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62章 依稀似旧年
    徐平探了探林素娘的鼻息,发觉呼吸均匀,知道她只是大惊大喜,暂时晕了过去,身体并无大碍。

    弯腰把林素娘抱起,徐平小心地爬上山顶,把她放在草地上。直起身来看四周,只见到处都是杂树丛生,既无人烟,又无道路,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此时已到中午时分,天上愁云惨淡,一轮苍白的太阳在云彩中露出脸来,半死不活的样子。

    徐平骑来的李威那匹马,已经跑脱了力,趴在一边喘着粗气,偶尔才有力气去啃一口地上的枯草。

    看了一会看不出个头绪,徐平只好坐在地上,看着林素娘,等她醒来再想办法。

    坐了一会,一阵山风吹来,林素娘悠悠醒转。

    徐平看见林素娘睁开眼睛,出了一口气:“你醒来就好了!”

    林素娘坐起来,看看四周,问徐平:“大郎,这是什么地方?”

    徐平苦笑道:“我一路跟着,也不记路途,正不知到了哪里。不过看这里地形,当是已经出了中牟县,甚至出了开封府也说不定。”

    林素娘吃了一惊:“那我们怎么办?”

    徐平道:“你先歇一歇,过一会我们再想办法。”

    中牟一带都是平原,没有这么大的山包。徐平回想自己这半天跑的方向和距离,现在大概已经到了郑州境内。这里不像徐平前世那样人烟稠密,此时地广人稀,人烟罕见。整个郑州五县,全境不足两万户,数万人而已。这里位于两京之间,汴河沿岸,皇陵附近,这几项都需大量徭役,人口极难增长。

    又坐一会,林素娘不好意思地对徐平道:“大郎,你去找口水来给我喝,我有些渴了。”

    徐平站起身,举目四望,看见不远处的一座小山脚下有条小河,对林素娘道:“我去打水,也带不回来,再说留你在这里,也怕出来个野兽伤了你。那边有条小河,离得不远,我背你过去吧。”

    林素娘低声道:“也好。”

    把林素娘背住,徐平牵了马,小心地向山下行去。

    徐平一直没问,那些人为什么要掳走林素娘。若说为了美色,实在有些超出徐平的想象。林素娘长得漂亮,气质又娴静,是个美女坯子。可她才多大?十三岁,若在前世正是刚上初中的年纪,身子完全没长开,怎么会让人产生男女之事的联想!即使是徐平已经定了的妻子,徐平也从没对她有过非分之想,实在是太小了,怎么也要等几年再说。

    但除了这个理由,徐平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来。

    小心翼翼地下了山坡,林素娘在徐平背上小声道:“大郎小心些,这路上不好走,不要伤着了。”

    淡淡的气息从耳边吹过,带着点甜香。

    徐平这才感觉到背上的林素娘极轻极软,右手托在手里的她的腿柔若无骨,心中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

    这便是软玉温香,吐气如兰吗?

    徐平不敢继续想下去,只是小心看路,低头前行。

    走出灌木丛,到了一片小树林里,林素娘道:“这里路好了,大郎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能走。”

    徐平小心地把林素娘放在地上,见她脸色还是发白,扶住她的胳膊道:“你受了惊吓,还是我扶着你。”

    林素娘点点头,任由徐平扶着自己的胳膊,向前走去。

    出了小树林,又经过一片枯草地,到了小河边。

    徐平对林素娘道:“你且坐一坐,我去看看有没有盛水的东西。这里的河水也不知干净不干净,能烧开就好了。”

    林素娘坐在地上的枯草上,对徐平道:“大郎不要走远。”

    徐平点点头,把马找棵树拴了,提着那把长刀,跨过小河向前寻去。

    此时已到秋天,万物凋零,山谷里大多都是槐树松树及其他杂木,没有什么可以拿来用的。偶尔有几株野枣树,上面的枣都是极小,核却大,徐平尝了两个,根本不能入口。

    走了五六十步,徐平都没什么发现,正想放弃回去,偶然一抬头,看见不远处转弯的地方伸出一个大梨来。那梨极大,不小于徐平前世的砀山酥梨。

    徐平心中一喜,快步走上前去。

    眼前是一片平地,长满了荒草,地的边上紧挨着三棵大梨树,硕果累累,青黄色的大梨子挂满枝头。

    这梨树看起来就不是野生的,必是有人种在这里。而且看周围的样子,曾经有人家在这里耕种过也说不定。

    然而此时荒草萋萋,一点人家的痕迹都找不到了,只留下了三株大梨树。

    徐平到了树前,伸手摘了两个大梨下来。拿在手里掂了掂,一个怕不是得有一斤重。没想到这里有这种好东西,他来这么久都没见过。

    取了梨子,徐平赶紧转回来。

    转过坡脚,却见到林素娘牵了马,正款款行来。

    见到徐平,林素娘道:“我在那边看大郎一转就不见了,怕有什么事,就跟了过来。”

    徐平捧着两个大梨到林素娘面前,笑道:“那边几树好梨,我去给你摘了两个。吃这个不比喝水好得多?”

    林素娘拿了一个大梨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也不急着吃。

    徐平奇怪:“你只是看干什么?快点吃啊!”

    林素娘叹了口气:“大郎,我们大概真是跑到郑州辖下来了。”

    徐平问道:“怎么说?这梨子只有郑州才产?”

    林素娘点头:“这梨叫作斤梨,又叫作语儿梨,天下只有郑州才产,而且都是产在周皇陵左近。北方水果,青州枣郑州梨,冠绝天下,先前在京师,我阿爹也曾买了给我吃过。”

    徐平愣了一下,对林素娘道:“先不说这些,你只管吃了。如果这梨只产在这里,那倒是好事,我们最少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林素娘笑了笑,找个枯树桩坐了,背着徐平吃梨。这梨太大,小姑娘的吃相就不怎么雅观,躲着不让徐平看到。

    徐平站在一边,开动脑筋定位自己的位置。

    周皇陵指的是后周几位皇帝的陵墓,应该是在新郑县。赵匡胤陈桥驿皇袍加身,夺的就是后周的皇位,在宋朝是大事,徐平能从记忆里搜出来。

    没想到一口气跑出几十里路来,把徐平也吓了一跳。

    既然知道了这是后周皇陵附近,那就好办了。作为前朝,周皇室虽然不受宋王朝的优待,基本的礼仪还是在的,守陵人最少应该是有的吧。只要找到了人家,就能回到自己中牟的庄园里。

    事实证明徐平想多了,后周皇陵并无守陵人,此时已破败不堪。这不全是因为赵宋皇室刻薄,也有一个原因是后周诸帝崇尚节俭,自太祖郭威就决定自己丧事从简,不设守陵宫人。当然好人有好报,极简陋的后周皇陵连盗墓的也瞧不上眼,反而一直保存到后世。相反的是宋皇陵在金朝就被女真族有组织地盗掘一空,成为废墟。

    按照礼制,中原王朝有二王三恪制度,以续王统。大宋是最后一个尊从这一制度的统一王朝,柴家被夺皇位之后,恭帝柴宗训被封为郑王,可以使用皇帝礼仪,以续周统。恭帝之后,后人降为郑国公,皆因皇陵在郑。不过这个封号只是名义,柴家人并不在郑州,与周朝的宋国待遇天差地远,皇陵也就很快成为了一片荒草,只是偶尔有有心人来打理一下。

    徐平并不知道这些,只是一心想着去寻找守陵的人。

    等了一会,林素娘转过身来,手里还有小半个梨子,对徐平道:“这梨太大,我吃不下了。”

    徐平道:“吃不下扔掉好了,那边树上多得是,一会我去摘些带着。”

    等林素娘去河边洗过了手,徐平才扶着她沿着小河所在的山谷,牵着马一路向山外行去。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中间歇了两回,终于出了这一片小山包。

    此时太阳已经看不见,天彻底阴了下来。然而举目四望,都是漫漫荒野,看不见一户人家。

    徐平看看林素娘,已是眉头紧皱,走不到路了。还好此时女子还不流行缠脚,不然真不知道这一路她怎么走。

    看看牵着的马已经恢复了点力气,徐平道:“娘子,你到马上坐着吧,我牵着慢慢走。这一路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找到人家。”

    林素娘脚都磨破了,只是咬着牙没说,此时已经到了极限,再也走不动了,只好由徐平扶着上了马。

    坐到马背上,林素娘就有些心慌。她以前只是偶尔骑过驴,从来没在马背上坐过,又加上上午一路惊吓,不由自主就紧紧抓住马鞍。

    徐平看了,安慰她道:“你放轻松些,我牵着马只是慢慢走,没事的。”

    一人一骑,在荒地里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有星点点的雨滴落了下来。

    徐平叹了口气:“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也塞牙!这荒天野地里,又没个避雨的地方,可是有些麻烦了。”

    林素娘在马背上看得远,对徐平道:“大郎别急,前方有个土堆,旁边好像有房子,莫不是户人家?”

    徐平听了,也来了精神,让林素娘指了方向,牵着马加快了脚步。

    走不多远,徐平也看见了那个大土堆,旁边有几间房屋,但却不见牲畜家禽,显得很是破败荒凉。口中道:“是座废了的破庙吧。”

    到了近前,见就是一个大土堆,高不过两丈,土堆前一排三间大房。

    此时雨已经有些大了,徐平顾不得什么,牵马驼着林素娘快步进了那三间大房里。

    进了房里,发现正房里供奉得有牌位之类,应该是庙之灯的建筑,不是人家。不过这里破败得久了,也看不出是个什么地方。

    扶着林素娘下了马,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了,徐平道:“你在这里先歇一歇,我去找些枯枝什么的来生个火。”

    林素娘身上的衣服微微有些湿了,冷得发抖,对徐平道:“大郎快去快回,我怎么觉得这里阴森森的。”

    徐平应了,走出门去。

    过不了多大一回,徐平抱了一抱枯树枝回来,对林素娘道:“还好雨刚刚下来,还能找到这些干柴。”

    徐平都是在和自己庄里活动,身上并没有引火用具。还好李威的马上有火刀火石,徐平找了出来,因为不习惯,费了好大工夫把火引着。

    林素娘烤了一会火,慢慢回过神来,问徐平:“大郎,这是什么地方?”

    徐平叹口气:“你绝想不到,这里就是顺陵,周恭帝埋葬的地方。”

    林素娘一怔:“难道这周皇陵,就没有守陵人了?”

    徐平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

    恭帝被迫禅位之后,被降封为郑王,发送到北宋王公大臣的断魂地房州安置,二十一岁客死异乡,周的法统至此而绝。小皇帝一生都在忧惧之中,又没有刘阿斗的乐观天性,英年早逝。据说宋太祖有遗训,善待柴家子孙,终宋一世,柴家也确实未遭诛戮。但这与其说是宋太祖的忠厚天性,不如说他有容下古礼的心胸,遗训内容并未超出二王三恪的特权范围。自此之后,开朝皇帝再没有宋太祖的心胸,对前朝皇室恨不得斩草除根,这一礼制也就废弃了。

    虽然感叹前人遭遇,但这一话题在宋时至为敏感,虽是夫妻相对,徐平和林素娘也自觉地不去讨论。

    过了一会,徐平身上的衣服烤干了,走到门口看雨下得越发大了,心中不由焦急:“这可怎么办?难道我们在这里过夜?”

    林素娘缩着身子道:“不知阿爹有没有在后面寻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我们。这里荒山野岭,他们也没地方寻去。”

    徐平才想起自己庄里还有许多人的,也不会就这么任自己走失,必然会出来寻找,只是找到哪里去可就说不定了。

    不由心中叹气,这个时代也没个手机什么的,真是麻烦。

    烤了一会火,徐平道:“看看天色快黑了,只好在这里过夜。你身子娇弱,受不了饥饿,我出去找点东西吃。”

    林素娘道:“下着雨你到哪里寻去?带的梨子还有,我吃个就好了。”

    徐平苦笑着摇头:“我看那边有条小河,里面应该有鱼。”

    说完也不理林素娘,出门进了风雨里。

    吃个梨子,一路上林素娘已经小解了两次,再吃下去,还不得被折腾死。

    离房屋不远,有几条水沟,当是建造陵墓时挖出来的,常年累月下来,里面都积满了水,当是有鱼的。

    徐平到了沟边,身上已被淋湿,冷得直打哆嗦。心里一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卷起裤管下到了水里。

    已是秋天,沟里的水冰凉刺骨。徐平咬着牙,在沟里摸来摸去。

    鱼是真有,而且还不少,但都是一指多长的小鱼,徐平一条条扔上岸,让它们在雨水里扑腾。

    摸了好一会,徐平直起腰来,看看岸上在雨中跳来跳去的小鱼,还不够一盘菜。心中苦笑,这鬼地方也不连着什么河湖之类的,鱼种不对。抬起脚来,就想换个水沟试试。

    没想到这一脚踩下去,就踩住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

    徐平心中一喜,莫非是老鳖?这东西爬来爬去,倒是不挑地方。

    用脚踩得死了,徐平弯腰把脚下的东西抓住。搭上手就觉得不对,这东西不是圆的,而是长长一条。

    从水里抓出来,原来是一条大黑鱼,在徐平手里蹿来蹿去,还想逃掉。好在徐平这半年舞刀弄枪,还练弓箭,手劲练出来了,才死死抓住。

    把黑鱼扔到岸上,徐平从水里出来,见它还在雨里蹿动,发起狠来一脚踩在鱼身上。没想到黑鱼滑溜异常,徐平踩不住,反而摔个跟头。

    徐平爬起来,见这黑鱼也差不多有两斤多重,应该够两个人吃了。此时他身上又冷,摔得又痛,没力气折腾下去,弄根草绳把黑鱼穿了,又把地上的小鱼捧在手里,回了房屋。

    林素娘站在门口,见徐平回来,焦急地问道:“我跟才听见声音,是大郎跌倒了吗?有没有受伤?”

    徐平进了门,甩了甩身上的雨水道:“没事,只是路滑绊了一下!”

    把鱼都放在地上,徐平又道:“这些也够我们将就一顿了。”

    林素娘不放心,上来看徐平,见他确实没伤着,才出了一口气,道:“先不忙这些,你身上都湿透了,快烤一烤吧。”

    徐平也实在冷得不行了,就坐在火边暖和一下。

    火光映在身上,渐渐有了些温暖的感觉,徐平觉得自己身上发烫,然而却又忍不住发抖,知道自己只怕是感冒了。

    然而看看一边的林素娘,她娇娇怯怯的样子,一双玉手细长莹白,明显是没做过什么活的人。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提了长刀到门口杀鱼。

    把大黑鱼宰杀了,其它小鱼却没法弄,只好用条树枝穿了,整个去烤。

    与林素娘吃过了鱼,徐平有了点力气,然而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怎么也集中不起精神来,知道自己是真地感冒了。

    林素娘见徐平精神不好,让他坐在火边,自己在房间里翻了柴朽烂的木柴出来,把火燃旺,让徐平烤火。

    徐平靠在一根柱子上,看着对面的林素娘不断拔动火堆,把燃的旺的柴都拔到自己这一边,知道她也猜到自己病了。

    透过火光,林素娘的小脸莹白如玉,又被火映出一抹淡红,认真的神情更添几分风韵。

    这是徐平第一次这么注意林素娘的容貌,才发现她确实是美,美的不食人间烟火。以前总是因为自己的妻子是个没长成的小女孩,徐平刻意不去注意林素娘长得如何,只是留个漂亮小女孩的印象,今天才算清楚是如何漂亮。

    把手中的木棍放下,林素娘抱着膝盖坐在火边发呆。

    就这么过了一会,林素娘突然问道:“大郎,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吗?”

    徐平默默地摇了摇头。他的记忆里确实没有这些,只有自小与林素娘青梅竹马长大的一个粗略印象。

    林素娘悠悠地道:“你到底是忘了。——那时我阿爹第一次落第,我们被亲戚家赶了出来。那个亲戚是我阿爹的一个表姐,两人本来差点就要成亲的,后来他嫁了一个官人,那个官人中了进士,便看不上我们家了。”

    徐平静静听着林素娘讲着这些与自己从前的帮事,没有说话。

    “那时候,他们家的孩子骂我,是大郎挡在我身边,把他们骂回去。他们家的孩子打我,是大郎把他们打回去。后来,我和阿爹住到你们家,你都是护着我,不让人欺负我。那些日子,我过得好开心!”

    “然而,再到后来——”

    再到后来发生了什么,林素娘没有说,徐平的记忆却接上了。

    徐家大郎脑子愚钝,性子顽皮,文不成武不就,分明就是个不成器的。而林家的小娘子自小聪慧,又会书画,又会诗词,两人便渐行渐远。

    林文思一直没有高中,多亏了徐家帮衬,才在京城落下脚来。张三娘看着林素娘长大,一心要她做儿媳妇,终于结了这门亲事。

    林素娘一直想着那个站在她身前护着她的徐家大郎,虽然现实中的形象与记忆中的差别越来越大,她终是没有嫌弃。

    现在,她记忆中的徐家大郎,终究是回来了。

    徐平静静听着林素娘的诉说,精神慢慢恍惚起来。突然之间,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意识占了这个少年的身体,还是这个少年用意识中最宝贵的东西,换来了他的这一生记忆。在这一刻,他的记忆与这个少年真正融合了起来,从此不再分彼此,那本就是一个梦境中带来的知识,人还是这个人。

    不知什么时候,林素娘坐在了徐平身旁,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地诉说着这些年来发生的故事。

    看着林素娘开心的脸庞,徐平竟有些痴了。

    “听夜雨,前事已惘然。

    一片痴心偷后世,莫说我傻我疯癫。

    雨打并蒂莲。”

    在林素娘耳边念了这一首《忆江南》,徐平看见她的嘴角泛起笑意。

    诗词本是随心所作,此情此景,一向不擅此道的徐平也吟了一首出来。是好是坏且不管它,他只要把这时的心事说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