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在线阅读 - 第六五九章 郭嘉的终生大事

第六五九章 郭嘉的终生大事

        “连这至理名言你们都没听说过,着实不该,且听我好好道来。”袁常整了整衣袖,一本正经的说道。

        “话说有一个书生酷爱读书,嗜书如命,无论是吃饭、睡觉、抑或者行走在路上之时都要捧着一本书看。有一天,这书生要出远门,于是他背了满满一行囊的书出门。走在路上之时还在看书,却说此时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马夫大声呼喊让他避开,可是这书生看书看的入迷了,最终没能避开,然后被马车给撞上了。结果,因为这书生行囊里装的都是书,他摔在行囊上得到缓冲,却是没有丧命,听到这里,你们有什么感想吗?”

        “主公,好像很深奥,我等猜不到!”

        “必定有深意,还请主公解惑!”

        在场众人似乎都想不到袁常要说什么,袁常一脸鄙夷的看了众人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都这么明显了,你们竟然猜不到?书生里的行囊若装的不是书,他岂不是会没命了?这个故事就是在告诉我们,知识改变命运,知识改变未来。所以,你们一定要多读书,多看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自己的未来!”

        我了个大草,知识改变命运是这么解释的,主公你莫不是在逗我们!此刻众人一脸面无表情之色,唯有心中有无数的羊驼在草原上奔腾。

        “好了,时间不早了,先去用饭休息下!”袁常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咳!”

        郭嘉干咳一声,将众人惊醒,随后他说道:“友若,公仁,元直你我几人两两轮流用饭休息,余下二人且先将主公要求的方案准备一下,趁早将方案弄出。友若,某在吉林省对新制度有些感悟,友若你便与我先留下,公仁与元直二人先行,何如?”

        “既然军师有令,我等敢不从命!”

        荀谌、董昭和徐庶三人都没有意见,当下董昭和徐庶二人对着众人抱了抱拳便先行离去。

        “军师,那我等也不打扰了!”赵云几人也行了一礼,跟着离去。

        “洪飞,在军校里要认真读书,莫要辜负了主公的期望,知识改变命运啊,哈哈!”

        听着背后传来郭嘉的大笑声,典韦是一脸了无生趣的模样。赵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典韦还以为他要安慰自己,只是典韦想太多了,只听赵云说道:“洪飞,主公和军师说的在理,认真读书,改变命运。对了,在军校里有什么经历,感悟的,到时候记下来,待我与莒子从长安归来之时,也好让我二人借鉴一番。”

        “哇呀呀,子龙你…”

        典韦差点没被气的吐血,子龙你这样我们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只见典韦收起苦瓜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子龙,此次与主公前往吉林省,倒是好久未曾与你切磋了,不若趁着你还未离开,你我切磋一番,怎样?”

        典韦心中暗自得意,赵云看不出他已经突破到第六感的境界,到时候他就可以好好教训一顿赵云,免得自己老是被他压住。而且,切磋过程中赵云要是受了伤,岂不是就不能前往长安,说不定主公就把他给换上了。想到这里,典韦内心更加激动,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机智。不过,面上他依然摆出一副淡定的表情,以防被赵云看出自己的心思。

        “正好,我的枪法近日也有些感悟,本想与你一说,不想你却是先提出来了。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晚,如何?”

        “哦凯!”

        典韦摆了个OK的手势,还是从袁常那里学来的,他感觉倍有气势,若是此时再来个背景音乐,他觉得自己都能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

        韩恂一脸微笑的看着二人相约比武,他倒是看出来了,典韦以往都是被赵云教训的份,今日这么积极主动的提出来,想来必定实力有所长进,才敢如此。子龙也不蠢,既然敢答应,必定也不会落后,看来今晚倒是有一出好戏看了。想想就有些激动,韩恂觉得自己应该会去准备些瓜果酒水,等着晚上看好戏了。

        “子龙,洪飞,若是不介意的话,晚上你们切磋可否某观看?”

        “嘿嘿,当然没问题,莒子若来,俺求之不得!”典韦听到韩恂的话,飞快的应承下来。教训赵云这种事,怎么能没有目击者,那岂不是锦衣夜行多没意思,他典韦当然希望有人来围观。最好的话,韩恂能再叫些人来。

        “无妨,莒子若感兴趣,自然可以前来观看。待切磋过后,在出征之前也可把酒共饮一番,岂不美哉!”

        “既然如此,那便说定了!”

        于是,各怀心思的三人便先后离去,今夜,注定会有一场让人激动的战斗。

        且说会议室内只有郭嘉和荀谌二人之后,荀谌苦笑着说道:“奉孝,你这性子是愈发与主公相似了。你先前那般调笑洪飞,可莫要被他给记上了,到时候他可是会悄悄摸到你院中,将你收藏的好酒给偷了。”

        袁常时不时的酿制一些美酒,通常也会分给众人。像典韦家伙,通常是美酒发下来就直接喝完,然后再去别人家中蹭酒喝。而其他人则是将美酒藏好,时不时的拿出来品尝一番。不说其他的,跟随袁常之后,好茶、美酒他们都感受了一番,单单是这两样,就让人很难离开袁常了,想想没有好茶和美酒的日子,那真的是要生不如死了。

        “说起此事,我就生气!”

        郭嘉抿了一口茶,气恼的说道:“此番我与主公前去吉林省,回到家中之后发现埋在桂花树下的几坛美酒都不见了,我就料想是洪飞这厮偷走了。幸亏我早有预料,在其他地方还藏了一些,不然我真要气死了。”

        “哈哈,你们二人真是…”

        荀谌笑着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郭嘉和典韦二人还真是相爱相杀,对于这样的局面,他自然是乐见其成。大家都在袁常麾下共事,能其乐融融的自然是最好。否则,若是文武不睦,整天板着脸见面,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友若你且稍等片刻,我去那些东西!”

        郭嘉扔下一句话,便匆匆的离开会议室,让荀谌好生郁闷。不过,没多久郭嘉便再次回来,一手拎着一壶酒,一手提着一壶茶,看这架势,显然郭嘉是早有准备了。

        “奉孝你这是?”荀谌瞪直了双眼,显然是好奇郭嘉什么时候准备的。

        “昨日主公说今日有要事商讨,我便猜测到或许要说的是新制度的事。故而,今早前来之时,我便准备了好酒和好茶。先前休息之时,便让佐吏煮好,只等午间正好可以享用了。再过片刻,待下酒菜来了,你我正好一边思索方案,一边品尝美酒佳肴,这样的人生真是没什么遗憾了。”

        “奉孝你啊…除了主公之外,若论最懂得享受的,怕是无人能与你媲美了”荀谌调笑着说道,像郭嘉这种行为,荀谌是做不出来的。一个是因为性子的原因,还有一个则是因为家庭的原因。

        性子因人而异,都是在成长过程中生成的,就没什么好说的。家庭原因就很好理解了,荀谌出自颍川荀氏,名门之后,一言一行都严格要求,食不言寝不语,都要遵从圣人的行为来约束自己;而郭嘉则不同,他是寒门出身,父母早逝,除了妹妹之外,也没什么亲人,因此过惯了洒脱自由的生活,一切都随性而为。当然,他们的生活有好有坏,都有各自喜欢的人,谁也没必要去羡慕谁。

        “友若你说这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不愿品尝这美酒佳肴与好茶了?”郭嘉显然觉得荀谌这样说是对自己的认可,当下倒了一杯酒,享受的饮下之后,才调笑着说了一句。

        “你倒是会吊人胃口,既然美酒佳肴都摆上了,吾又怎能弃而不食!”

        荀谌没好气的瞟了郭嘉一眼,很是自然的接过郭嘉的酒壶,也给自己倒上一杯,眯着双眼,同样一脸享受的表情。

        “唉,吾家中子弟甚多,主公赐下的美酒都不够分润了,早已饮尽,多日未尝这酒香,倒是将我肚子里的酒虫给勾上来了。”荀谌感慨着说了一句,然后又接着说道:“奉孝,如今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可曾考虑过婚姻大事?我族中倒是有些个待嫁的女子,若是奉孝你有意,改日请主公做媒,先了了你的终身大事,何如?”

        郭嘉等过完年虚岁二十六岁,周岁也都二十五了。在如今的时代,像郭嘉这样年纪的人,再过个两三年都差不多可以当爷爷了。不过,因为郭嘉的性子,兼且其他的原因,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家,却是让人捉急。因为袁常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觉得郭嘉年纪还不大,但是,荀谌这个时代的人看来,郭嘉都已经太老了。当然,郭嘉的年纪在如今的时代虽然大了些,但是他作为袁常的军师,幽州的二把手,荀谌自然是很乐意族中的女子嫁给他。

        “罢了,吾连自己都顾不及,又如何敢娶妻祸害人家。”

        郭嘉初时眼神有些许的伤感,荀谌却是没有发现,待将伤感遮掩过后,郭嘉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

        历史上,郭嘉作为曹操的大功臣,郭嘉有没有娶妻不得而知,但是曹操却是赏了他不少的女子。不过,郭嘉的血脉终究没有留下。虽然有记载郭嘉的儿子,不过那只是过继的儿子,并不是郭嘉自己亲生的。郭嘉寒门出身,不出五服的亲戚还是有些的,只是没什么来往而已。后来,曹操不想郭嘉无后,便从郭嘉的族中过继了一个儿子到郭嘉名下,郭嘉当时还有爵位,那些族人怎么可能会不答应。

        “奉孝,你此言差矣!”

        荀谌作为郭嘉的同僚,也不希望郭嘉孤身一人,当下再次劝说道:“奉孝,正因为你自己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才需要成家,这样就有人照顾你了。若是你对我族中女子不满意,也可请主公为你在幽州境内找寻。想来,主公也希望奉孝你能早日成家。”

        “友若,你的好意吾心领了,不过这种事强求不得。且不谈这些事了,先想想这方案要如何开始,早些定下来,免得主公又寻机打趣我等,到时候免不了灰头土脸了!”

        郭嘉似乎不想讨论这个话题,适时的转移话头,荀谌见此,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作为过来人,郭嘉虽然不说,但是他也能看得出来郭嘉是个有故事的人,曾经应该有过感情,只是没有结果而已。至于原因,稍微想想就能知道了。

        郭嘉出身寒门,若是那女子是寻常百姓家出身,郭嘉如今早已成家。所以,那女子必然是世家大族的子女,即便郭嘉有才,但是在他没有展示自己才能之前,那女子的家族又如何会答应郭嘉和那女子在一起。所以,家族相差甚大的两人,最终的结果只有分开了。这种事他们荀家也多有发生,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要怪只能怪时代如此了。

        早先,荀谌有一侄女也与寒门出身的男子相爱,最后却是被族中长辈阻止,那侄女也因此郁郁寡欢,最终早逝,当时的荀谌是支持两人的。奈何荀谌在族中虽有地位,却奈何不了长辈,只能看着悲剧发生。如今,荀家算是分家了,荀彧、荀攸等人跟随曹操,另有一些跟随袁绍,而在幽州的荀家子弟都以他为主,他自然可以做主,所以他才能说出让族中女子嫁给郭嘉的话。除此之外,荀谌也从袁常的新制度中发现一些东西,若是新制度能执行下去,即便是家族也无法阻止男女相爱。所以,对于新制度,荀谌还是极为期待的。

        “也是,早些将方案商定好,也可以看看主公大力推行的新制度是如何的优越。”荀谌符合一声,两人便埋头深思起来。

        另一边,袁常回家之后,一脸的心思,却是让刘曦和甄姜二女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