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15章 闲事
    把一坛酒喝完,所有人都承受不住。大家都是习惯喝低度酒的,突然遇上这么高度数的,大口大口喝,还不如徐平呢。

    尤其是李璋,早已是歪在一边,人事不知。

    看看天晚,徐昌带了李用和去安置,李璋就留在徐平房里,与他睡在一起。他们两个本就是从小玩到大,同榻而眠的时候多了。

    把李璋弄到床上,徐平穿着衣服在他身边躺下,一时也睡不着,看着房顶想心事。

    李璋与以前的徐平不同,性格老成,从不惹事。若不是两人的上代有那样过命的交情,他们两人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

    徐平大了两岁,见李璋老实,便常捉弄他,还经常带着他干一些偷鸡摸狗的糗事。时间常了,李璋在徐平面前也皮起来,全不像在别人面前一样。也正是这种交情,两人无话不谈,也不分个大小。

    李用和做了官,但品级不高,虽然家里再不缺吃用,还是没法与徐平家里相比。那个入内院子也早早就已辞职回家养老,上上下下一家老少都是靠李用和一人的俸禄,东京城里物价又贵,他们家过得并不宽裕。好在那院子在西城外有座祖传的宅院,离徐平家酒楼不远,他们一家住着,不然更加窘迫。

    李璋自小与徐平厮混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吃在徐家住在徐家,上上下下都把他当自家人一般。

    徐平转身,看着旁边沉沉睡去的李璋,叹了口气。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纨绔子弟了,不知还能不能与这个兄弟相处得来。

    第二天早上,徐平醒来,起身的时候把李璋也弄醒了。

    这个家伙茫然地四处打量了一下,没头没脑地问徐平:“哥哥,昨晚我醉了吗?怎么不记得是如何睡下的了。”

    徐平没好气地道:“你醉得像一滩烂泥一样,搬也搬不动!这才多少时候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重了?”

    李璋不好意思地道:“这两年长得快了些,让哥哥见笑了。”

    两人洗刷罢了,李璋问徐平:“怎么哥哥身边也没个人使唤?听说你家里破败了些,也没到这个地步吧?”

    徐平道:“有一个的,叫做秀秀,我放假让她回家看爹娘了。”

    李璋道:“什么时候引给我见一见,到底是哥哥的身边人,不认识以后多尴尬。”

    徐平笑道:“那你便多住两天。”

    李璋道:“本来就是要住几天的。这附近养着骐骥院的马,草料场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检点得清楚,爹要忙一阵子。”

    徐平摇头:“真是想不通,乾元节是普天同庆的节日,世叔怎么会这时候被差出来。算了,我们吃早饭去。”

    两人出来,见了徐昌,才知道李用和已经会合了手下,过了河查草场公干去了,要两三天才会回来。

    徐平摇头,这一家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

    吃过了早饭,徐平对李璋道:“我要去读书上课,你去不去?”

    李璋摇摇头:“我只要读书认字就行了,又不会去参加科举,可不愿去听林秀才讲那些子曰诗云。”

    徐平也不想去,心中一动,对李璋说:“那我也不去。不如这样,林娘子要在她院子周围种几株桑树,我们便去种树,顺便告诉老师,你来做客,这两天便不上课了。”

    李璋凑近徐平,低声笑道:“你要逃课,要我帮着圆谎吗?”

    这都是两人以前做得多的事,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让徐昌把庄客招集齐了,在麦场上站好。他们自己已经分好,一班专门管理果园菜园杂务,押班由徐昌兼着。还有一班押班是孙七郎,另一班选出来的竟然是高大全。

    这是个新人,竟然也能服众,徐平不由高看他一眼。却不想是下面人看高大全一把力气,推他出来是想逼他多干活不要偷懒,再者他拿的钱比别人多,有事自然要扛着。

    让众庄客分成三列站好,徐平按名册点了名。这是个过场,却最不能马虎,这上面松一点下面就会有千奇百怪的事情出来,带着民工干得活多,徐平对此深有感受。

    点完名,徐平便让徐昌一班自己忙去,又对孙七郎道:“七哥,你带你手下的人去收种子。记住,就是那种开紫花的苜蓿,还有那种甜的芦粟,这两种多多益善,万不可搀了其它的种子进来。还有柽柳和紫穗槐,哦,还有落花生,如果有也收一些回来,价钱去找徐都管商量。”

    孙七郎道:“小官人吩咐,我等自然尽心。只是不知道是怎样一个章程,是用现钱去买,还是拿粮食去换?又或者让我们去赊?这可要保人。”

    徐昌把自己手下的人安排了,并没离去,对孙七郎道:“要什么保人!我们徐家在这里是一等一的上户,白纸黑字写上,哪个会不信?你们只管去,真有不信的人家回来跟我说!”

    徐平本来想给他们现钱做本的,见徐昌开口便住嘴不说。他却不知道这是潜规则,庄客都是浮民,不是特别可靠的,或者不得已,主人都不会给他们现钱做事。钱一到手,卷了就跑的大有人在。

    徐昌把孙七郎一班带到一边仔细吩咐,徐平便对高大全道:“你们这一班随着我,去给林娘子家里种树。这事情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要小心应付。”

    众人哄然应喏。

    桑树是农家根本,与其它树种不同,庄里本就育得有苗,不用外面去找。

    李璋见徐平在忙,一个人到处乱转,没一会回来,肩上扛了两棵甜高粱,手里还拿着一截啃着。

    见徐平带人去挖树苗,李璋急忙凑上来,口中道:“哥哥,你这庄上原来还有这种好东西!芦粟我也有听说,却从来没见过这么甜的,快要赶上南方运来的甘蔗了!说起甘蔗,还是去年段爷爷给我买过几棵,那滋味至今不忘!”

    段爷爷就是那个入内院子,老人家喜欢小孩,天天把李璋拢在身边。

    徐平看李璋陶醉的样子,笑着说:“你要是喜欢,走的时候给你砍上一捆带回去。不过这不比甘蔗,放不了两天就要变味,你可要吃得及时。”

    一众人过了南河,往东边走不多远有一个池塘,边上就是育桑树苗的地方,林林总总也有几百棵树苗。

    因为已是夏天,枝叶都已繁茂,选好树苗后徐平先让高大全带人把大部分枝叶都去了,深挖下去,务必要多带根带土。

    这里是沙地,土层又深又软,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把二十多棵树苗取了出来,十几个庄客一人两三棵,扛起就走。

    回到院门前,正看见刘小乙赶了牛车送煤来,徐昌指挥着搬卸。

    见到徐平走来,刘小乙唱个喏:“小官人来得正好,你要的石碳已经送过来了。听说是小官人要用,夫人特意吩咐,选的都是一色好货。”

    徐平看牛车上,装的都是大煤块,颜色不深,泛着荧光,只好无耐点头:“劳烦小乙哥了。”

    这可真都是上好的煤,怕不都要到无烟煤的等级。可他本是要做煤球的,对煤质根本不讲究,越碎越好,运了这煤来,还要辛苦弄碎。

    略说几句,众人便顺着河往西转去,绕过弯才是林家新起的宅院。

    李璋把肩上的两棵甜高粱在门口放下,追上徐平,口中道:“多时不见了,我也去看看嫂子。”

    他叫林素娘叫嫂子是叫习惯了的,也没人理他。

    转过河弯向北行,走不了多远就看见一座掩映在竹林里的小院,里面偶尔传出几声鸟鸣,环境甚是清幽。

    徐平心里也甚是佩服林文思,这才多少日子,也不知道他到哪里找来这么多竹子栽在这里。

    林文思家在东京城里有一座临街的两层楼房,常年租出去做店铺,并不靠徐家接济。东京汴梁寸土寸金,有那么一处不动产,足以衣食无忧。

    到了门前,看见小院粉墙黛瓦,李璋赞道:“林秀才到底来自江南,这院子一看就住的是那水乡人家。”

    一群人闹哄哄的,里面已经听到,苏儿开了门,见是徐平,忙道:“原来是小官人来了,你们稍等一等,我进去通传。”

    李璋看着苏儿进去,问徐平:“这是谁?怎么以前没见过?”

    徐平道:“这是林娘子新讨的贴身女使,因是苏州人氏,起名叫苏儿。”

    李璋不吭声,过了一会忽然道:“常听人说江南繁华,诸般风物远胜中原,什么时候去看看。”

    徐平没有接话。穿越过来的人,对下江南总有点异样,谁让大宋不争气,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不一会苏儿出来,对徐平道:“小官人进来拜茶,其他几位哥哥先去忙吧,一会有茶水给你们送过来。”

    高大全看看徐平,见他点头,便领着众人到周围去栽树。

    李璋苦着脸道:“嫂子不请我进去喝碗茶吗?亏我远从东京来看她。”

    徐平骂道:“满嘴胡言,你是来看她?再说她也不知道你来,怎么会提起你?只管随我进去就是了!”

    李璋一个劲摇头:“你们都是一家人,当然怎么说怎么有理。”

    随着徐平跟在苏儿后面进了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