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玄界之门 >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十四章 王天豪
    “有银子的话,一个月时间足够了,你到时过来拿兵刃就行了。”大汉不加思索的答应下来了。

    “那就有劳马师傅了,这是订金。”石牧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并从腰间摸出一个鼓鼓的银袋,直接抛了过去。

    这位马师傅可以说是黑狐会中除了冯离高远二人外,唯一知道其‘凶拳’身份的人,据说是高远的某个远门亲戚,不但精通炼铁打造之术,甚至在刀剑锻造上也不逊色丰城那那几位所谓的大师之下。

    当初真正‘凶拳’所用的银色面具就是出自其手的。

    故而石牧对自己预付的银子,倒是大为放心的。

    不过如此一来,他口袋又再次空空如也了,看来还要再想办法弄些银子才行。

    说起来,他这半年来的收入,一小半是来自己名下的那座位置不错的‘远香酒楼’,自从他将附近山中打到的猎物直接送过去后,其生意比以前更加了,每月都能提供上百两银子的收入。

    另外一大半收入,则是来自他数次以凶拳身份获得的报酬。至于城郊的那些田地收入,只能勉强维持庄园的正常开销而已。

    看来那件事情,应该比原计划提早些动手了。

    好在他前两天刚刚将风驰刀法修炼到了一息七斩的地步,应该勉强够此事用了。

    要知道,他身体异变增幅早在半年前就结束了。他从那以后,才知道自己先前能够轻易做到一息六斩是何等了不得的事情。他这半年来几乎天天修炼风驰刀法不断,才不过勉强将出刀速度再提升一斩。

    不过这也足以让他笑傲一般武徒了,毕竟即使厉苍海在动用真气情形下,也不过能做到一息九斩而已。

    石牧如此思量着,徐徐离开了铁匠铺,花了小半日时间,去了城中其他几家杂货铺,又购置了一些东西,才回到了城中的住处。

    当他方一进入屋子的瞬间,目光看似随意的往窗口处扫了一眼,神色顿时一动。

    他几步走了过去,抬手往半开窗口下一摸,竟然摸出了一个纸团。

    石牧将十分熟练的将纸团展开,飞快扫了一眼后,却笑了起来。

    “看来又有人要送银子上门了。”

    说完这话,他将纸团顺手塞进怀中,直接躺倒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一直等到天色将晚的时候,石牧才精神抖擞的起床,从床下拿出一个包裹后,重新离开了住处。

    一个时辰后,在丰城颇有些小名气的天王庙后院中,躺了一地的黑狐会帮众,一个个口中发出痛苦**之声,四周洒落了一地的棍棒刀剑,却没有一人胆敢再站起身来,甚至连冯离高远二人也一个口角带血,一个浑身灰扑扑脚印的扑到在地上。

    不过这两位乱水帮首领,望着面前站立的持枪少年,脸上满是说不出的骇然。

    他们二人虽然也曾听说过对方的天才之名,但也万万未曾料到对方实力之强竟然到了此种地步。

    他们两个淬体已经大成的武徒,外加院中这十几名强壮手下,联手之下也未能再对方手中支撑片刻时间。

    “王天豪,我们才刚刚接到你的挑战书,你就打上们来了,这也未免太过分了吧。”高远虽然身上剧痛无比,仍忍不住的大叫道。

    “哼,一个废物,乱叫唤什么。我下午忽然心情不太好,想来早点和你们帮中‘凶拳’打下招呼而已。怎么,你们有意见!”白衣少年看似白白净净,却面无表情回道,一抬足,“砰”的一声,竟将高远头颅踩在了脚下,瞬间陷入泥土中小半去。

    高远惊惧交加,想要拼命挣扎,身上却丝毫力量没有,只能大骂起来。

    白衣少年听了,二话不说的足下一用力,高远脸上剧痛之下,根本无法再张口丝毫了。

    旁边的冯离见此,同样惊怒交加,正要打算起身拼命之时,忽然“嗖”的一声,一团黑乎乎东西冲白衣少年激射而来。

    少年眉梢一挑,手中长枪只是往身前一摆。

    “轰”的一声。

    黑影竟在枪杆处爆裂而开,无数碎片四溅飞射,少年所用枪杆竟然是精铁铸造而成的,而黑影却是一颗碗口大的石块。

    白衣少年手臂一颤,身形不由退出一步,同时头颅一偏,一颗碎石紧擦脸颊的飞过,一道浅浅血痕浮现而出。

    “凶拳”

    白衣少年根本不管脸上的血痕,反而死死盯着不远处新出现的黑衣银面之人,眼中满是狂热之色。

    “你就是那个向我挑战之人?”石牧透过面具,看了看院落中情形,冲白衣少年缓缓问道。

    “你不知道我是谁?”白衣少年听了这话,却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怎么,我应该知道你是谁么?”石牧看了看对方手中的铁枪,向前几步走到了院子中,单足一挑,将地上某个无主铁刀挑到了手中。

    “二弟小心,这个王天豪号称丰城第一武徒,是血脉王家弟子。”冯离这时却高叫的提醒道。

    “丰城第一武徒!血脉王家!”石牧听到这话,不禁瞳孔一缩。

    “嘿嘿,第一武徒的称号,可不是我自封的。而是所有不服的人,都已经被我打服了。至于血脉王家,我虽然是王家子弟,可还没有激发出血脉,成为真正的血脉武者的。”白衣少年嘿嘿一声的说道。

    “阁下既然如此大名头,为何还要找我们区区一个小帮派的麻烦?”石牧倒真有几分凝重了,不禁问道。

    “哈哈,挑战强者,这还要理由吗?你既然来了,我自然也懒的再理这些废物了。先接我一枪再说!”王天豪大笑一声后,身形猛然往前一蹿,两手握枪的一抖,就冲石牧直刺而来。

    石牧只觉眼前一花,五个明晃晃枪头在面前浮现而出,冲其胸膛狠狠扎来。

    石牧哼了一声,手臂一动,手中铁刀只是一个模糊,幻化出五道黑色刀影直接劈出。

    “噗”“噗”几声。

    五个枪头和刀影方一接触,就蓦然溃散而灭,但就在这时寒光一闪,第六枚枪头随之骤然浮现而出,仿佛毒蛇般的直奔石牧面门袭来。

    这一下攻击之快和角度之刁钻,都让石牧大吃一惊,再想用手中铁刀抵挡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猛然大喝一声,竟将手中铁刀直接仍掉,身形倒退之下,两条手臂骤然化为虚影的往身前一合。

    一声闷响,让白衣少年一呆的事情出现了。

    石牧带着黑色手套的双手,竟然仿佛两只铁毡般将其刺出枪头死死夹在了身前半尺远处!

    不过,白衣少年马上就冷笑一声。

    这位凶拳要真以为单凭一对手掌就能夹住其刺出的一枪,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少年未等石牧变招,双手就将将握住的枪杆一扭,再狠狠往后使劲一拉。

    “嗡”的一声。

    精铁打造的枪杆骤然一阵剧烈颤抖,但对面被石牧双手夹住的枪头,却纹丝不动。

    白衣少年更是瞬间感到掌心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当即倒吸一口凉气。不用说,明显是他先前用力过猛,反将自己掌心磨破了。

    就在这时,对面的石牧却骤然一手五指一分,一把仍死死抓住枪头,另一手却骤然握拳冲枪杆狠狠一拳砸而下。

    “咔嚓”

    丈许长的铁铸抢杠当即从中间直接凹陷下去,同时一股巨力更是顺着枪杆直往白衣少年手臂处狂涌而开。

    “不好,这个变态!”

    白衣少年纵然早知道凶拳力气极大,但也万万没想到能达到徒手折铁的变态地步,当即口中大骂一声,单足猛然一跺地面,就慌忙松开半截枪杆的向后倒射出去。

    “轰”

    枪杆仍在巨力所用下,直狠狠砸到了地面上,砸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土坑来,再瞬间反弹跳起。

    重新站稳的白衣少年,目睹此景,脸色顿时难看之极。

    “砰”的一声,石牧这才将手中已经弯曲仿佛巨弓般的铁枪随手丢到了地上,大步向对方走去。

    “不打了!你力气太大了,我又没了趁手的家伙。我现在才算知道,家里几位长辈经常提起的一力降十会是怎么一回事。碰到你这么一个浑身肌肉的家伙,就算我将獠火枪法全部施展出来,也没有十成十的胜算。不过再等两三个月后,那就不好说了。”白衣少年却忽然大笑的摆了摆手。

    “你说打就打,要停就停!世间哪有这般好的事情!”石牧却用低沉声音冷冷的说道,肩头一晃后,就要用一双拳头狠狠教训对方一顿。

    “我赔钱!”

    “你说什么?”石牧听了差点一跌跄,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赔钱,我这有一小袋金豆,足以赔偿你们的医药费了。不过话说在前面,我可不是真怕你凶拳,只是觉得现在和你交手,还无法碾压取胜。若和你真打个浑身大汗的再分出胜负,岂不太有损我丰城第一武徒的风采了。”白衣少年仰首说完后,一抬手,扔出了个巴掌大的小布包。

    石牧却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如此自恋的家伙,他可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就在这时,白衣少年骤然转身飞跑起来,并在途中一跺足,整个人竟直接从两丈高的墙头上飘然而过,接着从墙头另一边传来其飘忽不定的说话声。

    “哈哈,凶拳,记住了,我叫王天豪,以后将亲手打败你的人。”

    随之墙头另一边,就再无任何声音了。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