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七五四章 狗男女

第七五四章 狗男女

        不多时,袁常抱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回到大厅之中,很显然,袁常口中所说让人爱不释手的玩意,便是他怀中盒子里装着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夫君,这便是你所说的奇特之物?”

        等袁常打开盒子,将盒子里的东西倒出来之后,刘曦捏起一个成年男子大拇指大小的方块状物体,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虽说这方块状物体是用玉石打造的,珍贵异常,但是,却也不至于让她们爱不释手,简直让人失望。

        “嘿!”

        注意到众女脸上的不屑表情,袁常笑了一声,解释道:“你们可莫要小看这小小的玩意,可谓是绝世神器,无论男女老少,在了解此物之后,都无法避免,最后都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袁常拿出来的,自然是麻将这等神物。

        原本,袁常是担心麻将会让过多人沉迷于其中,而且赌博会破坏多少家庭,所以,没准备鼓捣这玩意。但是,后来想想,赌博这种事是无法避免的,没有麻将,一样有其他的赌博方式。既然如此,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就没什么区别了。其他人他管不了,身边的人他自然是会告诫一番,而且,再加上如今这年代娱乐项目太少,搞出麻将让大家多谢娱乐活动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再加上如今的年代不太平稳,将士们都去战场上征战,多是妇女守在家中。既然如此,便将麻将给放出来,也算是给她们一个寄托,免得日夜担心自己的男人是否在战场上出事。说起来,也是一箭好几雕的主意。

        “有这么神奇?”

        刘曦歪着脑袋,不信的说道。

        随后,袁常也不废话,直接把麻将摆上桌,并且花了一些时间将详细的规则给她们解说了一番。

        “说的再多也没用,不如上手实践一番。”

        “好呀,好呀,夫君我要试试!”刘曦兴奋的说着,便麻溜的找个位置坐下,准备上场试试手。

        “哼,玩物丧志!”

        蔡琰翘起臻首,一副吾羞与尔等为伍的表情。但是,看她眼中闪烁的光芒,似乎在期待着某人的邀请,只要某人动动嘴皮子,她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可惜,她的表演注定失败了。

        “算我一份!”

        刁秀儿拉开一把椅子也坐了下去,无视蔡琰那一副你怎么叛变了的表情。玩玩麻将而已,多大的事,再说了,要是借麻将狠狠的打击一番刘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至少,不会起什么争端。

        “咳咳,昭姬姐姐,人家年纪还小,正是玩乐的时候。既然昭姬姐姐不参加,那便让我来吧!”

        吕玲绮本以为自己没分参与的,谁知道蔡琰临时傲娇起来,却是让她得利,也有机会上手玩耍一番。这种时候,她哪里还会记得自己是跟蔡琰一伙的,在有好玩的东西面前,姐妹情都是塑料做的。

        蔡琰心中那个气啊,差点没吐血!

        刚才听了袁常介绍的玩法,她心中就有些兴趣了,只不过想趁机在刘曦面前拿捏一番。毕竟按照袁常说的,这麻将要四个人玩才有意思,袁常、刘曦,加上清洗餐具的甄姜也才三个人,自然要找她和刁秀儿、吕玲绮补一个。而她和刁秀儿、吕玲绮三人同盟,共同进退,她若是不同意,刁秀儿和吕玲绮也就不会同意,袁常他们自然就没得玩耍了。然而,现实给了她沉重的一击,在面对好玩的东西之时,刁秀儿和吕玲绮竟然如此不可靠,反手就给她捅了几刀。而且,话已经说出口,她也不好让吕玲绮站起来给自己让位。

        “噼里啪啦…”

        “先摇骰子,七点,秀儿先坐庄…”

        有袁常在旁边边玩边解说,很快,刘曦、刁秀儿和吕玲绮三女就开始熟悉,并且渐渐的投入了进来。正如袁常所说的,麻将这玩意确实跟有毒一样,很容易让人上瘾,没看到很多麻将文化历史悠久的城市,大清早的就摆好桌子,战斗到月明星稀,然后第二天接着来,可见麻将的魅力。

        “三筒…”

        “我吃,嘻嘻,谢谢秀儿姐姐…”

        上家的刁秀儿打了一张牌又被下家的吕玲绮给吃了之后,得到对方的一顿感谢。刁秀儿蹙起秀眉,冷哼一声道:“玲绮,你可莫要得意,姐姐我这是在放长线吊大鱼,你这么急着吃,小心最后吊上来的是你。”

        赌场无父子,更何况是刁秀儿和吕玲绮的塑料姐妹情。

        吕玲绮依然一副笑嘻嘻的表情,说道:“若是真被秀儿姐姐你给吊到了,人家也认了,嘻嘻。我打二万…”

        “我胡了!”

        刁秀儿推牌,淡淡的说了一句,几人看去,刁秀儿的牌面刚刚好只胡一张二万。瞟了一眼吕玲绮,见她嘟起小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调侃道:“姐姐我要多谢玲绮你成人之美了,若不是放炮,姐姐这一把可就胡不了了。”

        “哼!”

        吕玲绮冷哼一声,反驳道:“底牌还有三张二万没出来,你不是还有机会,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一把算你运气好。”

        “你确定?”

        刁秀儿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指着推牌的袁常和刘曦二人的牌面,说道:“你看看,剩下的三张二万在袁公子和曦姑娘手中,看他们的牌面自然是不会拆开。所以说,没有你这张二万,姐姐我是肯定胡不了的。”

        “气死我了,再来!”

        吕玲绮不服气的娇喝一声,手上麻溜的洗起了牌。

        刁秀儿摊了摊手,有些索然无味的说道:“这样玩也太过无趣些,玩到最后也不知谁输谁赢。不如这样,我们添些彩头,就以一个花一文钱为彩头,最后便能看得出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如何?”

        一个花一文钱,也不贵,在场的人都不缺钱,自然不会在意。而要分出输赢,这个提议自然是不错的。

        “我都可以!”

        刘曦无所谓的回应了一声,她自然是看出来刁秀儿是准备借着麻将来打击自己。不过,她也不是泥捏的,更不是吕玲绮这种胸大无脑之辈,都不懂得计算别家的牌。就如刚才那一把,她手中一对二万可有可无,她就是计算到刁秀儿可能需要二万,所以就没有动过。因此,添彩头来定输赢,她也不惧。

        “来就来,本姑娘难道还怕了不成!”

        吕玲绮更是不知道什么是怕,她只是纯粹的认为自己的运气不好。却不知,她脸上的表情如此生动,大家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的牌面如何了。因此,如果要算起来的话,输的最惨的肯定就是她了。

        袁常倒是有些无语,没想到才这么一会儿,刁秀儿就无师自通,把麻将当成赌博道具了。不过,小赌怡情,他也看出刁秀儿的心思,这种争斗倒也无伤大雅,便由她去了。

        “八条…”

        “我胡,玲绮妹妹,再次感谢你了!”

        “九万…”

        “胡,玲绮姑娘,你真是好人,知道我只听九万…”

        “五筒…”

        “咳,玲绮,其实我也不想胡的,但是,你看我就只听五筒,也就你手上还有一张五筒,不胡都不行了。”

        于是,从头到尾,十局里面有八局是吕玲绮在放炮给大家喂牌。毕竟袁常、刘曦和刁秀儿三人都贼精、贼精的,很会算牌,一点缝隙都不留,只有不会算牌的吕玲绮不明白这一点,然后就造成了上面的结果。剩下的则多是自*摸的局,毕竟吕玲绮手上的牌不可能把把都是他们想要的,要真是如此的话,那只能说吕玲绮是有够倒霉的。

        “可恶…”

        吕玲绮也是欲哭无泪,袁常、刘曦和刁秀儿三人桌面上的铜钱堆的满满的,就她已经快要见底了,再输下去,她就要成为最大的输家。这些钱她自然不会在乎,但是,事关脸面,她自然不可能不在意。

        新的一局开始,吕玲绮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挽回自己的脸面。奈何,以她的智商,怕是把头发想白了都想不到。

        “打这张…”

        虽说有些气恼刁秀儿和吕玲绮二人“叛变”的行为,但是,总归还算是自己的同盟。所以,蔡琰在看吕玲绮输了半天之后,终于出手指导吕玲绮如何出牌了。

        “昭姬姐姐,打这张可以吗?”

        蔡琰的气还没全消呢,见吕玲绮不相信自己,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你爱信不信,随你的意!”

        吕玲绮有些纳闷,自己不就问了一句,昭姬姐姐怎么就生气了?

        吕玲绮跟刁秀儿不同,她是觉得好玩刚才才会加入牌局,根本没有考虑到和蔡琰她们同盟的问题。而刁秀儿是明白这一点,却依然选择参与牌局。而刁秀儿这么做的原因有三,一来三人的同盟就是塑料姐妹情,随时都会破裂,自然无需太过上心;二来,说起来刁秀儿和蔡琰也是竞争者,大家都在竞争同一个男人,两人也算是对手,自然不能什么都按照对方的意思来;当然,第三个原因也是最后一个原因,大家又不是生死仇敌,只不过是为了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秀存在感而已,临时的联盟破裂,自然没什么大不了。所以,蔡琰气恼归气恼,却也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

        否则,她现在也不会指点吕玲绮如何出牌,巴不得看她输个精光,大大的出丑一次才好。

        却说吕玲绮想想蔡琰是有名的才女,才智过人,说的应该有道理,自己不相信她,难怪昭姬姐姐生气。

        因此,想过之后,吕玲绮便按照蔡琰的指点打出了一张牌,“六万”!

        果然,吕玲绮这张牌打出来,没人吃,也没人碰,更不会有人胡。毕竟蔡琰才女的名声不是虚的,她也默默的计算出袁常他们三人想要的什么牌,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意。

        刘曦嘟起嘴,没好气的说道:“观棋不语真君子,观麻将也是一个道理。”

        “哟呵!”

        蔡琰嘴角翘起,看到刘曦吃瘪她就高兴,丝毫不顾及自己才女的风范,回应道:“曦妹妹,那要让你失望了,在下区区小女子,当不得君子,所以,观麻将自然是忍不住要说几句肺腑之言了。”

        “哼!”

        刘曦冷哼一声,却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如此一来,吕玲绮在有了蔡琰的指导之后,慢慢的开始搬回劣势,原本已经快要见底的铜板,渐渐的开始丰厚了起来。毕竟在大家都在算牌的情况下,很大一部分要靠运气来获得胜利,只有少数的情况下计算失误了才会不小心放炮给别人胡了。

        “昭姬姐姐你真厉害,难怪你不坐下来玩!”

        吕玲绮赢了好几局之后,忍不住兴奋的欢呼起来,而她口中冒出来的一句话,让袁常三人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蔡琰自己也是略显尴尬。她先前之所以拒绝,完全是因为矫情,想要拿捏一番的原因,跟她是否厉害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夫君,姐姐,你们在玩什么,这么开心啊?”

        终于把餐具给清洗完毕的甄姜来到大厅,一脸好奇的讯问到。刚才在厨房清洗餐具的时候就听到他们的呼声,等清洗完毕之后,她便迫不及待的跑来大厅,却是看到袁常他们手中奇特的麻将。

        于是,袁常便耐心的给甄姜解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甄姜的眼睛顿时冒出光芒,随后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盯着袁常,那发光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珞儿,你这是要把为夫给赶下桌不成?”

        袁常有些无语的说道,自己的地位难道已经低到了这种程度了?

        反正在场的早晚都是自己人,甄姜抛了一个媚眼,油腻的说道:“哎呀,夫君你怎么会这么说,我们是读书人,读书人的事怎么能说赶呢?是夫君对奴家的宠爱,才让奴家如此任性,好不好嘛,夫君…”

        听到甄姜那拖长音的呼唤,袁常身子都酥了,于是立马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了甄姜。

        其他几人看着袁常和甄姜二人,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句话:狗男女,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