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22章 星
    吃过了晚饭没多久,太阳慢慢落下山去,月亮却还没有升起来。

    徐平教写了一会字,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便拉着她来到了院子里,坐着小板凳,一起看星。

    下午刮了一阵风,到现在已经停了,天空中一丝云彩也没有,满天的繁星眨啊眨的,特别地明亮。

    徐平抬头看了一会,却没看出个什么名堂。他前世的父母都没什么文化,小时的自然课又教得马虎,只见天上的星星一颗比一颗亮,却不知道都叫做什么名字。记得的什么银河啊,大熊小熊牛郎织女与那一颗颗星星怎么也对不上来,心中有点沮丧。

    见秀秀聚精会神看得认真,便信口说道:“秀秀,我跟你讲,这天空中的星星都是有故事的。就像最亮的那一条银河……”

    秀秀“噗嗤”笑了出来:“官人真是随口乱讲,这个春夏时候,银河哪是你比划的那样?方向都错了!你看你看,顺着我的手去,这才是银河!”

    徐平顺着秀秀的小手,仔细看了一会,果然发现天空中好像横贯了一条大河,不过并不是太明显。

    秀秀道:“要到了七月七,银河才是最亮,这个时候不好看的。”

    徐平脸上有点挂不住,自己的天文知识实在有点丢脸,对秀秀道:“你小小年纪,没想到还知道这么多。”

    秀秀道:“我要哄弟弟,晚上他不睡觉,便要讲这些给他听,什么牛郎织女啊,文曲星下凡啊之类的。”

    徐平讪讪地不答话。

    秀秀又道:“官人,我听说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代表了世上的一个人,那些贵人的星都特别亮。是不是真的?”

    徐平笑道:“这可就真是哄小孩的话了。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完,世上的人总是有数的,怎么可能挂起钩来!”

    秀秀道:“人家都是那么说的,人也是那么多说。我听人家讲的说三分的故事里,诸葛丞相升天便有一颗大星落下来,怎么会是假的?”

    徐平怔了一下,他自然有一千个道理一万个道理跟秀秀说天上的星星就是星星,还分恒星行星卫星啊什么的。但在这个时代,说这些比秀秀听说的那些更像神话,竟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想了一会,才道:“如果这么说,秀秀你也有属于自己的一颗星,在哪里?你看得到吗?”

    秀秀摇摇头:“我是个不起眼的贫苦人家的女孩儿,若是死了,除了自己爹娘,连为我掉眼泪的人都没有。即使有我的星星,又怎么看得到?”

    徐平听她这话说得不吉利,忙道:“可不要这么讲,人生在世上都是一般,哪里天生分三六九等。”

    秀秀道:“官人你这话说得亏心了。那些生得好的,一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绫罗绸缎,一点儿委屈也不受的,怎么可能与我们这些穷苦人一样?这世上的人啊,都是天上的星星下凡,那种又明又亮常挂天空的,便生成贵人。就像那般你看也看不见的,便是我们这些穷苦人了。”

    徐平道:“秀秀,我跟你说,那些看不见的星星,不是因为他们不亮,而是离我们太远。将来有一天,世上的人总会认识到,那些看不见的星星,大多都是比太阳还亮的!”

    秀秀一拍手:“官人这话说得好有趣!却也有几分道理,我听人说,有的贤人就是活着的时候不怎么知名,越到后来越是受人敬仰。就如孔大头,听人说活着的时候也不怎的,也有饿肚皮的时候,现在就明如日月了。”

    说完想起什么,对徐平吐吐舌头:“官人也是读书人,我不该这么称呼夫子的。只是我接触的都是粗人,不认事理,才这么说,我也就随嘴说了,官人可不要往心里。”

    徐平苦笑着摇头:“我算什么读书人?我这种读书人,孔夫子就是活过来也不认的,你有什么好忌讳的。”

    此时的人们不太尊敬的时候戏称孔子,叫做孔大头,是拿他的形象说事,与后来称为孔老二也相差不多,都是表示反感的称呼。

    徐平见秀秀如此执着地相信天上星宿,并与宿命论紧紧结合,深深觉得自己要唤醒她的觉悟,要有与命运抗争的意识。

    便对秀秀道:“秀秀,你觉得我是天上的哪一颗星星?能不能看到?”

    秀秀道:“这谁又说得准?官人是读书人,有一日高中,那就高高在上,说一声文曲星下凡也不为过。朝为田舍翁,暮登堂,又不是说说的。但这个时候,你没有发迹,谁又说得上来?”

    徐平笑道:“所以这些东西,就是你信就有,不信就无,何必信它?如果我也是颗星星,我就是离这里最远,怎么看也看不到的那一颗。”

    秀秀道:“我不信这些,又信什么?难道如官人一样,认真读书,信有一日就能高中吗?”

    徐平道:“你只需相信,踏实做人,好好活着,便是真正的富贵!”

    秀秀笑道:“我宁愿相信,官人你有一日福至心灵,突然就好好随着林秀才读书了,然后金榜题名,带契秀秀享两天福,比这还真!”

    徐平看着秀秀,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是读不进去那些书吗?我只是觉得那些书读来无用,这天地之大,我自有本事挣出我自己的富贵来,并不需要别人赏赐我。人在世上,不需要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只要踏实活着!”

    秀秀笑着摇头:“官人啊,你终究是在富贵中长大的,没吃过苦头。你想想啊,富贵富贵,富和贵缺一不可。这世上哪怕你挣出金山银山,没个官在身上,也不敢妄称一个贵字!邓通守着金山铸钱,时运来了,一日破败!如果不能上得金銮殿,穿起那紫的红的绿的,哪里能当得起一个富贵!”

    徐平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说不服一个小丫头,那些乱七八糟的封建思想,早已渗入到了她的神魂里,哪是几句话改过来的!

    不过秀秀说的话,也未必没有道理。前世带来的思想,在这个世界真的有用吗?

    徐平看着星空。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星,那么我是哪颗星?是那个纨绔的星,还是在星空深处不知在哪里的自己家乡的那颗星?

    夜已深,徐平终究没有把从李威得来的消息告诉秀秀。

    这个小女孩有自己的梦,徐平宁愿让她开心地活在自己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