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26章 余波
    赵滋见自己的四个人全部被刺倒,只觉得心中悲苦莫名,一股血气涌上来,暗咬钢牙,要凭手中一杆枪,把这五个人全部刺倒。

    “呔!”

    口中一声厉喝,赵滋手中的枪突然多了几分精神,犹如毒龙出海一般,吞吐不定,枪影紧紧罩住。

    高大全沉稳应战,紧紧守住与赵滋三步远的距离,只用枪招架,绝不上前厮缠,把其余四人护在身后,慢慢在麦场里兜圈子。

    前面四个军士下场,只是几个呼吸间的事,现在这一场大战,却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依然见不到结束的迹象。

    赵滋越战越勇,头脑也慢慢清醒过来,边战边对徐平喝道:“你练的这帮庄客,就只会兜圈子吗?有个像样的,上来与我一战!”

    徐平沉声道:“把你四个手下刺下场,是他们打得精彩。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已经是稳赢,如果让你翻盘,那不是说我蠢得像猪一样!”

    转身对高大全道:“高大全,你还顶得住吗?如果力气不足,可以暂退让身后两人上去胡乱顶一下,你喘口气!”

    打了这么长时间,高大全的信心也起来了。他本来就力气悠长,真是纯比力量不比技巧,比赵滋还要强上一点,只是防守,还支持得住。

    对徐平道:“回官人,小的还能顶上一会!”

    徐平点点头,再不说话。

    那四个庄客躲在高大全身后,早已歇得神完力足,颇有跃跃欲试的意思。只是徐平的命令极严,只得死死守住位置,看高大全与赵滋争斗。

    这一场大战,又是打了小两个时辰,场中赵滋和高大全都已汗下如雨,到了脱力的时候,只是一口气顶住,依然在场中死拼。

    那四个庄客只是在场中闲转,也都已经眼花。

    徐平看看天边太阳,已经慢慢西垂,凉风渐渐起来了。

    没来由地想起小时候,在村里小学的操场上与同学玩撞腿游戏,有一回也与这个场景相似。他本来是个二流,从来不做主力的,那一天他们这一边的主力请假了,他便被推了出来。两边的小伙伴一个一个被放倒,最后就剩他和对方的主力两个人,见了鬼一样杀得天昏地暗,一直到夕阳西下,两个人一起脱力同时一屁股坐在地上。

    坐在地上那一刻的解脱感他印象极深,一生中再也忘不掉,但之后的事情却神奇地一丝也记不起来了。

    看着场中的赵滋和高大全,徐平轻轻出了一口气。此时谁也看得出来,赵滋就是神仙也无力回天了,他和高大全都已经精疲力竭,后面的四个庄客只要上前轻轻一枪就可以把他刺倒。

    桑怿叹口气,对徐平道:“小庄主何不就停了这场争斗?”

    徐平摇摇头:“赵提辖我已经得罪到死了,现在停了也不会谢我。但我那个庄客高大全坚持到现在,现在停下对他却不公平,便让他做一回英雄!”

    桑怿点点头,不再说话。

    场中赵滋和高大全两人终于脱力,刺出的枪既无准头,更无力量,只是虚应故事罢了,却依然又坚持了小半个时辰。

    终于赵滋一枪刺出,再也坚持不住,两眼一黑,跌倒在地。

    见赵滋倒下,高大全的一口气也泄了,一屁股坐在上。

    后面四个庄客愣了一会,见两人确实是再也动不了了,才小心翼翼地走到赵滋身边,一人一枪轻轻刺在他的胸膛,留下四个白点。

    赵滋被刺醒,低头看了看胸口,一双虎目死死盯住庄客。

    庄客被看得心中发虚,其中一个小声道:“提辖已经败了也!”

    桑怿走上前来,对赵滋叹息道:“提辖确实已经败了——”

    赵滋也不管他,突然翻身,对着旁边的高大全喊:“你这个贼大汉,终究不过是与我一起倒下!”

    高大全喘着粗气,高声笑道:“我的眼睛却是睁着的,看着你被刺了。这场争斗,终究是我们赢了!”

    一直站在场边的四个兵士,讪讪地上来把赵滋扶起,低头道:“都是小的不争气,害提辖出丑了。”

    赵滋看了看周围的众人,见一个个都是神情古怪,突然大笑:“你们莫不是都以为赵滋心胸狭隘,输不起这一场争斗?”

    听见赵滋这么说,周围的人才放下心来,知道他不是输不起的人,这才算得上是个人物。

    赵滋却又突然转身,对着高大全喊:“若不是这个贼大汉死死缠住我,我一杆枪也把其他人都放翻了,绝不会输得如此丢脸!你这个大汉,我记住你了!等歇过来,敢跟我一对一比试吗?”

    徐平笑着上来道:“提辖说哪里话?高大全不过是我一个庄客,天大的本事也不敢与提辖放对。他那不是找死吗?”

    赵滋上下打量徐平:“这帮庄客,都是你教的?”

    徐平道:“那是自然。”

    赵滋点点头:“你这阵势还有些看头,先前是我看低你了,输得心服口服!不过话说在明处,若没有地上这条大汉,这个阵势依然赢不了我!”

    徐平道:“若没有高大全,我也不敢与你。”

    赵滋叹了口气:“是我不识天下英雄,谁能想到厢军里也有这等人物。”

    转身对高大全道:“高大全,你一身本事,做什么庄客!随我回万胜镇大营里,做个禁军吧!一刀一枪挣来功名,搏个封妻荫子,强似在这里没没无闻混日子下去!”

    高大全起身,叹口气道:“提辖抬举,是小的福气。不过我做了许多年厢军,做得厌了,这里小官人对我也十分好,现在只想这样将就下去。”

    赵滋恨恨地道:“你胸无大志,终有后悔的一天!记住我赵滋名字,什么时候想通了,要从军便来找我!”

    说完这些,赵滋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筋像都断了一样,再也没有力气,对徐平道:“认赌服输,我们这便到镇上,去你家楼里吃个宴席!高大全也一起去,我要与他喝个尽兴!”

    徐平道:“先前的话只是个噱头,只是要赚你和桑秀才来我庄上,帮我想些办法对付附近盗贼,提辖何必当真?现在庄里已经杀了一只羊,还有鸡鸭各种菜,好酒也多得是,便在庄上喝罢了。”

    赵滋看看徐平:“小庄主是怕我输不起十贯钱?”

    徐平笑笑:“钱财身外物,提辖不用再提了,只要今晚喝得尽兴就好!”

    赵滋见徐平说得知情知趣,顺势也就不再坚持,由手下兵士扶着,随大家一起向庄里走去。

    认真说起来,对赵滋这个下层军官来说,十贯还真不是小钱,他要省吃俭用攒好几个月呢。

    至于其他的话,是徐平给赵滋面子,毕竟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这些话如果是在与赵滋赌斗之前说,别人还会说徐平不知天高地厚,是腆着脸去巴结人家。把赵滋和他手下放翻了再说,那就是徐平大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