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27章 夜宴
    徐昌和迎儿夫妇比先前的洪婆婆乖巧得多,现在田庄里的事情都是徐平做主,他们两个只是从旁协助,查漏补缺,从不自作主张。

    因有徐平吩咐,众人回到院里,宴席已经备好了。

    一张主桌在正中,徐平带着赵滋和桑怿过去坐了,徐昌和作陪。

    倒好,徐平端起碗来,先敬赵滋:“今天的事情对提辖多有得罪,只作为大家认识的一个由头,提辖千万别往心里去!”

    赵滋不是个直肠子的粗人,虽然不会把这事怀恨在心,心里不舒服是免不了的。喝了酒,对徐平道:“今天这事小庄主不用再提。输了,赵滋自然就是认了,揭过就算。日后待我也练几个得力手下,再来与你比过。”

    徐平笑笑,没有回答,这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放开喝了几回,赵滋便就与高大全喝到一起,谈论些刀枪棍棒上的事,并不怎么理睬徐平。

    徐平知道他心里还是有芥蒂,也懒得理他,只与桑怿攀谈。

    桑怿是乡贡进士,两人便谈些诗书上的事。徐平的知识还是前世上学时从语文课上学来的,跟林文思读了这么些时间的书,因为一点也不用心,并没有什么长进。

    然而谈了一会,徐平发现桑怿并不比自己强到哪里去,说到一些精深的地方,甚至还不如自己。

    这个发现让徐平吃惊不已。这可是过了发解试,参加过省试的正儿八经的人,进士科比诸科不知高到哪里去,按说地位还在林文思之上。心中纳闷了好一会儿,最后得出一个无耐的结论,开封府的发解名额太多,这里的举子实在是太水了。只要好好读上几年书,就能混个贡生身份,虽然也没有太大好处,最少把自己的劳役给免了。

    实际上北宋时候,尤其是中前期,开封府由于发解名额多,竟然出现几次只要不写错字的人都算上,也凑不够发解人数的情况。主考发解试的考官上报,要求裁减开封府发解名额,皇帝却因为这里是都城所在,坚决不肯削减。直到后来大量的高素质人材涌入,这种情况才慢慢改观。

    这也是因为此时科举刚刚开始兴起,正处在慢慢完善的阶段有关。汴梁城虽然号称人口过百万,但军队和官吏就占了很大部分,真正的土著并不比一些大州多到哪里去。此时的读书人也没有后来明清时候的地位,明清时候只要中了秀才就算有了功名,享受各种特权。这时却只有参加了省试的举子,才有免自己劳役这么一点好处,社会上也没有后来不惜一切代价苦读书的风气。

    想通了这一点,徐平心道,这个样子自己随便读读书,岂不是也可以去搞一个乡贡进士的名头在身上?

    当然要真正中进士,那要求就高多了。

    开封府的发解名额与国子监是分开算的,开封府低端的举子水,高端的举子可不水。实际上在整个北宋,开封府和国子监出身的人加起来,常年占登科进士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桑怿和徐平都是半桶水的读书人,个人兴趣也不在这上面,谈了一会,两人就心有灵犀地避开了诗书。

    桑怿问徐平:“小庄主,这周围的盗贼,能与在下说说吗?”

    徐平组织一下,把那天从李威那里得来的消息向桑怿说了一遍。当然只说李威是本地耆长,略去了自己打人的情节。

    桑怿沉吟一会,道:“钱财动人心!若只是寻常盗贼,还好应付。现在牵连到,就有些麻烦了。”

    想了一下,又问:“小庄主可知道,那个方士是真有法术的吗?”

    徐平吃了一惊,回道:“方术不都是骗人的?哪里还有真假?”

    桑怿摇头:“小庄主可不要这么说,世间的事哪里能够说尽!我也听人说过点药银,真有法术的,点出来的药银与真白银一般无二,任你怎么用火烧炼,颜色一点不变!”

    徐平在前世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哪里会相信这种荒唐事,对桑怿道:“秀才不用在这上面纠缠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铜就是铜,任他再怎么点化,也不可能变成银,这些方术都是骗人的!”

    桑怿见徐平说得坚决,只道他是个不信怪力乱神的真正读书人,在这种事情上看法迂腐,不再争辩。道:“不管真银假银,只要分辨不出来,能够让人信了,就有人凑上去。现在还只是一小伙盗贼撺掇这事,如果真有白银点出来,让人看见了,保不齐就有大户人家参与进去。这大户人家如果再是有钱有势的,你说是不是难办?”

    徐平叹了口气,再不说话。

    那天听了李威的消息,徐平本来并不放在心上。自己庄里几十条大汉,还会怕一伙小贼?只是事情牵扯到了家羊被盗,他才加意关注了一下。

    谁知过了没几天,就有外地客商被劫杀。但这案子又没苦主,又只剩下衣服,不见尸体,被压了下来。

    经了这事,徐平才开始上心,这伙人可是真会杀人的!

    把自己的庄客组织起来训练,徐平四处打听消息,情况就越来越坏了。据说这伙人已经真点了白银出来,这可打动了不少人,群牧司的厢兵本来就管理松散,参与进去的据说不少。更要命的,徐家的老冤家也出手了。

    被废的马监在金水河和惠民河之间,惠民河的对面就是尉氏县。好死不死,那里正是把徐家从京城逼出来的马史馆马季良的老家。

    他这一家本来是茶商,家大业大,后来娶了刘太后之兄刘美的女儿,攀上了刘大后这棵通天大树,家业像吹气一样发了起来。

    这一家人是惹不得的。刘美原名龚美,本是刘太后的前夫,刘太后入宫发达了之后把他认作哥哥,备受恩宠。此时刘美已经去世,太后的心思便放到了刘美的儿子和女儿身上。

    举一个例子便可看出来马季良此时受宠到了什么程度。

    之所以称马季良为马史馆,是因为他此时带着史馆的馆职。馆职是个清贵职事,都是极有才学前途远大的人。太后命马季良试馆职,这要考试,偏偏马季良不学无术,半天在试卷上憋不出个字来。太后便命宦官来送吃的,让主考的人早点结束。主考官无耐,只好帮着他把卷子做了。

    这个主考官据说是晏殊,一个徐平前世读过他很多词的神童。

    晏殊此时已居高位,还要如此奉承这一家,他们徐家算老几?

    马家的人爱财如命,听说了有点铜成银的好事,到处找路子,要把这一伙人请到自己家里去,点个金山银山出来。

    一伙乡下小贼徐平可以不在乎,一个备受恩宠的外戚之家,又是自己家的对头,徐平就不得不小心了。

    桑怿之所以提出大户人家如何如何,只怕也是想到了这一家。

    沉默了一会,徐平道:“依秀才看,我们要如何做?”

    桑怿道:“当务之急,是要得到这一伙人点化出来的药银,看是不是能当真白银使用。只要他们的法术败了,这事就败了,一切好说。如果反过来,他们能点化出真白银,那就会越扯越大,除非有朝廷里的高官出面,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徐平点头:“秀才说得有道理。他们的药银必然是假的,只要到了我手里,一定有办法分辨出来,让他们搞不成事!”

    桑怿笑道:“小庄主倒是信心十足!只要你真有这个本事,这伙盗贼也就不难除去了。只是这事要快,越拖越是麻烦。”

    两人又说了一会,便定下来。徐平带人紧守家园,桑怿去想办法弄到点化出的药银来,他打交道的盗贼多了,这事有经验。

    等药银到手,再定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