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39章 兄弟夜话
    中午徐平去看过了酿的大缸,现在天气炎热,已经可以陆续开始蒸了。前几天用甜高粱酿的酒醅也等不得,再放就要坏了。

    下午突然就忙碌起来。

    徐平和徐昌检查蒸酒的器具并做准备,桑怿和孙七郎去地里继续试验收割机,收获季节马上就要到,这也等不得。

    李用和带着几个手下去了群牧司牧地的草料场,预先检查一番,晚上也要住在那里,明天才回来。

    李璋随着桑怿和孙七郎到地里玩了一会,看了一会收割机的新奇,便觉得没意思,缠着带他钓鱼去了。

    此时蒸酒的器具早已换过,特制的一口大甑,容积比的大缸还要大上一些,一甑恰好就是蒸一缸的料。铁锅也是特制的,恰好就是一套,都一起摆在酿酒场地的一旁。

    这里已经用围墙围了起来,并建了几间屋子,彻底成了一间酿酒作坊,晚上有庄客在这里值夜。

    徐平把器具都看了,烧火用的煤也已在一边堆好,一溜十几口盛酒的大缸摆在一边,等着刷洗。

    与徐昌转完,又去看发酵的大缸。此时火候稍有不足,但也勉强可以开始蒸。由于当时是一起酿的,一旦开始,就必须连续蒸下去。

    把一切看完,徐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站在那里不走。

    徐昌陪在一边,小心问道:“大郎,觉得哪里不妥吗?”

    徐平转了几个圈子,猛然想起:“都管,我忘了一件事!”

    徐昌被吓了一跳,迷惑不解地看着徐平。

    徐平指着埋在地里的酒缸道:“这些与熟糯米酿酒不同,一次哪里就能全部酿出来?蒸过一次之后,剩下的料要重新埋在缸里,再酿一次,才不至于浪费粮食!用过的缸要刷洗,不能马上用,我们要再找几口大缸埋在这里。”

    徐昌听了这话,出了一口气:“大郎这是多滤了。高粱贱得跟土一样的粮食,有什么浪费!再者说了,大郎还要用这酒糟蒸那边的酒醅,只好将不。”

    徐平却不同意。这一是真浪费粮食,他前世的思想认为这是罪大恶极,轻易不能这样做。再一个第一次蒸的酒发酵不完全,口味也有差别。

    徐昌拗不过,只好找了两个庄客,在地里又埋了两口大缸。

    诸般忙完,已经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

    今晚要在林素娘的院里乞巧,不回来了,偏偏自己屋里有李璋这个客人,不好怠慢。

    徐平回自己小院之前,到菜园里摘了几个西红柿,挖了几个土豆,摘了两根黄瓜,带了一把小葱,准备与李璋凑合一顿。

    回到小院,李璋还没回来,徐平便在水缸边洗菜。

    没多大一会,李璋从外面噔噔跑进来,见徐平在那里忙,便凑过来看。

    徐平看他一眼:“今天下午收获如何?”

    李璋举着两条三五斤重的草鱼,差点就凑到徐平鼻子上,得意地道:“还过得去!哥哥这里真是好地方,捉不完的鱼,摸不完的蟹!上次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徐平笑道:“你一个下午就忙了这些?”

    李璋道:“其实还有一些,我让高大全带回去让庄客吃了。对了,还有一些虾,我们做了吃吧。”

    他的另一只手,提了一个草编的小篮子,里面有一两斤的草虾。

    徐平看了也是高兴,接了过来:“好,晚上我们便做个清炒大虾!我竟然忘了水里还有这种好东西,真是不应该!”

    徐平在这里忙,李璋便到屋里去喝水。

    从屋里出来,徐平已经切好了西红柿,撒上白糖,做个糖拌西红柿端到桌上。李璋见了,伸手就去抓。

    徐平把他的手打开:“等糖渍下去才好吃,你急什么!”

    李璋嘻嘻笑着,问徐平:“怎么是哥哥在忙?秀秀呢?”

    徐平道:“早说过了今夜乞巧,她不回来。”

    李璋嘟囔一句:“女孩儿就是麻烦。”

    今晚的菜,徐平做了一个糖拌西红柿,一个清炒土豆丝,一个炒草虾,还有一个红烧鱼块。

    这个年代吃饭酒是少不了的,两兄弟碰了一杯,李璋夹了一块西红柿在嘴里嚼着,口中赞道:“哥哥这里种的草柿子真有味道,尤其是上面用的糖,色泽就好,吃起来也格外甜!”

    徐平只是苦笑着摇头。

    这上面撒的是白糖,不知花了徐平多少功夫!天气热了,徐平自己也想吃个糖拌西红柿爽口,让徐昌出去买糖,才知道这个年代只有红糖,而且极度不纯净,杂质极多。就这样的糖,价格还贵得吓人,不是一般平民吃得起的。平常老百姓想吃口甜的解馋,只能是买饧糖,即麦芽糖之类。为了把买来的红糖变成白糖,徐平又是加石灰水,又是用活性炭脱色,最后制成的还是带着微微的黄色,而且还不能真正成砂糖。

    有时候徐平也想,自己这一趟穿越运气真是不好,来到这样一个地方。脚下,一点花头都耍不起来,明明有很多能够赚钱的路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就是下不去手。

    这个时代糖的质量这么差,产量又少,价格更贵得吓人,如果穿越的是一个产甘蔗的地方,要不了两年就成巨富了。糖可是生活必需品,以宋朝对商业利润无孔不入地态度,没有实行专卖,可知这个市场还是大片空白。

    可恨徐平的穿越福利是甜高粱,开始还挺高兴,知道糖的市场后就后悔了,如果换成甜菜多好,那就能够大干一场了。甜高粱的含糖量虽然也很高,但里面的有害杂质太多,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根本无法提出纯净的糖来,只能熬成糖浆,那有什么用?

    几杯酒下肚,李璋把一盘西柿吃个干净,徐平只是吃虾。在前世这都是他不怎么吃得起的东西,有了机会当然要吃个痛快。

    酒足饭饱,李璋问道:“哥哥,听说你明天要蒸酒?”

    徐平看他一眼:“怎么,你也喝上瘾了?小小年纪,不要学坏!”

    李璋笑笑:“哪里,我醉了两次,就再不敢喝你酿的烧酒了。倒是段爷爷,喝了上次带去的酒学得有力气,念念不忘,嘱咐我这次多给他带两坛。”

    徐平摇头:“不是我舍不得,只是我这里是中牟县,带酒去京城是有风险的事。如果段爷爷爱喝,什么时候你带他来我这里住些日子,喝个痛快。”

    李璋叹气:“阿爹也是这么说。不过段爷爷年纪大了,不爱走动。”

    徐平心中一动,想起自己的,对李璋道:“且过些日子,我这里收了地里的作物,不那么忙了,我跟你去一趟京城,接他过来。”

    李璋只是叹气:“你又有什么办法?可惜爷爷辛劳一世,老来有这么一个念想,还不能趁他的意,我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徐平也不说破,跟他说些闲话。

    吃过了饭,两个人收拾了,也没有睡意,便坐在院子里说话。

    此时一轮明月高悬,透过院子里的杨树撒下斑斑驳驳的影子。

    也不知道秀秀几个在那边院子里折腾什么,彻夜热闹。

    兄弟两个说了一会闲话,都觉得无聊。徐平想起什么,对李璋道:“你随我来,我找个事情让你玩。”

    李璋听见玩就精神起来,随着徐平回了屋里,取了出来。这已经不是原来那只,苏儿见了酒精灯眼馋,让秀秀跟徐平说自己也要,秀秀压着不给她说,她便把那一只取走了,托口林素娘晚上做针线要用,秀秀也没办法。这一只是用桑怿从汝州带回来送给徐平的汝窖瓷杯做的,更加精致。

    托着酒精灯,徐平带着李璋来到院里的大杨树下,照着树干上。

    一只蝉趴在树上,正从壳里脱身出来,浑身洁白,柔若无骨。

    李璋疑惑地问徐平:“哥哥要这个?有人病了要蝉蜕吗?”

    徐平笑道:“要什么蝉蜕!你仔细看着,只要那些还没出壳的,多捉一些,明天我们炒了下酒。”

    李璋就笑:“哥哥说笑!从来没听说有人吃这东西。”

    徐平道:“你小孩子不懂,这是好东西,明白人才知道好吃。你只管捉了就是,明天吃到嘴里才知道好处。”

    李璋小孩心性,听见徐平这么说,便就去捉。两人从院里直寻到院外,这个时候这种东西没人理会,数量极多,爬得到处都是,要不了多少功夫,就捉了有一百多个,用一个水盆盛着。

    回到屋里,徐平把水沥干,用盐腌了起来,对李璋道:“等明天秀秀回来,用热油炒了吃,你就知道这东西多么美味!”

    徐平也是有一次在院里乘凉的时候偶然发现,自己院里的杨树上爬了不少蝉猴,一时兴起捉了不少,用油炒了解个嘴馋。在前世这种东西的吃法已经流行开来,价格不菲,徐平也只是记得小时候常吃的东西,到了长大却已经吃不起了。来到这个世界,却俯拾皆是。

    两兄弟忙完,在院子里用凉水冲了身子,又在床上说了好一会闲话,直到半夜,才一起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