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10章 野味
    娘儿两个又聊了些闲话,直到过了午后,徐正才和徐昌回来。

    徐正欢天喜地,口中连道:“我儿果然是个天生成的酒行家,酒里加了石灰水,真真就不酸了。还有你那个蒸酒的法子,快一起传下来。”

    徐平哪里有心情跟他说这些,他的心思全在改造庄里的田地上面,对徐正道:“酒楼里人多眼杂,被人看见,不知道出去乱说什么,惹到官司上说不清道不明,还是拉回庄里处理得好。”

    张三娘当然帮着儿子:“我儿说得有道理,酒楼里有几个小厮是新雇来的,比不得东京城里带下来的人把稳。老汉你几十岁了,还不如儿子想事情周全,以后生意上多多用心。”

    徐正倒不在意,处理了酸酒的问题,他就满心欢喜。

    坐下吃了杯茶,张三娘把徐平画的图交给丈夫,徐平便把规划又讲了一遍,最后道:“庄里的田地,虽然地方广大,但斥卤遍地,如果用来种麦种粟必定是入不敷出,连种子也收不回来。依孩儿想,要治盐卤,只能在上水方便的地方开田种稻,水一入一排,盐卤洗去,还是好地。不好上水的地方,只合种高粱苜蓿,慢慢调理。庄里多养牛羊,也是生钱的路子。”

    徐正把图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慢吞吞地道:“这些道理,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果然行得通吗?”

    徐平道:“看些杂书,多到地里跑跑,自然明白。这都是天地生成的道理,又没有什么高深处,只要用心想总是有办法的。”

    徐正不说话,沉吟良久,才开口道:“依着你,要拿多少钱做本,才能把事情做起来?”

    徐平一怔,这个老爹果然是生意人,这是问启动资金啊,一开口就问到了要害上,可这个要命的问题他却没有想过。

    徐正看儿子不说话,悠然开口:“我便把一百贯足钱给你,只管按你的想法弄去,不求多少利息,只要别把本钱折了,这是我们经纪人的第一要务。”

    徐平傻傻地点了点头。

    徐正又对徐昌道:“都管,你是个老成人,心里有主意的。这钱你可要把紧了,大郎还小,看着他不要漫天胡使。”

    徐昌急忙叉手应诺:“徐昌省的。”

    徐正又道:“洪婆婆回了家里,等她回庄,必然要从店里过,我们会吩咐她把各处仓库钥匙交给你,你们回去要用心。”

    徐平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急忙答应。

    徐正夫妻两个又吩咐几句,便让徐平和徐昌回庄。本来张三娘要留儿子住一宿的,徐正操心酸了的酒的事,一个劲催促。

    临到要走了,张三娘突然想起来,叫住儿子:“大郎,你回去可不要把心思都放到这些事情上,只管吩咐下人做就好了。你自己用心读书,争口气到皇上面前中个进士,也给我挣个诰命回来。”

    徐平苦笑着点头,这事可不那么容易。

    等骑上了驴,张三娘又叫住,对徐平道:“我儿,以后隔个三五天也来望望你爹娘,不要让我们挂念。”

    徐平急忙答应了。

    旁边刘小乙赶着牛车,装着酸败了的酒,伴着徐平两人回庄。

    直到看不见儿子身影了,张三娘才转身问丈夫:“老汉,大郎说的那些你都明白了?我怎么听得云里雾里?”

    徐正道:“田地里的事情,我怎么理得清!”

    张三娘奇道:“那你就给大郎一百贯钱!平常时候,让你拿一文钱出来都像割肉一样,没理由这么大方!”

    徐正叹了口气:“我们经纪人家,怎么能一辈子不亏本?这是我亲生儿子,还不值一百贯钱给他做本钱?”

    张三娘想想,点头称是。

    徐正又道:“再者说了,往年在东京城里,大郎性子发起来,一年几百贯钱也使出去了。这一百贯,就够他操持几年的了,我省多少!”

    张三娘一愣,这才仔细看看丈夫,果然还是老汉精明。儿子费了半天唇舌,其实没丁点用处,倒被老爹算计进去。张三娘虽然强势,在徐家但凡涉及到外面生意上的,她一概不管,不是没道理的。

    路还是上午来的那条路,两边依然是芦苇丛生,不时露出盐卤,徐平却觉得顺眼了许多。偶尔远处飞起一只野鸭来,便把他的思绪引到天上去。

    今后的工作就是治盐碱了,这事他前世见过,虽然没有自己动手,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前世治盐碱,排开那些技术含量高的不讲,这个时代能用的方法主要有三种:一是淤灌,但这里不临黄河汴河,没有官方统一组织是做不来的;再一个是种植耐盐碱的作物,比如他说的高粱苜蓿,常见的还有柽柳、白蜡、臭椿、紫穗槐甚至桑树等;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利用水利灌排结合,灌是用清水洗碱,排是降低地下水位,如此结合才是个治本的办法。

    徐平在心里仔细规划着,跟着徐昌和刘小乙慢慢地向田庄走。

    其实做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徐平并没有想过,他也不去想。这只是他前世工作的惯性,他的职责就是改天换地,虽然前世只是改变的他能管到的那一小片地方,还有诸多掣肘,但做事情却给他一种充实感。到了这个世界,天地更加广大,要做的事情更加多,也再没有人说三道四,他竟然有一种幸福突然降临的喜悦。

    到了田庄,太阳已经西斜,暑气褪去,让人舒服许多。

    几个庄客正在门前闲坐,见徐平回来,嘻嘻哈哈地上来帮着搬酒。

    孙七郎一溜小跑回了住处,不一会左手提了一只野鸡右手提了一只野鸭出来给徐平:“昨天承蒙官人好意,今天送官人一对野味,聊表心意。”

    徐平笑着接了,谢过孙七郎。要说地广人稀也有好处,一年四季不愁没有野味吃,他前世还没吃过正儿八经的野味呢。有时候下到农村,村里哪块地有只野兔全村人都知道,一帮人天天围着下网,哪像现在。

    众人把酒搬进院里,刘小乙赶着牛车回镇上,徐平安排了人蒸酒。

    把酸了的酒倒进锅里代替水,昨天剩下的酒糟依然放进甑里,蒸出来的就是高度白酒。不过酒糟多次使用就没什么香味了,生产出来的实质是前世的低价劣质白酒。徐平已经告诉老爹不要单独卖,掺进淡酒里提味用。

    徐平不想自己院里太乱,让另找了一口大锅在院里蒸。看看天黑,取了野鸡野鸭回到自己住处与秀秀开小灶。

    秀秀在灶前忙活,徐平搬了个凳子坐在一边出着主意,看了一会,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秀秀太小了,站在那里比锅高不了多少,刷锅还要踩着凳子。

    不由问秀秀:“这里附近有卖煤——哦不,石碳的吗?”

    秀秀抱着柴答道:“石碳啊,我们附近倒是没有,听说东京城里人家用得多,或许中牟县城里有吧。”

    徐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如果有煤,弄碎了做成煤球,再做个煤球炉,给秀秀炒菜用,就不用这么辛苦对付这口大锅了。要开小灶,就要把家伙什弄好,明天让徐昌买去。

    秀秀把收拾好的野鸡放进锅里煮着,提着那只野鸭问徐平:“官人,这只鸭子怎么做?难道放进去一起煮?”

    徐平想了想说:“那可不行,煮出来会是什么味道?鸭子还是烤了好吃吧?不过也说不好,你先放起来,等我们吃完了你再煮成一锅老鸭汤算了。”

    烤鸭味道是不错,可前世用的是专门养出来的肥鸭,野鸭身上估计没几两脂肪,可说不好会烤成什么样子。可惜自己不会做板鸭,要不然弄个盐水板鸭也不错。

    等鸡汤做好,天已经黑下来了,秀秀点起灯,把汤和饭搬进厅里。

    徐平见秀秀站在一边,对她道:“你只管坐下来。”

    秀秀低着头小声说:“那可不行,别人看见要骂我的。”

    徐平笑道:“我说好就行了,谁敢来管我的闲事。”

    秀秀坚持一会,拗不过徐平,在桌边坐下,也不敢坐实,只是虚坐着。

    吃过了饭,秀秀收拾了,又去厨房里煮鸭汤,徐平自己坐在厅里消食。

    诸般收拾妥当,秀秀回到厅里,对徐平道:“官人,天色不早了,你歇息吧,明天不还要早起吗?”

    徐平哪习惯这么早睡觉,对秀秀说:“天时还早,不急。”

    秀秀站在一边不说话。

    徐平坐了一会也觉得无聊,对秀秀道:“我们找点事做吧。对了,白天我不是说要教你写字吗?你去准备笔墨。”

    秀秀怔了一下,不过到底心里喜欢,高高兴兴地到书房去了。

    到了书房里,看秀秀站在桌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徐平也觉得自己一下高大起来。到了桌边,抓起毛笔,却是怎么拿怎么别扭,一烦也不管了,自己觉得顺手就好。饱蘸了墨,在纸上重重写个“上”字。

    徐平前世的字写得还不错,尤其随着老站长画图,他不习惯用电脑,教着徐平练了一手横平竖直的长仿宋字。不过毛笔却用不惯,笔画粗的粗细的细,停笔的地方像抖了两滩墨在那里。

    秀秀看了那个字,捂着嘴偷笑,也不说话。

    徐平扳着脸道:“这是个‘上’字,上下的‘上’。”

    秀秀跟着念道:“是个‘上’字,原来‘上’字是长这样的。”

    教过了秀秀上中下,徐平就觉得有些眼花,问秀秀:“这什么灯?里面烧得什么油?黑乎乎看不清楚!”

    秀秀道:“官人怎么说这样话?这可是上好的脂油,已经很亮了,平常人家哪里用得起?”

    脂油就是芝麻油,确实是上等货。

    徐平把笔放下,对秀秀道:“我眼睛有些疼,你自己把这几个字练熟吧,我休息一会。”

    心中却想,就这亮度,挑灯夜读不难受吗?想起外面正在蒸酒,一个念头起来,何不做个酒精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