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二八一章 南皮城之战(上)

第二八一章 南皮城之战(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公孙瓒你这贼厮,身为朝廷臣子,无端入侵渤海领地,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无父无母,卑鄙、无耻、下流的腌臜厮,赶紧滚回你的幽州去。要不然,俺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当夜壶。”

        典韦扯着嗓子在南皮城上破口大骂,袁常只是把大致的意思告诉典韦,剩余的就让典韦自己创新发挥,效果也是很显著的。

        “你…”

        公孙瓒在南皮城下,伸出手指着城上的典韦,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想他公孙瓒自成名以来,横扫异族,无不受人敬仰,何时会有这样的待遇?除了前一次在壶关的时候被袁常给羞辱了一顿,而这一次又被袁常的手下给怒骂,让公孙瓒怎能不愤怒。不过,要是公孙瓒知道典韦的骂语也是袁常授意的,也不知道公孙瓒是否会因此气晕了。

        “公孙将军,无须与他们逞口舌之利,只要拿下南皮城,到时候他们还不任公孙将军你揉圆搓扁。”

        黑袍人骑马跟在公孙瓒身后,见公孙瓒就这样被骂的陷入暴怒状态,心中不屑。不过,看在盟友的份上,他还是出声提醒一句。

        公孙瓒闻言,知道自己确实有失水准。当下压下愤怒的心情,冷着脸望向城上,大喝道:“袁常小儿,我麾下士卒通过此地,无端被你们攻击,使得我军损伤无数。你若是个男人,就要敢作敢当,别让我看不起你!”

        “哈哈!”

        典韦这厮在城头放声大笑,对着下面的公孙瓒咆哮道:“公孙瓒小儿,你打的什么心思,俺家大人都知道,你以为瞒得过谁。不过俺家大人宅心仁厚,不跟你计较,饶了你无端入侵俺家大人领土的过失。至于俺家大人是不是男人,你若是有什么女儿、妹妹或者远方表妹之类的,俺家大人会让她们知道是不是男人,哈哈!”

        “哈哈,公孙小儿无耻至极!”

        “哈哈,公孙小儿快快献出你家女儿或者妹妹。”

        “大人真男人,铁血真汉子!”

        南皮城内的守军,早就得到吩咐,待典韦话音落下,齐声高喊起来,直把下面的公孙瓒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窍。

        “气煞我也,袁常小儿,待我攻下南皮城,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公孙瓒咬着嘴唇,因为愤怒,全身都在颤抖着。此刻的他,恨不得直接出现在袁常的面前,对着袁常那可恶的嘴脸,抽上几百鞭子,怕是也难泄心头之恨。

        且说袁常这么激怒公孙瓒,难道就不怕公孙瓒不顾一切的下令强攻南皮城?如果公孙瓒真把他的精锐用于攻城,南皮城绝对无法守住。当然,如果只有公孙瓒一个人,袁常肯定不会这么做。但是,如今公孙瓒背后有一个出谋划策的人,袁常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犹豫的。

        正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有才智的人往往是多疑的,当一件不寻常的事发生的时候,他们总会去思考其中是否有什么目的。

        正如此刻的黑袍人,也在思考袁常激怒公孙瓒的原因。

        “公孙将军且勿动怒,袁常小儿如此激怒于你,必定有所图谋。公孙将军如今应当冷静下来,待探知南皮城内虚实,再有行动。”

        公孙瓒先前已经被袁常气得就想下令强攻南皮城,此刻听得黑袍人的话,大脑级如被一盆冷水泼下一般,心中一个激灵,暗道危险。没想到自己如今的定力越来越差,被对方这样辱骂差点就失去冷静,幸好有先生在一边提醒自己。

        “多谢先生教诲,某接下来绝对不会再愤怒。袁常小儿于我如草芥,我何须与这等人生气,平白失了身份。”

        公孙瓒说着,整了整自己的铠甲,神色再次冷静下来。

        然而,公孙瓒才刚冷静下来,就见到南皮城头上的士兵高高举起右手,紧紧握拳,然后中间的拇指缓缓升起,斜斜指向公孙瓒。

        “公孙瓒小儿,你可知这是什么意思!”

        典韦在城头上大喊了一声,突然响起自己似乎也不知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袁常刚刚吩咐士兵们做出的举动,不再计划之中,大家也都不明白这个意思,所以都将疑惑的目光望向袁常。

        当然,在场众人之中,赵云是明白竖中指的意思。当初袁常告诉赵云这是一个凶残的绝技,赵云还信以为真,最后袁常才说出答案,是问候对方女性的意思,差点没让赵云吐血三升。此刻见到袁常发出这样的指令,赵云顿时掩面,觉得有点脸红,主公行事还真的是难以揣度。

        “咳!”

        袁常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肃容说道:“这个手势简称竖中指,其中蕴含了九九八十一种变化,端的是绝世神器。一般人碰上它,只有败退。现在本大人先教你们第一种变化,你们跟着本大人一起高喊。”

        “公孙瓒小儿,令母可好…”

        “公孙瓒小儿,令姐可好…”

        “公孙瓒小儿,令妹可好…”

        当南皮城的士兵们热血的跟随着袁常高声喊过之后,似乎都反应过来,诡异的目光齐齐望向袁常,而下方的公孙瓒也是呆愣的望向南皮城上,整个战场因为这一次的喊话,诡异的静谧下来。

        “噗!”

        良久之后,南皮城下传来一道声响,也亏得此刻安静无比,否则众人还听不到这个声音。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只见公孙瓒口中鲜血犹如不要钱一般喷出,最高时竟然可达三尺有余,照公孙瓒的情形来看,至少也吐了好几升的血。真让人怀疑,公孙瓒有没有这么多的血够他浪费。

        或许有人觉得剧情接下来应该是这样:公孙瓒吐血不止,最后坠于马下,口中连呼三十六次“既生瓒,何生常?”然后闭上双眼,一方诸侯就此殒命。

        那只能说你想太多了,电视剧看多了。

        “袁常小儿,我与你不共戴天!”

        公孙瓒赤红着双眼,手中马鞭遥指袁常,咬牙切齿的喊道。随后,公孙瓒拔出腰间佩剑,高高举起,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黑袍人的劝阻,一定要攻下南皮城,然后找来无数个精壮大汉,将袁常**至死。

        “吱呀!”

        正当公孙瓒要发出进攻命令之时,南皮城却是城门大开,一人一骑手舞双戟率先冲出,其后跟着一千手持长枪的士兵,列好阵型,似乎准备与公孙瓒十几万大军交战。

        而那为首的武将,正是典韦。

        “公孙将军冷静,敌方行事诡异,且莫中了他们的埋伏。”

        黑袍人见公孙瓒停下动作,连忙趁机劝阻。原本黑袍人也不觉得南皮城有多难攻下,但是,自从得知南皮城内有高人之后,黑袍人也谨慎了许多。此刻对方一反常态的打开城门,出城迎战,让黑袍人不得不深思其中是否有诈。

        而公孙瓒先前也确实因为袁常那问候自家女性的举动而失去冷静,此刻见到典韦和一千士兵的异常举动,还有黑袍人的极力劝阻,暴怒的心情也冷静了下来。

        这一切,自然也是在袁常和郭嘉的预谋之中。

        并非是黑袍人的智慧不足,而是当一件事极其诡异的时候,都会让人觉得其中有什么阴谋。就如司马懿一样,在诸葛亮摆出空城计的时候,十几万大军愣是不敢进攻只有几千老弱的城池,结果成为笑柄。

        “陈留典韦在此,何人敢与我一战!”

        典韦双戟拍的砰砰响,狰狞的面孔,杀气盈然的双目瞪着公孙瓒的大军,一时之间竟是无人应答。

        “何人敢战!”

        典韦再次大喝一声,其威势竟是吓得公孙瓒十几万大军齐齐后退了一小步,更有胆小之人双腿颤抖,连手中的兵器都有些握不住的样子。

        典韦记得袁常告诉自己的话,再次喝道:“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

        当然,典韦这出,自然是袁常借用张三爷大闹长坂桥的桥段,而典韦的面貌跟张三爷相比,更是凶恶无比,效果自是更好。

        只见公孙瓒那边,有两名武将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脑浆迸裂,却是当场命丧。再看其他士兵,不少人惊的跌坐于地上,哭喊着“我要妈妈”;这些都还不算厉害,当日夹子山埋伏一战,那些见到典韦凶猛实力的黄巾军,更是吓得面如白纸,大哭大喊着要逃跑,此时他们连看一眼典韦的想法都没有。

        “来人,传令下去,再有言撤退者,执法军士立斩无赦。”

        关键时刻,还是黑袍人镇得住场面,望向典韦的方向虽然一样有些惊惧,却还是异常冷静的传达命令。在被斩杀了数百名想要逃跑的黄巾军之后,或许是在执法军士冷酷无情的大刀之下,大军的士气终于缓和下来。

        公孙瓒心中也是一阵惊颤,没想到南皮城竟然有如此壮士,即使公孙瓒自诩无敌,在典韦的气势下,竟然也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看到黑袍人的表现,公孙瓒终于冷静下来,低声问道:“先生,没想到这南皮城内竟然有如此人物,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

        隐藏在黑袍下的双目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黑袍人死死的望向口中呼喊的典韦,想要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然而,却是一点异常都没有,黑袍人心中更是谨慎。沉思了片刻之后,黑袍人这才小声提出了建议。

        “公孙将军,南皮城的反应有些异常,如今士气大跌,攻城怕是难有效果。不若先派大将去探一探此人的虚实,随后再作计较。”

        “先生高见!”

        公孙瓒称赞了一句,随后望向己方大将,高声问道:“何人出战?”

        然而,公孙瓒的话音落下后许久,却是没人有反应,公孙瓒的脸顿时都绿了。自己的部下这么怂,连出战的勇气都没有。

        黑袍人扫了自己身边的一名亲信,那亲信会意转身跑到一边。

        “末将愿战!”

        终于,好半天之后有人高声回应。不过,一看喊话之人,公孙瓒的脸又一次绿了。因为,出战的人并非是公孙瓒的大将,而是黄巾军中的一名渠帅。

        公孙瓒狠狠的扫了一眼自己麾下的大将,心中记下,此刻也没多说什么。

        出战的是黄巾军的渠帅-大通,擅使双手大刀。大通对自己的武艺还是极有自信的,当日虽然典韦凶猛,大通觉得自己并不比对方差多少。通常武将用的都是单手武器,因为另外一只手要握住缰绳,稳定身形,否则就很容易掉下马去。夹子山一战之时,典韦用的是双戟,而且是步战,大通觉得如果是骑战,他还是有胜利的希望。

        大通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他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的双腿比寻常人长许多,因此,他借助双腿的夹力,就已经能稳住自己的身形,不用害怕会坠下马,而他又能使用两柄武器,自然是优势极大。

        “驾!”

        大通其中一柄大刀猛的一拍马屁股,那马顿时疾射出去,大通则挥舞着双刀,气势惊人的冲向典韦。

        当看到典韦的举动之时,大通的自信就更足了。

        只见典韦将其中一戟别在腰间,一手握住缰绳,另一手则舞着手戟拍马冲向大通。

        “来将通名,俺不杀无名小卒!”

        典韦怒喝一声,喊了一句经典对白。

        不过,或许因为自己的优势,使得大通意气风发,对典韦极其不屑的说道:“要死的人,无须知道大爷姓名!”

        “哇哇哇!”

        典韦也很配合的气得哇哇大叫,舞着手中的一只手戟,红着双眼冲向大通。

        “铿铿!”

        大通双刀舞动,典韦一只手戟左右格挡,显得有些不支。见到如此情形,大通更是心中暗喜,心道此人不过如此,也就长得凶恶一点,声音粗一点,实力也就一般。

        大通信心更足,他知道己方人马早晚会变成公孙瓒的部下,因此,也有心在未来的主公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将手中双刀舞的密不透风,不像是在与人厮杀,更像是在表演舞蹈一样。

        而典韦,则有些狼狈,左支右挡,有时大通的双刀堪堪从典韦的面上划过,而典韦则是惊险的躲过。看到如此情形,大通心中则是暗想自己只要再快一分,就能将典韦斩于马下,双刀挥舞的更是卖力了。

        “铿!”

        又是一道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虽然只有一声。但是,却是因为大通的双刀同时撞击在典韦的手戟之上,所以听起来才只有一声,实际上,大通这一次进行了两下攻击。大通正想收回双刀,再次攻出,却是陡然间察觉双刀之上的阻力没了。

        “扑通!”

        正纳闷之间,只听得耳边传来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大通抬眼望去,却是看到典韦被他这一击给打下马,正因为疼痛在地上翻滚着。

        “哈哈,如此实力竟然还敢张狂,看我斩下你的首级。”

        大通大笑一声,拍马舞着双刀向典韦冲去。此刻在大通的脑海之中,似乎已经看到典韦首级从脖子落下,鲜血四溅的场面。然后,当他提着典韦的首级来到公孙瓒面前请功,公孙瓒对他加官进爵,然后坐拥一地,享受万千瞩目。

        然而,还在幻想中的大通,却是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然后,点点滴滴白色的、红色的未知物体出现在眼前。那白色和红色的物体似乎有些印象,好像是脑浆和鲜血,可是他都还没有动手,怎么就有这些东西呢?再然后,大通已经从马上坠下,而他的脑袋中间,一支手戟正插在脑袋正中央。

        “典将军威武霸气!”

        “典将军无敌!”

        南皮城上的士兵见到己方大将斩杀敌将,顿时都高声喝彩到。至于先前典韦被打的狼狈的模样,谁还会在意?只要斩杀敌方将领,那就是好样的。

        “哼!”

        公孙瓒见状不屑的冷哼一声,至于先前典韦给他的威势,早就被公孙瓒给抛在脑后了。

        从典韦和大通一战中,公孙瓒已经看出典韦不过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家伙。声音粗,面容凶恶,实力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亏他刚才还会被吓到。

        “张通,张达,秦胜,廖文,你们四人去取下那厮首级!”

        公孙瓒头也不回的下令道,若是四人还犹豫不前,他肯定会直接把四人的脑袋给砍了。不过,公孙瓒不担心四人会拒绝,他都能看出典韦虚有其表,自己手下的大将难道就看不出来吗?

        “末将得令!”

        正如公孙瓒预想的一般,四人都很欣然的接受命令。典韦刚才的表现被他们看在眼里,对于典韦惧怕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贼厮,纳命来!”

        四将拨马而出,一人舞枪,一人舞矛,另外张通、张达二人乃是孪生兄弟,耍的乃是双钩。张通、张达兄弟二人一左一右夹攻,而秦胜和廖文则正面冲锋,誓要一击将典韦斩杀。而典韦,则不紧不慢的从大同额头上拔出手戟。

        听得公孙瓒这边传来的声音,缓缓的转过身,嘴角张开,露出一口洁白牙齿。

        “不好,快退!”

        黑袍人见状,先前心中一直有不好的预感。此刻看到典韦的笑容,终于明白先前的预感是来自何方。

        可惜,黑袍人喊的再快,也没有比典韦的行动快。

        只见典韦抽出大通的双刀,猛的掷向秦胜和廖文二人,二人正在冲锋途中,哪知典韦隐藏实力,而且双刀来势凶猛,竟是直接将二人胸口穿透,将二人的尸体从马上带起;张通、张达二人也已经策马来到典韦跟前。只见典韦双戟同时挥出,张通、张达二人胯下战马立马倒毙,典韦也没有停顿,双戟再次挥出,结果了张通和张达的性命。

        “这…”

        公孙瓒瞪直了双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战局突然间就变成这样。

        “公孙将军,今日不宜开战,我军且先安营扎寨。那人虽勇猛,也不过是一人,明日我军攻城,任他有千般实力,也奈何不得。”

        听得黑袍人的话,公孙瓒咬着牙,恨恨的挥手下令撤军。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