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章节目录第五十九章 八强席位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焚镇广场上空,回音石中传出的十道回响,一直在激荡着,久久不绝。

    在场的观众们神情呆滞,他们前一刻还在猜测,传闻中秦墨作为秦家三代子弟第一的名头,肯定是徒有虚名,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却是想不到,回音巨石中传出的十道回响,狠狠击碎了他们可笑的判断。

    贵宾席上,无论是火家、冬家,还是秦家的首脑们,他们的脸色都变了,谁也没想到,秦墨那一指的力量,竟是那般惊人,竟能造成回音巨石连续十响。

    场上,望着呆若木鸡的褐袍老者,秦墨平静道:“裁判,需要我重新测一次么?”

    “呃……,不,不需要。”

    褐袍老者回过神来,额头满是冷汗,连连摇头,秦墨那一指无比锋锐,如同利剑出鞘,刮喉而过。连身为武师的他,都吓出一身冷汗,由此可以判断出,回音十响的成绩毫无水分。

    “86号,秦墨,修为武士五段,测力堪比武师一段的力量。”

    宣布这一成绩时,褐袍老者乍舌不已,之前当冬东咚一鸣惊人时,他就有一丝古怪的预感,想不到预感成真。这一次的三族大比,竟是连破纪录的震撼场面。

    回音十响!

    堪比武师一段的力量。

    岂不是又一次破掉了纪录?

    四周的观众们一片骚动,沉浸在一种古怪的情绪中,很快人群爆出欢呼声,接受了这个事实。很多人预感,此次的三族大比有看头了,秦云江、冬旭豪,以及秦墨的异军突起,很可能彻底改变焚镇年轻一辈的实力排名。

    古幽大陆,强者为尊,当你展现出强劲的实力,自然就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望着走下台的秦墨,人群中火迷炎眼中跳动怨毒,她既恨秦墨那晚没有答应交易,也恨这少年重新恢复天才的资质,再次绽放夺目的光辉。

    随着秦墨的测力结束,在场观众们对大比第一阶段失去兴趣,剩下不足十名选手的表现,也确实差强人意,并没有令人震惊的黑马出现。

    片刻,第一阶段结束,褐袍老者宣布名次,并列出前八强的名单,分别是:秦墨、冬旭豪、火逸元、秦云江、火迷炎、火英英、冬东咚,火烈峰。

    前八强中,火家占据四个席位,与焚镇第一家族的地位相符。

    可是,第一、第二的位置,却属于秦家、冬家,这样的情况却是八年来的第一次。很多人几乎预见,这一次的三族大比,很可能改变三大家族年轻一辈的实力格局。

    褐袍老者宣布:“第一阶段结束,休息半个时辰。第二阶段开始时,前八强可坐在八强席位上。”

    看着广场前方的八个席位,很多少年目光火热,能够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

    休息的半个时辰,参加大比的选手们自由活动。←百度搜索→【x书?阅ぁ屋

    镇上酒楼的一间包厢里,秦墨、秦云江和冬东咚聚在一起,正在讨论第一阶段的回音测力。

    “哈哈哈……,墨哥儿,你是没有看到。当我打出回音六响的时候,那些人的表情,火家那两个老家伙,脸都快绿了。”

    “还有我老爹,我爷爷,我大哥,他们脸色也变了,真叫一个精彩。值,耗费6000枚劣质真元石制作的阵具,还真是值。”

    冬东咚一手拿着一根烤兽腿,一手拍着大腿,吃得满嘴流油,得意大笑不止。

    “6000枚劣质真元石,制作一个阵具,只能使用两次,还必须触碰才能启动阵具。也只有你小子这么奢侈,拿到三族大比上来用。”秦墨无奈摇头,补充一句:“别忘了,你还欠我2000枚劣质真元石。”

    为了制作这双护腕,冬东咚耗费的代价,则是6000枚劣质真元石。对于普通武者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即使是三大家族的子弟,也是一笔肉疼的财富。

    “艾,墨哥儿,不就2000枚劣质真元石么,等回家后,我加倍还你。”冬东咚眉飞色舞的说道。

    胖少年从小到大,因为练武资质一般,又好吃懒惰,一直被人瞧不起。这次在三族大比第一阶段,他能一鸣惊人,已经觉得此生无憾了,这将会成为他一生值得铭记的回忆。

    秦墨无奈摇头,看向秦云江,满意点头:“回音测力时,你用八成力量,就打出回音八响的成绩,很好。”

    “远不及墨少爷您。”秦云江汗颜笑起来,“少爷您隔空一指,分明没用全力,就拥有堪比武师一段的力量。这一次,看谁还敢小看少爷您的实力!”

    秦墨笑了笑,正准备嘱咐两句,猛地心中一动,沉默不语。

    嗖嗖!

    包厢的窗户微响,房间里忽然多了两个人,一个是枯瘦干瘪的黑衣老头,一个是黑铁柱般魁梧的大汉。

    “你们是谁?!”

    秦云江大吃一惊,正欲站起,却惊觉一股强大的力量传来,笼罩着身躯,竟是提聚不起一丝真气。

    旁边,秦墨、冬东咚也是同样的情况,两人全身的气机被封锁,无法动弹分毫。

    气机锁定!?

    大武师以上的强者。

    这样的认知,让在场三个少年不在挣扎,面对大武师以上的强者,再作反抗也是徒劳。

    干瘪老头眼珠一转,看着冬东咚,问道:“胖小子,我问你,你戴得那双护腕,是怎么来的?”

    旁边,黑铁柱大汉同时问道:“浓眉大眼的小子,你修炼的武技,是怎么来的?”

    冬东咚、秦云江对手一眼,两人心中一跳,随即据实相告,只是省去了与秦墨有关的事实。

    秦墨则是心中微动,大概猜到这两个神秘人的来意。

    “老头,如果你贪图这双护腕,我可以给你再做一双。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来,先把我两个朋友放了。”冬东咚说道。

    “这位大叔,这门【】的残缺拳谱,还在我的怀里,其中还有我的注解。你如果想要尽管拿去吧。在此之前,希望你放了我家少爷,他并不知情。”秦云江恳求说道。

    胖少年、秦云江都是一个心思,担心这两个强大的神秘人,会对秦墨不利,希望两人放了秦墨。

    “哦,真是你自己做的。不错,不错。”干瘪老头笑了起来,五官都快挤到一起,颇有些滑稽。

    “好。凭一本残缺的【】,就能修炼的有模有样。又极重情谊。很好!”黑铁柱大汉也是笑着点头。

    随即,干瘪老头手一抬,收回了秦墨身上的禁制,挥手道:“小子,这里没你的事了。你放心,你的两个同伴,我们不会伤害他们。你到外面待着去吧。”

    “快去,快去。别浪费我们的宝贵时间。”黑铁柱大汉挥着蒲扇般的大手,拍苍蝇一样的赶人。

    秦墨起身,投给胖少年、秦云江一个眼神,示意两人好好配合,有什么说什么,随后转身离开包厢。

    “真是想不到。那黑衣老头身上的穿戴,至少有三件灵级阵具,看来是精通阵法的强者。另一个大汉,流露的气息,与云江有一些相似,看起来与【】很有渊源。这两个小子,运气不错!”

    秦墨这般思索着,离开了酒楼。

    与此同时。

    这座酒楼的另一间包厢中,一对少年男女透过窗户,正注视着秦墨离去的背影。

    “迷炎,他就是秦墨么?你要我对付的人?”

    那少年极为英俊,约莫十六岁,穿着一袭银袍,腰佩赤黄玉佩,他正搂着火迷炎,修长的手掌在少女胸脯、臀部游移,揉捏,让火迷炎娇喘连连,肌肤泛起玫瑰般的红晕,散发着令人血脉喷张的媚态。

    “是的。魏少,他就是我的仇人,也是我们火家的眼中钉。你……,啊……”

    那少年魏少轻咬在她的如雪颈脖上,令红衣少女一声轻叫,娇躯发软如泥,几乎瘫在他身上,只能勉力道:“下午还有三族大比,魏少,你如果想要,可以等到晚上,求你……”

    听着火迷炎娇喘吁吁的求饶,魏少得意一笑,停止了挑逗的动作,细长的眼眸眯起,道:“你既是我的女人,以后也要成为我的侍妾,你们火家的事情,我自然要援手一二。一个小小家族的族长之孙,又岂是我的对手。”

    “魏少,我就知道,你最厉害里。不管是哪一方面……”火迷炎依偎在少年怀中,娇吟不已,一语双关,声音如抹了蜜般甜美。

    魏少怀中搂着美人,得意大笑,却是没有注意到,火迷炎脸上毒蛇般的快意笑容。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