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30章 端午(中)
    回到小院里,和苏儿一人一个小板凳,趴在一张小方桌上,一边灵巧地编织着手里的艾草,苏儿一边教秀秀唱江南小调。

    徐平没有事做,便坐在一边看她们玩闹。苏儿唱的小调咿咿呀呀,徐平也听不出个什么意思,秀秀倒是学得欢快。

    两个小女孩玩了一会,想来是累了,便把手里的艾草往桌上一推,扶着桌子歇息。

    苏儿见徐平坐在一边,便道:“官人是人,念首新词给我们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唱出来哦。”

    徐平左右无事,便也想显显自己的才华,让这小丫头回去给林素娘说说,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诗词自己现在当然做不出来,但前世好歹也背了不少,难道还抄不来?

    低头想了半天,无耐地发现自己所记得的诗词中竟没有一首应景的,不由很是尴尬。

    抬头见苏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不由觉得面上发热,只好硬着头皮道:“新词我这里就没有,只有一首诗,你要不要听?”

    苏儿有点失望,但也不好驳了徐平面子,只好道:“听听也好。”

    徐平念道:“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无有杀人刀。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

    陪着他的那一堆技术书籍里,只有几本**的著作,闲来无事,把主席的诗词背了个烂熟。

    秀秀和苏儿听徐平念完,一起咯咯笑个不停,口中道:“官人果然是个糙男子,连做诗也是这般吓人!应景是应景了,只是听来瘆的慌!”

    徐平笑着摇头,他自己也知道这诗肯定不受待见,更何况面对的是两个小女孩。这与诗本身的水平无关,只是不合时宜。

    此时正是承平时候,天下一片太平,文人的诗受晚唐五代影响,讲究格律工整,词句华丽。至于诗词讲的是什么内容,并不怎么重视,所谓西昆体就是了。像这种直抒胸怀,峥嵘毕露的诗词,都会被看成古怪奇诡,做诗的人也必是心胸有问题,不入大家眼中的。

    其实何止是这样一首诗,很多后世的名诗词,此时出来都未必有多高的评价,这是古今审美观的差异,徐平慢慢也会明白。要等到中原陆沉,一次又一次的苦难之后,壮怀激烈的内容才会被接纳进中国文化的主流。

    见两个小女孩笑得欢快,徐平也觉得没意思,站起来道:“坐得久了,浑身难受,我出去走走。”

    出了小院,徐平还是暗笑着摇头。看来自己要装成个有才学的,还真不是个容易事。

    院子里,刘小乙正停住牛车,见徐平出来,急忙上来见礼。

    徐平看车上装着坛,问他:“你又送什么到庄里来?”

    刘小乙道:“夫人吩咐,让小的送些菖蒲酒回庄。”

    这个时候过节比后世内容丰富得多,平时娱乐太少是一个重要原因。除了吃,喝菖蒲酒也是的一个重要内容。不过后世流行的龙舟竞渡却不在这个时候,而是在三月春光正美时。

    好在这些东西都不用徐平自己动手,不然肯定要被烦死。

    看着庄客把酒搬下来,刘小乙又道:“夫人特意吩咐,有两坛是要送到林秀才家里的。”

    徐平点头道:“先放在这里吧,林娘子的贴身女使苏儿在我院里,等她带回去就好了。”

    这个时候最忙的是徐昌和迎儿,尤其是迎儿,指挥着众人包粽子,准备过节的各种杂物,一刻也不得闲。

    徐平到处乱逛,到了门外,见孙七郎带了两个庄客,手里提了一只野鸡和几条大鲤鱼回来。

    徐平把孙七郎叫过来,看他手里的鲤鱼,都有七八斤大,嘴巴还一开一合地在喘气,便问他:“这鱼哪里来的?到庄子这么久,还没吃过鱼呢。”

    孙七郎道:“原来官人不知道,外面陂塘里这种大鱼到处都有,要不是上月朝廷禁了在附近大河下网,更大的也多得是。不过我们北方人,都不知道怎么调理,也没什么人去捕了吃。我们几个因是过节,去捕了几条来做鱼汤。”

    徐平奇道:“你们只会做鱼汤?”

    几个庄客都说:“不然怎么做?我们又没有江南人手艺。”

    徐平道:“怎么没有?苏儿不就是江南人?你们送两条到我院里,看她会不会做什么菜肴。下午没事,我跟你们一起,多带几个人,捕得多些,弄个全鱼宴吃多好。”

    庄客一齐笑:“官人说得是。”

    因为唐朝禁食鲤鱼,到了宋朝,黄河汴河里的鲤鱼多得成灾,偏偏烧鲤鱼的手艺在汴梁附近也失传了,没什么人吃,更加泛滥。徐平原先还没想到这点,见了孙七郎他们带回来,才想起自己手艺虽然不怎么样,但做几道鱼菜还是可以的。此时的鱼都是野生,肉虽然粗了点,但好在肉紧实,腥味也淡,就是用锅煮了也是不错的食材。

    回到小院,苏儿见到孙七郎手里的鲤鱼,喜道:“七哥从哪里捕来,好大的鲤鱼,便是我在江南也不多见。”

    徐平道:“庄子周围到处都是。苏儿,你会做鱼吗?”

    苏儿笑道:“我们江南人家,自小吃鱼,当然能做几道菜。”

    徐平也不让她们编艾草了,对苏儿道:“你教秀秀,做两道菜出来我来尝尝,看看手艺如何。”

    秀秀对苏儿小声道:“我们官人嘴刁,你用心些。”

    苏儿笑着点头,带着秀秀去孙七郎手里接了两条鲤鱼过来,用柳条提着,进了厨房。

    孙七郎便告辞离去,徐平踱进厨房,看苏儿手艺。

    苏儿正在教秀秀,见徐平进来,笑着道:“厨房里可不是官人进来的地方,你怎么进来了。”

    徐平不理她,凑上前去看,口中道:“我来看看你收拾得对不对。”

    指着鱼鳃道:“把鳃去掉,腹里掏干净。”

    苏儿道:“我自然知道,官人还是出去。”

    不一会,苏儿两人把鱼收拾了,切成大块放盆里端出来,问徐平:“官人要怎么吃?我给你烧个酸辣汤,剩下的糟起来可好?”

    徐平道:“酸辣汤也好,不过剩下的不要糟,做成红烧的好了。”

    苏儿听了,皱着眉头问秀秀:“怎么红烧?这我可没学过。”

    秀秀道:“我会我会,官人教过的。”

    苏儿摇头,想不通有什么鱼的做法是自己这个江南人不知道,秀秀这个中原人却知道的。

    秀秀把手里的盆放下,去把的风门打开,让徐平过来帮着换了一块新煤球进去,等着火旺。

    苏儿在一边看着羡慕地说:“你们院里这个炉子真好,不用烧柴,省了多少事。官人,什么时候有空了,你也去给我们做一个好不好?”

    秀秀听了,低下头偷偷看了苏儿一眼。这事苏儿对她说过好几次,她怕麻烦自家官人,一直没说。

    徐平却不在意,口中道:“等过了节就去做。这有什么?”

    三人在一边看着,煤球炉里的火渐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