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七二一章 袁术的心思

第七二一章 袁术的心思

        刘表老迈的面庞之上平静无波,听了蒯良的话,轻捋胡须,淡声问道:“子柔此言是何意?”

        “主公!”

        蒯良躬身行了一礼,而后缓缓解说道:“若是在以往,对于胆敢侵犯主公辖地的贼子,自当以雷霆手段镇压。只是,如今荆州东南方向不安稳,主公却是不宜两面开战。孙坚之子孙策,先是聚拢其父旧部,更是用传国玉玺从袁术处借来数千兵马,总计五六千的兵马,从历阳渡江而战,并击败了刘繇。刘繇放弃丹徒西逃。于是孙策令朱治从钱塘进攻吴郡,吴郡太守许贡在由拳抵抗朱治,朱治大败许贡,许贡逃走依附山贼严白虎,朱治于是代理吴郡太守的职责;其后,孙策进攻会稽。王朗败溃后投降,于是会稽平定。占据会稽后,孙策将原有长吏全部更换,自己兼任会稽太守,又以吴景为丹杨太守,以孙贲为豫章太守,分豫章另置庐陵郡,以孙贲弟弟孙辅为庐陵太守,朱治为吴郡太守。如今江东一地皆入孙策之手,其兵马屯于鄱阳湖一带,大有进犯荆州之势。张济虽亡,却与李傕和郭汜二贼有旧,倘若主公逼迫太甚,恐张绣去寻李傕和郭汜二贼寻求救兵。到时,主公怕是要南北两面对敌,荆州虽有披甲之士十万,将士皆肯效死命,然则,两面开战终归于主公不利。既如此,何不招揽张绣,或可解北部威胁。”

        “子柔之言令吾茅塞顿开!”

        刘表感慨了一句,却也没有当即作出决定,而是看向蒯越和蔡瑁等几人,问道:“子柔之言诸位以为如何?”

        蒯越虽然和蒯良同样的姓氏,实则是两家人,并非演义中所说的兄弟。当然,说是兄弟也没错,两人的祖上是同个宗族出身,后来或许因为分家的原因,如今严格来说已经是两家人了,血脉也早已非常淡薄。不过,荆州多士族,彼此之间多有联系,或结拜、或联姻,使得家族不会陷入孤身奋战的处境。而蒯越和蒯良两家人有同样的先祖,组建同盟自然是更加轻松的事情。

        因此,蒯越上前道:“主公,属下以为子柔所言甚是。孙策此人勇猛,有小霸王之称,然则,他却有着细腻的心思,并非如霸王那般有勇无谋。如今,其麾下兵马数万,战船上千,虽还差我荆州多矣,一旦主公与张绣交锋,到时孙策必然会趁机出兵,自鄱阳湖出兵江夏,局势却是不利于荆州。敢问蔡将军,若是张绣和孙策二人同时进犯荆州,蔡将军能否阻拦住他们的兵马?”

        荆州负责军事的便是蔡瑁,主要原因便是因为蔡瑁的二姐是刘表的继妻。当然,刘表也不会傻的把兵权都交给蔡瑁,荆州兵马的兵符一半在蔡瑁手中,有战事的时候,刘表才会把兵符给蔡瑁,战事结束后便要上交。而荆州的兵马认可的还是刘表,即便蔡瑁拿着兵符反叛也没用,除非等刘表死了,继承人得不到荆州百姓的认可,或许蔡瑁还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基于自己的老婆是蔡瑁的姐姐,刘表对蔡瑁的信任终归比蒯良和蒯越他们多些。故而,蒯越把问题扔给蔡瑁,让他来解决便是。

        虽然,蔡瑁很想大气的说一声两面开战没有问题。奈何他自知自己的能力,两面开战是决计没可能的。当然,如果把荆州内其他有能力的人士启用,或许不会有多大问题。然而,蔡瑁怎么可能会给那些人机会,荆州如今算的上他蔡家一家独大,蒯家、黄家等几个士族之家可与蔡家分庭抗礼。若是再让其他家族的人冒头,说不定他们蔡家的地位就会越发的弱了,故而,蔡瑁即便知道蒯越的用意,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当下,蔡瑁上前,说道:“主公,荆州一地承平日久,境内百姓对于战争皆有厌恶之感,虽有披甲之士十万,可倾力一战的士兵怕是不过半数。一旦让那些不愿上战场的士兵参战,说不定会因此而影响我军的士气。故而,若是两面开战,怕是有些力有不逮。说来此事也怪属下,有些疏忽大意了。今日之后,属下自当全力操练士兵,若再有如此事件发生,我荆州上下皆是敢战士兵。”

        当初刘表单骑入荆州,靠着蔡家、蒯家等几个士族的支持,召集壮士,才将荆州平定。而后,这些年天下各地皆有战事发生,唯有荆州一地相对平安,不说反叛之人,连盗贼都没有几个。因此,士兵疏于操练,也产生了厌战的情绪。否则,若是士兵个个都想着战争立功,不要说张绣和孙策两面敌人,怕是与天下人为敌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的惧怕。

        “嗯!”

        对于蔡瑁的请罪,刘表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说道:“既然诸位都觉得如今我荆州不宜两面开战,那么,便依照诸位的建议,招揽张绣,而后全力应对江东孙策。本州牧倒要看看,孙坚之子是否如其父一样厉害。”

        “是,主公!”

        在场几人应了一声,随后便离去安排此事。首先,刘表先是在公开场合发表声明,说“张济因穷途末路来我荆州借粮,我作为主人却没能尽到主人的礼仪,反而让张济因此而丧命,深感痛心,当派使者前去吊唁”,刘表的话自然传入到张绣和其麾下将士耳中,皆感慨刘表的仁义。其后,为表诚意,刘表遣蒯越前往张绣营中,邀请他们驻扎于宛城,当是对张济不幸遇难的赔礼,并且,宛城由张绣全权做主。

        对于刘表的‘大恩大德’,张绣感慨痛哭不已,并向刘表保证,定然守住荆州北边门户,不会让一个敌人越过宛城。

        如此一来,刘表算是安抚住了张绣,而后,自是厉兵秣马,准备迎战江东孙策。

        荆州临近的扬州,袁绍在寿春也同样得到了消息。

        “啪!”

        当时正喝着美酒的袁术,当从探子口中听到天子听从袁常的建议迁都幽州之时,顿时怒的将酒杯狠狠的砸到地上,并且大骂道:“袁常那个妾生子,何德何能让天子迁都幽州,定然是使了什么下作手段。说不定,他跟那董卓贼子一样,胁迫了天子。如今朝廷衰微,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骑到朝廷的头上了。”

        此刻围坐于袁术身边的皆是他亲信之人,见袁术如此愤怒,皆思索良策,以此讨好之。

        长史杨弘素来都能揣摩到袁术的心思,因此能够得到袁术的欢心,眼珠子一转,他便有了一个想法,凑近袁术耳边,低声说道:“主公,如今刘氏的天下已经衰微,就连天子自身的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可见气运已经到了尽头。主公可知昔日汉武帝时曾言:‘汉室天下将有灾厄,代汉者,当涂高也’,涂为途,主公表字正应其理,其次,主公还从孙策手中得到了象征着国运的传国玉玺,可见主公取而代之乃是上天早有定数。区区袁常不过胁迫天子罢了,如何能与主公登基为帝相提并论?”

        “咦!”

        自从得到传国玉玺之后,袁术就一直心痒难耐,总觉得自己有一件事情要去做,却不知是什么事。今日得到杨弘的开解,他顿时就豁然开朗了,明白自己想要做的就是当皇帝。当下,袁术精神一震,看向在座的一众亲信,说道:“诸位,杨长史一番话却是让吾茅塞顿开。我袁家乃是出于陈,陈乃舜之后人,以土承火,再加上如今刘氏天下已经衰微,海内鼎沸,我们袁家四代都是朝中重臣,百姓们都愿归附于我。我想秉承天意,顺应民心,现在就登基称帝,不知诸君意下如何?”

        虽然现在汉室衰微,朝廷大权旁落,但是,想要取而代之的却是没几个。有袁术这般大胆想法的,到目前为止也就袁术一个。只是,袁术登基为帝对于他们这些心腹而言,也不是什么坏事。要知道他们都是袁术的心腹,若是袁术当了皇帝,他们岂不是成了开国元勋?想想以后的身份地位、还要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在座众人都有些蠢蠢欲动了。不过,敢当众站出来支持的却还是没有人,毕竟这种事好说不好听,若是没能成功,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而一旁的杨弘也是在心里大骂袁术,mmp的劳资偷偷的跟你说,就是想让你思考一下,然后再好好商议一番做决定。谁知道袁术这厮早就被传国玉玺给诱惑的七上八下的,被杨弘开解一番,立马就做出了决定,根本就没想过跟人商议。

        事已至此,袁术是主公,他杨弘还能做什么。

        正当众人寂静之时,主播闫象出列,说道:“当年周人自其始祖后稷直到文王,积德累功,三分天下可说有他们的两分,可他们还是小心翼翼地做殷商王朝的臣子。明公您虽然累世高官厚禄,但恐怕还比不上姬氏家族那样昌盛;眼下汉室虽然衰微,似乎也不能与残暴无道的殷纣王相提并论吧?故而,属下以为明公此时登基怕是不甚妥当。”

        演义里面说闫象劝说袁术,很多人看到这里的时候说闫象是汉室少有的忠臣。然而,他们想来没有听出闫象话中的意思,闫象是告诉袁术你现在称帝还为时尚早,当待机而动,徐徐图之。当然,闫象的话比较委婉,毕竟劝人谋朝篡位始终不是什么光明的事迹,特别是对于文人而言;若是武将,自然是干脆利落。

        因此,以致于闫象话中的意思,袁术没能听出来。

        其实,闫象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如今的时机确实不是很好。虽然说汉室衰微,天子成为傀儡,但是,毕竟当今天子没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百姓也没有被逼迫到要造反的地步。特别是扬州这等富庶之地,越是有钱的人越是希望社会安定,就跟荆州的百姓一样。日子好过了,谁想过那种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生活?当然,若是袁术称帝之后,能够一统天下,建立一个朝代,那时候自然是会有无数称赞的话语,说袁术何等英雄魁伟,能够建立一个时代,毕竟,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只是,就袁术这种人,指望他能成功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

        袁术不吭声,但是心头的怒火却是极为热烈,宴席也便如此不欢而散,随后众人离去,袁术将杨弘给留了下来。

        “杨长史,想来如闫主簿这等人不在少数,你可有良策助我?”

        “这…”

        被袁术给留下来的时候杨弘就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他早有思索。不过,他却没有立即回复,而是故作犹豫了一番。

        “杨长史有何妙计且说来,若是大功告成,丞相之位非你莫属。”

        “主公有命,属下岂敢邀功!”

        杨弘诚惶诚恐的行了一礼,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再次沉吟一番,好似在思考对策,好一阵之后,他才开口,将心中的办法说出来:“主公,昔日陈胜、吴广延误了军令,最后怕是难逃一死。因此,陈胜和吴广二人便想出了一计,在绢帛上写字并且塞入鱼腹之中,其后令人伪装白狐声音,言陈胜、吴广二人有王侯之命。如此一来,他们二人起事便顺理成章,并且得到了百姓的支持。既然如此,主公何不效法陈胜、吴广,便可让扬州一地的百姓相信主公乃是天命所归。”

        “哈哈,此计甚妙,便依此计而行。杨长史放心,待吾称帝之后,丞相之位少不了你的。”

        “多谢主公恩赐,属下敢不效死命!”

        随后,袁术便按照杨弘的建议,让亲信士兵开始执行。扬州百姓多食河鲜,不过一日的功夫,鱼腹之中掏出袁术当顺应天命称帝的消息便广为传泛;而且,除了伪装白狐的叫声之外,袁术还让人编了儿歌,让幼童满大街的传唱,更有占卜术士到处传播袁术有天命,当顺势而为。

        于是乎,扬州一地的百姓似乎都深信袁术称帝乃是天命所归。在此情形之下,袁术公然传告四方,择日登基称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