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七五三章 爱不释手

第七五三章 爱不释手

        夫君,你回来啦刘曦原本欢快的声音,突然间变得好似机器人一般,一顿一顿的吐出后面几个字,是因为她看到袁常身后跟着的蔡琰刁秀儿和吕玲绮三女,脸色有些微的变化之后,立马就恢复过来,再次挂上笑容,问候起来。

        三位妹妹也来了,快快进来坐坐,平日里也要多多往来,莫要如此生分!刘曦自然知道自家夫君跟三女暧昧不清的关系,因此,开口就把自己正宫的地位给奠定了,摆明了蔡琰三女日后进门地位要在她之下。

        其实,刘曦平日里也不是小气之人,非要计较这个,主要原因还是蔡琰三女平日里也没有上门跟她交谈,错非袁常邀请外,她们也极少上门。

        因此,刘曦认为她们这是要跟自己争抢地位的举动。在这个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刘曦自是不愿当妒妇,让人指责。

        但是,对方摆明要跟自己争抢地位了,若是她还没有表示,日后这家中岂还会有她的座位。

        然而,刘曦却是冤枉了蔡琰三女。毕竟她们跟袁常无名无份,更过分的是袁常只撩拨人家的心,却没有表态,如今不是后世的年代,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就可以带上门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

        就算她们不介意别人的指责,也要考虑到对袁常的影响。所以,通常她们没什么事,也极少上门,免得被人口舌。

        而她们这样的举动,落入刘曦的眼中,却是被当成挑衅她地位的行为,倒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说来说去,都是袁常的过错。而因为彼此缺少沟通,以致于出现这样的误会,倒是让人哭笑不得。

        蔡琰乃是有名的大才女,心高气傲之辈,若是刘曦好好交谈,她自然也是会表现的知书达理,温柔娴淑。

        但是,刘曦这一副摆明车马开战的架势,蔡琰又岂会惧怕,轻笑一声,回应道:妹妹说笑了,吾痴长几岁,若是妹妹你称呼吾为‘妹妹’,岂不是让人觉得妹妹你的年纪更老了?这怕是妹妹不希望看见的吧。至于平日里甚少前来,也是因为此屋主人不在家,自是不好随意上门。很显然,蔡琰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告诉刘曦,袁常才是这家的主人,她们若是不把刘曦当女主人看待,那刘曦便算不了屋子的主人。

        嘻嘻,昭姬姐姐说的没错!甄姜轻笑一声附和了一句,没有理会刘曦那一副自己的好姐妹

        叛变的表情,继续说道:昭姬姐姐痴长几岁,曦姐姐想要当昭姬姐姐的姐姐,看来是没有希望了。不过呢,幸好曦姐姐有人家这个乖巧可爱又伶俐的妹妹,想来也足够了。这一下,刘曦反应过来了,甄姜这是在帮自己打击

        对手。甄姜表面上看似在说刘曦应该称呼蔡琰为姐姐,但是,暗中的意思却是告诉蔡琰,想进门就要称呼刘曦为姐,不然就不要进门。

        你看,我年纪也比刘曦大一点,后进门的不是依然要称呼刘曦为姐。在场的众女也不蠢,自然听出她话中的意思。

        袁常抚额眼中满是苦笑,怎么刚一碰面就跟火星撞地球似的开始交锋了。

        轻咳一声,将她们的交战给打断了,然后柔声对刘曦说道:曦儿,今日为夫请昭姬秀儿和玲绮她们来家中做客,见识一些东西,你们就不要争吵了。我先去安排一下晚饭,待用过晚饭之后,再让你们一起见识一下。现在呢,你们就坐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可莫要再争吵了,知道了没?

        知道了!刘曦应了一声,嘟起小嘴,低声嘟囔到:这都还过门,就有了新人忘旧人,开始心疼人家了,哼!以袁常的实力,自然是听得清刘曦的话语,不过,他可没法接这茬。

        毕竟,说起来都是他的错,虽说这年头可以三妻四妾,但是,不是一样有很多人只有一个妻子,说起来,还是袁常贪花好色,只能怪他自己作孽。

        等袁常离开,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虽说袁常是告诉刘曦不要和蔡琰她们争吵,但是,也未尝不是在告诉蔡琰她们,大家和平共处,都不要争吵。

        暗地里较劲施展些手段也说的过去,若是摆在明面上,争吵的太过,相信袁常也会不高兴。

        所以,她们便只能大眼瞪小眼,互相望着,倒是挺和谐的。

        夫君说了让我们喝喝茶,吾去将夫君珍藏的茶叶拿出来尝尝。平日里夫君小气的紧,今日几位姊妹登门造访,想来夫君也无话可说!甄姜道了一声,打破沉默的气氛,便小跑而去,趁着袁常不在,赶紧将他珍藏在书房的茶叶给拿了出来。

        却是好茶!甄姜刚掀开盖子,扑鼻的香味便传来,蔡琰忍不住称赞到。

        作为喜好饮茶的才女,蔡琰自然能够分辨得出茶叶的好坏。刘曦闻言,微微一笑,摆出主人家的架势,大气道:昭姬姐姐若是喜欢,稍后离去之时不妨带些回去品尝,如此茶叶落入昭姬姐姐这等才女的口中,想来夫君也是不会反对的,不知昭姬姐姐意下如何?蔡琰同样报以一笑,云淡风轻的回应道:那倒不用,此前委员长见吾尽心尽职,早已送过,家中还有些存货,就不用劳烦妹妹了。

        呃刘曦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她似乎才想起来,因为她和甄姜二女不喜品茶,因此便将茶叶送给蔡琰。

        蔡琰往日里跟幽州其他的才女们谈论诗词之时,便是一边品茶,一边高谈阔论,而饮用的茶叶,便是袁常赠送的。

        刘曦刚才还想表示自己主人家的地位,结果转眼就被蔡琰给打击了,心中怒气汹涌,看来是她太好说话了,接下来要让袁常睡几日的客厅,还有让甄姜妹妹也把袁常给拒之门外,看他还敢不敢。

        甄姜见刘曦表情,岂会不知她的想法,眼睛一转,娇笑道:夫君历来如此,对待麾下尽忠职守之人,向来都不会吝啬,昭姬姐姐能够跟随夫君这样的宽仁之主共事,真是莫大的福分。听了甄姜的话,刘曦顿时郁闷之气消散。

        对呀,蔡琰现如今还是给袁常打工的,自己却是袁常的妻子,身份地位总是更高一筹,何必生气,顿时,怒火就消散了。

        不过,对于袁常的惩罚却是不能少,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好欺负。

        哈哈,这样就对了嘛,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岂不是美事,何必搞得争锋相对。你们继续,我去厨房盯着。袁常的声音传来,原来他在厨房下厨,担忧大厅中的刘曦和蔡琰她们又吵起来,抽出空隙出来看了一下,发现她们正

        和谐的交谈着,自是满意无比。当然,其实以他的实力,在厨房之中自然也能听到她们在大厅中的交谈。

        但是,若是把自身的实力用在这种听墙角的地方上,袁常感觉人生就太过无趣了,所以,他自然不会动用自己的实力来偷听。

        也正是因为袁常这样的做法,所以,他才不知道刘曦和蔡琰她们刚才的交谈,以致于之后几天独守空房,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蔡琰幽幽说道:以委员长如此身份,却还会亲自下厨,两位妹妹真是好福气,若是让天下人知晓,不知会何等羡慕。蔡琰是在羡慕?

        当然不是,她这句话其实是在暗中嘲讽刘曦和甄姜,身为女子却不会下厨,还要让身为男儿的袁常下厨,若是被天下人知道了,怕是会被人一顿抨击,至于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刘曦和甄姜二女当然也听出蔡琰话中的意思,当即是银牙暗咬,可是却无法反驳。

        当然,她们也不是不会下厨,只是,厨艺跟袁常比起来,那是天差地别,习惯了袁常的手艺,她们又怎么可能下厨?

        而且,习惯了袁常下厨之后,她们也不觉这有什么,此时蔡琰提出来,她们才无力反驳。

        男子在外赚钱养家糊口,女子在家侍奉高堂,养儿育女,这算是亘古流传下来的潜规则。

        也不能说社会的不公平,即便是在后世,这样的形态也是常见的。就如一个男子,娶一个富家女,然后靠着富家女生活,那么,就会被人骂是吃软饭的,小白脸等等;而女子若是嫁给一个富家男,却不会有谁会多说什么。

        这是长久以来的习惯,潜意识里的想法,提倡男女平等,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哼!刘曦和甄姜二女心中冷哼一声,现在不做反驳,等下蔡琰她们品尝了袁常的手艺之后,看她们还有何话说。

        时间就在刘曦和蔡琰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度过,不多时,袁常便将几道美味菜肴端上桌,虽然还未品尝,但是,单单是外表和香味,就让人直咽口水。

        刘曦和甄姜早已习惯,自然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蔡琰和刁秀儿虽感意外,却也淡然处之,毕竟她们的性格如此,自然不会表现的太过糟糕。

        唯有吕玲绮,一副恨不得把菜肴统统装进肚子里的表情,让蔡琰和刁秀儿感到无语。

        好了,大家坐下开饭,等用过晚饭之后,便让你们见识一样神奇的东西。袁常故作神秘的说道,当然,众女也配合他,都表现出一副好奇的表情,让袁常自得了一番。

        呜呜呜刚尝了一口菜之后,吕玲绮再也顾不得其他了,拿出她老子吕布的风范,如同风卷残云一般,凶残的对着桌上的菜肴发起进攻,连吃了三碗饭之后才抚着肚子,打着饱嗝,一副饿了许久的难民模样。

        呃然后,吕玲绮发现饭桌似乎有些安静过头了。抬头一看,刘曦和甄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蔡琰和刁秀儿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看着她,唯有袁常,依然是一副温润的笑容,让人看了不由得沉迷在他的笑容之中。

        哎呀,让袁公子看到人家这副模样,他会不会嫌弃人家呢?真是的,都怪他做的菜太好吃了,人家才忘乎所以,所以说不是她的错,是袁常的错。

        若是袁常知道吕玲绮的想法,估计会大喊冤枉,这锅他不背。对于蔡琰和刁秀儿的表情,吕玲绮直接无视了。

        咱们大姐不说二姐,鳖以为咱不知道你们两人的饭量,平日里在家只吃一小碗,今日破天荒的吃两大碗,若是她们敢嘲笑自己,看自己不把她们的实情抖露出来。

        似乎看懂了吕玲绮眼神中的意思,蔡琰和刁秀儿也就讪讪的收回目光,她们自己也有些尴尬,平日里的饭量也就一小碗,今日却是打破纪录了。

        没办法,袁常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她们实在是忍不住了,要是以后吃不到了怎么办,呜呜呜!

        刘曦脸上露出俏皮的笑容,

        称赞到:哎呀,两位姐姐的饭量可真好,竟然能够吃得下两碗饭,却还能保持如此身材,真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唉,人家倒是做不到,怀着身子,却也只能吃下一碗多,比不上两位姐姐喽!显然,刘曦这是在报复蔡琰刚才嘲讽她们不下厨的话。

        现在看看,你们两个吃的饭和菜,不比谁少,看你们还敢嘲讽我们。对此,蔡琰和刁秀儿却是无力反驳,刚才的表现都落入人家眼中,还能怎么办,她们也很绝望。

        咳咳!袁常干咳一声,打断她们的交锋,连忙说道:对了,今天曦儿和珞儿你们谁洗餐具,老规矩,我下厨,餐具你们负责。

        夫君,姐姐怀有身子,便让我来洗吧!甄姜应了一声,本来这洗餐具的事情她们二人是轮流的。

        不过,自从刘曦怀孕之后,多数的时候都是甄姜去做,极少数才会让刘曦动手,毕竟,即便是孕妇,适量的运动还是要有的。

        那好,珞儿你便辛苦些!袁常柔声关怀了一句,随后看向刘曦和蔡琰她们,说道:我去拿个东西,我保证这个东西会让你们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