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61章 意外
    林素娘的态度让徐平摸不着头脑,然而一种奇怪的感觉却从灵魂深处翻了上来,说不清道不明,有一点欣慰,又有一点遗憾,让徐平莫名其妙。

    又等一会,东方的太阳露出了半个头,李威终于带人回来了。由于此地人口稀少,李威手下的壮丁也不到二十人,此时他带了十六人过来。

    刚好林文思还在,便由他写了个状子,写明事情缘起,经过,杀死多少贼人,捕获多少贼人,贼首相貌和姓名。

    写完,徐平和李威与证人林文思一起落了花押。

    宋时的花押就如同徐平前世的个性签名,不过法律效力强了很多。若是在徐平前世,签名都要求字迹工整,清清楚楚,那是建立在强大的字迹签定能力之上的。这个时代却不同,都是奇形怪状,力求与众不同,有的人还会别出心裁画个鸟儿雀儿甚至花草在上面。

    徐平只是按前世习惯写个行草,待看林文思,万没想到竟然龙飞凤舞,不像是三个字,倒像是一幅画,与他平时形象大不相同,让徐平侧目。李威认不了几个字,只是歪歪扭扭落了个“威”字。

    状子写完,一式三份,三人分别收了,便算完成交接手续,人犯全都移到了李威手中。

    徐平让喝得差不多的庄客都回去休息,顺便吩咐了徐昌去准备几匹红缎和两坛好,给李威一行披带,做出个热闹气象。

    诸般做完,看看太阳已经升起,李威不敢耽搁,向徐平庄上借了辆牛车把尸体拉了,押着犯人上路,送往中牟县。

    李威披红,骑了马在前头带路,身后两个壮丁拿了铜锣,鸣锣开道。

    上了道路,李威喜气洋洋向徐平拱手道别。

    正在这乱糟糟的时候,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犹如千军万马一般,滚滚而来。

    一切都交接结束,徐平正是最放松的时候,一时也没想起什么不妥,只是迎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

    路上尘土飞扬,其间五匹健马,都比徐平以前见过的马高大,正向人群这里全速冲来。马上五个骑士,全都是壮年汉子,每人手里都拖一把出鞘钢刀。

    当徐平反应过来不对,五人已到面前。

    当先一人举起钢刀,对被绑住的柯五郎喝一声:“小舍人的话,送你去黄泉!”

    话声未停,手起刀落,一刀把柯五郎砍倒在地。

    砍倒柯五郎,五人一勒缰绳,回过马来。

    其中一人又道:“那个小女娘,也一起带走了!”

    五匹马一起发动,向众人直冲过来。

    这突然的变故,把一众人都惊呆了,没有反应过来。惟一骑在马上的李威更是目瞪口呆,傻傻地坐在马上,一动不动。

    徐平倒是把佩的长刀拔了出来,却根本摸不到来人的衣角。

    五匹马冲向人群,众人纷纷躲避。

    到了跟前,其中一个骑士冲到林素娘身边,一弯身,就把林素娘抓到了马上。林素娘不过十三岁,又身子轻盈,被抓到马上竟一点没有带累马的速度。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林素娘吓傻了,只是来得及一回头,看见手持长刀站在路边的徐平,喊了一声:“大郎——”

    语声依然在徐平耳边缭绕,前方已只是剩下一片尘土。

    当林素娘的话声入耳,徐平心底里莫名翻出一股血气,鬼使神差一般,一个大步上前把李威从马上拽下来,自己翻身上马。

    刀背猛地打在马屁股上,马蹄撒开,追了上去。

    李威在群牧司服役多年,用了许多心机才得了这匹好马,虽然看起来有些不起眼,脚力却是极好。

    徐平骑着这马一口气追出去了十几里路,竟是没有被甩开。

    骑在马上一直不辨方向,徐平直到此时心情才渐渐有些平静,头脑恢复清醒。看看四周,见都是沙草地,间或有一些小沼泽,远处渐渐出现了高岗。放眼望去,根本看不见人烟。

    也认不出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徐平不由苦笑。

    刚才的那一下心血来潮莫名其妙,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没法回头了。若是依了徐平正常性情,绝不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事,要救林素娘,他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各种办法里不会包括这样孤身犯险。

    到了这里,前方五骑渐渐慢下来,徐平已是别无选择,在后面紧紧跟住。

    又跑了约一二里路,前方的一个小土包上出现两个人影,也都骑了马。

    五个骑士纵马上了小土包,向两人中的一个少年躬身行礼:“小舍人,你让我们做的事情已经办到,这个小娘子也给你带来了。”

    少年身边是一个中年人,看了马上已经晕过去的林素娘吃了一惊,问旁边的少年:“小主人,你什么时候吩咐他们把林家小娘子也抓来?主人再三嘱咐,与徐家的恩怨已经过去,不要再起冲突!你怎能这样做?”

    少年不以为然:“知院就是大惊小怪,他们家不过是一个开酒楼的酒户,又没有什么势力人家撑腰,何必在意!”

    中年人叹口气:“有的事情小主人不清楚,主人也不能明说。主人对我说得清楚,这家人有些来历,不可得罪死了,不然可能留下抄家灭门的隐患。主人虽然在朝里正当红,但朝廷中势力错综复杂,起起落落,谁能说得清楚?主人既然这样吩咐,必是有道理的,怎么敢违拗?”

    少年道:“你说的就是真的,又没人知道是我们把人抓来,也没事!”

    五人中为首的一个插口:“小舍人想的差了,他们庄上竟然也有一匹好马,那个小庄主追了上来,我们也甩不掉!”

    少年这才注意到一两里外的地方,徐平正骑马徘徊,不时看向这里。

    见了徐平,少年对五人变色道:“你们怎么这么没用?竟然被人追了上来!都说是做惯这种事的,万无一失,竟然留下这种破绽!”

    五人为首地道:“小舍人只是让我们做掉柯五郎,他已经死得绝了,我们可没留一点手尾!就是这个女娘,也是我们兄弟送给小舍人的。至于有人追来,他们庄上有好马,谁能挡得住?”

    少年咬着牙恨恨地道:“到了这一步,也没办法,一不做二不休,你们下去替我把那人杀了!”

    旁边中年人吓了跳:“做出这种事情来,与徐家就是不死不休了!小主人可要考虑清楚,主人的话不能不听!”

    少年恶狠狠地说:“这里方圆二三十里都没有人烟,有谁知道是我们做的?只要手脚干净,就只能怪这个家伙该死!”

    五个人只是看着少年,听他下了决心,为首之人道:“我们兄弟可不会凭白出手,小舍人拿些金银来花花。”

    少年咬着牙,从怀里摸出两颗龙眼大的珠子递出去:“这两颗珠子都是宫里赐下的珍品,不知值多少金银了,够不够?!”

    为首的取了珠子在手,仔细看了看,笑道:“够了!小舍人和知院在这里稍待片刻,我们去取了那小庄主的命来!”

    说完,五人一起回马,把刀拖在马腹上,看着山包下的徐平。

    徐平一直在山下转悠,只是死死盯住林素娘。对方有五个人拿刀,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的。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只是紧紧跟住,慢慢等待机会,不会冲上去送死。

    见五人一起转身朝向自己,不由心里一紧。

    待见到其中一个骑士把林素娘放在地上,对自己举起了刀,知道是要来对付自己了,心中不由犹豫。若依他性情,还是要慢慢周旋,反正只要不走失了对方的行踪,就跑不了他们。

    但今天就像见了鬼一样,心中就是放不下林素娘。

    林素娘虽是他定了亲的妻子,但要说有多深的感情,那也真说不上。两人只不过认识半年多,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极少,哪里就能够痴心相许?

    但此时一种特别强烈的感情从心底里翻了出来,让徐平很是无耐。他心里也是渐渐有些明白,这种感情只怕是从那个小纨绔身上继承来的,只是在记忆里却找不到来由,让徐平纠结不已。

    正在这时,马蹄声响起。

    徐平抬头望去,只见五人已经纵马奔下,直向自己冲来。徐平本待要躲,却正好看见五人身后那个少年下马,与中年人一起把林素娘抬到自己马上。那股热血又涌上心头,狂喝一声,提刀纵马迎了上去。

    五人见徐平竟然直直迎上来,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怕死,把马加速,欲要一刀砍翻徐平。

    冲上山坡,徐平很快心如止水。自己占了这个人的身子,当然就应该接下这人以前的羁绊。如果今天运气不济,死在这里,那就哪里来哪里去,只当是做了一场梦好了。事事想逃避,总有逃不过去的时候。

    看看离着还有百来步,徐平猛地一转马头,变了个斜线,顺着五人的边缘冲上山。

    五人下来的时候,是摆了个三角形的锐阵,箭头直指徐平。此时徐平突然变向,五人却已经来不及了。他们顺山势而下,速度即快,左右又都是自己人,如果强行变向,就要自相践踏。

    冲到半山腰,徐平正与五人中最边的一个擦身而过。

    相交的时候,这人还没反应过来,徐平却甩起长刀,从这人的腹部划过。借着两人马的速度,长刀把此人的腹部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直冲出十几步远,才听见一声惨叫,受伤的人在马上歪倒了身子。

    这是半年来徐平从桑怿那里学来的最重要的一点,与人对战的时候,要沉得下心,下得去手,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清醒。尤其动上兵器的时候,出手就是伤残,下手快下手准下手狠的人就有绝大优势。

    五匹马直冲出去近百步,完好的四人才停住马势,看着带着受伤兄弟还依然向前跑的马,不由变了脸色。

    回身看徐平,却是丝毫没停,直上山上的两人冲去。

    一人冲出去把不受控制的马拉住,看了一下马上人的伤势,回身问为首的人:“大哥,四弟眼看就不行了!我们怎么办?”

    大哥恨恨地道:“你在这里看着四弟,我们上去把那小畜牲宰了!”

    说完,带着身边两人回马向徐平追去。

    山坡上,少年见徐平伤了一人之后,马不停蹄向山上冲来,吓了一跳,对身边人道:“知院,这小子怎么这么勇猛?他冲过来了,我们怎么办?”

    中年人叹口气:“还能怎样?快逃吧!”

    说完,两人上马,打马向另一边的山下奔去。

    徐平不管身后的人,只管纵马追这两人。

    到了山包下,那个中年人道:“小主人,快把林家娘子放了吧,徐家大郎要救人,我们可以从容离去。只要今天走脱,那就没事了。”

    少年却道:“好不容易到手,我怎么肯放?”

    后面的三人追上山包,见徐平在前面二人身后紧追,大哥骂道:“这个马家的小舍人真是废物,只管乱跑!他这时回身只要缠住徐家小子片刻,我们就能上去把他宰了!”

    身旁的人问:“大哥,那我们怎么办?追还是不追?”

    “追!不管怎样,要给四弟报仇!”

    这一追一逃,很快又是出去一二十里路。

    前面两人是带了林素娘,骑术又不精湛,跑不太快。徐平却是因为马的质量不行,怎么也追不上。这马虽然在民间是好马,但与前面两人真正的良驹比起来却还是有差距。

    后面的三人却是三心二意,又想追上徐平报仇,又挂念着后面受伤的同伴,走走停停,越追越远。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见追上徐平已经无望,自己打马回去了。做了这一单买卖,五人可以快活好久。钱已经到手,兄弟情谊虽然深厚,也还没到同生共死的地步。

    前面渐渐出现了山林,路不再好走。

    徐平只管闷头追,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他跨下的马汗水蒸腾,已经快不起来,只是被徐平死命催着,没有被甩脱。

    勉强穿过一片灌木丛,中年人回头看看,徐平依然在后面紧追不停,手中提着那把伤过人的长刀,上面还带着血色。

    叹了口气,中年人道:“小主人,到了这一步,林家娘子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了。只盼我们能够走出去,安然回家就好。”

    说完,一把抓住少年人马上的林素娘,推下马去。

    少年人一惊,对中年人怒目而视。

    中年人道:“小主人还不走,等着徐家大郎上来砍你脑袋吗?”

    少年人听了这话,看了一眼正在慢慢滚向山坡的林素娘,恨恨地一夹马腹,随着中年人向前奔去。

    徐平在远处已经看见林素娘被推下了马,急忙催马赶上山坡。

    从马上跳下来,徐平扑出去要拉住林素娘,却拉了一个空,眼睁睁地看着林素娘滚下了小山坡。

    山坡上荆棘丛生,徐平吓了一跳,生怕林素娘有什么闪失,急忙跃起,飞奔过去。

    山坡很小很缓,林素娘滚了有三五步的距离,便被一棵掉光了叶子的小野枣树挡住,停了下来。

    徐平一个大步跨上前来,扶起林素娘,让她脑袋靠在自己腿上。

    林素娘悠悠醒来,看了徐平一眼,低声道:“大郎,是你吗?”

    徐平点点头:“是我,你放心歇一歇!”

    林素娘笑了一笑,又闭上了眼睛。仿佛又见到了数年以前,两人初相见时,那个守在她身前豪气冲天的徐家大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