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在线阅读 - 第1805章 西域崩心

第1805章 西域崩心

        投影之中,强大、神秘的绯灭龙神现世,他被北域魔后连连击退,不停的嘶叫,怒吼,然后现出真身。

        巨大的赤龙一边发出震魂的咆哮,一边狂暴的攻击,宛若一头失了心的疯龙……然后被池妩仸穿心破体,洒下触目惊魂的漫天龙血。

        另一边,素心龙神亦在两魔女的攻击下毫无建树,最后还被黑刃破颜,最终强拖着绯灭龙神和长长血痕狼狈远逃。

        无论多么精巧合理的传闻,都远远比不上投影来的可信与震撼。这个投影从东神域极速传至整个神界,让本就波涛未平的三神域再起万丈沧澜。

        当年真相的公布是对信念的摧毁;东神域、南神域接连溃败是对意志的冲击;而这一次的投影,无疑是对神界所有星界,所有玄者信心的一次致命重创。

        尤其是西神域!

        九龙神在神界是何许的存在?

        他们是龙皇的臂膀,龙神界的脊梁,在神界地位之超然,足与各王界神帝平起平坐。

        灰烬龙神惨死南溟神界,人们的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是等待龙神界必然爆发的暴怒、但断然不会有任何对灰烬龙神的失望或低视。

        因为据传,那时云澈的身边跟随着一众北神域最强大魔人。灰烬再强,面对北域核心力量的群起围杀,也定难支撑。

        但绯灭龙神……投影之中,他和是魔后一对一为战,无任何外人外力干涉,却是在魔后手下受尽摧残,最后更是遭到穿体重创,被素心龙神硬拖着逃走。

        而素心龙神亦是被两个名望层面低于她的魔女压制到难有还手之力,最后更是被耻辱破颜。

        第一龙神不但败于魔后之手,还威仪尽失,气度毫无,带给人最深冲击的,反而是他飙若暴雨的龙血。

        东神域颤抖,南神域战栗,就连正在南移的北域魔人,在乍然看到高空投影时,刚被魔主惊跪许久的膝盖当场就再次跪了下去。

        而西神域,则是陷入了一片可怕的沉寂。

        作为神界的最强神域,有着龙神界引领的西神域面对北域魔劫,毫无疑问最为淡然。哪怕东神域被横扫,南神域一夜剧变,他们也依旧坚信龙神界是魔族根本不可能跨越的天堑。

        因为龙神界实在太强大,单单九龙神,便几乎堪比九神帝。

        而为首的绯灭,在那些继承着先祖记忆的上位者心中,更是超越所有神帝,仅屈居于龙皇之下的恐怖存在。

        但这个信念,亦是他们面对北域魔族时的最坚信念,在今日被以一种最清晰直接,最无可置疑的方式,残忍的粉碎。

        龙神圣殿,消息传至时,所有龙神的脸色都变得沉重无比。

        正在全力凝神的绯灭龙神此时依旧处在魔魂缠绕,心绪难定的状态,当场眼前一黑,吐血三升,险些就此昏厥。

        而当复刻的影像传至时,除素心之外的所有龙神……全身血液都疯狂飙向头颅,脸色时而赤红如血,时而漆黑如锅底。

        龙神可以死,可以败,但怎能这般屈辱,这般狼狈,这般丑态毕现……

        作为最为了解绯灭龙神之人,他们却根本不敢相信投影中的疯龙竟是绯灭龙神!

        他丧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颜面威名,还兼带着无数屈辱的耳光狠狠扇在他们所有龙神的脸上。

        到了此刻,众龙神哪还不明白,这是池妩仸给他们龙神一族下的连环套。

        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向北方只是第一环。在察知被引去的是绯灭龙神时,第二环便随之衍生,如今,最残忍的第三环……那种从所未有的屈辱感,对众龙神而言,简直不啻于将漫天大便浇淋在他们头上!

        他们三环全中,还中的结结实实。后果,就是一个大雷丢向正动荡不安的神界。

        “卑鄙……妖女……我必……杀之!”绯灭龙神目若赤渊,口中龙齿半碎,字字盈恨。

        二十万年的孤傲与威名,一日尽毁。

        “不必介怀。”苍之龙神强压心脏的抽搐,用最平静的声音安慰道:“此举的确会重挫西域之心,但不会影响我龙神界。今日之怨,两个月,大哥尽可万倍讨回。”

        他如此安慰着。

        但,这一切真的对龙神界毫无影响吗?

        至少,表面郑重肃然,淡声安慰绯灭龙神的苍之龙神,即使抛去那沉重的屈辱感,他的心绪也已是混乱难平。

        灰烬惨死,死前只来得及传回一句魂音。

        绯灭狼狈而败,虽是遭魔后算计,但败便是败了,决定胜负乃至荣辱的,从来都不只有力量。

        东神域和南神域接连被黑暗覆盖,龙神界尚未正式与魔族展开大战,但,沉重的阴影,已不可避免的种入他们的心魂之中。

        云澈所引领的魔族,要比最初预想的可怕太多……而且,还在一次有一次的突破着他们的最高预期。

        如今,就算没有龙皇从太初神境传至的命令,众龙神怕是也不会再轻举妄动。

        唯有龙皇归来,皇威坐镇,当可平荡一切!

        ————

        西神域,麒麟界。

        作为西神域龙神界之下的第一王界,麒麟界今日的访客格外之多,且都是全力隐匿气息到来,未有太久停留便又悄然而去。

        “唉。”立于高塔之顶,看着白茫茫的远空,麒麟帝一声轻叹,然后转过身来:“你来了。”

        寒气微凝,冰雾缓散,走出一个身材颀长曼妙的青衣女子。

        “麒麟帝,又来叨扰了。”青龙帝道。

        “已等你许久了。”麒麟帝脸色温和,想如以往那边露出和熙的淡笑。只是嘴角连续扯动,却始终无法笑出来。

        “这个气息……”青龙帝走向前来:“万象神帝来过?”

        “都来过。”麒麟帝道。

        “……”青龙帝短暂沉默,但并未表现出讶异。

        “天地之间,诸域万界,龙白为尊,龙绯为次,双龙临空,天下无不可平之乱尘。”

        麒麟帝一声长叹:“我从未怀疑过这一点——直到昨日。”

        青龙帝道:“原来连你都受到如此震动。不过,据龙神界那边传来的消息,绯灭龙神是遭魔后暗算,他在投影中的状态,也的确过于异常。”

        麒麟帝却是摇头:“败就是败了,不但败,还败的颜面尽失,无比狼狈。而且,记忆中,上位龙族都从不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龙神界会有这等消息传出,反而显得连龙神的心绪都已不再安定。”

        “是。”同为上位龙族,青龙帝表示认同。

        “麒麟帝,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询。”顿了一顿,青龙帝更加直白的道:“换种说法,我期望从你这里得到认同。”

        “呵呵,”未等她问出,麒麟帝便已淡笑出声,直接道:“青龙帝,不必对自己内心此刻的念想产生耻怯。相反,那是你最该有的觉悟。”

        青龙帝嘴唇轻动:“……”

        “若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玄者,你的任何决定,都可只凭一腔热血。但,你是青龙帝,身为王界的帝王,手掌一个传承数十万载的庞大王界,根本没有冲动的资格,甚至连自私的资格都没有。你的所有决定,都该以青龙界的存亡与延续为先。”

        “我亦如此。”

        这个回答,让青龙帝的眉宇微微舒展,她浅问道:“你的意思是……”

        “龙皇归界后,他的号令,我们不可不从。即使不为龙神界,我们作为西神域王界,也当该为西神域而战。”麒麟帝话锋稍转,继续道:“但,‘龙神界败’这个可能,已不得不思虑和为之筹备。”

        强大南溟神界的一日崩灭;

        南域三王界皆无反抗的臣服;

        有着雄礴野心的千叶梵天却孤注一掷,将梵帝神界留给与云澈为伍的千叶影儿,诡异归世的两梵祖,也选择立于魔族一方;

        从不与神界有交集的太初龙族不惜破界相助魔族;

        这些让人震惊的选择,究竟是因为他们从云澈身上看到了什么?

        再加上灰烬龙神的横死和绯灭龙神的狼狈落败……

        综合之下,这世上哪怕最了解,最信仰龙神界的人,也会开始产生相当剧烈的动摇。

        “释几分力,留几分退路,自行斟酌。”麒麟帝闭上了眼睛:“但,无论如何选择,都没有对错。”

        青龙帝缓缓点头:“这一趟没有白来,得你这番话,心中重负已释大半。”

        “四处风声鹤唳,青龙便不久待,告辞。”青龙帝转过身去,气息隐下,便欲离开。

        “尤其是你。”麒麟帝又忽然出声:“这些年,你眼中的神光始终沉重了许多。这份沉重,是因为云澈吗?”

        身体一滞,青龙帝淡淡道:“我青龙一族以水为念,以冰为心,仇必报,恩必还。唯有云澈……是我这些年无法迈过的心关。”

        麒麟帝笑了起来,这次笑的格外温和:“为帝这么多年,这一点你一如少时,从无变化。很好……很好。”

        轻轻颔首,青龙帝无声离开。

        对龙神界信心的剧烈动摇,最直接的表现,便是西神域其他五王界不得不正视“龙神界败”的这个可能性。

        这也正是池妩仸最期望看到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