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40章 清香白酒
    第二天一清早,徐平和李璋两个刚刚洗刷罢了,就见到从外面匆匆回来。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极是精神,满脸的兴奋劲还没过去。

    行过了礼,秀秀好像有什么话要对徐平说,见有李璋这个外人在,便强行忍住了。

    吃过了早饭,徐平对秀秀道:“今天我要去与大伙蒸,一天不得清闲,你在小院里自己歇着吧。如果有空,煮点绿豆汤给大家喝。”

    秀秀答应了,徐平便带着李璋出门。

    看看徐平到了门口,秀秀再也忍不住,在后面叫道:“官人且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徐平转身回来,李璋便要跟上,刚好看见秀秀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醒悟过来这个小丫头与自己还不熟,只怕心怀戒意,没意思地站在了原地。

    见徐平过来,秀秀靠近他身边,小心地取出一个小盒子来,兴奋地打开给他看,话声中带着按捺不住的高兴:“官人,我取到巧了!”

    徐平看那盒子里,是一只小小蜘蛛,在里面结了一张网,很是精致。知道这是女孩子的玩意,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见秀秀如此兴奋,想来是“女儿节”很重要的东西,口中道:“我家秀秀最是心灵手巧,自然是一求就得。”

    听了徐平的话,秀秀小脸通红,想来是兴奋得厉害。跟徐平说过,分享了自己的喜悦,秀秀心情平静了些,不好意思地道:“官人去忙吧。”

    说完,转身跑进了自己房内。

    徐平直是摇头,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兴奋的,与李璋一起出了院子。

    到了场地,徐昌已经把人集合完毕,都眼巴巴等着。

    多日心血,全在今天,徐平心里也有些紧张,不知最终会得到什么结果,合不合自己心意。

    站在众人面前,徐平清了清嗓子,一时竟想不起来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最后蒸出来的是不是心里想要的白酒。静了一会,才努力平静下心情,对众人道:“该说的我早已说过,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今天不再罗嗦。我们为这几缸酒,都是花了无数心思,成败全在今天,诸位务必要仔细谨慎!”

    说毕,便先让几个庄客去刷洗准备盛酒的酒缸,其他人一起去起料。

    把埋在地里酿酒的缸打开,一阵浓烈的酒香便弥漫开来。众人闻了,都是精神一震。有这气味,就是有酒了。

    和孙七郎带了几个庄客小心翼翼地把缸从地里挖出来,一起发一声喊,抬到了准备好的蒸酒甑旁边。

    高大全站到凳子上,依然负责装料,孙七郎站在一边,给他打下手。

    拌料用的谷糠早已蒸好晾干,放在一边。孙七郎用簸箕盛给高大全,高大全接过,紧紧盯着甑里。

    庄客已经在锅下烧起火来。这里用的都是好煤,用不了多大一会,火就变得极旺盛,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

    李璋站在徐平身边,好奇地看着这一切。上一次他虽然喝过了糟白酒,但却没见过是怎么蒸出来的,这次有了机会,当然要一饱眼福。

    烧了好一会,锅里的水终于烧开了,淡淡的水汽在甑里弥漫。

    高大全不敢怠慢,把端着的谷糠均匀地洒在甑底。

    仅仅一个呼吸之间,甑里的水汽便就大盛。

    高大全道:“七哥,你可要在意,料给我不要太急,也不要太缓!”

    孙七郎应一声,便把第一簸箕料递了上去。

    两个庄客在缸边又给孙七郎打下手,接过空簸箕向里面装料。

    高大全在甑里撒好一层料,便就吩咐停下,再洒一层谷糠。这是怕料的粘度太大,在甑里粘结,蒸不出酒来。

    这一个大甑,直径差不多五尺,高也有差不多五尺。如果一切顺利,这一甑料,就要蒸出差不多千把斤酒来。

    一直装了半个多时辰,才把料装满,高大全出了口气,从孙七郎手里接过甑盖,盖在了甑上。

    这次的甑盖就是为了蒸酒特制的了,上面圆锥形,留了充分的空间让蒸汽在里面蒸腾,不是上次临时凑合的可比。

    旁边,徐昌早摆好了接酒的器具,递过竹管让高大全连上。

    这次接酒的地方,徐平特别让人制作了一个锡制的冷凝器,里面用冰凉井水给过来的蒸汽降温。之所以用锡制作,一是锡比较软好加工,再一个就是锡的导热性能好,就算是在徐平前世,锡制的冷凝器也是白酒酿制的标准配备。

    当然不用冷凝器,也能接出酒来。不过那样的话就会有很多散发在空气中,降低出酒率,不那么经济了。

    把一切忙完,高大全和孙七郎都已经满身大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尤其是高大全,一是累,再一个被热气蒸着,从凳子上下来,几乎虚脱。

    徐平上来拍拍他的肩膀:“今天你最辛苦,第一碗酒便给你喝。晚上庄里杀了一头猪,宰了一口羊,痛痛快快吃一顿!”

    高大全累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

    孙七郎在一边有气无力地道:“第二碗却是我的!”

    众人一起笑。

    庄客打了井水来给高大全和孙七郎洗了脸,众人便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出酒的地方。

    接酒是由徐昌在负责。下面是一个酒缸,站在一边的徐昌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坛,一脸严肃地盯着出酒口。

    过了好一会,终于有酒淅淅沥沥地从出口流了出来。徐平长出了一口气,众庄客也发出一声欢呼。

    徐昌不敢怠慢,把手里的小坛凑到出酒口,小心接着。

    这是酒头,一般都有七十五度左右,是酒的精华所在。正常来说,酒头是不适于直接饮用的,一是度数太高,再一个挥发物质过多,容易上头。最好是陈一段时间,用来勾兑其它的酒。

    但此时徐平庄里,嗜酒如命的酒鬼也有好几个,哪里会管这些。尤其是徐昌和高大全,连没什么味道的酒汗这种都能喝得下,更不要说香味浓郁的酒头了。要知道酒汗是煎酒时直接蒸出来的,虽然也算高度数的蒸馏酒,味道却比徐平前世俄罗斯的伏特加都不如,哪有几个中国人会喜欢。

    看看徐昌接了快有一升,徐平喊道:“都管,差不多了,住手吧。”

    徐昌小心把酒坛收回来,看从出酒口出来的酒哗啦响着流进下面的酒缸里,心里松了一口气。把手中的小酒坛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酒味香气扑鼻而来,不由满脸陶然。

    高大全在那一边早已看得眼热,见了徐昌的样子,不由喊道:“都管,第一碗酒官人已经许给我了!”

    徐昌抬起头,勉强笑笑,拿着酒坛来到高大全身边,口中道:“第一碗自然该是你的,我又怎么会抢!”

    但那神情,怎么看都是不情不愿。

    早有庄客拿了碗来,徐昌给高大全倒上。

    徐平道:“这酒比以前的更加厉害,一碗就相于原来的一碗半,不要倒满了,不然把高大全一下撩倒!”

    高大全道:“小官人又舍不得了,拿这话吓我!”

    徐平笑着骂:“我一副好心,都被你这莽汉瞎想!这一坛终归都是你们的,早一刻晚一刻到肚里又有什么区别?”

    旁边孙七郎道:“怎么会没有区别?早一刻到肚里早一刻心安!原先说好了,第二碗是我的!”

    徐昌无耐,又给孙七郎倒上。

    高大全在碗上深吸一口气,仰起头,一口就喝下了肚里。

    这酒就不像以前的那么冲鼻辛辣了,刚下口只觉得顺口,等到了肚里,一股热劲从肚里又涌上头顶。

    高大全又热又累,早已疲惫不堪,被这酒劲一冲,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口中喊道:“啊呀!这酒好厉害,着了道了!”

    旁边孙七郎正准备入嘴,被高大全的样子吓了一跳。他的酒量本就比高大全差上不少,看了高大全,哪里还敢莽撞,只是小口喝慢慢喝。

    徐平笑骂:“跟你说又不听,活该你摔这一跤!”

    徐昌见了样子,也谨慎起来,只是给自己倒了小半碗。

    他们三人酒量最大,地位又是庄客中最高的,倒没人跟他们抢。

    李璋见了三人的样子,舔了舔嘴唇,对徐平道:“哥哥,这酒真这么厉害?来一点我也尝尝!”

    徐平摇头:“你一个孩子,不能喝那种酒,酒缸里的尝一点就好。”

    李璋眼中满是不屑。

    此时酒缸里也接了不少酒,如果等到把这一甑全部蒸完,差不多要一个时辰了。徐平见庄客都眼巴巴地看着,便道:“好酒的,少盛一点尝尝就好,今天我们许多活要干,谁要是现在喝醉了,晚上不要吃饭!”

    众庄客哄然叫好,一起拥上去盛酒。

    徐昌端了两碗来到徐平面前,交给他和李璋,口中道:“大郎你们也尝尝,这酒确实比以前的好了许多!”

    李璋早已得等得焦急,接了碗在手里,就猴急地喝了一大口,咽下肚回味一下,口中道:“啊呀,头有些晕了!这酒好力气,又有香味!”

    徐平笑笑,端起手里的碗轻轻尝一小口,回味一会,才算彻底放下心来。虽然说不上十分好,但这却是正儿八经的白酒了。说起来,这酒算是徐平前世的所说的清香型,类似于汾酒的味道,最适合中国北方人的口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