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68章 交易
    这是一座乡间的破庙,已经荒废很久了,到处长满枯黄的野草,掩映在一片掉光了树叶的乱树当中。

    徐平下了马,问身边的桑怿:“就是这里了?”

    桑怿沉声道:“不错!”

    从驴上下来,顺势抽出了背上的铁锏。

    徐平也拔出佩带的长刀,握在手里,随着桑怿慢慢靠近破庙。

    两人到了庙门口,分两边站住脚步,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两位既然到了,何不进来说话?外面寒风劲吹,可不舒服!”

    就在两人小心戎备的时候,庙里面突然传出来这么一句话。

    徐平和桑怿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庙里的人早已经发现了他们。对视一眼,两人一先一后进入了庙里。

    这座小庙也不知供的哪路神仙,荒弃了多少年,连神像都只剩了半截。在供桌的前边,地上生了一堆火,两个人正坐在火边。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是个白面书生,脸上微有髭须,坐在火边,腿上倚了一根铁笛,只是专心烤火,连头都没抬起来。

    另一个年纪大一些,身材魁梧,发须浓密,也是书生装扮,身旁放了一把铁剑,正不屑地看着徐平两人。

    徐平沉声道:“原来两位已经发现们来了!”

    魁梧书生大笑道:“你身边的那厮在庙外逡巡了好些日子,还不知道有人要来,当我们是瞎子吗?”

    桑怿没想到自己的行藏早已落进人家眼里,脸上有些挂不住,握紧铁锏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既然知道被盯上了,为什么还不逃?”

    魁梧书生道:“我们两个都是华州进士,我叫吴久侠,那一个兄弟名叫张源。年前来京赶考,不小心在京城把盘缠花光了。到了出榜,不想现如今朝庭竟是个婆娘当政,不识英雄好汉,把我这个兄弟当殿黜落。没耐何,只好放下脸皮,做些不正当的勾当赚些金银,凑了钱好回家乡。”

    徐平听他说得轻松,愤愤地道:“你们烧炼,却把这片地方搅得鸡犬不宁!知道有多少家被你们搞得倾家荡产吗?”

    吴久侠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只有这个办法来钱,不在你的地方弄,就要去别处,又有什么区别?”

    徐平不与他缠这个,问道:“你还没说为什么不逃呢!”

    吴久侠叹口气:“我原说要走他娘的,不管你们这些鸟人!被我这个兄弟拦下了,才在这里等你们。”

    徐平和桑怿都已看出那个白面书生才是主脑,一起看着他。

    一直坐在那边烤火的张源漫不经心地说:“我们若是一走了之,你们两个必然就会去报官,也是麻烦。既然这些日子这个人只是在外面监视,又不动手,想必是有事情要与我们来谈,何不等等再说。”

    徐平问道:“你觉得我们会找你谈什么?”

    张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过是贪图我们那个点铜成银的方子罢了,白花花的银子谁不喜欢?不然你们两个吃撑了来找我们!”

    徐平冷笑:“就是用砒霜把铜炼成白铜的办法?这点事情我早十年前就会了,还要来找你们学?”

    张源吃了一惊,这才认真起来,上下打量徐平,问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个方术!既然你都知道,那还来找我们干什么?”

    徐平道:“你找的那个,从我家偷换了几百两银子出来,你说我该不该来找你们?”

    张源摇摇头:“就为那几百两白银?”

    徐平道:“几百两也够你们两个人快活一世了!”

    张源听了这话,看着徐平,突然一笑:“几百两确实不是小数,但对徐家楼的小主人来说,就算不上什么了。”

    徐平道:“原来你也早就知道我!”

    “这附近,能换来大笔白银的只有你家,我如何不知道?”张源说着,看看徐平,“不过小主人此时来找我,必然有其他的事情,何不直言?这样说话绕圈子,也不是你我的性情。”

    徐平沉默了一会,才道:“不错,我来找你们,是有其他的事!”

    张源微笑道:“小主人尽管明言,只要双方有利,我们也不推辞。”

    “前些日子,我庄上抓住了柯五郎,解送到县里的时候,被五个禁军兵士杀了。这件事情,你们有没有听说?”

    张源听了徐平的话,只是摇了摇头:“我们最近都是窝在这座破庙里,哪会听说这些事情!”

    徐平不管他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只管接着说道:“那几个人,当天还把我未过门的妻子劫了去。我一路追上,半路却又出来一个少年人和一个下人样子的老者,原来他们才是主使的。我知道几个月前你们是与这些人混在一起的,知不知道那两个是什么人?”

    张源道:“听你这么说,应该就是马季良家的小舍人马直方和他家的知院了。怎么,难道小主人就只为了知道这两个人的名字?”

    徐平冷冷地问:“你觉得呢?”

    张源叹了口气:“当然不是。这附近的势力人家就那么几户,来之前只怕小主人也早猜到了。你还巴巴来找我们,想必是要取那小舍人性命了。”

    徐平闭嘴不言。

    桑怿却吃了一惊,问徐平:“你真的存了这样的心思?这可是犯国法的事情!更何况马家在太后面前正当红,怎么还要去惹他!”

    徐平摇头,对桑怿道:“这些关我们什么事?是他们自己烧炼药银分赃不均,互相之间仇杀,谁管得了?我只过是几百两银子不要罢了!”

    张源起身长笑:“你们也是遍览群书,提刀拿剑的人,做起事情来怎么瞻前顾后,婆婆妈妈,成得了什么大事?在你们眼里那是宠臣之子,谁都不敢惹,在我眼里却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小混蛋,不过一剑罢了!”

    徐平也知道,马季良的这个儿子极其不成器,以他的身份,都没有荫补个官身在这个儿子身上。只因这小子恶名昭著,一提起来就要被台谏攻击,连带他自己的外戚身份也要被拿出来说事。

    但不管怎样,那也是马家的人,太后的近亲,也没有人敢主动惹他们。徐平还没有这张源和吴久侠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的魄力,去把他一刀杀了。

    见徐平不吭声,张源又道:“小主人既然是明白人,当然知道那药银烧炼起来本钱不小,又有剧毒风险极大,几百两白银有点少了。”

    徐平冷冷地道:“也够你们回去做一方财主了!”

    张源听了哈哈大笑:“小主人好浅的眼皮!若要做个乡村财主,我和吴兄何必来京城,在家里轻轻松松就做了!大丈夫为人一世,学成文韬武略,就当出将入相,立不世之功业!生前显功名,身后著丹青!”

    边笑边摇头:“我原先见你也能纵马提刀,也能吟上两句诗,凭着几个不成器的庄客,能胜了久经操练的大军,也能轻松捉获柯五郎一伙盗贼,还以为也是我辈人物,有心结交。没想到你的眼里就只有个乡村财主,真是笑掉我的大牙!罢了,既然我们话已经说到这里,我再与你这等人物计较就是自降身份了,干脆就再卖你一个面子。那个马家的小舍人我给你引到这里来,就在你面前取了他的性命,让你看看我辈的风采!你只需送两坛好酒来这里,让我和吴兄饮个痛快,不要说是我们贪图你的钱财!”

    徐平没想到这人如此狂妄,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也是曾经金榜高中的,到了殿试的时候才被黜落下来,心高气傲也是凭本事。至于什么要出将入相之类的,徐平有了前世记忆,并不怎么热衷。志存高远是好事,但更要脚踏实地,不要总是飘到天上去。

    当下对张源道:“随你怎么说了。要好酒不难,稍后我就找人送来。”

    张源便对吴久侠道:“吴兄,你辛苦一趟,去把那个马家的小舍人引到这里来,让这小主人看我取他性命!这帮乡下人眼里天大的难事,在我眼里只不过是血溅五步而已!”

    吴久侠听了,长身而起,也不拿铁剑,对张源道一声:“张兄稍候。”便就出了庙门,大步而去。

    桑怿见真地要去杀人了,有心要阻止,又被张源刚才的话说中了心事,只是张了张嘴,终于没有说出来。

    张源不理两人,在火边坐下,随口吟了一句:“有心待搦月中兔,更向白云头上飞。”

    摇了摇头,便专心烤火。显然是自认为自己是心存高远的人物,不屑与徐平这种胸无大志的人说话。

    徐平和桑怿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张源在那里装世外高人。

    在前世,经意不经意间,徐平不知看过多少名人的传记,心里明白得很。像张源的这种做派,如果以后能够功成名就,那就是名人的趣闻逸事,自来就胸怀大志。如果一事无成,就是个笑话,像苏东坡笑话的那样,在乡间野庙里吃瘴死老牛肉,喝村酒高谈阔论者。

    自古以来,人们崇拜羡慕的只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备注:第一卷马上就要结束了,下一卷就要涉及京城和一些中上层人物。这两天更得会稍微慢一点,留出时间想下一卷的剧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