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59章 夜战(下)
    柯五郎可不觉得自己力量不足,十几个常年游荡的亡命之徒,打一个庄子那是绰绰有余了。

    虽然此时的大宋还不像北宋末期那样烂到骨子里,几十个人就可以到县城公然抢钱抢粮那样夸张,国家也是承平几十年,民间武备废弛,一见人真动刀动枪都是一哄而散,根本不敢正面对抗。

    柯五郎拽出腰刀,带着弟兄们在路上飞奔,几乎已经看见徐平庄里成堆的白银堆在那里,等着自己去取。

    有观察的人在高处,随时向徐平报告着敌人来的情况。

    事到临头,徐平也不由自主地有些紧张,握着火把的手微微发抖。

    这枝火把就是战斗发起的信号,为防走漏消息,四周都围得严实,不让一点光亮传出去。

    听见路上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徐平知道敌人已经靠近,打起十二分精神,听着身旁观察员低声传来的消息。

    “报小庄主,盗贼已到达指定的位置了!”

    听见这句话,徐平拿着火把猛地挺身而起,用出全身的力气,把火把向着道路扔去。

    火把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扑地落在地上,火光稍稍一暗,接着就引燃了地上浸油的碎柴,忽地燃了起来。

    柯五郎正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竟一时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地上燃起的火光。

    孙七郎首先发动,低喝一声:“全员随我上,杀!”

    从藏身处一跃来到路上,站在路中间。

    他手下的庄客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打起精神,听到命令一起挺身站在孙七郎背后,成一个大致的梯形。

    孙七郎此时一个大跨步,手中长枪向离得最近的一个盗贼刺去。

    由于火光,柯五郎一伙在明处,看暗处的孙七朗等人模糊不清,只是看见一大团黑乎乎的影子向自己涌来。徐平又早已吩咐所有人都不要发出声音,更增加迷惑性,使柯五郎一伙一时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一个盗贼被孙七郎一枪刺倒,柯五郎才如梦初想,高声喊道:“中了计了,这是埋伏!快退!退!”

    此时他看不清周围情况,不知道堵住自己的是什么人。到底是庄上组织起来的庄客,还是巡逻的壮丁,又或者是捕盗的官兵,只是存了一个逃的念头。

    孙七郎一转身,却看见身后另一大团黑影扑了上来。其中一个高大身影尤其迅速,大步跨来,只是一枪,就把一个手下刺倒在地。

    这些庄客这半年来只是练了这一招刺枪,上刺敌人胸腹,下刺时取敌人大腿,再无其他花哨。由徐平指点,刺枪时脚在地上生根,配合腰部,每一枪都几乎都能使出最大力气。

    眨眼之间,前后庄客两面包抄,涌上前来,柯五郎的手下已是大部倒地。

    那个二哥心思灵活,见前后都有敌人,提着腰刀纵身一跃,跳下道路到了苗圃当中,就想乘着夜色逃脱。

    柯五郎只是看了二哥一眼,就听他发出一声惨叫,身影倒在地上。当下心里明白,苗圃里也埋伏得有人,见大势已去,再不犹豫,纵身跳入旁边池塘。

    没有徐平命令,和孙七郎也不敢管柯五郎,只是带人把还在道路上发蒙的盗贼一一拿下。

    见大局已定,徐平高喊:“点起火把,清点战场,不要让一个人逃了!”

    顷刻之间,苗圃里就点起了七八枝火把,涌到道路上来。

    道路上十一个盗贼,已经有五人被刺中要害,丢了性命。还有六人身上也都受了伤,在地上哀嚎。二哥时运不济,跳到苗圃里时正撞到吕松身前,被他一枪透腹而过,早已气绝。

    此时离战斗发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只剩了一个柯五郎在池塘里躲藏。

    庄客拿着火把朝池塘里乱照,敌暗我明,哪里能看见人影。

    徐平走上前来,让孙七郎带了自己手下带了六枝火把,去池塘的东南两面照住,一是防柯五郎偷偷上岸走脱,再一个就是提供照明。

    路上还有徐昌带着手下留了两枝火把,徐平和高大全带人来到柯五郎来时的池塘西面,定位柯五郎的位置。

    此时池塘的三面有光,只有徐平和高大全这一边是黑的,从黑处看亮处格外分明,就把池塘里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

    柯五郎正在池塘里离岸十几步远的地方,只露出个脑袋,警惕地看着四周。他的视线被周边的火光照住,只能看见火光里的人,暗处就同瞎子一样。

    徐平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力一掷,却没打中柯五郎,从他头顶划过落下。柯五郎吓了一跳,脑袋转向徐平这边,却什么也看不到。

    徐平高声喊道:“池塘里那个贼,我已经看见你,再也逃不掉了!识相的,乖乖上岸来就擒!”

    看看柯五郎还在那里东张西望,徐平又捡石头砸了他一下。

    柯五郎歪头躲过,知道自己行藏已被人家看破,池塘里水冰凉,再躲下去也没有意思,缓缓爬上了道路这边的岸边。

    双手搭到岸上,柯五郎高声喊道:“我已经降了,不要杀我!”

    徐平当然没心思杀他,解到衙门里他也是个一死,自己还能领些赏钱,又能扬扬自己庄上的威风,让其他盗贼不敢再来,分明是一举数得。

    带着高大全回到道路上,看了看已经被庄客绑起来的柯五郎,徐平问高大全:“这个人就是柯五郎?”

    高大全摇头道:“这人原来在京城里厮混,我不认识他。”

    柯五郎跪在地上,听见徐平的话,高声叫道:“原来你知道我柯五郎的名字,竟然还敢抓我!”

    徐平走上前来在柯五郎脑袋上踢了一脚,骂道:“死到临头还敢嚣张!什么玩意就敢打我庄子的主意!”

    柯五郎挨了这一脚,不敢再说话,只是恶狠狠看着徐平。

    人都绑起来了徐平哪里还把他放在心上,口中道:“把人都绑到庄子里去,死的也抬回去!至于这人是不是柯五郎,自有本地耆长李威认识!”

    柯五郎忍不住问道:“你认识李威?”

    徐平看了他一眼,不屑地说:“我怎么会不认识?他人正在我庄子上呢!说起来今晚也多亏了他,不然怎么会不费一兵一卒就把你们擒住!”

    柯五郎啐了一口:“原来是李威这厮出卖了我!”

    徐平就忍不住上来又踹了他一脚:“这是你自己脑子里装屎,怎么能怪别人出卖?李威是本地耆长,专管的就是捕盗,你竟然去找他商量!你们没得手被抓住了,也要把他牵连出来,得了手捕盗着落在他身上,抓不着人知县相公的棍子打得也是他!他除了报信,你根本就没给他留活路好吗!”

    柯五郎只是低声恨恨地骂,也不知骂的什么。

    徐平看了他的样子,不由摇头:“你蠢成这样,还敢学人家做盗贼?真不知道这些年你怎么混过来的,竟然直到今天才落到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