相比。太史慈、董昭他们的能力虽然是一文一武,但是,在各自的领域顶尖的不敢说,却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何文的能力却是差了许多,因此,想要融入这个圈子就更加的困难了。

        当然,大家也没有排斥何文。否则,何文也早就无法在郡丞这个位置上坐下去了。

        “董主簿说笑矣!”

        太史慈笑着回应了一句,而后脸色一正,肃然说道:“闲话莫说,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问题。二位可知,主公所言之人是谁?”

        对于太史慈的问题,何文倒是有些一头雾水。不过,董昭却是笑了笑,一副明了的表情。何文见状,心中却是有些沮丧,有些泛酸。以前,何文担任郡丞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胜任这个职位是绰绰有余。不过,自从见识了郭嘉的能力之后,何文顿时就知道自己以前是夜郎自大了。而在董昭这个内政专家出现之后,何文更是悲哀的发现自己被甩了八条大马路。袁常和袁绍去攻打幽州,并且幽州的归属权是属于袁常的,这一点何文也知道。何文也清楚的认识到,以他的能力,怕是以后在袁常的麾下不会有更多的话语权了。何文也想过去努力追寻袁常的脚步,却是始终无法赶上。有的东西,即便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做到,天资有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不过,何文现在又有了新的想法。既然他自己努力无法做到,为何不去向别人学习?就如眼前的董昭,就是一个很好的目标。何家在渤海郡确实有些地位,可是放眼天下,何家不过是沧海一栗,在其他地方说起何家,估计只会惹人笑话。因此,何文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多向董昭学习。

        “哈哈,董主簿不愧是主公看重之人,如此快便知晓是何人了!”

        太史慈大笑一声,同样称赞到。或许因为大家都是精英的原因,倒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二人对视大笑,而后伸出三个手指,缓缓的并拢。等到三个手指完全收回之时,口中同时喊出一个称呼,等听到对方的称呼之后,更是朗声大笑。

        “主母!”

        “主母!”

        同样的称呼从太史慈和董昭的口中跳出,很显然,两人的答案都一致。何文在一旁听了,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恍然。

        如今袁常不在渤海郡,虽然刘曦极少抛头露面。但是,刘曦的作为袁常的女人南皮城内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如朝廷之中,一旦皇帝出现了什么问题,大臣们想要找个能够做主的人,无一不是想到皇后。皇后作为皇帝的妻子,三宫之首,身份意义自然非同一般。如今袁常不在,刘曦的身份自然也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何文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除了袁常的妻子之外,还有谁能够比刘曦更有话语权?

        想到这里,何文对董昭就更加佩服了。

        从太史慈提出这个问题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人家董昭就已经有了答案。反观他自己,却是还一头雾水,摸不着丝毫的头绪,简直没有可比性,不得不服啊!

        “如今城内的谣言已经传的是沸沸扬扬,除了主母之外,怕是无人可以压制。因此,为今之计,只能请出主母来解决问题了。我等作为臣子却是不能替主公分忧,还要劳烦主母,此乃是我等失职!”

        刘曦的存在就好比一把尚方宝剑,关键时刻拿出来用效果自然不一般。但是,走到这一步显然不是太史慈和董昭想要看到的,这只能说明他们的无能。但是,谣言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一个处理不慎,便会造成南皮城的内乱,让城外的田楷有可趁之机,他们却又不得不走这一步棋。

        “某太史慈在此立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是再有如此事件发生,不用别人说,某自刎当场。”

        感慨过后,太史慈咬着牙掷地有声的立誓到。董昭虽然没有说话,却跟太史慈同样的表情,显然他也是这样的想法。看到这一幕,何文的心中自然有些震撼。他突然发现,自己跟太史慈和董昭的差距还真的是非常大。就如太史慈和董昭敢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而他却是没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或许,这便是他无法企及太史慈、董昭这一步的原因。

        想到这里,何文却是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明悟了,一扇大门向他打开。若是何文能够通过这一扇大门,或许便会成为他的转折点。若是不能通过,那么,何文的成就,也就止于这一步。

        太史慈和董昭二人商议完毕,很快便开始了行动。而何文虽然是作为旁观者在旁听,却也是感悟颇多。

        城外,田楷的军营之中

        “哈哈,魏都尉,你所提出的计策果然不错。”

        田楷大笑着称赞了魏索一句,至于魏索那让人不忍直视的面貌,田楷都觉得有些可爱了。从细作发来的消息得知,如今南皮城内虽然还没有乱成一团,却已经不远了。田楷可以预见,只要再有三天的时间,不,只要两天的时间,南皮城内必然会乱成一团。到时候不要他的大军攻城,南皮城或许就会不攻自破。到时候,一旦拿下南皮城,他田楷可就是天大的功劳一件。就他所知,袁常的家眷和许多将领的家眷都在南皮城内,一旦袁常得知南皮城有失,岂不是会立马从幽州撤军,少了袁常这五万大军,公孙瓒凭借地理优势,害怕对付不了袁绍吗?这样算来,他田楷的功劳又岂会小了。

        “哪里,哪里!将军说笑了,都是将军智计过人和英明的领导,末将才能想到这个计策。说来,还是将军的才能,我等若是萤火之光,将军便是天上皓月,不可相比。”

        魏索除了人长得让人无法直视之外,这拍马屁的功夫也是数一数二。帐内的一众将领听了魏索的话,都是一阵反胃。不过,这话只要田楷喜欢就好,至于其他人是何感受,魏索又岂会在乎。

        “好,魏都尉的功劳本将不会忘却,定会向主公禀明。”

        田楷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脸色一正,肃然说道:“各位将军,如今南皮城已经有了乱象,攻下城池指日可待。各位将军且回到各自岗位整顿麾下将士,待到时机成熟,便是攻城之时,勿要一击拿下,扬我军威!”

        “一击拿下,扬我军威!”

        “一击拿下,扬我军威!”

        “我等遵令!”

        随着田楷的一声令下,一众将领都带着兴奋、激动的心情散去。大功他们没有分,但是,拿下南皮城的功劳也不小,他们好歹也能分一杯羹。

        在田楷下令的同时,南皮城内也开始了相应的措施。(未完待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