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章节目录第14章 故人
    秀秀烧开了水,把苏儿送来的粽子煮熟了,用个一大碗盛着,端着走出了厨房。却看见徐平在院子里,站在一张桌子旁,桌上用一个陶盆盛了和好的糯米,旁边铺了一张大荷叶,边上还有切好的肉。

    秀秀笑着问徐平:“官人,你在做什么?”

    徐平道:“我给你包个粽子,又有米,又有肉。”

    秀秀觉得好笑:“离端午还有些日子呢,林娘子既然包了,我们也就尝个新鲜,官人又何必折腾?”

    徐平道:“秀秀,我包了给你吃!”

    秀秀听了,嘴上不说,心里也喜滋滋的,端着碗凑了过来。

    徐平拿住荷叶,让秀秀向里面填米。

    秀秀一边用小手抓米放到荷叶上,嘴里一边小声嘀咕:“这么大的荷叶,要用多少米?小户人家可做不来这个。”

    放了一层米,徐平便放两片五花肉上去。秀秀是穷人家孩子,自小没吃过二两肉,也不怕她觉得腻。

    直到里面包了得有两斤糯米,徐平才让秀秀停下,把荷叶裹起来,外面又包了几层,才用稻草扎起。

    见盆里还剩不少糯米,徐平道:“秀秀,我们全部包了吧。”

    秀秀道:“只好包了,又不好扔掉。”

    撒过一层米,徐平突然想起来,对秀秀说:“秀秀,你到厨房里取些盐来,不然没滋味只怕不好吃。”

    秀秀想想也有道理,取了盐来,依着原样又包了两个粽子。

    包好了,看看已快到中午时分,秀秀便依然到厨房里烧水,把这三个粽子煮了,与苏儿送过来的粽子放到一起。

    这三个巨无霸向碗里一放,那一串粽子就不见了影子。

    秀秀笑道:“这粽子大得有些吓人!”

    徐平看着秀秀,笑着说:“秀秀,你尝尝,好不好吃?”

    秀秀先取了一个苏儿送来的,细细地剥开了,里面果然有红枣。

    吃过了,秀秀嘟着嘴道:“果然好甜!”

    又把徐平做的荷叶粽子剥开,却不能一口吞下,取刀来切下一块,里面就流出油来。

    秀秀吃了,赞道:“果然好香!”

    见徐平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秀秀微笑:“官人,我说实话你可别不高兴。”见徐平点头,接着道:“若是我,一个甜,一个香,两个都好吃。若是林娘子,她可吃不下这等油腻的物事。”

    徐平摇了摇头:“我是个粗人,却管不了她那些精细心思。”

    秀秀不管徐平,自去把东西收拾了。

    徐平没精打彩,觉得没有力气乱走,只在树下闲坐。

    到了下午,秀秀来找徐平,嗫嚅了一会,小声说:“官人,今天过节,我想回去望望爹娘。我也想我弟弟了。”

    徐平听了,急忙站起来,对她道:“你就这样回去?不说换身新衣,出来这些日子了,总不能两手空空。你等等,我去给你准备份礼物。”

    秀秀道:“官人有心,我就感激不尽了,麻烦什么。”

    然后对徐平微微一笑:“我自有东西带!”

    说完,便转身跑了。

    徐平本想跟着去看看,怕秀秀不高兴,忍住了在原地。

    不一会秀秀出来,身上收拾得整整齐齐,依然抱了她来时带的那个旧包袱,来到徐平面前,把包袱拍了拍,促狭地笑笑行个礼:“官人,我去了!”

    徐平看得出来,包袱里是刚才包的那两个大粽子,微微一笑:“你路上小心,反正我这里又没什么事,想住就在家里住两天也不打紧。还有,我就不出去送了,免得惹人闲话。”

    秀秀道:“我省的。”

    转身出了院门。

    看着秀秀的背影消失,徐平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几天,都是秀秀这个小女孩陪着自己,她又乖又听话,还能干,与自己说话解闷。不知不觉间,徐平就把她当作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亲人,便如自己的妹妹一般。

    到了傍晚,徐平觉得百无聊赖,也没去吃饭,也不掌灯,一个人就那么坐在黄昏的阴影里,傻愣愣地出神。

    突然外面传来徐昌的声音:“大郎早睡了吗?”

    徐平一下惊醒过来,急忙道:“没有,都管有事?”

    徐昌道:“东京城里有人来望你了。”

    徐平也想不起自己的哪个狐朋狗友会来看自己,无精打采地走了出来。

    院子里,除了徐昌还站着两个人。一个中等身材,武将打扮,看起来很沉稳的一个人。另一个比徐平自己还要小一点,是个公子哥儿。

    那个武将看见徐平,笑道:“我刚好要到附近检点草场,想起徐哥哥一家正是住在附近,便带着犬子过来看一看。你们两个是自小一起玩大的玩伴,也多时不见了。”

    徐平蓦然想起,原来是这一家。

    那时徐正还挑着担子沿街卖酒,一日早起到酒楼赊酒,路上见到一个倒在路边的青年人,浑身打着摆子,一时心善,便把他救了回来。这个青年人本来在个纸店里给人打纸钱,生了病被主人赶了出来。

    此时徐正小本经营,自己也养不活,收留不了这人。刚好隔壁是一个皇城司的入内院子,五十多岁了,无儿无女,孤身一人,便把这人收养了过去。

    也是活该这人发迹,他有个妹妹入了皇宫,在刘皇后身边侍候,后来得了刘皇后的欢心,便让身边人出来找他。入内院子本是属于皇城司的一指挥,专门做的就是这些杂事。那院子接了皇后密令,竟在自己养子身上发现了信物,奏了上去,便补他个武官做。一路升迁下来,此时已做到右侍禁、权提点在京仓草场,还带着阁门祇候这个武臣系列的清贵职事,前途很是不错。

    这人叫做李用和,因了这层关系,与徐家的关系不同一般。不过说破天此时他也只是个下层武官,徐家得罪的人背景太大,他根本说不上话,不怕忌讳与徐家继续来往已是难得了。

    徐平心中叹气,好不容易有个官宦人家的交情,还是个不管用的。要说按照前世,李用和的权势也了不得,管着京城的仓库草场,是号实权人物。在这个时代却屁用不管,何况还有顶头上司都大提点,就是个跑腿的罢了。

    徐家得罪的马季良马史馆,提举的是在京司库,那才是有油水的职事,哪里是个看仓库的能比的。

    行过了礼,徐平奇道:“世叔,今天是乾元节,怎么你还有公事要出来办?不都是要休假的吗?”

    李用和只是苦笑着摇头,说不出话来。他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更加想不到是有人在这个日子故意把他支出来。

    看看天色不早,徐平便让徐昌去杀两只鸡煮了,再弄几盘清菜,与李用和父子好好喝一场。

    不大一会,各种菜上来,做的口味只是一般,好的是量足。

    最开始蒸的白酒还有藏起来的,徐平让徐昌取了一坛来。

    把酒取来徐昌便就告辞,李用和道:“都管也坐下来喝一杯,我们两家通谊,比不得别人,不用拘礼。”

    徐昌看徐平点头,便坐下来,谢李用和:“谢过提辖。”

    徐昌把酒打开,给几人倒上。

    徐平道:“如今乡下,比不得东京城里,只是这般粗茶淡饭,没一点像样的菜蔬,世叔世弟见谅。好在自家是卖酒的,存得有这上等好酒,味道说不上多么香醇,要的只是一个力气。来,先尝尝!”

    端起碗来,众人喝了一大口。此时已存了几天,烈味淡了一些,更加醇厚,比前两天容易入口。

    李用和的儿子李璋一大口酒下肚,把碗重重向桌子上一放,瞪着眼道:“哥哥你家里原来还有这等好酒,以前却不见拿出来卖。就是再珍贵,也应该请我喝一回,我们的交情岂比寻常!”

    徐平看了看他:“你才多大?就学着别人喝酒!这酒性烈,几口下肚就上酒劲,小心一会被放翻了!”

    李璋哪里肯服:“你比我又大到哪里去!”

    李用和见两人斗嘴,笑着打圆场:“世侄,既然家里有这等好酒,以前怎么不见在酒楼里卖?也是个噱头。”

    徐昌道:“提辖不知,这酒是大郎前两天才制出来的,也没多少。”

    徐平笑道:“再者说了,现在白沙镇四周都是我家生意,又卖给谁去?左右是肉烂在自家锅里,折腾什么?”

    李璋一拍桌子:“哥哥好痴!除了白沙镇,还有四周人家么!”

    他此时脸色通红,酒劲已经有些涌上来了。

    徐平正色道:“你可不要说胡话,私运酒出境可是犯禁的事,我们清白人家,怎么敢干这种事?”

    李璋见徐平会错了自己的意思,更加急了:“谁让你卖私酒了?你家不运出去卖,难道别人跑来吃还不行吗?万胜镇驻扎大军,成千上万的军汉,最喜欢的就是烈酒!别说这等美酒,就是没滋味的酒汗他们也是抢着买的!这里离万胜镇左右不过十几里路,他们又有马,谁能拦住他们?”

    徐平低头想了一会,转头看着李用和,小心翼翼地问:“世叔,这事果然行得通吗?”

    李用和笑道:“腿长在自家身上,谁又管得了?只要你们把持住不做违法犯禁的事,别人也耐何不了。只在自家卖,管他是哪里来的客人,难道还能混赖到你们头上?”

    听了这回答,徐平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