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玄界之门 >章节目录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八章 古庙遇尸
    半年后,丰城外荒山中的某偏僻山道中。

    空中起了泼天大雨,豆粒大小的水珠“哗啦啦”的砸落地上,半乌云中不时传来阵阵的闷雷声,一道道闪电狂闪而出。

    一道人影竟然在大雨中豹子般的奔跑着,每一步迈出,都蹿出足有正常人五六步之远,转眼间就翻过了附近一个小山头,直接没入山头旁边一片茂密树林之中。

    片刻后,人影四周蓦然一阵寒光流转。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十几颗大树,竟然在人影一闪而过后,纷纷从中间切开的倒落而下。

    就在这时,附近空中一道巨大闪电浮现而出,将人影照映的清清楚楚,竟是一名头戴草帽,身披蓑衣之人。

    此人在树木晃动间,骤然一晃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一个时辰后。

    一间看似有些破旧的山庙大门,“砰”的一声,被人用力一击而开,接着沉重脚步声响起,一个肩扛巨大物体的人影,携带大股风雨的走了进来。

    原本在山庙大殿中围着一堆篝火的两人,看着来人,目瞪口呆。

    “咦,竟然有客人!你们用了我的木柴?”

    来人将肩上扛着的东西往地上重重一抛,抖了抖身上蓑衣上的雨水后,不慌不忙的问道。

    大殿中先来的两人是一男一女。

    男的有四十来岁,虽然相貌儒雅,但满脸风霜之色,女的只有十四五岁,虽然生的白白净净,清秀异常,但额头上有一块不小的青色胎记,破坏了原来俏丽的容颜。

    “啊,原来庙里的木柴都是小哥之物。我先前不知道,还以为是无主之物,外加先前淋湿了衣服,这才和小女先拿来用的。不过,小哥你放心,老夫自会赔偿这些木柴的。”中年男子起身赔礼的说道,但目光扫向被抛在地上的巨物,脸上仍不禁显出一丝惧怕之色。

    那竟是一头足有百斤重的棕毛野猪,双眼翻白,嘴角带血,两个外露的巨牙更是断裂而开,似乎早已毙命有一段时间了。

    “这些木柴既然被砍下来,就是拿来用的,何必谈什么钱财!”人影上前几步,在篝火照映中露出一个浓眉大眼,身背单刀的少年来,正是石牧。

    “钟某不知说什么好了,实在多谢小哥了。”中年男子闻言大松一口气,忙满脸笑容的称谢一声,才重新坐回到了篝火旁,并低声安慰旁边少女几声。

    少女身穿一件青色衣裙,也偷偷看了石牧两眼,但未说什么话,显得颇为文静。

    这时的石牧,将背上单刀摘下,再将身上蓑衣脱下后,竟露出一件厚厚的黑色铁甲,将上半个身躯全都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进去,只露出脖子和一双胳膊。

    “咦,这是乌甲?”中年男子和女儿说完话,一看见石牧身上的半身黑甲,顿时惊讶了一声。

    “阁下认识此甲?”石牧闻言,倒有些意外了。

    “呵呵,不瞒小哥,在下以前曾经见过一位铁匠师傅打造过此甲,印象十分深刻,才能一眼认出的。不知此甲是几斤甲?钟某听那铁匠师傅说过,这乌甲虽然可以穿在身上,但本身脆弱异常,几乎没有什么防御之力,制作出来的唯一作用,就是凭借沉重分量,可以给武者锻炼肉身的。”中年男子笑着回道。

    “我这件乌甲没有几斤的,太重的,在下也根本穿不了的。”石牧含糊两句,就十指扣着身上黑甲一侧猛然一用力。

    “咔嚓”一声,黑甲就凭空分成了两片,并被石牧随手扔到了地上。

    “轰”“轰”两声,地面微微颤抖了两下,中年男子见此,眼皮随着跳了两下。

    这种分量,恐怕应该有五六百斤以上吧,难道这少年是一头人形凶兽不成,否则怎能穿着此物还行动自如。看来对方年纪不大,肉身却十分强横,淬体之术绝对不会低哪里去的。

    石牧解开了乌甲的束缚,整个人似乎也轻松了下来,转手再捡起单手,唰唰几下,就将野猪的两条前腿斩了下来,接着手腕再一抖,顿时一片寒光围着一条猪腿一阵缭绕,转眼间就将其皮毛剃了个精光。

    接着,少年又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往猪腿倒下一些白色粉末后,就几步走到篝火旁,自顾自的烧烤起来。

    片刻后,一股浓浓的肉香就在整个庙宇上方飘荡起来。

    篝火对面的父女二人,已经拿出一包干粮,互相分食起来,但少女闻着烤肉的香气后,看着已兹兹冒油的猪腿,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但马上又发现了其中不妥,又脸孔一红,垂下了头颅。

    石牧见此,微微一笑,将已经烤好近半的猪腿,忽然朝对面递了过去。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已经用了小哥的柴火,再分享这烤肉的话……”中年男子见此大喜,口中谦虚着,双手却毫不客气的接过了烤肉。

    “父亲……”旁边少女见此,却有些不好意思了,有几分娇嗔叫了一声。

    “没看到那边还有更多的烤肉吗?这位小哥身手如此了得,想来也不会在乎这点肉食的。”中年男子笑嘻嘻的回了少女一句。

    “父亲,你真是的。这位公子,多谢了。”少女仍不禁埋怨了自己父亲一下,迟疑了片刻后,就脸红的向石牧称谢道。

    “没关系的,我这次猎到的这头野猪分量十足,原本也吃不完的。”石牧已经将另外一根猪腿剥去了皮毛,几步走了回来后,笑着回道。

    “对了,小哥。这里应该距离丰城不远了吧。我父女是从盈城过来投亲的,没想到中途遇到大雨,在山中迷了路,才误闯到这里来的。”中年男子手忙脚乱的从烤肉上撕下一块,递给自己女儿后,向石牧打听到。

    “原来如此,我说此庙如此荒凉,如此晚了怎会还会有人的。钟大叔放心,这里距离丰城已经不远了,从门口山路一路向东去十余里路,就可看到丰城的西门了。”石牧这才有些恍然,不加思索的回道。

    “太好了。秀儿,你听到了吗,我们明天就可以到丰城了,你也马上就可以成为吴家的儿媳了。”中年男子听了后,顿时大喜的冲少女说道。

    “父亲,你乱说什么,我们现在这种情形,我又这般丑陋,人家会不会承认此婚事也是两说的事情。”少女听到父亲提及自己婚事,顿时大羞不已。

    “我女儿哪里丑陋了,在为父眼中一直都是冰雪聪明!哼,至于我们家落到此地步,和吴家原本就有几分关系的。秀儿,你不用问,到时自有为父和吴家人来提此事的。”中年男子听了少女之言,却不以为然起来。

    石牧听到这里,却心中一动。

    吴家?难道是丰城中仅在金家势力之下的那个“吴家”。不过这父女二人身材瘦弱,应该不是武者。

    就在中年男子父女二人低声说话,石牧默不作声的继续烤肉的时候,忽然一声凄厉的嚎叫从远处传来,接着一阵轰隆隆响起来,转眼间就由远而近,似乎有什么巨大东西直奔这座破庙而来。

    “这是什么?难道是山上的野兽?”中年男子大惊,立刻站起身来,并从身上摸出一柄闪寒光闪烁的短剑,满脸惊惶的挡在了少女面前。

    但从他不停打颤的双腿来看,恐怕是手无缚鸡之力。

    “小心,绝对不是野兽,起码不是这片山中的野兽,否则我绝对不会没听过这种嚎叫的。”

    石牧单足一跳篝火旁的单刀,一把抓住刀柄后,死死盯住大门,浑身煞气显露的说道。

    要知道,他这半年来经常来这里猎杀各种野兽,可不是为了玩耍,一方面是为了修炼淬体之术,另一方面则是获取刀法拳术的实战经验。

    虽然这片山中没有多强大的野兽,但这段时间丧命在石牧手中的野狼野猪之类也不下百头了,让他对实战厮杀早已经验十足,绝不是一般未曾见过血的武徒可比。

    中年男子虽然不通武功,但还有几分眼力,一见石牧表现的这般沉着冷静后,倒不由的安心了几分,只是仍死死护住身后的少女。

    “轰“的一声巨响。

    原本就破烂不堪的庙门,骤然由外向内的爆裂而开,在无数碎木飞溅中,一个浑身黝黑的人形怪物蓦然冲进了大殿。

    “这……这是僵尸!妈呀,这里怎么会出现这鬼东西,丰城的军队是干什么吃的,完了,我们死定了。”中年男子一看清楚人形怪物模样,却差点没当场昏了过去。

    僵尸?

    石牧盯着对面的人形怪物,同样头皮发麻起来!

    眼前的怪物足有两丈之高,五官血肉模糊一片,只在眼睛处留下两个硕大的血洞,浑身长着一层粗黑硬毛,不时有滴滴绿色液体从身上掉落而下,散发出让人想要呕吐的难闻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