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四二四章 战事起(十七)

第四二四章 战事起(十七)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ps:看《三国之四世三公》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公孙涛刚喊完话,刚激励完方城的士兵,心中已经想着可以保住方城不失,他也不会被公孙瓒怪责。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公孙瓒却是感觉到正前方一道凌厉的风势传来,正要转过头看看是什么东西,只是,公孙涛看到的只是一点寒芒,然后,就永远的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啊!公孙将军死了!”

        “公孙将军死了,谁还会把我们的战功上报给刺史大人?”

        “我们难道还要继续反抗,白白牺牲吗?不要,我不能白死,家里的婆娘孩子还在等着我回去!”

        当看到公孙涛倒下之后,方城的士兵犹如炸锅一般,喧扰的叫喊了起来。

        “轰隆隆!”

        “杀!”

        方城那还在城外的将近两千的士兵已经开始犹豫是否要继续抵抗,公孙涛先前说他们战死之后,会禀报公孙瓒善待他们的家人。可是,如今公孙涛已经死了,他们的抵抗没有人上报给公孙瓒,他们岂不是白白牺牲了?因此,他们都开始犹豫起来,负隅顽抗的念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方城的士兵在犹豫,韩恂这边的骑兵却是没有丝毫犹豫,依然一往无前的冲锋着,拿下方城是重中之重,即便是拼了性命,也要拿下。

        “啊!”

        “不要…”

        惨叫声接连响起,还在犹豫的方城士兵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倒下了数百名。剩下的一千余士兵看到如此情形,加上公孙涛已经阵亡的原因。顿时就没有了抵抗的念头。

        “我等愿降!”

        “饶命啊,我们投降了!”

        一千多的方城士兵都纷纷扔下自己手中的武器,站到一边蹲下。将通往城门的通道给让了出来,正好足够韩恂的骑兵冲锋而过。

        △将公孙涛战死。副将杨宽却还活着。杨宽是公孙涛的副将,跟公孙涛不一样。公孙涛是公孙瓒的族人,因此能够获得这个方城守将的职位。否则,当初这个职位应该是属于他杨宽的。所以,杨宽对公孙涛是有些不满的。同时,杨宽对公孙瓒也没有多少的忠心。他在方城驻守了这么多年,公孙瓒却让公孙涛来接手主将之职,而把他给忘记了。因此。杨宽在思索了片刻之后,立马就有了决定。

        “公孙瓒无道之主,无端进犯冀州袁刺史,以致于如今惹来祸事。如今袁刺史代天征讨公孙瓒,我们岂能跟朝廷的兵马作对?儿郎们,机会就在眼前,我们应该投降天军,以免日后给自己的家人带来伤害,尔等以为如何?”

        “我等愿听从杨将军之令!”

        方城的士兵也不是公孙瓒的嫡系部队,早在公孙瓒接手幽州之前。方城的士兵就一直驻守着方城。当时的公孙瓒还只是涿郡太守,跟范阳郡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只不过公孙瓒强势,硬是把自己的族人公孙涛给塞到方城守将这个位置上。便是为了他某一天接手幽州而准备。在幽州这个地界上,每个郡的一些城池基本都有公孙瓒的族人在镇守,这一切也都是公孙瓒靠自己的威名做到的。

        不过,如今公孙涛已死,本就对公孙瓒没什么忠心的士兵,在听了杨宽煽动的话语之后,立即二话不说的就投降了。…

        “将军,在下是方城副将杨宽,愿投降将军。还望将军能够接纳我等!”

        杨宽下令士兵们将方城城门大开,然后列队城门两侧。杨宽自己站在最前头的位置,一副谦卑模样的向韩恂说道。如今杨宽已经背叛了公孙瓒。没有了回头之路。因此,杨宽只能抱紧韩恂这条大腿,不然,杨宽真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

        没有损失多少兵力就拿下方城,还得到了方城三千余的兵力,韩恂自是高兴不已。

        “杨将军无须多礼,如今你已投诚我家大人,你我便是同僚,他日都要共事。这方城之事某并不清楚,一切还要杨将军来负责。待我家大人拿下幽州之后,某必定向我家大人禀报杨将军的功劳,日后,这方城就要靠杨将军来管理了。”

        袁常之前是渤海郡太守,麾下的人手并不多,若是完全拿下幽州,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人手来安排。因此,原本一些幽州的官员还是要先暂时任用,等到人手足够的时候,再慢慢把不合格的给替换了。所以,在方城呆了这么多年的杨宽,韩恂自然是好言相待。而且,韩恂在方城也呆不了多久,不日便要启程前往通县跟袁常围攻公孙续,这方城的事情,还是要让杨宽来处理。因此,现在先给对方一点甜头,杨宽还会更加卖力不是。

        果然,听到韩恂的话,杨宽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喜悦之色,看来这一次的投靠还真没有做错。

        这个方城主将的职位原本早就是属于他的,不过因为公孙涛的原因,让他的愿望落空。杨宽当初也很有耐心,公孙涛是他上司的时候,他也是尽心尽责的伺候着,想着什么时候公孙涛走了,能够向公孙瓒推荐自己成为方城的守将。天下虽然开始大乱了,很多武将都想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博取功名。当然,也有人的追求不是很高,能够坐守一城一池便相当满足了,而杨宽,便是这样的人。他没想过去战场上建功立业,那样有可能把小命给丢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守住一座城池,安心当自己的主将不就好了。只是,让杨宽没有想到的是,公孙涛在方城主将这个位置一呆就是好多年,丝毫没有升迁的意思。杨宽也算是明白了,公孙涛在公孙瓒面前并没有多少的地位。想归想,杨宽除了郁闷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念头。只能继续熬了。没想到这一次韩恂突袭方城,把公孙涛给干掉了,而杨宽见机的快。果断的向韩恂投降,却是得到了他一直追求的愿望。这还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人生大起大落让杨宽差点没有幸福的晕过去。

        看着杨宽一脸的喜色,韩恂淡淡的提醒到:“杨将军,我家主公对于人才是求贤若渴,只要有能力,都能够得到发挥。不过,有一点要注意,我家主公最讨厌的便是两面三刀的人。若是有这样的人,后果,希望杨将军能够明白。”

        杨宽在公孙涛战死之后,毫不犹豫的就投降自己,韩恂对杨宽的忠诚度表示怀疑。虽然需要人手,韩恂却不希望滥竽充数,若是杨宽还如此,正如韩恂所说的,后果绝对很严重。

        杨宽一脸正色,朗声说道:“韩将军如此厚待于某。某自当尽心尽力办事,若有不轨之心,当不得好死!”

        目前杨宽的表现。还是合格的。…

        其实,杨宽之所以如此干脆的投降,也是因为当初公孙涛把他的位置给抢走了。试想一下,原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却是被人半路截胡,谁也不会有好心情。况且,因为方城的位置并不是太过于重要,公孙瓒也没有在方城花费太多的心思,方城的将领和士卒们根本没有感受到公孙瓒的优待。对于公孙瓒自然没有多少忠诚可言。这也是为什么杨宽稍微鼓动一番,士兵们就二话不说的投降了。

        “杨将军这般说了。某自然是相信!”

        韩恂点了点头,算是暂时相信了杨宽的话语。而后。韩恂立即让骑兵进城彻底接手方城,要让方城的百姓完全的接受袁常的管辖,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当然,对于百姓而言,是谁统治他们也并不是很重要,只要谁对他们好,他们就支持谁,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等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韩恂立即派出斥候从北城门出发,查探十里范围的情况。

        通常,一个城池都至少有两个城门,根据城池的地形,或者是南北城门,或者是东西城门,视情况而定,也并非一定。当然,两个城门的城池通常都不会很大,而像一些大的城池则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城门,如长安、洛阳、邺城等等,都有着四个城门。因为城池内的人口多,且下辖的县城也多,自然需要更多的城门满足百姓的需求。要知道,从一个城门绕到另一个城门入城,至少都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因此,更多的城门,自然是有必要的。

        韩恂之前攻打的是方城的南城门,因为韩恂是从方城的东南方向进攻,而想要攻打方城的北城门,需要攀过方城周边的山峰,这些山峰可是相当的险峻,且耗时多,韩恂自然没有那个时间去绕路。而韩恂之所以派出士兵去探查北城门外的情况,是因为当初郭嘉在他离开前说过,公孙续也许会发现己方的战略,或许会派兵增援方城。如今韩恂已经拿下方城,倘若公孙续有派兵来支援,他自然准备把对方给吞下。

        攻打方城,从子时初开始,十一名骑兵进城诱骗,到杨宽投降,也不过是子时过半,才进行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虽然已经是深夜,韩恂却还是没有丝毫的睡意,因为还没有确定公孙续是否有派兵增援,韩恂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睡。

        跟韩恂一样,麾下那四千骑兵也是战意昂然,没有丝毫的疲惫之色。早在中午的时候,他们就一直蹲守等到天黑,到了如今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天的时间,这些骑兵却还能保持如此精神,精锐这个称呼,是当之无愧。

        而杨宽见到韩恂麾下的士卒如此强盛,心中也是惊异不已。幸亏自己投降的早,若是不降,在如此精锐士卒的攻击之下,怕是早晚都要失败。到时候,他就是阶下囚,还想成为方城的主将,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韩恂在临时的住处等待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派出去的斥候终于有消息传来了。

        “将军,属下在城外十五里处发现异常。观动静,似乎有大队兵马正在向方城靠近。按照对方如此声势,至少也有一万的人马。”

        “好,终于来了!”

        韩恂眉头一挑。果然,军师说的没错,公孙续真的发现了他们的意图。还派出了士兵来增援。不过,想来对方并没有发现方城已经易主。因此,还是如此大摇大摆的向着方城前进。倘若对方知道方城易主,肯定不会弄出如此大的声势,要么小心翼翼的靠近,寻思夺城;要么知道增援无望,便会撤退。可是对方这两个做法都没有,显然是不知道方城已经成为了袁常的地盘。…

        寻思了片刻,韩恂心中有了主意。当即下令道:“来人,将杨宽将军请来!”

        韩恂将杨宽请来,自然是要借用对方的身份,将公孙续派来支援的士兵给诱骗进城,然后一举消灭。如此削弱了公孙续的实力,若是按照正常情况下,说不定还能招降其中大部分的士兵,增强己方的实力,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杨宽对于韩恂的提议自然没有拒绝,如今他是一个新投降的将领。也想要在韩恂面前表现一番。

        安排完毕,大家各自去部署准备。

        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公孙续派来增援的兵马终于出现在城门之下。随后。对方正中央的兵马分开出一条道路,一名骑坐在马上的威武将领排众而出,身旁数百名亲兵护卫,在那将领的示意下,一名士兵跑到城头之下。

        “方城守将公孙涛可在?”

        公孙涛好歹也是一城守将,身份不低。而且,公孙涛还是公孙瓒的族人,按理来说对方应该表现出一副尊敬之色。可是,对方将领派出的这名士兵直接呼喝公孙涛的名字。根本没有丝毫的敬色,想来对方因为是公孙续麾下的将领。也清楚公孙涛在公孙家的地位,所以才没有丝毫的敬色。

        “尔等何人。胆敢直呼将军名讳,还不速速报上名来,否则,别怪本将不客气了!”

        杨宽脸上摆出一副怒色,似乎因为对方对公孙涛的不敬而愤怒。当然,杨宽的神色自然是装出来的。在心中,杨宽却是感到公孙涛有些悲哀。

        好歹也是公孙瓒的族兄弟,而且还是一城守将,可是只是公孙续麾下的一名将领,就敢如此不把公孙涛放在眼里,还真的是非常可悲。杨宽也想到,即便自己还是公孙瓒的麾下,成为方城的守将,岂不是会跟公孙涛一样,被人如此呼喝?想想就觉得有些不爽,不过,幸好自己如今已经投靠了新的势力,也无所谓在公孙瓒麾下会受到何等待遇。

        “尔乃何人?守将公孙涛何在?我家吴将军在此,奉少公子之令前来增援方城,还不速速让公孙涛出城迎接,若是贻误战机,小心项上人头!”

        那喊话的士兵倒也是狗仗人势,极其的猖狂,对着杨宽是没有丝毫的客气可言。

        杨宽心中恼怒,对方不过是一名小兵,而自己好歹也是一城副将,身份比对方高了一大截,对方竟然还敢如此无礼,而对方之所以如此嚣张,也是因为这小兵的上级是公孙续麾下的将领,古语说的好,宰相门前三品官,因为自家上级的地位,小兵自然也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所以跟杨宽说话才如此不客气。不过,杨宽心中冷笑,若是以前,他当然会客气的对待。然而如今他已经是袁常的属下了,哪还用得着看对方的脸色?

        “喝!”

        杨宽怒喝一声:“好胆,我家将军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尔等既是少公子派来的援兵,可有凭证?我家将军已经睡下,若是无端打扰,必定要尔等小命。”

        城下那小兵恼怒不已,对方竟然敢如此跟他说话。如今他们还在城外,暂且先不跟杨宽怄气,等进了城之后,他定要让杨宽好看。

        “这是少公子的书信,接好了!”

        小兵从吴将军手中接过一封书信,直直的对着杨宽便射了上来,杨宽微微侧开身子,心中更是恼怒不已,这小兵实在猖狂,等进了城,就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哼!…

        这支士兵是公孙续派来的,自然有公孙续的书信。

        杨宽随意的看了一眼,便把书信给收了起来。反正不管对方有没有书信,杨宽都会放对方入城。之所以让对方拿出公孙续的书信,只不过是想要恶心对方而已。如今看了书信之后,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

        “果然是少公子的亲笔书信。众位且稍带,某这便让士兵们打开城门。”

        那小兵见杨宽突然转变了脸色。顿时更是得意不已。不过,现在已经晚了,等进城之后,他铁定要羞辱杨宽一番。

        “吱呀!”

        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在黑夜之中,从外面看进来,这城门却好似一道黑暗无边的道路,又似一条噬人的恶狼。等待着猎物的进入。

        “进城!”

        见到城门打开,吴将军大手一挥,顿时,他身后那一万士兵列着队形,缓缓的进入方城。

        城头之上,杨宽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等下就有你们好看的了。

        士兵一个接一个的步入方城之内,一万名士兵,足足走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才总算全部进城。

        “轰隆!”

        厚重的城门又一次关闭起来。而吴将军傲然的从马上跳了下来,准备走上城头,给杨宽一点颜色瞧瞧。刚才那小兵是替他传话。也就是代表了他的意志,可是,杨宽却如此狂妄的对待自己的代言人,岂不是意味着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吴将军跟随公孙续已久,养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被杨宽如此轻视,岂能没有丝毫反应?

        “咚、咚、咚!”

        然而,还不等吴将军走上城头,城头之上却是突兀的响起了沉闷且连绵不绝的鼓声。听这鼓声的含义,似乎在传达着进攻的信息。

        “呔。深夜如此鸣鼓,岂不知打扰城内百姓?若非本将军今日心情好。定要杖你三十军棍。”

        吴将军已经走上了城头,仿佛自己是老大一般,对着杨宽就是一番叱喝。

        如今吴将军和一万的援兵都已经入城了,杨宽还需要给对方好脸色?当下,杨宽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不屑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杖责本将?真是狂妄自大,今日,本将就要让你知道,你到底是姓什么!”

        “哇呀呀…”

        吴将军自从成为了公孙续麾下的将领之后,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当下,吴将军气得哇哇大叫,手指着杨宽,怒骂道:“不开眼的东西,本将军乃是…”

        “轰隆隆!”“轰隆隆!”

        吴将军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一阵地动山摇,然后便听到沉重的轰隆声。吴将军虽然狂妄,却也是久经战场的老将,自然知道这声势是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哪来的骑兵?”

        吴将军对着杨宽怒吼一声,随后转过头四处望了望,而后,吴将军便看到城内多个方向出现了一支骑兵,正呼啸着向城门处的己方士兵冲来。等到对方的人马接近之后,吴将军清楚的看到这些骑兵穿着冀州士卒的铠甲,想到这里,吴将军顿时心中大骇,冀州的骑兵怎么会出现在城内?在如此狭小的地形之内,这一万步兵简直就是骑兵的靶子,根本没办法展开阵型抵抗。

        “怎么回事,城内怎么会有冀州的骑兵?”

        吴将军一脸怒火的看向杨宽,不过,看到杨宽脸上的冷笑,吴将军顿时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逆贼,你竟敢背叛公孙大人,待公孙大人抽出手来,定要将你阖家灭杀。”

        “哼!”

        杨宽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公孙瓒能否自保都是问题,还有空暇来找本将?不过,这些事都与你无关,因为,你再也看不到了!来人,将这狂徒击杀!”

        城头之上都是杨宽的亲兵,吴将军刚才是只身一人上来城头要羞辱杨宽,他的亲兵都还在下面,此刻面对恶狠狠的杨宽亲兵,吴将军又如何能够抵挡的住?在损失了数名亲兵之后,吴将军便被砍倒在地。而为了报复吴将军斩杀己方数名同伴的仇怨,杨宽的亲兵更是将吴将军给砍成肉酱,场面好不残忍。

        韩恂的四千骑兵本就是精锐,再加上对方的将领已经被砍死,剩下的一万士兵在没有将领指挥的情况下,又如何阻挡骑兵的攻势?不过片刻的功夫,战斗就已经结束。(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