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36章 酿酒
    清晨的凉风阵阵吹来,拂在脸上,分外舒爽。徐平抱着胳膊靠在庄门前的柳树上,百无聊赖。

    在他前面不远,庄门前的大路上,徐昌扶着车把,孙七郎和两个蹬着车,缓缓前行。

    坐在车上的,是林素娘带着苏儿和两个小丫头,好奇地东张西望。徐平已经把两个座位连了起来,成了排椅,三人坐在上面还很宽松。

    自清晨起来,他们已经从庄院沿着修好的路到外面的地里,来来回回玩了两个来回了。徐昌高大全和孙七郎三人虽是出力的,也没觉得不愉快,兴奋地轮流换着扶车把。练了几回,这三人也都已经熟练,成了老司机了。

    徐平理解这种心情,在前世朋友买辆车,亲戚朋友还要坐上两回呢,更何况这个时代面对这种新奇事物。

    五天前给林文思祝过了寿,他也坐着这车去过一回里。虽然以他的性格没说什么热情洋溢的话,但神情瞒不了人,坐这车,比骑驴舒服太多了。

    一时兴起,林文思对这车还提了好几条建议。虽然多是在车的哪个部位雕上什么花,刻上哪种神兽之类的,实用性的也有,那就是在座位上面加棚子以遮阳挡雨。徐平自然从善如流,做了可拆卸的棚子。

    此时这车所有逾制的东西都拆得干干净净,看起来朴实无华,实用性却比以前更强了。

    正在车停下,高大全换徐昌上去当司机的时候,庄客吕松从庄子东边过来,对徐平道:“官人,那边糁子已经润好,缸也都埋好了。”

    徐平等这个已经是心焦,听说做好了,对那边喊道:“都管,先不要玩了,我们还有活干!”

    高大全刚刚上车,听见喊话,便调转车头,缓缓骑到庄门口。

    到了徐平面前,高大全喊一声:“停!”

    孙七郎和徐昌便把车蹬倒转,戛然停下,甚是潇洒。

    徐平摇头,用这种方式制动对传动系统不好,但另加一套制动系统是不是划算也说不好,只好暂时先这样。

    三个小女孩从车上下来,小脸通红,显然还在回味。

    苏儿仰着脸道:“什么时候乘车去镇里一趟,那该多好!”

    秀秀笑她:“你就是想着到处招摇!”

    只有林素娘面露微笑,一句话不说。

    告别了林素娘三个,徐平带着徐昌和孙七郎去制酒的地方,高大全则负责把车推回棚子里。现在这车归他保养,上心得很。

    酒场选在院子东边,麦场北部。因为这周围多年黄河泛滥,都是沙土,缺少黄泥,徐平便不用酒窖,而是用大缸制酒。

    徐平等人到的时候,已有十多个庄客等在那里。

    堆着的是几大堆破碎的高粱,都是昨天早早弄完,掺入热水在这里润料,直到今天才算润好。

    另一边是埋在地里的十口大缸,这都是要装料发酵的。

    徐平走上前,看润好的碎高粱。抓起一把,看看已经润透,拿起来仔细闻闻,确信没有异味,火候刚刚好。

    转身对徐昌道:“都管,去把前些日子制好的大甑取来,这料都要蒸得烂熟,只怕费时不少,不要耽搁。”

    徐昌领命去了。

    徐平又对孙七郎道:“七郎,去取些谷糠来,记得要干净好的,有一点腐烂的都不要!”

    两人回来,便在旁边架起大锅,把甑放上准备蒸料。

    为了今天,徐平早让镇上送了好几车好煤来,庄客在锅下引起火,把煤加上,锅里倒上清水,旁边风箱一个劲吹。

    要不了多大一会,甑里便有水汽出来。

    徐平对过来的高大全道:“你到上面撒料,七郎给你打下手。这是个精细活计,一点也马虎不得!该说的我昨天已经给你说了,还有要问的没有?”

    高大全应声喏:“都记在心里了!”

    踩着凳子,高大全站在甑的一边,看甑里水汽开始弥漫,对站在下手的孙七郎道:“七哥,取谷糠来!”

    孙七郎盛了半簸箕谷糠递上去。

    高大全接在手里,缓缓撒在甑的底部。

    先用谷糠垫底,是起个疏松作用,免得把甑底部的篦子眼堵住了,水汽上不来,蒸得不均匀。谷糠还有一个作用,是增加料的清香气,当然如果有稻壳更好,但这周围不产大米,只好用谷糠代替。

    装完谷糠,便开始上料。昨天徐平交待得明白,装料要不松不紧,一直把甑装满,留个平顶。高大全记在心里,不敢怠慢。

    慢慢把料填完,孙七郎在下边端了一大盆热水给高大全,他接过来,全泼在装好的料上,才喘口气,从凳子上下来。

    徐平让拉风箱的庄客加大风力,用大火猛蒸。

    这料要蒸差不多一个时辰,徐平便带着装客开始刷洗水缸。用的水都是烧开放凉的开水,刷洗完了擦干,再刷上一层花椒水。花椒水的作用一是消毒,再一个也增加花椒的香气。

    把缸刷洗完,那边第一甑料也差不多蒸好了,众庄客才正式忙碌起来。

    把料从甑里取出,先堆得不厚不薄,早有人得了吩咐取来冰凉的井水,泼在冒着热气的碎高粱上,泼上几桶,开招翻拌。然后摊开,慢慢晾凉。

    如今天气炎热,哪里是那么容易凉下来的,徐平便让几个庄客在周围扇着扇子。反正入缺要等到晚上了,也并不太急。

    如此一直忙碌,直到了傍晚,才把所有的料都蒸完。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凉风渐渐起来了。

    大家都是忙了一整天,又是蒸啊煮的这种高温作业,一个个疲惫不堪。

    徐平早让秀秀煮了绿豆汤,此时取来,便让大家先休息,喝碗绿豆汤解解暑气再说。

    高大全坐在地上,问徐平:“官人,这真能制出酒来?”

    徐平道:“这不废话吗!家里的烧酒你喝得还少了?”

    高大全有点不好意思:“我是个粗人,只好烈酒,让官人笑话了。不过这样制酒,又比原来强到哪里去?”

    徐平没好气地道:“糯米多少钱一斤?高粱多少钱一斤?今年天旱,汴河的水浅,江南的米运来京师的比往年要少,已经涨了不少钱了。我阿爹天天发愁,米价再这样涨下去,酒楼就不赚钱了。”

    自徐平开始蒸酒,大家都当他是个酒行家,提出这个制酒的办法来,众人虽是半信半疑,但也没有真正反对的。

    还好徐平前世参观过乡下的小酒作坊,大致的程序还记得,不会大错。

    等到休息完,天已经黑下来,便点起几枝火把,把周围照得通亮。

    秀秀一个人在屋里无聊,也跑了过来,点起那盏放在旁边,抱着膝盖看着大家忙碌。

    此时最早蒸出的料终于凉了下来,徐平便指挥着把提前破碎了的大曲拌进料里。这个时代也不用讲什么出酒率,徐平便把曲料往少了加。酒曲加得多了,如今又天热,就容易酸败影响酒的质量,加得少了则不过是少出酒而已。

    拌好了酒曲的料放入埋在地里的大缸,上面用石板盖住,前面蒸料时留下的谷糠刚好撒在上面封口。

    忙完一缸,徐平喘了口气,让庄客忙其他的,自己坐在秀秀身边休息。

    秀秀小声说:“官人,你们直到现在也没吃饭,不饿吗?”

    徐平摇头:“一直忙,就不觉得饿了。我跟他们说好了,等今夜忙完了,酒肉都吃个痛快,厨房早已杀好了十几只大鸡。”

    自高粱苜蓿种起来,徐平便让庄里养了几千只鸡,平时就散养在地里,想吃了随手就抓。这散养的鸡味道又好,又不费粮食。羊还是太贵,天天吃谁也受不了,庄子还是要讲产出利润的。虽然黄鼠狼和狐狸也吃了不少鸡,但庄里为此养了几只狗,再加上庄客穷追猛打,剩下的也吃不完了。

    秀秀神秘地一笑:“官人你饿不饿?我给你带了几个包子过来。”

    徐平道:“偏你有这种小心思,可惜我不饿,一会要陪他们吃酒。”

    秀秀不高兴地摇了摇头,转过去不再理徐平。

    此时一轮上弦月挂在天上,皎洁如银,阵阵凉风吹来,伴着旁边众庄客忙碌的身影,透出一种乡村特有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