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章节目录306章 论一刀流的坑爹性
    与此同时,“永远之魂”上雕刻的文字和人物也开始发出了古老而智慧的光芒,就仿佛这块石碑现在已经和游戏场上的“黑魔术师”所连接到了一起一般。

    【这个游戏的卡一共有近万张,在这个世界里几乎每一张卡都能化作一本厚重的魔法书……】黎政看着此时屹立在游戏身后的“永远之魂”石碑默默不语,手中捏着卡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我不可能用我有限的时间去读完所有的,想要攒到那么多的兑换点也不容易。比如这张“永远之魂”我就没有读过,但是我能感觉到,这张卡应该不至于全都是正面效果。】

    “永远之魂”拥有检索和复生怪兽的效果,而且还能让场上原本是凡骨怪兽的“黑魔术师”获得堪比拥有“金身”的“真龙机兵·十二炼机圣”一般的强大抗性——就算再怎么是特殊怪兽的支援卡,这张卡如果只有这样单纯的正面效果的话也太强了一点。

    【所以这张卡一定在什么地方有着破绽。】黎政看着自己的手牌皱了皱眉头,【对了,“永远之魂”是纪念英雄的丰碑,如果说……这座丰碑倒下的话,“偶像效应”会不会随之一并崩塌呢?】

    在武藤游戏的支援下想要消灭“黑魔术师”并不容易,但是想要破坏“永远之魂”的话对现在的黎政而言也并非难事:现在虽然手牌当中有“影依融合”只要使用这张卡将自己场上的“影依蜥蜴”以及光属性的“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给融合召唤出额外卡组里的“神影依·拿非利”的话,就可以使用拿非利的效果将卡组里的“影依龙”送入墓地,而“影依龙”送入墓地的时候可以破坏场上的一张魔法陷阱卡,这样就能够炸掉游戏后场的“永远之魂”,击破“黑魔术师”的“金身”了!

    【但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我必须要舍弃“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这只强力的怪兽——我并没有第二张光属性的怪兽来进行融合召唤。】黎政有些遗憾地看了看自己的墓地里,他的墓地里还有之前使用过的“圣占术的仪式”这张仪式魔法,【只是可惜这张卡现在派不上什么用场。】

    理论上现在他完全不需要有这种烦恼,他大可以通过除外墓地里的这张“圣占术的仪式”来获取卡组里的一张“占术姬”怪兽,同时因为“占术姬”当中只有塔罗光巫女是光属性、可以在这个时候用于召唤“神影依·拿非利”,所以他只需要检索一张“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就可以了。

    但很可惜,这家伙的卡组里已经没有第二张“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了——这张卡是从兑换系统里换来的,要价贼高,当时黎政精打细算之下只兑换了一张,随后似乎是因为产生决斗精灵了,兑换系统关闭了这张卡的兑换窗口。

    说来说去很简单,现在黎政只能在“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和“神影依·拿非利”之间选一个,拿非利能够保住这个回合解决掉那张棘手的“永远之魂”,而塔罗光巫女则是能在后续的回合有着更多的作用,无论是用来提前发动反转效果还是用来当每回合一次的“月之书”用,都是挺不错的。

    手心手背都是肉,纠结起来的黎政抬头看了看对面游戏的场上,此时,他突然注意到对手的后场已经没有覆盖卡了——而“黑魔术师”的攻击力只有2500点,攻击力2700点的“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能够很轻易地将他送进墓地!

    【那干脆就战斗解场!反正“黑魔术师”是暗属性,游戏不可能突然给我印一张暗属性的“欧尼斯特”出来吧?那样根本就不按基本法啊!】黎政这个时候越想越觉得靠谱,【而这张“永远之魂”,之前可能是用来复活被击破的“黑魔术师”的手段吧?只是没想到我会突然拿出“影依蜥蜴”所以才提前发动了罢?】

    渐渐被自己说服了的黎政就好像突然魔怔了一般,点了点自己的决斗盘进入了战斗阶段:“进入战斗阶段!我使用‘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攻击你场上的‘黑魔术师’,未来构筑!”

    圣占术姬手中的水晶球和塔罗牌开始组合了起来,随后这二者构建成了一条能够通向未来的道路,紧接着,一道光束从中刺开,圣占术姬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将对方的黑魔术师彻底消灭!

    而无名法老王眼前的魔法师似乎只能组织起非常有限的反抗,以他目前的所学所识,面对这样贯穿过去未来的攻击还是有些难为他了点儿。

    【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攻击力2700】

    【黑魔术师:攻击力2500】

    这眼看着就要分出胜负,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无名的法老王再一次开始行动了:他将手中的一张卡高高举起,然后邪笑道:“很遗憾啊黎政,你中计了!”

    “纳尼?”黎政北京一顿,这个时候他突然清醒了,他发现自己之前石乐志——

    【打怪有风险,你为什么就是记不住呢?】黎政这时候真想扇自己两个大耳光子——游戏明明知道自己场上站着攻击力2500点的“圣占术姬·塔罗光巫女”还能自信将“黑魔术师”攻击表示,这件事发生在在最看重“卡片的心灵”的游戏身上时,基本上就应该摆明了他还有后手!

    后场全空怎么了?还有手坑嘛!

    而紧接着游戏的表现又瞬间验证了黎政之前的猜想:“我发动我手牌中的‘幻想之见习魔导师’的效果:这张卡以外的自己的魔法师族·暗属性怪兽和对方怪兽进行战斗的伤害计算时,把手卡·场上的这张卡送去墓地才能发动。那只自己怪兽的攻击力·守备力只在那次伤害计算时上升2000!为此,我选择我的‘黑魔术师’!”

    一个有着健康的小麦色肌肤的美丽少女出现在的黑魔术师的身后,她先是向这位前辈点了点头,随后少女充满决心地伸出手中的魔杖,和“黑魔术师”手中的魔杖交织在了一起,发出了彩虹一般的璀璨光芒!

    这位少女正是“黑魔术师”数千年前最得意的弟子,而在此时师徒二人的羁绊将再次成为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足以击破任何的强敌!

    这张卡是武藤游戏之前的最后一张手卡,也是他最后的一张底牌——在这一瞬间,这张卡完全的扭转了局面!

    【黑魔术师:攻击力2500→4500】

    魔法师师徒的在这一瞬间获得了超越神的力量!彩虹一般的符咒魔法,将占术姬那能够刺穿过去未来的光束给彻底粉碎!

    同时被粉碎的,自然还有圣占术姬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