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五十一章 神秘来客
    夜晚,秦家灯火通明。

    秦墨牵着小丫头,穿过长长的回廊,朝着太上长老的住所走去,汇报白天的修炼进度。

    “墨少爷,晚上好。”

    “小小姐,晚上好。”

    半途中,往来的仆从、护卫见到两人,纷纷站在一旁,垂手行礼,态度极是恭敬。经过族会一夜的风波,现在秦家上下都知道,秦墨在家族的地位有多高,除去太上长老、族长之外,恐怕就数这位秦家小少爷最有话语权了。

    对于这些仆从、护卫的态度,小丫头反而有些不习惯,因为她再不能像以前一样,随意的玩耍打闹了。

    “墨哥哥,我将那几招戟法,都练熟了哦。”小丫头悄声说道,瓷娃娃般的面容,浮现得意之色。

    捏着小女孩柔软的小手,秦墨笑着夸奖一番,他对于小丫头那么快练熟戟法,丝毫不觉奇怪。前世,这丫头可是戟法大师,焚镇毁灭后,她手持玉戟,转战千城,未尝一败,震惊天下。

    不过,关于小丫头是如何修炼一身惊世武学,秦墨则是不得而知,前世他重伤卧床半年,伤愈之后,秦小小已经不知所踪,无人知晓她去了何方。

    咯吱!

    秦墨轻敲房门,推门而入,太上长老、爷爷秦正兴都在屋中,两人笑容满面,正在谈论着什么。

    “哈哈……,墨儿,你来了。今天有个好消息,火家耗费血本,拍下的【释丹化气盘】,竟被人骗走了。火博阳那个老家伙,现在估计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秦正兴大笑说道。

    白天,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秦正兴还有些不相信,后来经过查证,终于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便从白天,一直笑到晚上,对于秦墨拿出【释丹化气盘】去拍卖,秦正兴始终耿耿于怀,现在总算心情畅快了。

    “正兴,你好歹也是一族之长,在小辈面前,要有点长辈的样子呀。”

    太上长老正色说着,不过微微跳动的眉角,出卖了他的愉快心情,显然对火家丢了【释丹化气盘】,极为高兴。

    “哼!火家那几个老家伙,期望火家那三个小辈,能够在三族大比上独占鳌头。现在没了【释丹化气盘】,我看那三个小辈,怎么与墨儿一战。”

    秦正兴笑容越发灿烂,秦家族比上,秦墨已经拥有战胜秦憾的实力,半月后的三族大比,自己孙儿的实力必定更进一步,击败火家的三个小辈,乃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相对于秦正兴的兴奋心情,太上长老微微摇头,轻咳一声,开始询问白天的修炼进度。

    听完秦墨的汇报,太上长老满意点头:“墨儿,你的修炼进度,我并不担心。云江那孩子,倒是让我有些意外,竟能凭借一本残缺拳谱,修炼到这种程度,是我们秦家难得的人才。你再观察一下,如果云江心性过关,三族大比之后,选一个日子,将【破军拳】传授给他。”

    “是。”秦墨点了点头,暗中有些佩服,太上长老确实睿智,没有宗家、旁系的偏见,这样的做法,才是家族兴盛之道。

    呼……

    房间里忽然明亮起来,烛火上窜三尺,直冲屋顶,继而又是一暗,烛火缩成只有米粒大小,缓缓恢复正常。

    “谁?”

    “何人?”

    太上长老、秦正兴皆是一惊,想要弹身而起,却是惊骇的发现,身体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笼罩,难以动弹分毫。

    旁边,秦墨也是动弹不得,他心中震惊不已,拥有“耳闻如视”后,他的感知堪比武师,竟没有察觉到任何端倪。

    “咦?墨哥哥,爷爷,太上长老,你们怎么了?”

    屋中三人这才惊觉,小丫头丝毫不受影响,正奇怪的望着他们,尚未明白法神了什么事情。

    此时,房间里两个身影凭空出现,那股可怕的力量波动越发明显,令太上长老、秦正兴战栗不已。

    待看清这两人的身形,太上长老、秦正兴瞪大眼睛,倒吸口凉气,不敢相信世间竟有这样出色的人物。

    屋子中间,站在左边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穿着一袭白衣,黑发如墨,唇红齿白,浑身散发着一股飘渺的气息,举手投足之间,有种令人仰视的气度,当真如金童一般完美。

    右边的则是一位女子,穿着青衫,踏着玉靴,她的头发极是奇异,火红与雪白的发色相间,两缕发丝垂下,落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散发着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从外表上看,这个女子很年轻,但是,她美眸中流转的沧桑,说明她并不似外表那么年轻。

    “两位,不知深夜来秦家,有何贵干?我们秦家与两位,应该没有任何瓜葛。”太上长老低声说道,语气中有着深深的惊惧。

    单是悄无声息,将屋子里的人全部制住,太上长老就清楚这两人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绝美女子恬静不语,看着身旁的男子,点了点头示意。

    那金童般的青年男子会意,取出一块赤色玉盘,以秦墨毒辣的眼光,则是认出制成这块玉盘的材料,竟是一整块的凰血石。

    嗡!

    赤色玉盘亮了起来,一抹光射出,笼罩着小丫头的身体,紧跟着,赤色玉盘中光影浮现,一个模糊的火红轮廓若隐若现,仿佛是一只飞禽的模样,散发着无法形容的威严。

    “哎呀……”小丫头看着那只飞禽的轮廓,露出向往之色,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头不言不语。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的众人,除去秦墨以外,每个人都感到一种强大的压迫,便连那绝美女子也是呼吸微微急促。

    “燃瑾师叔,这位小妹妹的体质,真的是……”金童般的青年喜形于色。

    这时候,太上长老等人才知道,这女子竟是那青年的师叔。

    绝美女子微微颔首,抬手示意,那青年连忙收起玉盘,房间里随即恢复正常,太上长老等人才发现,身体也恢复了自由。

    “你好,秦家的太上长老,还有族长。我是燃瑾,这是我的师侄牧弘。”绝美女子自我介绍。

    太上长老、秦正兴面面相觑,两人皆是明白,这两个神秘人的目的,是为了小丫头而来。

    “燃瑾小姐,牧弘先生,大驾光临,我这就吩咐下人奉茶。”太上长老恭声说道。

    燃瑾纤手轻摆拒绝,淡淡道:“秦家的太上长老,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知道代表什么吗?”

    这绝美女子的声音如银珠走盘,说不出的悦耳动人,但是,语气却是冷冰冰的,高高在上,拒人以千里之外。

    太上长老略一沉默,点头道:“我明白,这是鉴定体质的一种手段,小丫头的体质估计非同小可。”

    “你明白就好,那就省去很多解释的时间。”

    燃瑾微微点头,“这位小小姐的体质,非同小可,与我们的宗门有极深的渊源。我们宗门中一个核心的分支,每一代皆由这种体质的天才执掌,希望你能允许我,将这位小小姐带走。”

    “这……”太上长老脸色变幻不定,他知晓这两个神秘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如果想将小丫头强行带走,根本没人拦得住。

    可是,小丫头是族长一系的嫡系子孙,又怎能凭燃瑾一面之词,就任其带走。

    “不行!”秦正兴脸色一变,断然道:“小小是我孙女,你们即使实力高绝,也不容你这样抢人。”

    闻言,那青年牧弘脸色泛冷,似想出言喝斥,随即想到秦正兴是小丫头的爷爷,便冷着脸忍住。

    “两位,你们可知道我们宗门是何等尊崇的存在?你们这样一个山边小镇,就算是镇上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连在我们宗门内当一个杂役的资格都没有。”

    “这位小小姐拥有惊人体质,是天纵之才,只有我们宗门能够培养她。放在你们一个小小的山镇家族,根本不能发掘她百分之一的天才,你们还想固执的留下她,这种行为简直愚蠢至极!”

    “看在你们是小小姐的亲人,我不想多说什么。但恕我直言,你们这样的一个家族,只能培养一些比猪,比废物稍强的武者,请不要将一块绝世美玉,毁在你们自己手中。”

    牧弘冷冷开口,看着秦正兴的目光,如同在