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玄界之门 >章节目录第六十一章 术士
    “师兄稍等!”

    清秀杂役弟子脸上喜色一闪,其身后的另一名杂役弟子麻利地转身朝某个货架走去,从上面拿下了三个青色小瓷瓶,并飞快的回来交给了清秀杂役弟子。

    石牧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三个青色小瓷瓶,将其中一个凑在鼻端,右手轻轻一动瓶盖就打了开来,一股刺鼻的古怪味道让他眉头微微一皱.

    他迅速的瞄了一眼,一颗黄豆大小,色泽鲜艳的红色丹丸正静静的躺在瓶中,与般若天象功中所描述的淬骨丹一般无二。

    石牧眼中喜色一闪,爽快的付了银票,刚把小瓷瓶收入怀中,一个浑厚的男音突然从其身后传来。

    “白师弟,看来你这位朋友选修的是般若天相功啊!”

    石牧脸色微变,缓缓转过身来,这才发现身后站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体格粗壮,面相粗豪的少年,其身旁的另一个披发少年正是白石。

    “石兄,这位是我刚认识的师兄霍茂,也是我的同乡。”白石看石牧正在打量身边的少年,立刻笑容满面的向他介绍道。

    石牧闻言心中一阵无语,那箫鸣,以及之前的方天旭都是与这白石来自同一个地方,他现在真有点好奇白石的家乡是哪里了。

    “霍师兄,在下石牧,不知师兄如何看出我所选修的功法。”石牧先向粗豪少年行了一礼,然后才脸带疑惑地问道。

    “石师弟不必惊讶,此事本是巧合,本人刚进师门时就差点选了这门功法,主要是考虑到这淬骨丹太过昂贵,最后才放弃的。”粗豪少年咧嘴一笑道。

    石牧看了看粗豪少年粗壮的身体,心中闪过一丝恍然。

    “石师弟,这淬骨丹在炼制时必须加入一种异兽的骨髓,确实价值不菲。此外,般若天象功虽然看似简单易学,但其实并不算特别厉害的功法,所以门中低阶弟子修炼的人并不多。”粗豪少年说到这里,看向石牧的眼神流露出奇怪之色。

    石牧脸上露出苦笑,自己的身体情况特殊,实在非常人可以想象。

    “石兄,我已邀请霍师兄去喝一盅,不如你也同去吧。”见两人已经认识,白石看着石牧笑道。

    石牧脸上露出沉吟之色,新人只有一年的免战期,如今有了淬骨丹他正想好好修炼一番,刚要出言婉拒,白石下面一句话却打消了他的念头。

    “石兄,我们刚到宗门,如果有什么事情,正好向霍师兄请教一番。”

    “好,反正左右无事,那今天石某就沾沾霍师兄的光了。”石牧冲白石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

    “嘿嘿,喝酒当然是人越多越热闹!”粗豪少年眼中已经露出几分兴奋之色,说完他也不等石牧回话,带头向外面走去。

    石牧见此一愣,白石冲他眨了眨眼,然后也紧随霍茂而去,石牧心中不由哑然,看来这位师兄是位好酒之人。

    三人出了丹香阁,一路谈笑风声,拐过两个路口后,来到一座名为川香楼的二层酒楼,报了名字后,伙计很快把他们引到二楼一间包间里。

    石牧一进包间就看到了卷发阔口的萧鸣,桌上早已点好了菜,一坛好酒已开了封,浓郁的酒香让粗豪少年霍茂眼睛一亮。

    他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主位,随手倒了满满一碗酒,一口气就喝了个底朝天。

    “好酒!”清冽的液体一入霍茂的体内就腾起一股热气,刺激的他哇哇直叫。

    白石也爽快的倒了一碗,和他对饮起来,石牧与萧鸣也在一旁殷勤做陪。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人早已打成了一片,白石和萧鸣趁机把心中一些疑问提了出来,霍荗知无不言,让三人均是收获不小。

    “霍师兄,你可清楚有关术士的事情吗?”眼见白石两人已没有什么问题了,石牧突然想到了藏经阁中的鞠师叔和那只奇怪的鹦鹉,心中一动的问道。

    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可以了解一下神秘的术士,他可不愿轻易放过。

    “术士?你是说藏经阁的鞠师叔吧。”霍荗抬头看了石牧一眼,似笑非笑的道。

    术士即便在黑魔门中也是非常少见的,他们这些刚入门的弟子,能接触的术士可能就是鞠师叔了,有些好奇也是十分正常的。

    石牧点了点头,一想到那些神奇的符箓和上面奇奇怪怪的花纹和文字,他心中就有一种难耐的向往之情。

    白石和萧鸣此刻也是一脸的感兴趣之色,看向了霍荗。

    “你们可知道,我们黑魔门中弟子数千人,但其中的术士有多少?告诉你们,不过寥寥百余名罢了,且大多只是学徒而已。如鞠师叔那样的灵阶术士只有七八人而已,至于更高层次的星阶术士,更是只有区区两人。其实严格算起来,灵阶以上术士才算是正式的术士,也就是说,本门作为三国七大宗门之一,也不过拥有十名术士而已!”霍荗说到这里,故意停了停,看到石牧等三人张大了嘴,一脸诧异神色后,这才露出自得之色的继续说道:

    “术士之所以重要,皆因门中的一些法器,丹药,符箓,甚至法阵的布置,都离不开他们,可以说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宗门的实力和底蕴!可惜要想成为术士,首先必须有灵根,有灵根后,神识才能感应到施法所需的各种元素之力。但普通人中拥有灵根的人,可是比领悟气感的武徒要少的多了。”

    说到这里,霍荗也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

    “听说鞠师叔还是一名魂师,那又是什么呢?”石牧自然也是一脸的羡慕,但马上想起了什么,又开口问道。

    “嘿嘿,没想到石师弟知道的还不少!这你可是问对人了,碰到别人还未必知道呢!这术士根据天赋和所偏重的修炼方向,有很常见的五行术士,专攻符箓之道的符师,专攻阵法知道的阵法师,专攻丹药炼制之道的丹师,也有较少的风雷冰暗光等术士,也有专攻傀儡术的傀儡师,至于魂师嘛,则能够借助自身灵魂之力沟通其他界面生物,其稀有程度还在傀儡师之上的。”霍荗闻言,笑嘻嘻的看了石牧一眼,随即摇头晃脑的解释道。

    话音刚落下,其手一抬,又喝了一碗酒,一旁的白石连忙拿起酒坛帮其满上。

    石牧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申请,术士这两个字牢牢的印在了心中。

    看来术士的事情,他以后真要找机会去了解的。

    “石师弟,现在门中盛传你和曲坤打了个平手,让他颜面大失。别怪师兄没提醒你,此人心胸狭窄,以后你要多加小心了。”霍荗突然话锋一转,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石牧,口中如此说道。

    “多谢霍师兄提醒!”石牧心中一凛,朝霍荗拱手道。

    接下来四人只谈一些趣闻逸事,一直到喝光了三坛好酒后,才兴尽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