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52章 月夜的誓言
    房间里,太上长老秦正兴皆是怒容满面,他们虽然知晓来人实力高绝,很可能是大武师之上,传说中的那个武学境界,但是,被人当面贬低家族,如何能够不动怒。

    “牧弘,你放肆了。出言不逊,向两位道歉。”燃瑾秀眉微皱,淡淡说道。

    对于这绝色女子,牧弘似是极为畏惧,只能微微鞠躬,算是向太上长老两人道歉。

    秦正兴低哼一声,终是慑于这两人的实力,没有发作。

    燃瑾嘴角微翘,勾勒一抹绝美的弧度,道:“我知道两位是担心,我们带走小小姐后,她会有什么意外。你们可以问问小小姐的意思,她体内的血脉,与我们宗门有极大的联系,能够感受到我们真诚的善意……”

    话音未落——

    只听哇得一声,小丫头已经泪流满面,扑到秦墨怀中,嚎啕大哭,紧抱着他,怎么也不肯放手。

    “墨哥哥,我不要走,我不要离开你。你帮我把他们赶走,小小不要跟他们走,呜呜呜……”

    小丫头哭得稀里哗啦,泪水冲刷着她的脸蛋,掉落一些粉泥样的东西,那是秦墨给她做的伪装。

    伪装尽去,露出小丫头真正的面容,白玉般的脸蛋尚有些微胖,额头一个火红的印记若隐若现,与玉盘中的那个飞禽轮廓,竟是一模一样。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见此情景,太上长老秦正兴一声叹息,他们虽然讨厌燃瑾牧弘的态度,但是心里也清楚,这两人所说确非谎言。

    望着小丫头粘着秦墨,坚决不肯离开的模样,燃瑾秀眉微皱,道:“如果小小姐舍不得,可以让这少年一起,随我们一起离去。”

    “燃瑾师叔。”牧弘闻言,露出不赞同之色。

    太上长老秦正兴脸色大变,这两人实力高绝,但来历不明,如果将秦墨小丫头一起带走,出现任何意外,那秦家岂非后继无人。

    “丫头,别哭,我来处理。”秦墨安慰着怀里的小丫头,抬头看向燃瑾,道:“我要和你单独谈谈。”

    “好。”

    燃瑾纤手一挥,青袖翻动,一股奇异的力场出现,卷着秦墨小丫头,三人凭空在房间中消失。

    太上长老秦正兴瞠目结舌,心中震撼不已,这样的实力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根本是他们无法企及的层次。

    ……

    与此同时。

    秦墨只觉天旋地转,再回过神来,竟然已是在万仞山脚的一片树林中,月光从枝叶间洒落,地上尽是片片斑驳的银色。

    缩地成寸!

    大挪移步!

    秦墨暗中震惊,他终于知晓燃瑾的修为,到底达到何等的地步。如果太上长老秦正兴知晓,恐怕根本不敢违背这绝色女子的要求。

    面前,燃瑾婀娜绝美的娇躯,渐渐出现,由模糊至清晰,站在两人身前。

    “呜呜呜……,墨哥哥,小小不要离开你,小小不走。”小丫头哭得越发厉害,她与秦墨最是亲近,隐隐感受到少年的心思。

    拭去女孩脸蛋的泪痕,秦墨柔声道:“傻丫头,你如果执意留,以后晚上恐怕都睡不好了。你心里应该明白,跟着这位漂亮姐姐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午,秦墨感受到的那股神秘召唤,让他真正体会到斗战圣体的奇异之处。也由此明白,身具赤凰之体的小丫头,日日夜夜受到的召唤,到底是怎样的痛苦感受。

    那时候,他就有一种预感,小丫头迟早是要离开的,前世,小丫头突然失踪,想必就是被燃瑾接走的。

    只是,秦墨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刻来得如此快。

    “可是,我不要离开墨哥哥,我宁愿日日夜夜都睡不好,也不要离开墨哥哥身边。”

    “墨哥哥,你是不是嫌小小烦,不想要我了……”

    小丫头抱着秦墨,泪水不停滑落脸颊,那模样真如梨花带雨,可以预见将来,她出落成少女时,会是怎样的美丽动人。

    “怎么会,你是我的珍宝,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将女孩抱起来,秦墨微笑道:“你也知道家族的情况,我一时半会走不开,不过,我向你保证,等过几年,我一定会去看你的。好不好?你已经是大人了,应该懂事,知道我说的是实情。”

    “嗯。小小是大人了,是很懂事。可是……”小丫头皱着脸,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幼鸟终是要离开巢穴,才能真正成长,又何况是一只赤凰呢。

    秦墨笑了笑,抬起头,看向燃瑾,道:“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会放心,让你带丫头离开。”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你是小小姐的至亲,我可以破例,武学丹药,或者神兵利器,只要是不超过玄级,我都可以拿出来。”

    燃瑾露出一丝笑容,她觉得这少年很有眼力,必然是看出她来历惊人,想讨要一些好处,这也是对彼此最正确的做法。

    “我要你发誓,一定要照顾好小丫头,诚然成为一名强者,需要经历艰苦的修炼,但是,在你们宗门内,我不容她受任何不公正待遇。否则,如果有一天,我知道她受了任何委屈,必定会打上你们宗门,让你们所有人跪在她面前认错。”

    这一番话,秦墨是一字一句说出,他双眸幽深如墨,透射着一种不可撼动的决心,令燃瑾一根心弦莫名跳了跳。

    “好,我答应你。”燃瑾旋即心境平静,抛开那一丝异样的情绪,在她看来,这少年会出此狂言,纯是护妹心切,倒是不必要追究他冒犯宗门的言辞。

    至于秦墨对秦小小的承诺,答应到宗门来看她,根本是一个笑话。在燃瑾看来,凭这个少年的资质,就算再修炼三十年,也不具备进入她的宗门的实力。

    秦墨微微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灰色百宝囊,这是族比第一的奖励,他得到之后,就在里面塞满了很多东西,皆是小丫头喜欢的物品。

    “这是哥哥送给你的临别礼物,小小,你要保重自己,努力变强哦!”秦墨揉着女孩的头,古井不波的心境,也不禁生出一丝感伤。

    “嗯,小小一定会很坚强的,次见面,我一定会变得比哥哥更厉害!如果哥哥不来看我,我就狠狠教训你!”

    小丫头含着泪,挥舞着小拳头,终是再没有哭泣。

    望着女孩渐渐坚强的容颜,秦墨不禁怔神,一次的见面,或许就是六年之后,而女孩再不是小丫头,而是那个从西而至,手持玉戟,风华绝代的绝顶强者。

    烈焰焚天,千城不败……,玉戟火凰·秦若萱!

    ……

    再次回到太上长老的房间,秦墨简单交代了两句,任由燃瑾两人带走小丫头。而太上长老爷爷秦正兴也未说什么,两人似乎早已预见到这一结果,这一夜,两人注定难以合眼。

    片刻之后,万仞山中,燃瑾牧弘在树林中飞掠,两人几乎是足不沾地,朝着山涧深处而去。

    小丫头哭得累了,倒在燃瑾的怀中,昏昏沉沉的睡去。

    “哼!燃瑾师叔,您对这个小家族的人,未免太客气了。他们如此冒犯,您竟还容忍他们。这种浅薄卑微的小家族中人,目光实是短浅如鼠,鸡窝里好不容易飞出一只真凰,他们还不想放手。小小姐这样的天纵之才,是这种垃圾小家族,能够容得的么?一群没脑子的猪。”牧弘面容冷峻,悄然传音道。

    燃瑾轻柔抱着小丫头,淡淡道:“牧弘,你错了。这种小家族中的人,固然愚钝不堪,但是,毕竟是小小姐的亲人,你对他们不客气没事。可是,待到将来,小小姐成长起来,明悟事理,她会对你客气么?”

    闻言,牧弘身躯一抖,点头受教。

    深夜中,两人速度如电,很快前方一条幽深小径出现,正是万仞山阴的通道,两人毫不停留,穿入小径中,眨眼便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