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玄界之门 > 第七十一章 灵法殿
    夕阳垂暮。

    石牧怀揣着近万两报酬,脚步轻快的往回走。

    就这么一个打铁的任务便拿到了近万两白银,让他心中颇为满意,就是不知道这样的任务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碰到。

    他从一处山脚转过一个弯,一座占地面积不小,尖顶灰瓦的建筑出现在他的眼前。

    山谷中建筑众多,去铁匠铺时他并没有怎么太注意,此刻目光一扫下,发现灰色建筑门前悬挂着一个巨大匾额,上面书写着“灵法殿”三个大字。

    而灰色建筑门前不知为何围了十几个人,都好奇的朝着殿内张望,不过没有人踏入大殿一步。

    石牧心中不由得有些好奇,停下了脚步。

    便在此刻,忽然大殿之中涌出一阵狂风,围在大殿门口的众人眼前一阵飞沙走石,一股大力将众人往后推开。

    “呼”的一声,一道黑影闪过,裹在狂风之中摔倒在大殿门外,发出一击重重闷响。

    石牧站的位置距离大门较远,没有被狂风波及。

    但他目光一闪下,看清了那个黑影是一个少年人,肤色微黑,看起来年龄和其差不多大小,不过全身被各种青绿色的蔓藤紧紧捆住,裹成了一个粽子,只露出一个脑袋和两条小腿。

    这一下从殿门中飞出,黑肤少年显然被摔的不轻,在地上呲牙咧嘴半天,都未能爬起身来。

    “岳兄!”

    人群之中立刻奔出两人,应该是和那个黑肤少年熟识,不过两人目光有些畏惧的望向门内,一时不敢伸手去扶地上的少年人。

    “这点天赋就敢跑来测试,白白浪费老子的时间!”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门内骂骂咧咧的传出,语气很是不耐烦。

    地上那个黑肤少年挣扎了几下,在两名同伴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从蔓藤中挣脱出来,脸色有些涨红的看向大门内。

    “不可能,我在家族中时,明明曾经请人专门测试过,我明明是拥有术士天赋的,而且已经开始学习基础术法了。”少年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面有不甘的争辩道。

    “哼!不要将外面对术士学徒认定和本门混在一起!谁不知道术士的培养所需资源几乎是同阶武者的十倍以上,你以为本门会花费大量资源培养你这种只有一度元素感应力的术士吧?想成为本门正式注册的术士学徒,起码也要能够让感应水晶亮到三度以上。”门内声音更加不耐烦了。

    黑肤少年听闻此话,脸色一阵青红交错,最终在两名同伴伴随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外面还有要测试术士天赋的,全都给我自己掂量清楚,再有人胡乱进来,可不会只扔出去这般简单了事了。哼,你们当老夫时间很多吗!”大殿之中的声音再次冷冷传出,随后沉寂下来。

    殿外围观的众人听闻此话,一阵面面相觑,低声议论了起来。

    石牧倾听众人议论,片刻之后终于弄明白,原来此处的灵法殿,便是黑魔门用以检测入门弟子术士天赋的地方。

    不过,这里并非免费检测,每人要收取三千两白银的费用。

    而且看管此处的那人,明显脾气古怪,若是测试的人天赋不够,非但白白交了银子不说,多半还会被其折辱一顿的。

    大殿之外的众人议论了一阵,虽然有人有些跃跃欲试,不过想起刚刚黑肤少年的遭遇,一时又勇气大减,没有人再敢踏进殿门。

    石牧目光闪烁,回想下先前广源殿中看到的各种术士才能接取的优厚任务,再摸了摸袖中的厚厚银票,一横心后,迈步踏进了殿门。

    殿外之人见石牧进去,无不面露诧异神色,纷纷交头接耳打听起石牧的身份来。

    石牧不管外面的情形,缓步朝着殿内走去。

    殿门之后是一条数丈长的宽阔走廊,过去之后,是一个庄严肃穆的大殿。

    殿中颇为宽阔,却没有多少摆设,靠近左手边放了一个红木大桌,一个灰袍老者神情慵懒的坐在桌后,手中拿着一本泛黄的书卷,正在津津有味的翻阅着。

    大殿右边却是一个高出地面尺许的圆形石台,丈许大小,上面绘满了一道道弯曲的符文。

    石台周围树立了一根根根碗口粗细的晶柱,五颜六色,每一根皆不相同,而且这些晶柱表面刻有一个个格子条纹,从下至上共分为九格,看起来极为玄妙。

    石牧看清地上的石台和晶柱后,脸上顿时露出了讶然的神色。

    红木大桌后老者听到脚步声,抬起头。

    此老身材瘦小,头发花白,三角眼睛,尖嘴猴腮,一副刻薄模样。

    老者怪眼一翻,放下手中书卷,也不站起,瞄了石牧一眼。

    “来检测的?报上你的姓名和身份吧。”灰袍老者哼了一声,语气冷淡的说道。

    “在下石牧,两月前刚刚加入宗门的新晋弟子。”石牧拱手说道。

    灰袍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石牧,冷笑一声道:“刚刚外面的榜样不会没看见吧?有胆子来测试术士天赋,是抱着侥幸心理吧?”

    石牧闻言脸色一动,默然无语。

    “你这样的人老夫见得多了,不好好修炼,却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念头。灵法殿虽然是测试弟子术士天赋的地方,但老夫也不是对阿猫阿狗都会费心测试的,不想又浪费银两又吃苦头的,就快滚出去。”灰袍老者瞪了石牧一眼,冷冷说道。

    “前辈,弟子既然走了进来,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是三千两银票,还请前辈费心给弟子测试一下。”石牧从身上取出三张银票,不动声色的放在了红木大桌之上。

    灰袍老者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眯着眼睛看了石牧一阵,石牧神情坦然,静静站立。

    “哼,小子胆色倒是不错。”灰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哼了一声,站了起来。

    “过来,站到那石台之上。”灰袍老者走到石台旁边,从怀里取出一个玉尺,上面刻满了五颜六色的符文,和石台上的花纹倒是有几分相像。

    石牧心中一喜,急忙按照老者所言,三步并作两步的站到了石台上。

    灰袍老者口中低声诵念着什么,身上冒出一阵绿色光芒,注入到了手中玉尺中。

    玉尺上一道道符纹飞快亮了起来,灰袍老者一挥手,一道五颜六色的光芒从玉尺上激射而出,融入了石台中。

    嗡嗡!

    圆形石台上花纹尽数亮起,散发出各色光芒,同时嗡嗡的空气震鸣声大作。

    石牧脸色微变,石台上散发出各色光芒将他身体笼罩在内,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脚下涌入了身体,飞快的游走了一圈,又流回了石台。

    石台上的花纹亮度陡然一黯,不过周围的晶柱却发生了变化。

    一根蓝色晶柱,一根红色晶柱,还有一根黑色晶柱同时泛起了光芒。

    三根晶柱皆是先从最底部位置亮起,光芒往上升去。

    其中蓝色晶柱只亮起了一格,红色晶柱亮起两格,而那根黑色晶柱却一下窜到了五格的位置上,散发出灼灼黑芒。

    灰袍老者眼见此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