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20章 匪讯(下)
    李威自然知道任家没有报官,他只是拿这个做由头来诈徐家,听见徐昌的话,冷声哼道:“你倒是答得顺嘴,可知道我为什么拿这话来问你?”

    徐昌摇头:“小的不知。”

    李威道:“那个牧子叫任安,有个八岁女孩儿叫,是不是卖进你们庄里了?”

    这事也没什么好瞒的,徐昌点头:“不错。我们雇人是正经有牙人作保,立得有契约,连税带款都是现钱,明明白白。”

    李威一拍大腿:“原来这事你也知道!刚才为何骗我,说是不知道任牧子家羊被盗的事?却买了人家女儿,这是分明有鬼了!”

    徐昌道:“我们只是雇人,哪里会打听那么多?”

    李威自觉找到了把柄,哪会听徐昌废话,招呼一声:“那边任家的羊被盗,这边就买人家女儿,哪有这般凑巧?这个徐昌答话支支吾吾,明摆着了是有隐情不敢让人知道,不定做了什么奸事。小的们,与我把这人拿下来!”

    一众壮丁是跟着当差的,只听长官吩咐,与徐家又不熟,听了这话,举着棍棒就把徐昌围住。

    徐平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李威就是来找事的。只是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徐家是大户,有钱人什么时候走到哪里都是要高人一头的,惹着了,他们不定花钱就从哪里买出什么关系来。李威这么大胆,难道就不怕?

    见徐昌被围住,知道自己不出头不行了。走上前去,对李威道:“在下徐平,是这庄里主人的儿子。这位怎么称呼?”

    李威仰着头道:“我叫李威,人人都称我拼命李二郎,你可记住了!”

    徐平笑道:“你好威风!那边是我一个庄客,你认不认识?”

    李威看看高大全,脸上肌肉扯了扯,皮笑肉不笑地道:“看起来有些面熟,却没听过这名字!”

    高大全听了奇道:“李二郎,这才多少功夫,你就装作不认识我?你左右不过是做个耆长,官家眼里不过是当差的下贱人物,就这么眼高?”

    李威别过脸去,也不理他。

    徐平道:“我这个庄客一身力气,如果得我一声吩咐,一把就能将你从马上扯下来,扔到路边沟里去!你信不信?”

    李威听了,猛地转过头,上下打量徐平,口中喝道:“你好大胆!我是巡捕盗贼的耆长,敢这么恐吓我!”

    徐平冷笑:“我这庄里谁是盗贼?你有没有官府文书?带着人举刀拿枪来我庄里,围了我的管庄,想干什么?不是看你有个耆长身份,我先就把你拿住看成盗贼!如今院里几十个庄客,只要我一声令下,看你哪里跑去!”

    李威眼珠转了转,口气有些软了,话里却不饶人:“你说到天去,我也是觉得你买秀秀这个女使可疑!你让她出来,与我对质!要是不敢,我就把你们拿到县里,自有知县相公发落!”

    徐平听他咬住秀秀不放,已是心头火起。这种事情怎么说得清楚?又不像徐平前世,不管怎样都要讲个人证物证,这时只要到官府里,只要没抓住盗羊的贼,关着你你也没办法。还不是要上下使钱?

    强压下心头火,徐平道:“秀秀是个小女孩,天生胆小,怎么敢见你们这些如狼似虎的人?要不这样,你随我到院里,找个安静地方问,如何?今天我们庄里也正在办喜事,诸位既然来了,不妨就饮一杯喜,岂不是好?”

    蹭吃蹭喝本就是李威来的目的,徐平说出来了,他却又不想这么算了,绷着脸道:“我们当差的,到你家里吃喝岂不让人闲话?你只管把人叫出来,我问完了就走!”

    李威这么一说,他手下的壮丁就不愿意了。本来说好的就是来徐家好吃好喝,扭头就走怎么成?他们又不是官面上的,只是地方自治力量,说起来还不如徐平前世的民兵连正规。酒肉在面前,谁管李威?一起鼓噪。

    李威弹压不住,只好装模作样地下马,对徐平道:“你前边带路!”

    徐平心里冷笑,进了我的门,一会让你叫爹!

    进了院门,此时酒席已到中场,只剩了孙七郎等十几个酒量大的还坚持在那里,也都有了七八分酒意。

    壮丁看到满桌的酒肉,眼都直了。他们本就是附近的普通农民,就是所谓的下等主户了,有酒有肉的日子只有过节才来那么一次。

    庄客里有与这些壮丁认识的,招呼一声,呼啦一下都跑去了酒桌上。

    徐平对李威道:“秀秀在我小院里,你随我来。”

    又看看高大全,使个眼色:“你也过来。”

    高大全被徐平看得有些发虚,却不敢说什么,只好跟上。

    进了小院,秀秀正在那里收拾吃剩的东西,见到徐平带人回来,问道:“官人有客吗?”

    徐平道:“算不上什么客。你先不要收拾,过来说话。”

    到了这一步,李威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咳嗽一声,走上前对秀秀道:“你就是任牧子家的秀秀?我是本地耆长,有话问你。”

    秀秀一头雾水,站在那里。

    徐平闪到李威身后,对高大全使个眼色,突然运气猛地一脚踢在李威腰眼上,把他踢倒在地。

    李威倒在地上,简直惊破了胆,张口就要大叫。

    徐平早转到他身前,一脚踩住了他的嘴巴,对高大全厉喝一声:“你站着干什么!还不上来把他制住!”

    高大全回过神来,急忙上来把李威死死按住。

    徐平对秀秀道:“这个人不怀好意,竟然要来找你麻烦,我正心里烦躁,便拿他来出一口恶气!你去取条麻绳来。”

    秀秀满面惊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徐平吩咐,便转身回了屋里,不一会拿了一根长长的麻绳出来。

    徐平让高大全把李威绑了,又找块破布,把李威的嘴巴死死塞住,才直起身,长出了一口气。

    高大全惊恐地问徐平:“官人要怎样?莫不成真要取了这厮的性命?”

    徐平踢了李威一脚:“他不是叫拼命李二郎么?且看看他这条命到底有多硬,那么能拼!”

    李威躺在地上,满眼都是恐惧,心里肠子都悔青了。难道这一家真是盗贼?如果早知道,他怎么敢来?这条小命眼看就保不住了!

    徐平吩咐秀秀:“你回房里去,除非是我叫你,不然别出来。下面不是什么好事情,小孩家不要看!”

    秀秀担心徐平真地做出杀人的事,小声说道:“官人,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跟这种小人置气?若是取了他的性命,只怕闹到官面上去。”

    徐平对秀秀笑笑:“你这小丫头,说什么话!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恶人吗?不过是这人来得猖狂,我让他吃点苦头罢了。你快回屋去!”

    秀秀半信半疑,一步三回头地回自己屋里了。

    徐平对高大全道:“你把这厮送到柴房来,我有几种手段要在他身上试试!且看是他命硬还是我的手硬!”

    高大全把李威拖着,径直拽到柴房里。

    徐平跟进来,对高大全说:“你在门口看着,不要让闲杂人等进来。”

    高大全站在门口,脚下有些发抖,也不敢向柴房里面看。他不知道徐平要动什么手段,要是一不小心失手把人弄死了,他也脱不了干系。他到徐平庄里不过是干活混碗饭吃,可没有豁出命去的觉悟。

    徐平倒不担心他,心里只是想着怎么收拾李威。

    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情,就要讲清楚此时庄客的地位。他们与主人一是雇佣关系,干活拿钱,期限到了自己选择去留。但在期限内,他们与雇佣者有主仆名分。主仆名分可不仅仅是名义上的事,有许多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比如主人打奴仆,甚至杀死,比平常人会降低处罚,反过来则相反,刑罚加重。更重要的是奴仆有为主隐的义务。这是个什么意思?就是仆人不能告发主人,除非主人犯的是谋逆这等大罪,或者仆人自己受到了主人的虐待之类,其它的犯罪,一律不许奴仆告主。如果到官府去告主人,先要治告发者的以奴告主之罪,然后主人算自首,无罪释放。

    正是吃死了这一条,徐平对高大全放心得很。

    绕着李威转了一圈,徐平想了想,把他搬到了一张长凳上。最近几天诸事不顺,先拿这家伙出出气。

    此时的官府整治犯人,因为基本没有监督,手段还比较粗暴。徐平的前世可就不同了,历朝传下来的各种阴损手段层出不穷,能把一个人收拾得精神崩溃了,外表还一点也看不出来。

    只要外表看不出来,难不成徐平还怕李威咬他!

    把李威放好,徐平先来了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老虎凳。就用木柴代替砖头,一根一根向李威腿下垫。

    垫一会歇一会,这种痛苦要把时间拉长了才有威力。

    来回了没几个回合,徐平觉得不对,鼻子里闻到一股又骚又臭的味道。一看李威,这家伙的裤裆里已经湿了一片,竟是屎尿齐流!再看他的眼睛,瞳孔放大,竟像是要死过去了!

    徐平暗骂一声晦气,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经折腾,竟然还敢自称拼命李二郎,拼命你妹!

    把凳子上的木柴抽走,徐平让高大全进来,把李威放了。

    一解完绳子,李威扑通一声跪在徐平面前:“小官人,小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犯浑了!你饶了小的吧!”

    徐平皱着眉头:“你身上什么味?好好洗洗!”

    李威爬出柴房,到水缸边弄一桶水,“哗”地倒在身上,哭着对徐平喊:“这都是天热,小的自己洗澡,不关小官人的事!”

    徐平道:“你过来,我还有话跟你说。”

    李威听见这话,通地又跪在地上:“小官人饶了小的一命,我给你做牛做马啊!不敢瞒官人,盗羊的人其实我有风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